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69章 求生欲有多强烈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嫂嫂,你干什么打压大侄子媳妇。你明知道她和刘诏还没孩子,这个时候往她们房里添人,你是成心给他们添堵,是吧?”

    湖阳郡主从来不怂裴氏。

    在裴氏面前,就算无理也要搅三分。占理的时候,那更不得了,直接掀了房顶也是可能的。

    裴氏,身为嫂嫂,遇到湖阳这样的姑子,真的能被气死。

    性子稍微软弱一点,脸皮薄一点的人,真对付不了湖阳这种胡搅蛮缠的人。

    裴氏性子不软,脸皮也不薄。

    所以这么多年,她还活得好好的,没被湖阳气死。

    就算有一天她气死了,也绝不是湖阳气死了她。

    这是身为宁王妃的骄傲。

    堂堂王妃,被姑子气死,多丢人啊。

    对于要强的裴氏来,这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事实。

    啪!

    裴氏一巴掌拍在桌上,“湖阳,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王府,有你话的份吗?”

    “这是我王兄的府邸,凭什么没我话的份。”

    裴氏轻蔑一笑,“那你就让王爷来评评理啊!本王妃就不信,王爷能站在你那边。”

    湖阳大叫,“我,我……好啊,嫂嫂,你是专门挑这个时间搞事情,对吧。你趁着王兄不在,你就想欺辱我,我告诉你没门。我进宫告诉母妃,叫母妃收拾你。”

    顾玖不忍直视。

    湖阳,你可争点气吧。几十岁的人,吵个架还要找妈妈。

    出息!

    裴氏呵呵冷笑,“甭管你找谁,都是这个结果。这几个人,可都是娘娘赏赐下来的。本王妃就不信,你进宫就能让娘娘收回成命。”

    湖阳咬牙切齿,心里头恨得不行,“一定是你在母妃跟前进了谗言,母妃才会赏赐美人。”

    裴氏翻了个白眼,“湖阳,我劝你一句,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娘娘行事自有主张,岂是本王妃能够左右。

    还有,娘娘给几个孩子赏赐美人,这是娘娘对孙子辈的疼爱,也是王府的内务,关你什么事?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湖阳怒了,“你竟然骂我是狗?裴氏,你别以为王兄不在,你就可以欺辱我。把我惹急了,我可不会给你面子。”

    裴氏嗤笑,“你什么时候给过本王妃面子?湖阳,本王妃忍你很久了,你别逼我。”

    湖阳挽着袖子,“我就逼你,你能拿我怎么着?”

    裴氏脸颊抽搐,一个人被劈成了两半。

    一半在叫嚣,打她,打她,她就是欠打。

    一半在呐喊,千万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她毕竟是郡主,是王爷的亲妹子。真要动手打了她,娘娘问起来,这事就不好办了。

    而且嫂嫂打姑子,不管有理没理,传出去都是做嫂嫂的不对。

    世人就是如此偏见。

    世人不需要真相。

    他们认定的事情才是真相。

    眼看局面失控,顾玖暗暗叹了一声。

    湖阳猪队友,果然对她不能抱有希望。

    她站起来,“母妃,湖阳姑母前几日吃了上火的食物,火气重,你别同她一般见识。”

    完,就拉着湖阳往外面走。

    “你别拉我,事情都还没解决,你拉我做什么。”

    湖阳不满,不高兴,不乐意。各种不。

    顾玖偷偷对她使了个眼色,这才将她拉走。

    全程,裴氏没有阻拦。

    裴氏怕自己一开口,就出不可挽回的重话,到时候局面就真的很难收拾。

    欧阳芙一看,心塞得很。

    顾玖也太精明了吧。竟然拉着湖阳就这么走了?

    这算是吵架遁吗?

    不能再待下去。

    欧阳芙当即做了决定。

    “哎呦,我肚子,我肚子疼。快,快扶我回去。”

    丫鬟着急担心,“夫人你没事吧。”

    “快扶我回去躺着,疼死我了。”

    丫鬟婆子,七手八脚扶着欧阳芙离开。

    萧琴儿眼一瞪,要不要脸?

    全都跑了,留她一个人扛火力,她可扛不住。

    她急中生智,忙道:“大哥儿见不到我,该哭了。母妃,儿媳先回去哄了大哥儿,再来请安。”

    完,她也不管裴氏的想法,急匆匆跑了。

    裴氏气得话都不出来,直接抄起桌上的茶杯,砸了!

    “放肆!一二两个,有没有将本王妃放在眼里。”

    “王妃息怒。”

    裴氏双目充血,气的。

    她扫了眼赐下的女人,“你们都退下。本王妃自会安置你们。”

    宫里赐下的八个女人,今日个个都开了眼界。

    在她们眼里,原本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以为王妃发话,几位夫人就会乖乖将她们领走。

    然而,王府婆媳斗争的火力之猛,令人咋舌,也令人害怕。

    三位夫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尤其是大夫人,赤果果的表示要将她们卖了,不仅不给王妃面子,甚至连淑妃娘娘的面子也不给。

    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孝道呢?

    不怕受千夫所指吗?

    她们偷偷朝裴氏看去。

    形势险峻啊!

    原本是一件很高兴,前途很明朗的事情,如今却有种前途昏暗的感觉。

    还能如愿以偿吗?

    就算被送到公子房里,能顺利承宠吗?

    三位夫人,只需一眼,就看出个个都很厉害。没有一个怕事的。

    可以深得表面一套,背里一套的精髓。

    闹僵了,直接撕破脸都不带怕的。

    这就吓人了。

    这哪里是王府,这分明是龙潭虎穴啊!

    裴氏打发她们,她们也不敢话,乖乖退下。

    丫鬟婆子伺候在裴氏身边。

    “王妃当心身体,别气坏了。”

    裴氏咬牙切齿,“一个二个,翅膀硬了,连本王妃和娘娘的吩咐都敢不听。”

    丫鬟道:“其实责任主要还是在湖阳郡主身上。”

    裴氏连连点头,“的没错。湖阳就是一个搅家精,每次都坏本王妃的事,真是岂有此理。本王妃忍了她几十年,真的不想再忍耐下去。”

    丫鬟声劝道:“湖阳郡主毕竟是王爷的亲妹子,娘娘还是要忍一忍。要不然王爷和娘娘都会不高兴。”

    “他们不高兴,本王妃更不高兴。他们谁有在乎过本王妃的想法?”

    裴氏气呼呼地道。

    丫鬟低头不敢吭声。

    裴氏咬着后槽牙,问道:“派人去看看湖阳人在哪里,是不是和大夫人在一起?另外,两位公子回来后,直接叫他们过来,本王妃有事吩咐他们。”

    “奴婢遵命。”

    ……

    刘议回府的时候,心里头挺美的。

    好几天前他就知道,王妃今日会进宫。回来的时候,会将淑妃娘娘赏赐的美人带回来。

    他美滋滋地回到王府,刚进门,就问身边的下人,“今日府中有什么事?”

    “启禀四公子,王妃带了人回来。”

    刘议心头一喜,高兴坏了。

    紧接着又听下人道:“几位夫人同王妃似乎不欢而散,王妃叫公子一回来就去春和堂。”

    刘议原本跨出的脚步一顿,不欢而散,岂不是因为赏赐的美人闹起来呢?

    这可怎么办?

    他原本指望着,让王妃搞定萧琴儿。

    结果萧琴儿没被搞定,还得他亲自出面处理这件事。

    刘议心头有的埋怨。

    他咬咬牙,还是去了春和堂。

    王妃裴氏见到刘议,就开始抱怨。

    “……实在是太不像话,没有规矩,没有体统。她们就是不孝……”

    “母妃息怒!”

    刘议忙着劝解。

    裴氏发泄了一会,心头总算好过了一些。

    “人已经带回来了,萧琴儿不管这事,你自己挑选吧。挑选好了,你就带回去。”

    刘议面有为难之色。可是当他看到八个姿色出众的姑娘站在面前的时候,什么为难,什么犹豫,统统丢在了脑后。

    这个好,腰细。

    那个妙,腿长。

    左边那个更好,胸大。

    右边那个也不错,姿色一等一的好。

    八个美人,各有千秋,各有风格。

    刘议动容。

    淑妃娘娘挑选的人,果然都不差。

    裴氏观察着刘议的反应,提醒他,“你挑选三个。剩下的要分给你大哥,二哥。”

    刘议笑了起来,“母妃,大哥不近女色,给他多浪费啊。而且大嫂又是妒妇,这些娇滴滴的美人落到大嫂手里,能好得了?都是娘娘赏赐下来的美人,看着她们受苦,儿子于心不忍啊。”

    “荒唐!

    裴氏怒斥刘议,“照着你的意思,你是恨不得将这些人全都带回去,你一个人独自霸占。你这是吃独食。真要依了你的意思,该有人本王妃一碗水没端平,对你偏心。你只能挑选三个,不准有别的心思。”

    刘议失望,“儿子想多挑一个。”

    裴氏冷哼一声,“本王妃的话你没听见吗?你只能挑选一个。”

    刘议无奈,叹了一声。

    他点了三个人,一个腿长,一个胸大,一个貌美。

    “儿子就要她们三个。”

    裴氏点点头,“既然挑选好了,就把人带回去吧。萧琴儿若是闹腾,你注意点分寸,别闹得太厉害。当心亲家上门捶你。”

    刘议哈哈一笑,得到美人的好心情,冲淡了即将面对萧琴儿的不安。

    “母妃放心,这点事我处理得好。”

    裴氏挥挥手,将他打发走。

    ……

    刘议带着三个美人回到西园。

    进门的时候,他还偷偷问门房,“夫人在忙什么?”

    “回禀公子,夫人正带着大哥儿玩耍。”

    刘议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先带着三个美人下去安置,然后再去见萧琴儿。

    殊不知,萧琴儿已经在第一时间得知了他收了三个美人的事情。

    等他一进门,一道暗器朝他面门飞来。

    刘议唬了一跳。

    还是内侍王顺反应快,及时拉开刘议。让刘议免了血光之灾。

    啪!

    暗器落地,摔在地上粉碎。

    原来是个茶杯。

    刘议一见,大怒,“你是想谋杀亲夫吗?”

    萧琴儿怒气冲冲地盯着他,“你带三个女人回来又是什么意思?是想气死我吗?”

    刘议一阵心虚。

    不过当他看见地上的茶杯碎片,又硬气起来。

    “本公子堂堂皇孙,纳妾算什么事,你至于如此大惊怪吗?你看看父王,这些年纳了多少个女人,母妃可有过什么?”

    萧琴儿冷冷一笑,“你是父王吗?你又不是王爷,你身上甚至连爵位都没有,你有什么资格纳妾。”

    刘议怒吼,“荒唐!本公子虽然没爵位,可本公子乃是堂堂皇孙,纳妾天经地义。而且人是娘娘赏赐,你不接受也得接受。你若是非要闹,我奉陪到底。”

    萧琴儿咬着后槽牙,“好你个刘议。成亲之前,你对我的那些话,你都忘了吗?”

    刘议梗着脖子,“人都是会变的。当初过的话,现在不算数。”

    “你混蛋!”萧琴儿气狠了,抱起茶壶就朝刘议砸去。

    茶壶重,萧琴儿又没有准头,茶壶在半途上就跌落在地上,碎片横飞。

    一道碎片从刘议的耳边划过,划破了一点皮。

    刘议摸摸耳朵,生痛。

    他气得跳脚,指着萧琴儿痛骂,“你就是妒妇,天下第一妒妇。本公子现在告诉你,不管你同不同意,这妾我是纳定了。

    你接受最好,你不接受本公子也不稀罕。要是你敢苛待她们三人,或是敢将她们发卖,我饶不了你。”

    撂下狠话,刘议甩袖离去。

    萧琴儿大怒大悲,直接趴在桌上哭了起来,嚎啕大哭。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听得见。

    刘议在气头上,即便听见萧琴儿的哭声也不为所动。

    甚至嫌萧琴儿烦。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农多收了三五斗米,都会想着纳妾。

    他堂堂皇孙不准纳妾,荒唐透顶。

    这种事情,也只有萧琴儿这种妒妇干得出来。

    所以,娶门当户对地女子为妻也不好,太过强势。

    女人太过强势,男人如何振夫纲,哪有面子?

    刘议怀揣着对萧琴儿的不满,还有丝丝恨意,走进了厢房。

    今晚,他要做新郎,要饱尝美人滋味。

    ……

    天黑后,刘诏才回王府。

    下人禀报,叫他去春和堂。

    刘诏问道:“春和堂有什么事?”

    下人只不知。只知道王妃叫他一回来就过去。

    刘诏迟疑了一下,转道去了春和堂。

    母子二人见面,淡淡地闲聊了几句。

    接着,裴氏就明了目的,并将余下地五个美人叫了出来,叫刘诏过目。

    “你四弟已经挑选了三个人,你也选三个带回去吧。这些都是娘娘为你们兄弟精挑细选挑出来的。”

    刘诏扫了眼几个美人。

    美人们也在偷偷打量他。

    原本因为顾玖的凶悍而打了退堂鼓的美人们,见到刘诏后,又开始蠢蠢欲动,心里头痒痒的。

    刘诏这一刻,想到了顾玖。

    他要是敢带美人回去,顾玖一定会撕了他吧。

    求生欲使刘诏果断作出了决定,“多谢母妃的好意,儿子不需要。”

    裴氏皱眉,“荒唐!堂堂皇孙,身边岂能没有几个美妾。而且你和你媳妇成亲多年,你媳妇的肚子一直没动静,像话吗?赶紧挑选三个带回去,争取早日怀上。”

    刘诏笑了笑,“没有哪条规矩规定皇孙必须纳多少个妾。儿子忙,没空想这些事情。要是没别的事情,儿子就先告辞。”

    他作势起身。

    裴氏怒斥,“你给我站住,本王妃有让你走吗?”

    裴氏很生气。

    都她偏心,瞧瞧刘诏的态度,什么事情都要和她作对,她能不偏心吗?

    世人都喜欢乖顺听话的孩子,这是天性。

    没人会喜欢一个顽劣不堪,从不听从长辈的孩子。

    在裴氏眼中,刘诏就是那个顽劣不堪的孩子,让她非常不喜欢。

    刘诏问道:“不知母妃还有什么吩咐?”

    裴氏板着脸,鼻孔出气,先是冷哼一声,接着道:“娘娘赏赐的美人,你不要,就是忤逆不孝。”

    刘诏低头笑了笑,“娘娘绝不会因为这点事,就指责我忤逆不孝。倒是母妃,非得逼着我要这些女人,是成心要让儿子的后院起火吗?”

    “顾玖她敢!她要是敢闹腾,她就是妒妇。”

    刘诏摇摇头,道:“这些女人,母妃要么退回宫里,要么安排给父王,父王肯定不会拒绝。

    玖那里,她不会闹腾。区区几个女人,还不值得她闹腾。母妃如果不想过年期间,王府发生不好的事情,就照着儿子的办啊。儿子告辞!”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