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66章 奸商啊奸商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冬日暖阳,正是冬打盹的时候。

    顾玖提着礼物,来到少府家令府。

    管家开大门迎接,将顾玖迎进花厅,奉茶。

    片刻之后,少府家令出现。

    “哈哈……”

    少府家令朗声大笑,中气十足。

    “给老祖宗请安。”顾玖站起来,执晚辈礼。

    少府家令摆手,“玖免礼。坐坐坐,我们坐下话。”

    顾玖含笑坐下。

    少府家令关心地问道:“王府近来还好吧?”

    “拖老祖宗的福,王府一切安好。”

    “这就好。陛下突然决定将诸位王爷打发出京城,实话,老夫也很吃惊。”

    顾玖顺杆爬,“以老祖宗之见,陛下此举何意?”

    少府家令捋着胡须,表情严肃,“这可不好。”

    顾玖笑道:“那就捡好地。”

    “哈哈……”

    少府家令先是一阵大笑,笑过之后,他收敛表情,有意压低声音,道:“知道人老了最怕什么吗?”

    顾玖挑眉,心中了然。她直言不讳地道:“最怕死!”

    少府家令连连点头,“是啊,怕死。像老夫,比陛下还年轻几岁,整日怕啊。有个风吹草动,心里头就惴惴不安。你懂老人家这种想法吗?”

    顾玖点头,“懂!只是,不怕万一吗?”

    万一这期间皇帝有个三长两短,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届时怎么办?打一场乱仗吗?

    少府家令微微摇头,“比起将来的事情,当下的事情最重要。你得让老人家慢慢想通透。等到春暖花开,雨过天晴,自然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顾玖不由得叹气。

    这回的事情,估计把天子给吓死了。

    他内心越怕,就越狂躁,行事越极端。

    杀人是如此,将成年皇子们都打发出京也是如此。

    归根结底,还是怕死。内心深处,不相信任何一个人。

    就连陈大昌,能够伺候在天子身边,也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

    她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此刻,她脑海中冒出一句话,做皇帝越久越残暴,从古至今无一例外。

    做皇帝的人都是变态,非变态坐不稳那个位置。

    天子做了三十多年的皇帝,整个人从里到外,都透着变态的气息。

    指望着天子用正常人的逻辑思维去考虑问题,做梦吧。

    没继续走极端,就该谢天谢地。

    少府家令长叹一声,“表面看起来,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所有人都清楚,陛下心里头窝着火,迟早要发泄出来。偏生朝堂纷争不断,各处灾情接连报上来。

    数遍朝堂,连一件像样的好消息都没有。玖,你可知道老夫请你过来,为了什么?”

    顾玖含笑道:“愿闻其详。”

    少府家令捋着胡须道:“朝堂,准确地陛下需要一件喜事,大大的喜事。此重任,非玖你莫属。”

    顾玖连连摇头,“老祖宗太高看晚辈,晚辈何德何能,哪有这本事。”

    别给她戴高帽,她真不吃这一套。

    与其戴高帽,不如给点实惠。

    少府家令忙道:“你太过自谦。老夫从不高看人,可是唯独看了你。你那雨花巷的房子,老夫当初就看走了眼。”

    顾玖笑笑,道:“侥幸,一切都是侥幸。”

    少府家令哈哈一笑,“你放心,老夫不问你要钱。老夫只是想问问,你答应陛下筹措修缮三大殿的银子,是不是该动起来。要是这个时候,你能将银子交上去,陛下定然龙颜大悦,朝堂上下都会感激你。”

    这话听听就行,千万别当真。

    顾玖才不相信朝堂上下会感激她。

    那些大老爷们办不到的事情,被一个女子办到,多没面子啊。

    等于是她拿着拖鞋,往他们脸上啪啪啪打脸。

    她要是办不到,朝堂上的人才会真正兴高采烈。

    看吧,就知道女人做事情不行。天子老糊涂,才会将如此重任交给一个女人来做。

    所谓感激,不过是想当然。

    她若是成功凑齐银子,朝堂内外,不知道有多人咬牙切齿,暗中诅咒她。

    少府家令的话哄哄别人还成,哄她,纯粹是白费功夫。

    顾玖轻声一笑,“老祖宗是替陛下催银子啊!”

    少府家令哈哈一笑,“老夫是替陛下分忧。你给老夫一句实话,过年之前,这事能办成吗?”

    顾玖低头一笑。

    当然能办成。

    但是她却不想这么痛快地答应下来。

    猫冬嘛!

    天气这么冷,都不想动弹,只想窝在屋里,整日美滋滋。

    让她费心费力去操持银子,而且银子只有少少的一点,能落到她的口袋里,多没劲啊。

    这个时候,就是开条件的时候。

    “老祖宗忠君体国,晚辈佩服。只是,晚辈有些难处。”

    “你。”

    顾玖斟酌0着开口,“南城门外的大片乱搭建房舍,老祖宗有什么看法?”

    少府家令心头一跳,问道:“你又想修房子?”

    顾玖摇头,“没,就想问问那片土地有没有主?谁是主?”

    “当然有主。那片土地,归少府管。”

    顾玖笑了起来,望着少府家令,也不话。

    少府家令蹙眉,他心领神会,知道顾玖的意思。

    他摇头,“那不成。那里住了好几万人。老夫要是将土地让给你,你让那些人住哪里去?几万人,万一生乱,那可不得了。”

    顾玖笑了起来,“紧挨城门,一大片乱糟糟的低矮房舍,几万贫困人口,真不怕丢人?”

    “丢人也没办法。少府一旦将土地出让给你,你让那些人住哪里去?”

    “本夫人替他们修房子住。”

    少府家令皱眉,“你没开玩笑吧。”

    顾玖笑笑,“老大人看我像是开玩笑的吗?”

    少府家令想不明白,“你怎么就看上那片地方?东城门,西城门,那么多地方,你怎么不考虑?”

    “卖不起啊,地主家也没余粮。”

    顾玖开始叫穷。此时不叫穷,要等何时?

    少府家令眉眼抽动,很是无语,“玖啊,你这话就太不实诚。你若是没钱,谁有钱?”

    “真没钱。”顾玖摊手,“老祖宗该知道,王府年年入不敷出,我家公子在外的开销全靠我一人支应。他一个皇孙,这辈子只学过怎么花钱,没学过怎么挣钱。晚辈就算挣得金山银山,也能被他败光。”

    “老夫听你这话,怎么公子诏成了败家子?”

    顾玖重重点头,“知我者唯有老祖宗,我家公子正是名副其实的败家子。有此败家子,我还能有钱吗?”

    少府家令忍俊不禁,连连摇头。

    人心啊!

    脸面啊!

    顾玖啊顾玖,你为了叫穷,如此诋毁刘诏,真的合适吗?

    顾玖含笑:特别合适。

    刘诏挣不到钱,拿他的脸面出来博个同情也是好的,好歹发挥了一点价值。

    少府家令问道:“老夫有一事不明,南城门那片土地,你拿来建房子,能赚钱吗?”

    顾玖笑了起来,太能赚了。

    哎,这年头人们的思维不开阔啊,光让她一人赚房地产的钱,寂寞啊!

    无敌的寂寞。

    这是嘚瑟吧。

    顾玖轻声道:“多谢老祖宗关心。南城门那片土地的确不怎么赚钱,不过我想保本应该问题不大。”

    少府家令狐疑地盯着顾玖。

    她会做只能保本的生意?

    不!

    少府家令下一刻就否认了自己的想法。

    顾玖怎么可能做只能保本的生意。

    可是他实在是想不出,南城门那片土地修房子怎么赚钱。

    哎呀,脑袋不够用。

    如今的年轻人,脑袋瓜子太灵活,老人家跟不上了啊。

    少府家令道:“老夫也不问你怎么赚钱,那片土地,上万亩,你全要?”

    顾玖点头,“是的,全要。还请老祖宗便宜点卖给我,晚辈手上没多少银子。”

    “此事老夫再想一想,改明儿给你答复。”

    “多谢老祖宗。晚辈还有个不情之请。”

    “你。”

    顾玖斟酌着道:“晚辈手头上银子紧张,那片土地,晚辈想以分期付款的方式付账。”

    “什么?分,分期付款?”

    “正是!”

    分期付款很好理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少府家令很感兴趣,“你想怎么个分期付款法?”

    顾玖道:“前期,我给两成的款项。等到工程开工到一半,再给余下的三成。等到房子修好,人住进去了,再给最后的五成。”

    少府家令嘴角抽抽。

    他指着顾玖,“奸商,妥妥的奸商。你这分明是做无本生意,拿少府的土地和银子替你牟利。”

    顾玖低头一笑,“老祖宗怎么能这么。首付两成,我准备从你们少府钱庄借贷,会支付利息。”

    噗!

    “老夫真是看你了。你这是打算一文钱不出,让少府替你出钱出力,为你赚钱。”

    “大家互惠互利。你们少府那么多银子放在库房里多浪费。不如借贷给我,我支付利息。反正,对你们少府来,就是左手出,右手进,还能收利息。”

    少府家令被顾玖臭不要脸的手段给打败了。

    他随口问道:“你想借贷多少?”

    顾玖也随口道:“先借给一百万两。”

    噗!

    少府家令不敢置信,反问一句:“一百万两?”

    顾玖重重点头。

    “你知不知道,就算少府的月息低廉,一百万两,一年下来,也要将近二十万两的利息。南城门外的那片土地,你能赚二十万两?”

    顾玖道:“多谢老祖宗关心。老祖宗只管借贷,不用担心晚辈还不上银子。晚辈保证会准时将银子还给少府,连本带息。”

    少府家令眉头皱起,“你们年轻人,你们,哎……此事老夫得想想。”

    他得问问刘诏。

    一百万两啊,这可是一百万两。

    户部的库房里面,估计也没有一百万两的现银吧。

    顾玖开口就要借贷一百万两,这可怎么得了。

    顾玖笑道:“希望老祖宗能够尽快给晚辈一个答复。”

    少府家令揉揉眉心,“替陛下筹措银子的事情,你也该抓紧了吧。”

    顾玖道:“等老祖宗答应将南城门外的土地都卖给晚辈,晚辈就开始动手。争取过年之前,凑齐一百七十万两银子。”

    少府家令很心塞。

    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办点事情,还要讨价还价。

    他很想指着顾玖的脑门,一句奸商。

    顾玖比他认识的所有商人都要奸。

    更可怕的是,顾玖是堂堂正正的做奸商,将她的阴谋阳谋全摊在阳光下。让人反驳,都不知从何反驳起。

    少府家令一脸疲惫,“罢了,罢了。过两天你派人到少府办手续,这回老夫做主,将那片土地卖给你。”

    顾玖大喜过望,“多谢老祖宗。”

    如此一来,南城门外的土地,加上她早先购买的,就连城了一大片。可以划分为许多个区域。

    住宅区,商业区,工业区。

    南城门靠近渭水,离着内城河也不远,那地方真的太方便了。

    最主要还是南城门外的土地便宜。

    少府家令道:“老夫答应了你的条件,那你什么时候替陛下筹措银子?”

    顾玖笑了起来,“老祖宗放心,十天内必定有消息。”

    “好!老夫就等着你的好消息。”

    顾玖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少府家令府。

    她让马六通知白仲,让白仲回王府。

    最近几个月,白仲天天在外面忙。因为王府有门禁,很多事情不方便,到后来他干脆就住在雨花巷,忙着雨花巷收尾工作。以及英雄帖的事情。

    顾玖广发英雄帖,最近两三月,许多豪商云集京城。

    只是运气不好,先是马政案,接着又是拐子案。

    京城风声鹤唳,以至于顾玖募集资金的计划也随之推迟。

    豪商们也是战战兢兢,就怕被牵连其中。

    有胆的商人,等不到顾玖召开英雄大会,就提前离开了京城。

    不过,大部分的商人还是留了下来。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雨花巷东家召集英雄大会,此等盛事,岂能错过。

    先前雨花巷的生意模式,已经有精明的商人依样画葫芦,回到家乡,照样子一搞,还真赚了不少钱。

    这一回,什么也要看到结果才走。

    而且,在京城也不是没事干。

    偌大的京城,两三百万地人口。如此大规模的市场,无论是做生意,还是考察,亦或是结交人脉,都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加上,雨花巷那边,三天两头搞点新东西出来,在京城的日子过得也挺充实的。

    白仲接到通知,急匆匆回到王府。

    “给夫人请安。”

    “坐下话吧,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的不辛苦。”

    他恭顺地坐下,只坐了半边屁股。

    顾玖问道:“豪商们都到了?”

    白仲从衣袖里拿出一份名单,“这是参会名单,大大的豪商足有两百家。其中涉足修建房屋所需材料地豪商,一共有五十八家。其他一百多家,各行各业都有。”

    顾玖问道:“京城本地的豪商有多少家?”

    “有三十来家,背后都有靠山。不过因为李家出事,其中有几家已经被踢了出去。”

    顾玖点点头,“场地都准备好了吗?”

    白仲点头,“湖阳郡主借出的别院,已经装饰一新,随时可以使用。”

    顾玖放下名单,“你下去准备准备,五日后,我们开竞标大会。”

    白仲难掩激动,筹备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到了今天。

    “的遵命。另有一事要禀报夫人。”

    “你!”

    “之前李家学雨花巷,也搞了一条街。房子也卖了一部分出去。但是因为李家出事,房子修到一半就停工了。现在工程烂尾在那里,无人敢接手。的想问夫人,我们要不要趁机吃下来。”

    顾玖问道:“能赚钱吗?”

    白仲肯定地点头,“肯定能赚钱。李家风雨飘摇,只剩下一群妇孺。这个时候,若是有人肯接手,她们会感激不尽。”

    顾玖想了想,“等忙完竞标大会,你将李家的产业做个全面评估。”

    “的明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