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67章 疯了吧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雨花巷有部分房子已经交付。

    吴大彪,从北方来的豪商,第一时间住进了雨花巷的宅子。

    这宅子,没有园林假山,看起来不怎么样,住起来倒是舒服。完全符合一个商人的需求。

    商人嘛,要的就是实在,没那么多虚头巴脑地东西。

    之前的拐子案,北地官员被撸了一串,惨不忍睹。

    吴大彪也损失惨重,早先经营的关系全都打了水漂。

    好在,他和拐子案没半毛钱的关系,查不到他的头上。

    原本他是不打算来京城的。

    冬天冷,猫冬,不想动弹。

    而且他生意做得足够大,不在乎三瓜两枣。

    等到拐子案一出来,他再也没有底气不在乎那三瓜两枣。

    哎,生活不易啊。

    做生意更是不易。

    伙计咚咚咚上楼,“老爷,有消息了。三日后开竞标大会,这是请帖。”

    吴大彪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他一把抢过伙计手中的请帖,翻开一看,竞标大会?

    他皱起眉头。

    不是叫他们来赚钱的吗?

    怎么又变成了竞标大会?

    伙计提醒他,“老爷,看后面。后面有明。”

    吴大彪这才发现请帖还有内页。

    他翻到下一页,果然有明。

    只是这明,云山雾罩,让人心头起疑。

    “不会有问题吧。”吴大彪心头有些不满。

    辛辛苦苦来一趟,就是冲着雨花巷东家而来。

    要是敢耍他们,他第一个不答应。

    “老爷,反正只剩下三天,到时候去看看情况再呗。”

    吴大彪点点头,是这个理。

    “你出去打听打听,别的人都怎么这事。”

    “的这就去。”

    京城商业圈,都在讨论竞标大会。

    这股风从商业圈,吹到市井,吹到朝堂,吹到权贵世家。

    湖阳郡主着急啊,第一时间驱车来到王府,找顾玖闲聊。

    “大侄子媳妇,有赚钱的生意,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姑母真会笑,我忘了谁也不会忘了姑母啊。”

    顾玖招呼湖阳坐下。

    湖阳喝了一口茶,“外面都在讨论什么竞标大会,你和我到底怎么回事?”

    顾玖道:“姑母不是知道吗,陛下叫我筹措银子,我只能尽力而为。”

    湖阳很好奇,“这个竞标大会能将能凑到一百七十万两银子?”

    顾玖笑笑,“尽力吧。”

    好不容易,将豪商们云集在京城,当然不止一百七十万两。

    别忘了,这期间,顾玖也付出了各种成本。

    天子空手套白狼,一文钱不给,所有成本全由顾玖负担。

    按照当初的协议,顾玖可以抽取半成的辛苦费。

    就算卖出两百万两,她也只能抽取十万两。

    十万两,够她赚一点。过年的时候不用担心没有银子花。

    湖阳郡主拉着顾玖,“大侄子媳妇,什么时候我们再做一笔大生意?”

    顾玖含笑,“会有机会的。等雨花巷的尾款到账,就该给姑母分钱。姑母可高兴?”

    湖阳郡主连连点头,高兴,当然高兴。

    她做梦都盼着雨花巷赶紧分钱。

    她最近穷死了,开销极大。

    顾玖八卦地问道:“姑母同高僧还好吗?”

    湖阳郡主笑得见牙不见眼,“好得很。本宫每隔两天见一回高僧,聆听高僧讲解佛法,受益匪浅。”

    顾玖盯着湖阳面门看,瞧湖阳满目含春的模样,莫非得手了?把高僧给睡了?

    “姑母厉害!”

    顾玖由衷佩服。

    到泡男人,应该没几个人比得上湖阳的战斗力。

    湖阳郡主掩不住的笑意,“一般,一般。”

    顾玖八卦而深入地问了句,“姑母还满意吗?”

    都是老司机,话不用透,大家都明白。

    湖阳郡主一脸心领神会的样子。

    她凑到顾玖跟前,悄声道:“特别满意。”

    哎呦喂!

    顾玖被喂了一口参了添加剂的狗粮,受不了。

    她笑着道:“恭喜姑母。”

    湖阳郡主哈哈一笑,嘚瑟地道:“同喜同喜。本宫打算将府中那几个面首都打发出去。”

    噗!

    顾玖一口茶水喷出来。

    她试探着问道:“姑母难道准备邀请高僧到郡主府住?这不合适吧,容易遭人诟病。”

    湖阳郡主愣了下,反问道:“不合适?”

    顾玖重重点头,“当然不合适。高僧为什么是高僧,因为他首先是个僧。既然是僧人,就得住在庙里。到郡主府居住,那就不叫僧,那叫还俗。

    姑母,你仔细想想,还了俗的高僧还是高僧吗?他还有那份魅力吗?有句老话得好,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还是现在不远不近的距离最合适。”

    湖阳郡主蹙眉,“那你他会答应吗?”

    “做僧人多好啊!”顾玖只有这一句话。

    做僧人,好歹在一定程度上是个自由人。

    做了湖阳的面首,还能算是自由人吗?

    而且高僧未必乐意进郡主府。

    万一闹起来,湖阳未必能占上风。

    一个高僧,一边研究佛法,一边又不拒绝湖阳,还活得稳稳当当。有这份本事的人,能是普通的高僧吗?

    顾玖可是听刘诏过,这位高僧,是有真本事的人。对佛法的研究,连许多几十岁高龄的老和尚都比不上。

    也就是俗称的慧根。

    高僧有慧根,却又没抵住诱惑,被湖阳破了色戒。

    正所谓不破不立。

    不定高僧真能从中悟到佛心。

    不尝七情六欲,岂能悟透人生,人性。

    要渡人,首先得懂做人,懂世间道理。

    高僧被湖阳破了色戒,未尝不是一次历练。

    反正那帮出家人的事情,不能以常理度之。

    湖阳将高僧当做一般的男人看待,绝对是错的。

    湖阳迟疑地问道:“你的意思是,维持现状?”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姑母想要招驸马吗?”

    湖阳连连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得,“本宫现在活得多自在,何必招个驸马,两看相厌。”

    顾玖低头一笑,“那么姑母不如就维持现状。”

    湖阳扭捏,似乎有难言之隐。

    顾玖挑眉,没问。

    以湖阳的脾气,不用问,她自己也会出来。

    果不其然,湖阳主动开口道:“不瞒大侄子媳妇,本宫想替高僧生个孩子!”

    噗!

    “咳咳……”

    顾玖连连咳嗽,被湖阳给刺激的。

    疯了吧!

    湖阳脑子里是灌了水,还是进了shi?

    竟然妄想给一个和尚生孩子。

    她不得不提醒湖阳,“姑母,上次的教训你忘了吗?”

    上次,湖阳意外怀上面首的孩子,甚至一度想要生下来。最后被宁王强行灌药将孩子打掉了。

    这才多久的事情,湖阳完全不长记性。

    湖阳面有难色,却不改其志,“我只是想替高僧生个孩子。”

    不行!

    这是顾玖的态度,特别坚决,没有丝毫转圜地余地。

    但是话不能这么。

    湖阳属驴的,得顺毛摸。

    顾玖轻声一叹,“姑母,你可问过高僧,他愿意吗?”

    湖阳蹙眉,“此事与他何管。本宫又不需要他来养孩子。”

    “此事与他性命攸关,你和他有没有关系?”顾玖质问。

    湖阳显然是不高兴了。

    顾玖继续道:“姑母,假如你真的有了身孕,你有想过怎么瞒过大家的眼睛吗?王爷,陛下,娘娘,你怎么和他们解释?就算你顺利生下孩子,你怎么解释孩子的来历?真不怕陛下下令处死高僧和孩子吗?”

    湖阳面色迟疑。

    顾玖加重砝码,“先是马政案,接着又是拐子案,我听人陛下脾气越来越暴躁,动辄就是廷杖。

    姑母想一想,这个时候让陛下想起你同高僧之间的事情,会有什么后果?有没有可能,直接阉了高僧,然后夺了姑母的爵位?”

    湖阳忙道:“李德妃秋后蚂蚱,蹦跶不起来,父皇怎会夺我爵位。”

    顾玖笑了笑,“姑母真以为,靠一个李德妃就能服陛下,夺堂堂皇女爵位?在姑母眼里,陛下是如此没有主见的人吗?”

    湖阳盯着顾玖。

    顾玖轻声道:“不现在,就过去,陛下数次想夺姑母的爵位,不是因为有人进谗言,只是因为陛下想这么做。李德妃最多算是推波助澜,让这件事情提前发生。

    以陛下的脾气,他要是没这个想法,就算李德妃舌灿莲花,也休想服陛下产生夺皇女爵位的念头。

    之所以姑母今日还能坐在这里,身上还有郡主爵位,不是因为陛下打消了这个想法,只是因为陛下暂时将这个想法压在了心头。

    一旦有一天,某件事触动了陛下,夺爵的想法就会从心头重新冒出来。到时候,姑母认为,还有谁有本事让陛下再次收回成命?”

    湖阳脸色一白,她望着顾玖,问道:“你不行吗?你一定可以让父皇收回成命。”

    顾玖想死!

    她忍着骂人的冲动,反问湖阳,“姑母凭什么认为我有这个本事?”

    “因为你会揽财啊。”

    “我能揽一次财,不能揽一世财。而且姑母别忘了,陛下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湖阳一脸绝望,“照你这么,本宫果真不能要孩?”

    顾玖点头,“是的,不能要。”

    甚至连念头都不该有。

    念头不灭,总有一天,湖阳又要生出新的想法。

    其实顾玖还算欣慰,至少湖阳知道找她商量,而不是先斩后奏,偷偷摸摸怀孕生子。

    真当了那个时候,顾玖能做的事情只有善后,将影响降到最低。

    湖阳哇的一声哭起来。

    顾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对于湖阳哭泣,她是半点不在意。

    论哭,湖阳可是祖宗级别地。哭就哭,不是开玩笑。

    反正等她哭够了,她就知道冷静下来,做出正确的选择。

    湖阳一边哭,一边拿着手绢擦拭眼泪,“本宫真的太苦了,生不如死啊。”

    顾玖嘴角抽抽。连高僧都被睡了,湖阳还好意思自己苦。要脸吗?

    湖阳继续哭诉道:“这些年,本宫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放在心尖尖上的人,怎么就这不许,那不许。本宫怎么就这么惨啊。”

    顾玖眉眼一跳,心头默默吐槽:当初你将马氏兄弟也放在心尖尖上,还想替他们生孩。

    当初的事情,同现在何其的相似。算算时间,这件事情过去了还不到一年的时间。

    湖阳的健忘症是越来越严重了。

    湖阳还在哭诉,“本宫命苦啊!

    “姑母喝茶。”顾玖笑了笑,将茶杯放在湖阳手边。

    湖阳不喝茶,她眼巴巴地望着顾玖,“大侄子媳妇,你可要帮我啊。”

    顾玖艰难一笑,“姑母笑了,我是晚辈,人微言轻,哪有能力帮忙。”

    “不,你有能力。你带我赚钱,如今唯有银子能治愈我的伤痛。呜呜……”

    顾玖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湖阳啊湖阳,要不要这么现实。

    “青梅,青梅?”

    顾玖呼唤青梅。

    青梅听到动静,急忙从外面跑进来。

    “夫人有何吩咐?”

    顾玖问道:“告诉郡主,雨花巷的银子什么时候能入账?大家都等着分红过年。”

    刷的一下,湖阳不哭了。

    听到分红,银子,哪还有心思哭啊。

    青梅忍着笑意,低眉顺眼地道:“启禀夫人,最快半个月银子就能入账,到时候就能分红。”

    “果真半个月?”

    “白仲那边是这么的。”

    “如此甚好。”

    顾玖挥挥手,青梅知趣退下。

    她对湖阳道:“姑母刚才听见了,半个月后就有银子分红。”

    湖阳擦擦眼泪,“真的半个月,你可不能骗我啊。玖,本宫现在就指望你了。不能替高僧生孩子,本宫的心都碎了。如今唯有银子能够治愈本宫的伤痛。”

    顾玖忍着笑,特别严肃地道:“姑母放心,半个月后你肯定能见到银子。”

    “本宫信你。哎,本宫怎么就没你这么能干的儿媳妇。”

    顾玖笑道:“侄儿媳妇是一样的。”

    “不一样,不一样。玖啊,你娘家还有妹子没嫁吧,你看我家陈律怎么样?不求你妹子同你一样能干,只求有你一半能干就成了。”

    顾玖:我累个大槽。

    湖阳脑洞开得太大了。

    她道:“我娘家妹子正在亲,亲事差不多定下来了,只是还没对外公布。”

    湖阳遗憾,“我家陈律没机会了吗?”

    顾玖道:“陈表弟自会有他的姻缘,姑母别担心。”

    “本宫怎么能不担心。因为陈驸马一事,但凡有点家底子的好人家一听陈家,就连连摇头,看都不肯看我家陈律一眼。根本就是将陈律当成了瘟疫。”

    顾玖偷偷吐槽:人家不是将陈律当做了瘟疫,是将你湖阳郡主当成了瘟疫。

    试问,哪个门户相当的人家,愿意同湖阳郡主做亲家?

    没得丢人现眼。

    试问,哪个姑娘乐意有湖阳郡主婆母?

    同样是丢人现眼。

    陈律有湖阳郡主这个母亲,加上陈家完蛋,他的婚事肯定很艰难。除非肯放低标准,找门户的姑娘。

    所以,顾玖绝不可能替自家姐妹保媒拉纤,介绍给陈律。

    陈律人不错,但是有湖阳郡主在,这门婚事就不是良配。

    因为会有更好的选择。

    以湖阳郡主的脾气和战斗力,新媳妇进门,她非得将两口的日子搞得鸡飞狗跳。试问,哪个新媳妇受得了。

    湖阳不死心,“你的那些表妹呢?表妹我也不嫌弃,只是你的妹子就行。”

    顾玖嘴角抽抽,“让姑母失望了,我没有适婚的表妹。”

    “真没有?”

    “真没有。”

    湖阳叹气,很是失望。

    此时翠急匆匆回到东院,求见顾玖。

    顾玖让她进来。

    翠喘着气,“夫人,不好啦。王妃从宫里带回来好几个模样标志的姑娘,是娘娘赏给诸位公子的。”

    顾玖还没怎么样,湖阳先替她打抱不平。

    啪!

    湖阳一巴掌拍在桌上,“大侄子媳妇,你别怕。本宫替你做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