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70章 日子过不下去了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刘诏趁着夜色回到东院。

    明明什么都没做,进房门的时候,莫名有点心虚。

    见鬼了!

    一定是自己想太多。

    房里很安静,听不到声响。

    走进去才知道顾玖正在看书,丫鬟们在做针线活。

    “公子回来了。”

    青竹叫了一声,然后起身去沏茶。

    顾玖翻着书,连个正眼都没给刘诏。

    青梅见状,招呼丫鬟们纷纷退去,将书房留给夫妻二人。

    “咳!”

    刘诏一声轻咳,试图唤起顾玖的注意力。

    顾玖翻到下一页,依旧没给他一个正眼。

    哼!

    鼻孔出气,这就是顾玖的态度。

    山不就我,我就去山。

    刘诏走过去,坐在顾玖的面前,靠得极近。近到呼吸可闻。

    “我回来了。”他轻声道。

    顾玖轻蔑一笑,“回来很稀罕吗?”

    这话特嫌弃,刘诏却很高兴。姑奶奶,你可算有了反应。

    一个人唱独角戏,多难啊!

    要是她不接话,他都不知道下一句该什么才好。

    “当然不稀罕。不过本公子稀罕你。”

    顾玖哼了一声,“油嘴滑舌。”

    刘诏拉着她一只手,问道:“今儿忙吗?”

    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书本上,没好气地道:“当然忙啊!忙着替你挑选妾。”

    “什么妾?哪里来的妾,直接打出去。”

    求生欲让刘诏这话的时候,特别的坚定,义正言辞,半点不带犹豫的。

    顾玖呵呵两声,“人生三大喜,升官发财死婆娘。我觉着这话不对,应该还得加上一喜,第四喜就是纳妾。”

    “胡!这绝对是胡,本公子就从未听这样的俚语。什么妾不妾,本公子身边不需要这样的女人。”

    刘诏的求生欲强烈到快要呼之欲出。

    顾玖嘲讽一笑,总算肯拿正眼看他一眼。

    “原来你只是不需要纳妾,而非不想纳妾。”

    刘诏连连摇头,“不需要,也不想。一切都是否定。”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紧接着,一把抓过他的衣领,将他拉到身边。

    “娘娘赏赐下来的女人,你在春和堂都见着了吧。怎么样,有没有看上眼的,我做主,替你纳进门。”

    刘诏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什么女人,一个个长得歪瓜裂枣,不及你一根手指头。”

    顾玖嗤笑一声,“什么眼神,个个长得盘条亮顺,至于污蔑她们长得歪瓜裂枣吗?”

    刘诏义正言辞地道:“在本公子眼里,统统都是歪瓜裂枣。”

    “哦!”

    顾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刘诏内心大呼不好,他似乎错了话。到底是哪里错了呢?给个提示好不好?

    顾玖呵呵两声,“改天遇到一个绝色美女,是不是就要纳进门啊?”

    “冤枉!”

    刘诏终于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话。

    “别管她是歪瓜裂枣,还是绝色,只要是个女的,就入不了本公子的眼。”

    他这话的时候特别真诚,特别严肃。就差赌咒发誓。

    求生欲使人脑聪目明,这话是有道理的。

    顾玖笑了笑,“罢了,我不和你计较。这回就算你过关。”

    呼!

    刘诏长出一口气。

    有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大冬天的,他都热得出了汗。

    见战争被消灭,青竹只机,奉上茶水。

    刘诏端起茶杯,一口喝光了半杯。

    顾玖嫌弃他,“喝慢些。”

    “今天话比较多,口渴。”

    顾玖笑笑,“是,我不该逼着你那么多话。”

    “夫人误会了,我是今儿在衙门喝水比较多。”刘诏忙着解释。

    顾玖哈哈一笑,“放心吧,你当我多气,还会和你计较这个。”

    刘诏内心吐槽:你嘴上着不气,等到了床上,却会气地将本公子踢下床。

    顾玖靠在软塌上,全身放松,“四公子选了三个女人,带了回去。听闻他和四弟妹吵的很厉害,四弟妹将屋里都给砸了。”

    刘诏道:“老四从就喜欢往女人堆里面钻。贪花好色,就是他的本性。”

    “四弟妹怕是气死了。不知道娘娘怎么想的,突然赐下美人,事先都不问问你们的想法。”

    刘诏握着她的手,道:“我们是孙辈,娘娘自然不会在乎我们的想法。”

    顾玖却不赞同,“过去几年,二弟妹的肚子一直都没动静,那个时候娘娘都没赏赐美人。如今二弟妹正怀着身孕,娘娘却在这个时候赏赐美人,不觉着奇怪吗?”

    刘诏道:“女人心思太深,本公子参不透。”

    顾玖白了他一眼,纯粹是不想动脑子思考这件糟心事吧。

    马六急匆匆从外面跑进来,“夫人,西园那边不好了。的听四夫人见了红,好像是怀孕了。”

    顾玖一听,愣了下。

    萧琴儿怀孕了?还见红?

    那肯定是被刘议给刺激的。

    她对刘诏道:“我先过去看看,毕竟是妯娌。你等我回来。”

    “要不要我陪你过去?”

    “女人的事情,你一个男人过去做什么。好生在房里待着,不准东想西想。”

    刘诏哭笑不得,玖越管越宽,连他脑子里想些什么都要管。不要太过分啊!

    顾玖瞪了他一眼,本夫人就要管,你要怎样?

    刘诏投降:惹不起,惹不起。

    顾玖带着下人,来到西园。

    天黑得很彻底,伸手不见五指。

    前后灯笼照着,才觉着亮堂。

    西园鸡飞狗跳,有人哭有人叫,大哥儿更是哭得撕心裂肺。

    萧琴儿躺在床上,哎呦叫唤。

    裴氏赶过来,“怎么回事?四夫人怀孕,为何一点动静都没有?”

    “奴婢们也是刚刚知道。”

    裴氏冲进卧房,看见顾玖坐在床头,握着萧琴儿的手。

    她以为顾玖是在安慰萧琴儿,殊不知,顾玖是在替萧琴儿诊脉。

    裴氏下意识问了一句,“老四媳妇怎么样?有没有请太医。”

    “已经派人请了太医,太医还没到。”

    顾玖不动声色地放开萧琴儿的手,“四弟妹受了刺激,怒极攻心,才会见红。得让太医赶紧过来,开药保胎。”

    萧琴儿眼泪控制不住的落下来,浸湿了枕头。

    “我还要什么孩子。他都有了别的女人,我不如死了算了。”

    “四弟妹别这么。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大哥儿着想。”

    萧琴儿哭得更加厉害。

    “我是做了什么孽,当初莫非是瞎了眼,才会嫁给刘议。”

    裴氏气得跺脚,又不好萧琴儿的不是。

    她恼怒异常,冲下人怒吼一句,“四公子人呢?他媳妇怀孕见红,人都躺在了床上,他怎么不露面?”

    下人战战兢兢地道:“启禀娘娘,公子他,他正在厢房。他,这事他不管。”

    “荒唐!”

    裴氏气了个半死。

    她反复叮嘱刘议,不可和萧琴儿闹得太僵。结果他将自己的话,全当做耳边风。

    更过分的是,萧琴儿都躺在床上了,他竟然不露面。

    “前面带路。本王妃亲自过去请他,就不信他敢不过来。”

    裴氏怒气冲冲,去厢房抓人。

    刘议正和新纳的妾快活。

    房门突然从外面被人踹开,他要骂人,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了裴氏。

    “母妃,你怎么……”

    “滚起来!你媳妇怀孕见红,你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快活,你到底有多荒唐?”

    刘议愣住,“琴儿怀孕了?”

    “你不知道?”

    刘议摇头,“我不知道啊。我以为下人胡八道,琴儿故意找借口哄我回去。”

    “外面那么大的动静,你没听见?”

    刘议心虚。

    忙着快活,哪里会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裴氏气得脸色铁青,“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去守着你媳妇。”

    刘议屁滚尿流地爬起来,心里头有些虚。

    要是萧琴儿流产,这事只怕没办法善了。

    萧家人非得锤死他不可。

    不定连淑妃娘娘都会责罚他。

    皇室不重嫡庶,不等于后宫嫔妃们不重嫡庶。

    位份高的嫔妃,多半都出身世家大族。而世家大族又是最重嫡庶的地方。

    嫔妃们,为了皇位争斗可以忽略嫡庶。

    但是事关自己的儿孙,她们还是希望嫡庶有别。

    萧淑妃出身萧家,自然不希望儿孙们宠妾灭妻,乱了嫡庶。

    万万没有为了一妾,逼死嫡妻的道理。

    更何况萧琴儿也出身萧家。

    要是真因为刘议纳妾,害得萧琴儿流产,不用萧家出手,萧淑妃就会替萧琴儿出气。

    刘议穿戴整齐,洗掉身上的脂粉味,怕刺激到萧琴儿。之后急匆匆地赶到上房赔罪。

    顾玖识趣,让出床头位置,到偏厅等着。

    欧阳芙挺着一个大肚子,来到西园。

    她悄声问顾玖,“大嫂,里面什么情况?”

    “估摸着四公子正在赔罪吧。”

    此时,下人领着太医到来。

    裴氏着急上火,“太医,你赶紧的,一定要保住孩子。”

    “娘娘莫急,下官先给四夫人诊脉。”

    “对对对,你老快些。”

    裴氏跟着太医进了卧房。

    大家都很紧张,就怕萧琴儿这一胎有个意外,大家都要跟着吃挂落。

    欧阳芙酸溜溜地道:“四弟妹倒是好生养,大哥儿还不满一周岁,她又有了身孕。”

    顾玖扫了眼她的腹部,“二弟妹快要生了吧。”

    欧阳芙转眼笑了起来,“太医替我算了时间,正月里头生。”

    顾玖笑道:“赶上新年,这孩子有福气。”

    “可不是。”

    欧阳芙不动声色地扫了眼顾玖的腹部,“大嫂也该抓紧点。”

    顾玖笑了笑,“我不急。”

    怎会不急?

    欧阳芙认定顾玖是在嘴硬。

    顾玖是真的不急。

    她这身体,年少时亏得太厉害。

    养了好几年,身体差不多养好了。但是生养方面,似乎的确没有萧琴儿那么易受孕。

    她有耐心,希望以最健康的身体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不希望自己身体虚弱的时候怀孕,对孩对大人都不好,伤身。

    她希望能生一个健康的宝宝,孩子能没病没灾的长大。

    太医诊脉完毕,开了保胎药,叮嘱萧琴儿好生歇息,不可动怒。

    她这一胎,才一个来月,胎像不稳。

    若不好好养着,恐怕这一胎保不住。

    送走了太医,裴氏叹了一声。

    萧琴儿怀孕是好事,可是偏偏赶上刘议纳妾的时候,这就不美了。

    她将刘议叫到外面,“那三个女人,我先带走。你最好消停点,别惹琴儿。”

    刘议不答应,“人都是我的了,怎么能带走。就让她们留着,大不了我暂时不进她们的房。”

    裴氏板着脸,怒问:“你能忍得住不进她们的房门?”

    “母妃也太看儿子,儿子保证能忍住。”

    裴氏哼了一声,“你最好能忍住。琴儿怀了身孕,这是好事。你若是惹得她流产,本王妃饶不了你。”

    刘议笑道:“母妃放心吧,儿子知道轻重。我一定好好哄着她,叫她别胡思乱想。”

    裴氏冷冷一笑,女人岂能不胡思乱想。

    她累了,让刘议自己折腾去。

    ……

    顾玖回到东院,同刘诏闲聊了一会,了萧琴儿的情况。

    刘诏抱着她,“我们什么时候也生个孩子?”

    顾玖笑了笑,道:“迟早会有的。”

    刘诏的手落在她的腹部,“不如今晚……”

    “还不到时候,还要等三日。”

    刘诏蹙眉,心头怨念无比。

    自从决定要孩子后,就不能随心所欲地运动。

    非要按照顾玖排的时间表来,是照着时间表做,更易受孕。

    这里面到底什么道理,他没弄清楚。

    他就知道,自己最爱的运动次数锐减,简直不是正常男人过的日子。

    他张嘴,啃着顾玖的嘴唇。

    不能运动,总得找点补偿吧。

    顾玖无语了,男人的需求能不能别那么强烈。

    ……

    萧夫人来到王府,看望萧琴儿。

    白天,刘议去衙门当差,西园安静得很。

    瞧着萧琴儿脸色苍白,眼神憔悴,人还瘦了,萧夫人心疼的不得了。

    “你这孩子,怀孕了也不知道当心身体。整日里同刘议置气,差点害了肚子里的孩子。”

    萧琴儿委屈,“母亲可知道,昨日娘娘赐下美人。当天晚上,表哥就领了三个女人回房。他还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妒妇,还不管我接不接受,他都要纳妾。女儿当时,真的恨不得宰了他。”

    萧夫人蹙眉,“你先冷静冷静,别生气。你刚娘娘赐下美人?”

    萧琴儿擦掉眼泪,“正是。事先一点风声都没透露,女儿就觉着这事有些蹊跷。母亲,你能不能替女儿进宫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娘娘为何突然赐下美人?”

    萧夫人点头,“你放心,明儿我就进宫,正好有些日子没给娘娘请安。至于刘议纳妾一事,我也知道你难过。不过男人嘛,都是喜新厌旧的主,你自己得想开点,多为孩子想想。”

    “女儿想不开。”

    萧琴儿咬牙切齿,“大公子没纳妾,二公子身边这么多年,也只有两个通房丫头。凭什么表哥就能特殊,能纳妾。再了,我都生了大哥儿,他更没理由纳妾。”

    “你啊,钻了牛角尖。你自己想想,这世上哪个男人不纳妾?”

    “大公子就没妾室。”

    “那是因为他们还没孩子。现在不纳妾,就是怕妾室提前生下庶长子,乱了嫡庶。等到大公子有了嫡子,纳妾是迟早的。”

    萧琴儿摇头,“不是这样的。大公子和大嫂,同别的夫妻不一样。大公子是真的不纳妾。”

    萧夫人道:“堂堂皇孙,能不纳妾吗?你啊,别光盯着大房,多想想自己怎么靠着孩子固宠。争取多生两个哥儿,如此一来,任谁也越不过你。

    就如王妃一般,宁王身边那么多女人,有谁能越过王妃?到最后,宁王最敬重的人还是王妃。”

    萧琴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傻孩子,别哭别哭。”

    萧琴儿边哭边道:“母亲句句戳心,可是女儿就是接受不了,也过不了这道坎。女儿不愿意他纳妾。”

    “好孩子,别哭了,当心伤着孩子。女人嘛,都有这一劫。跨过这道坎,男人也就那么回事。”

    “女儿过不了这道坎。”

    萧琴儿嚎啕大哭。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