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68章 撸袖子开干(三更)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欧阳芙挺着大肚子来到春和堂。

    她在门口遇见了萧琴儿。

    两个人都是一个表情,如临大敌。

    王妃从宫里带了数个模样标志的姑娘回来,而且还都是淑妃娘娘赏赐,这可是大敌啊!

    娘娘赏赐的人,能拒绝吗?

    实话,两个人心里头都没底。

    欧阳芙问了一句,“大嫂人呢?”

    萧琴儿板着脸,“我怎么知道。大嫂的事情,哪里轮到我来过问。”

    欧阳芙蹙眉,“这个时候四弟妹还和大嫂置气,实在是不够明智。你我二人加起来,能和母妃斗吗?得加上大嫂才行。

    大嫂是嫡长媳,还管着府中的产业,虽然只有两个庄子加上一个铺子,那也是管。再了,大嫂在母妃手下,可曾吃过亏?”

    萧琴儿不乐意了。

    凭什么将顾玖拔得那么高。

    她问道:“难道我就会吃亏吗?”

    欧阳芙轻咳一声,有些尴尬,“不是我不给四弟妹面子,这些年你在母妃手下吃的亏还少吗?”

    萧琴儿脸色都变了。

    欧阳芙继续打击,“淑妃娘娘,从萧家那边论关系,四弟妹得叫一声姑祖母。可是这回,淑妃娘娘赏赐人,四弟妹事先有从娘娘那里得到消息吗?

    到底在淑妃娘娘心里头,还是亲孙子更亲。你这个侄孙女同亲孙子比起来,也只能靠边站。”

    这话是实话,虽然不好听。

    萧琴儿并非笨蛋,大是大非上面她拧得清。

    她知道论谁在淑妃娘娘心目中更重要,她肯定比不上刘议。

    刘议是娘娘心头,最宠爱的亲孙子。

    而她萧琴儿,只是侄孙女,亲疏有别,一目了然。

    没有人会放着自家亲孙子不疼,去疼爱侄孙女。

    亲孙子是自己的血脉延续,侄孙女可不是自己的血脉延续。

    只有极个别的人,才会放着自家的孩子不疼爱,跑去疼爱别家的孩子。

    但是明白归明白,不代表能接受别人亲口揭破这个事实。

    这等于是打脸。

    鞋拔子打在脸上,打得啪啪啪响。

    疼啊!

    打得特别疼。

    萧琴儿脸色变幻,她数次压抑自己的怒火,数次失败。

    她冷冷一笑,“二嫂果然是通透人。既然如此,二嫂何不欣然接受娘娘的赏赐。”

    欧阳芙笑了起来,挺了挺肚子,理所当然地道:“我能接受,可是我怕孩子接受不了。万一我情绪激动,有个三长两短,我家公子就没了嫡子,你是不是。”

    萧琴儿似笑非笑地道:“是不是儿子还不一定。我瞧着二嫂肚子圆润,不定是个闺女。”

    欧阳芙特别气,你家才是闺女。

    这一胎,她无论如何也要生个儿子,必须是儿子。

    若是没儿子,她还怎么硬气?她哪里有资格将二公子身边妖妖娆娆的通房丫头赶出去?

    儿子就是她的底气。

    有了儿子,她话才能大声,才能甩二公子脸面。不必做低服,当个受气媳妇。

    能嫁入王府的女人,在娘家的时候,都是经过严格的教导。不一定最受宠,但是一定得有主见。

    在皇室,最忌耳根子软。

    没主见,有时候真的会害死人。

    所以,皇室媳妇,没有一个是真的受气媳妇。

    也不会有一个人,甘愿当受气媳妇。

    都得斗,斗公婆,斗妾,斗男人。

    这也是为什么,皇室的斗争看起来总是比世家大族内院的斗争更残酷。

    有时候斗起来,直接就是死人。

    也也是残酷的一面。

    两人心里头都积累了怨气,谁也不服谁。

    欧阳芙仗着自己是嫂嫂,又是大肚子,率先进了春和堂。

    萧琴儿走在后面,冷哼一声,心里头转动着各种念头。

    淑妃娘娘为何会突然赏赐女人?

    为何事先一点风声都没露?

    她要先进去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两人前后脚,走进春和堂偏厅。

    偏厅内烧着地龙,暖如春日,十分舒服。就是有些干燥,容易上火。

    香炉里面燃着凝神香,让人精神一震。

    七八个姿色出众,年龄大约在十**,二十一二岁的大龄姑娘,站在一排,位于裴氏地下首。

    萧琴儿目光像刀子一样,扫过每个人。从脸颊到身段,心中默默评估着这些女人的威胁到底有多大。

    欧阳芙反其道行之,请安行礼坐下后,就抱着腹部,做出不舒服的模样。

    难受!

    她已经到了孕晚期,正是最难受的时候。

    偏偏宫里还赐了美人,给她添堵。

    嘤嘤嘤!

    身为一个孕妇,这是要逼死人吗?

    裴氏扫视两个儿媳妇,然后问下人,“大夫人怎么没到?”

    “回禀娘娘,大夫人好湖阳郡主闲聊,是很快就过来。”

    裴氏皱眉,冷哼一声,“老大媳妇同湖阳关系倒是好。真不知道两个人有什么可聊的。”

    正着话,下人禀报大夫人,湖阳郡主到。

    紧接着,门帘挑起,湖阳郡主率先走进来。

    裴氏极为恼怒,“湖阳,你来做什么?”

    “这么大一出戏,本宫能不来吗?嫂嫂,王兄出京才几天啊,你就开始搞这种烂事,有意思吗?”

    湖阳刚进门,就开始怼裴氏。

    裴氏冷哼一声,“什么叫做烂事?这些人都是娘娘精心挑选,赏赐下来的。你要是不服,找娘娘去。”

    湖阳自顾自坐下来,“母妃那里不用找。要不是你在母妃跟前进了谗言,母妃能赏赐这些女人?再了,王兄荤素不忌,嫂嫂自己怎么不留下她们,叫她们伺候王兄?”

    “荒唐!”裴氏大怒,“湖阳,你给本王妃出去。”

    “就不!”

    湖阳胡搅蛮缠,指着那七八个美人,“就这种货色,嫂嫂也能入眼。”

    裴氏头痛,“湖阳,你搞清楚,这里是王府,不是郡主府。本王妃是在替孩子们选人,不是替驸马选人。这里没你的事情,你要么出去,要么闭嘴。”

    湖阳似笑非笑,“的确没我什么事。可是我见不惯嫂嫂你欺负人。”

    啪!

    裴氏一巴掌拍在桌上,“本王妃欺负谁了?你把话清楚。”

    湖阳哼了一声,没作声。

    裴氏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顾玖的脸上。

    她冷冷一笑,“果然是一个鼻孔出气。这还没怎么样,就敢撺掇郡主来和本王妃抬杠。老大媳妇,你眼里还有没有本王妃,有没有孝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不孝?”

    顾玖微微躬身,“母妃息怒。正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郡主好像没提任何人的名字,母妃怎么就联想到儿媳头上。儿媳可不敢认罪。”

    湖阳郡主跟着叫嚣,“对啊!大侄子媳妇什么都没,嫂嫂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裴氏气了个倒仰。

    欧阳芙的肚子瞬间不疼了。

    她坐直了身体,两边看看,嘴角微微扬起。

    她就知道,这事还得靠顾玖。

    只有顾玖才能肆无忌惮地同王妃开杠。

    她又朝萧琴儿看去,眉眼上挑。仿佛在:我什么?我就这事得拉上大嫂。

    萧琴儿一边高兴顾玖火力全开,减轻了她的压力。

    一边又不忿被顾玖抢了风头,显得她像个弱鸡。

    人啊!

    总是难以满足。

    只要成心找茬,就一定能找到问题。

    所谓鸡蛋里挑骨头,也就这么回事。

    裴氏发觉自己被带偏了。

    今日的事情根本不需要商量,直接吩咐下去就成了。

    她何必浪费唇舌,同湖阳纠缠。

    湖阳最喜欢胡搅蛮缠,同她道理永远都不清楚。

    除非她不怕湖阳到宫里告状,直接让人将湖阳打出去。

    虽然裴氏很想这么做。

    不过理智拦截了她。

    她可以骂,可以吵,但是不能动手打。

    一旦动手,她身为嫂嫂,有理也变成了无理。对也变成了错。

    裴氏深吸一口气,压着心头蹭蹭往上冒的火气。

    她板着脸,厉声道:“这几个人,都是娘娘赏赐下来的。娘娘特意吩咐,老四房里添三个人,老二房里添两个人,老大房里添三个人。

    她们个个知书达理,识文断字,能写能算。既可以帮你们料理内务,替你们分担,还可以开枝散叶,为王府添丁进口。现在你们就将人领回去,以后就是姐妹,一定要好好相处。”

    萧琴儿咬着唇,没作声,也没动。什么姐妹,狗屁姐妹。

    她堂堂侯府嫡长女,这些女人有什么资格同她称姐妹?

    欧阳芙也没动,她在等,等顾玖的反应。

    她相信,顾玖一定会出头。

    因为顾玖不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人。

    最关键的是,顾玖同公子诏还没有孩子。

    把人带回去,万一这些人先怀孕怎么办?要打掉吗?

    只怕王妃同淑妃娘娘都不会同意打掉孩子。

    “咳咳……”

    顾玖轻咳两声,“儿媳有个问题,不知当问不当问。”

    裴氏神情轻松地道:“问吧。”

    顾玖的目光扫向那八个人,“娘娘赐下她们,可有让她们做什么?”

    裴氏皱眉,“你刚才没听到吗?自然是叫她们伺候公子。”

    顾玖轻声一笑,“伺候分很多种伺候。到针线房做针线是种伺候,做个茶水丫头算伺候,做个洒扫丫头也算伺候。不知母妃的伺候,指的是哪种伺候?”

    裴氏恼怒,“老大媳妇,不要装傻,不要明知故问。”

    “母妃息怒,儿媳并非装傻,儿媳是真傻。母妃不清楚,是不是儿媳可以随意处置她们?”

    “你敢!”裴氏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顾玖笑了笑,“既然将她们赏赐给公子,公子的就是我的,为何儿媳不能随意处置她们?正好儿媳庄子上缺两个厨娘,不如就……”

    “放肆!”

    裴氏打断顾玖的话,“娘娘把她们赏赐下来,是给诸位公子暖床做姨娘。”

    “哦!”

    顾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暖床丫头。那么儿媳前脚要了她们,后脚就叫人牙子进府,将她们卖了也没关系吧。”

    裴氏眼神凶狠,恶狠狠地道:“她们是娘娘赏赐下来的,你要是不怕得罪娘娘,尽管将她们卖了。”

    顾玖低头一笑,“母妃不必生气。儿媳只是随口,并不是真的要将她们卖了。长得这么水灵,谁也不舍得将她们卖了吧。”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些女人。

    明明她目光温和,那些女人却个个低下头,一副后怕的样子。

    顾玖还和她们打招呼,“别怕啊!本夫人最好话。”

    这话谁信?

    湖阳郡主相信。

    湖阳郡主看不下去了,觉着顾玖被裴氏压制得太惨,太软弱了。

    杠啊!

    怕什么!

    顾玖:mmp,开杠也是要讲究策略的,好吗?

    虽然讲究策略的时候看起来没那么爽,好歹糊住了面皮,不至于双方下不来台。

    正所谓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湖阳郡主才不管什么策略,撸袖子,直接上阵冲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