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1章 小玖一忽悠,钱进一大步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萧琴儿还是流产了。

    她很怒,很气,很急,很恨,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即便有安胎药,还是需要大人平复情绪,好好配合。

    萧琴儿没办法配合。

    跨院住着的三个女人,就是她心头的三根刺。

    刘议的态度,又是一把刀,直接劈在她脸上。

    无论萧夫人如何劝解,无论刘议如何做伏低,都无法消除萧琴儿心中的恨。更不可能让她忍气吞声,接受这一切。

    她生来性子就要强,她无法接受如此苟且的自己。

    要她在夫妻生活中苟且,她做不到。

    她郁结于心,情绪起伏极大。

    当刘议从衙门回来,她终于爆发。

    她当着萧夫人的面,要求刘议将三个妾室赶走。

    刘议哄着,劝着,骗着,就是不肯答应她。

    萧夫人也希望萧琴儿能想开一点。这种事情,迟早会遇上。

    跨不过那道坎,难受的只会是自己。男人怎么过都是过,才没有女人的千般纠结。

    计较,只是折磨自己。

    想开一点,海阔天空,不去在意那个男人,自然也就不会难受。

    这是萧夫人的经验之谈。

    也是无数血泪总结出来的生活真谛。

    她的几十年是这样过来的,王妃裴氏的几十年也是这么过来的。

    能把自己日子过好的人,都是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

    放弃对男人的爱,别去较真。较真只会伤害自己,郁结于心。万一早亡,苦的还是自己的孩子。

    所谓难得糊涂,这就是生活的真相。

    然而,萧琴儿正在气头上,加上怀孕,情绪起伏不定。

    萧夫人的话,她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她看着眼前的刘议,只觉面目可憎。

    “啊……”

    她突然放声大叫,拿起枕头朝刘议砸去。

    这一砸,下面血流如注。

    等太医赶来,孩子已经保不住了。

    被鲜血染红的被褥,还丢在角落,看上去触目惊心。

    丫鬟们静悄悄的,不敢高声话。

    萧夫人陪在床前,安慰着萧琴儿。

    刘议坐在外间,生闷气。

    裴氏指着他,“你,你……你叫我你什么才好。她让你将那几个女人赶走,你就顺着她一次又怎么样?”

    刘议抹了一把脸,没话。

    裴氏叹了一声,“你就继续作吧。”

    刘议脸色灰白,他哪里想得到,萧琴儿正好在这个时候怀了身孕。

    但凡晚一点,或是早一点,都不会是这个结果。

    萧夫人替萧琴儿掖了掖被子,“好好养身体,争取明年给大哥儿添个弟弟妹妹。”

    萧琴儿躺在被褥里,双眼放空,没有焦距。

    她仿佛没有听见萧夫人的话,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萧夫人抹着眼泪,“你要想开一点,别钻牛角尖。事已至此,最要紧的还是你的身体。”

    萧琴儿听进去了,她咬咬牙,“母亲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让我忍着,是吗?你为什么不肯替我出头,为什么不肯替我把那几个女人赶走。

    你是我的亲娘,结果你一来就逼着我接受,逼着我想开一点,处处替刘议开脱话。到底谁才是你的女儿啊?”

    她发泄,她怒吼,她不满,她伤心,她难过。

    萧夫人明显受了惊吓,她一脸震惊地看着萧琴儿,“你,你是在怨恨我吗?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遇到这种事情,不想开一点,难道真要让你哥哥们打刘议一顿吗?”

    “对,我就是要让哥哥们打他一顿。你是我亲娘,你来王府看望我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替我出气啊!你为什么不肯替我出气?你为什么处处替刘议话。

    我才是你的亲女儿,刘议他算什么东西,他又不是你的儿子,你凭什么让我处处忍耐他。为什么啊?”

    萧琴儿痛苦质问,厉声呐喊。

    比起刘议的背叛,让她更痛的是亲生母亲胳膊肘往外拐。

    她很失望,她很难过。

    道理她都懂。

    她又不是傻子,所有的道理她都懂。

    可是这个时候,她需要的不是道理,不是一碗碗的鸡汤。

    她需要家里人站在她这边,和她同仇敌忾,和她并肩作战。不管她如何闹腾,如何作,家人都无条件的支持她。

    而不是反反复复,灌输各种大道理。

    谁要听大道理啊!

    谁要听你的人生经验啊!

    你有你的人生经验,我有我的活法,凭什么我就该按照你的经验去活。

    萧琴儿痛哭流涕,她心都碎了。

    刘议伤了她的脸面,而萧夫人却伤了她的心。

    萧夫人的举动,让她知道,在她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连家人都靠不住。

    最终能依靠的人,只有她自己。

    这是一种成长,却伴随着苦涩,伴随着悲痛。

    没人想要长大,都想做母亲的孩子。

    可是母亲却亲手将她推到鲜血淋漓现实面前,让她独自去抗。

    她扛不住啊!

    她哭得不能自已。

    萧夫人也在哭,“琴儿,你刚产,你别哭了。当心哭坏了身子。”

    “你别管我。你去管你的好女婿去,你去管他啊。”

    萧夫人哭着道:“母亲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

    萧琴儿怒声质问,“为了我好?那你有问过我需不需要吗?我不需要你为我好。我只想你替我教训刘议,把那几个女人赶出去,可是你什么都没做。

    你还让我接受,让我忍气吞声,让我原谅。凭什么!如果这些话是从王妃嘴里出来的,我不生气。因为她是王妃,是婆母,不是我的亲娘。可是你是我的亲娘,你凭什么不帮我,反而去帮刘议?”

    事关亲情,很多时候不需要是非,只需要立场。

    谁是你的亲人?那么就请你无条件的站在亲人这一边,支持她。

    萧琴儿此刻所需要的就是支持,而不是一碗碗鸡汤,一句句道理。

    她流产了,孩子没了。

    她已经无所顾忌。

    她就是要掀翻房顶。

    她不好过,所有人都别想好过。

    她不肯再看萧夫人一眼。

    此时此刻,母亲还不如兄弟可靠。

    萧夫人黯然神伤,叮嘱了萧琴儿两句,见她不理人,只余一声叹息。

    萧夫人走出卧房。

    刘议听到动静,站起来。

    “岳母,琴儿她……”

    啪!

    萧夫人三步并做两步,走到刘议跟前,一巴掌甩在刘议的脸上。

    刘议被打懵了。捂着脸,忘记了反应。

    一旁的裴氏,张张嘴,有心怼几句萧夫人。

    转眼想到事情的根源还是在刘议身上,萧琴儿今日又流产,最后还是算了。

    萧夫人道:“这一耳光,是替琴儿打的。你自己想想,你对得起琴儿吗?”

    刘议没话,什么都是错。

    萧夫人又朝裴氏看去,“亲家如此欺辱琴儿,真当我们萧家无人吗?这事不算完。”

    罢,萧夫人带着人,趁着天还亮着,回府商量后续行动。

    萧家如何替萧琴儿出气,暂且不表。

    三天时间,转眼过去。

    竞标大会将在今日召开。

    一大早,顾玖坐马车出府。

    ……

    吴大彪起了个大早,吃了早饭,怀揣着好奇心,来到请帖上的地址。

    管事在别院门口迎接。

    “吴老爷来了,稀客,稀客。里面请。”

    吴大彪轻咳一声,“人挺多的啊!”

    “承蒙大家捧场,您请进,大家都在里面喝茶。”

    此时一个京城本地商人也来到别院,大冬天拿着把扇子耍帅,像个二百五。

    本地商人目光不屑地扫了眼吴大彪,暗暗吐槽:哪里来的土包子。

    吴大彪作为商人,对别人的目光很敏感。

    他眼一瞪,子,你再敢斜眼看人,当心老子的拳头。

    “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管事出面分开两边的人,不忘提醒一句,“我们这里是有规矩的,我们允许用钱斗气,绝不允许任何言语侮辱,更不允许动手打人。

    谁要是坏了规矩,不好意思,从今以后四海商行的大门只能对你们关闭。将来有任何生意机会,都不会邀请破坏规矩的人参加。”

    啧!

    四海商行牛逼啊,还将人往外赶的。

    不就是花钱斗气吗,谁没几个臭钱。

    吴大彪朝本地商人扫了眼,子,瞧好了,一会爷拿银子砸死你。

    本地商人,舞着扇子,也不嫌冷:土包子,爷等着你。想拿钱砸死爷的人,还没生出来。

    两人齐齐冷哼一声,各自扭头,先后进了别院。

    这处别院是湖阳郡主的。

    顾玖花钱租下来,算是给湖阳郡主添一点收入。

    别院进行了大改造。

    隔断房间的墙壁被打掉,拉通。

    按照后世剧场的样子,重新进行了装饰。

    座椅一排排整齐排列,固定安装,一排排逐次升高,保证最后一排也能清晰地看到台面。

    最前面,圆弧形的台面,看起来很简陋。

    房顶被抬高,多了二层。

    二层都是包间。

    人坐在包间里,透过窗户,能清晰地看到大厅里面的一切。

    来到现场的商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全新的装饰。

    有人嫌弃简陋,太不讲究了。这种破地方,和他们的身份不配啊。

    四海商行的东家赚了那么多钱,也不肯花钱弄得奢华一点。地面上连地毯都没有,像话吗?

    顾玖躲在二楼,静默地听着商人们吐槽。

    她嘴角抽抽。

    钱啊!

    想要奢华的场地,土豪们给钱啊。

    为了这次竞标,她自己出钱租场地,出钱弄装饰,出钱广发英雄帖。

    天子一文钱都没出。

    还想让她花钱搞个奢侈的场地,没钱屁啊。

    下次等她有钱了,她直接在南城门外,修个圆形的地标建筑。建一个能同时容纳上千人的场地,既可以演出,又可以搞拍卖。

    要有多奢华就有多奢华。闪瞎这帮土豪的眼。

    有人嫌弃,自然就有人夸。

    场地虽然简陋,但是就凭能同时容纳三四百人,这个场地就值得夸一夸。

    要知道,很多时候,搞这种上百人的集会,缺的就是大场地。

    以至于不得不露天席地,或是选祠堂之类的地方。

    族人开大会,为什么多半都选在祠堂。

    因为祠堂够宽敞。

    有的选,谁乐意去祠堂开大会。

    当着祖宗的牌位是非,心虚啊!

    所以,族人开会,多半开不出什么名堂。真正的决策,都是私下里商量好的。

    房门被敲响。

    青梅打开房门,白仲走了进来。

    “启禀夫人,少府家令到了。的将老大人安置在七号房。”

    顾玖点头,“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的遵命。”

    白仲退下。

    顾玖问伺候在身边的邓存礼,“你怎么看?”

    “夫人奇思妙想,老奴佩服。”

    顾玖道:“这次你回来,我打算留你在京城,你意下如何?”

    邓存礼有些犹豫。

    他喜欢西北,那里自在,他能独当一面。

    顾玖知道他有心结,道:“这事别急着做决定,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好了,你来告诉我。”

    “老奴遵命。”

    顾玖起身,去七号房给少府家令请安。

    “老祖宗,你可算来了。”

    少府家令哈哈一笑,“这么大的事情,老夫岂能不来。这地方搞的不错啊。”

    顾玖抿唇一笑,然后诉苦,“别看地方,忒费钱。”

    少府家令无语地看着顾玖,语重心长地道:“玖啊,能不能别每次见到老夫就提钱的事情。”

    顾玖笑道:“谁让老祖宗是财神爷。”

    少府家令连连摆手,“老夫只是替陛下打理银钱,哪是什么财神爷啊。”

    “老祖宗太过自谦。老祖宗喝茶。”

    顾玖亲自斟茶,将茶杯放在少府家令的面前。

    少府家令喝着茶,问道:“玖,你实话告诉老夫,你这个竞标会,有多大的把握?”

    顾玖笑了笑,“现在什么都为时过早,老祖宗不如亲眼看看这个竞标会是怎么操作的。”

    “你还卖起关子,拿你没办法。”

    就在顾玖同少府家令谈话的时候,白仲满头大汗,迎接一群不请自来的客人。

    天子下了马车,四下打量了一番,“倒算安静。”

    陈大昌,金吾卫左卫韦忠,绣衣卫徐仙之,楚王,刘诏,其他几个皇孙,并诸多侍卫随侍在天子身边。

    侍卫们分散开,守着各个入口,以防万一。

    韦忠同徐仙之二人,带着几个高手,在天子左右保护。

    楚王扫了眼刘诏,“要不是听人起,本王都不知道这一切全是弟妹一手操办。弟妹好生能干。诏弟,恭喜你,娶了个贤内助。”

    刘诏没理会楚王。

    楚王握了握拳头,大度一笑,不和怪脾气的刘诏一般见识。

    天子问白仲,“开始了吗?”

    “回禀陛下,还没到时间。”

    天子双手背在背后,跨进后门。

    白仲急忙跟上,打算派人通知顾玖。

    天子不请而来,杀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这可如何是好?

    结果天子早就防着他,“不准告诉任何人朕来了这里。朕就是过来看看。”

    白仲满头大汗。

    这,这,这如何是好?

    他朝刘诏看去,指望着刘诏能有个好办法。

    刘诏微微摇头,叫他不要做动作,一切听天子的吩咐。

    白仲无法。

    他将天子迎到最大的包房,八号房,就在七号房的隔壁。

    拍卖快开始了。

    顾玖就留在七号房,陪着少府家令。

    “快开始了吧。下面坐着的都是各地豪商?”

    “正是。”

    “你打算怎么拍?”

    顾玖笑了笑,“请老祖宗容晚辈先卖个关子。”

    咚咚咚!

    三声铜锣敲响,闹哄哄地大厅逐渐安静下来。

    二壮上台,今日他是主要人物。

    他轻咳一声,拿着一个简易喇叭。

    通过简易喇叭,他的嗓音,清晰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通过喇叭,他的嗓音有些失真。但是的话,简洁有力。

    “诸位远道而来的朋友,还有各位近邻,感谢大家对四海商行的信任,让我们齐聚一堂,共襄盛会。

    今天,是值得铭记的一天。这一刻,是值得铭记的一刻。因为,在座的各位,将参与一场史无前例,后无来者的竞拍。

    相信大家都很好奇,我们这次竞拍大会,到底要卖什么。我告诉大家,我们不卖商品,我们卖声誉,卖品质,卖未来五年你在同行中的地位。

    大家是不是觉着我在大话。那我就废话少,请上我们今天的主角,未来五年,你的地位是什么,就将由它决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