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60章 找死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伶人兰湘望着乐师的背影,幽幽一叹。

    “师兄,你胆子太大了。”

    “休要胡八道,造谣中伤。”

    乐师回过头来,双目充血,目光不善地盯着伶人兰湘。

    兰湘低头笑了起来,“师兄是恼羞成怒吗?”

    乐师紧闭双唇,鼻腔里出气,一声冷哼,甩门而去。

    伶人兰湘站在窗户边,眉眼带笑,却又阴森森的。

    “找死吗?”

    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给别人听。

    ……

    严宝林冒了一口酸水,心里头很慌。

    许才人叫她过去话,换做往常,她一定兴高采烈。

    然而今日,她是半点兴趣都提不起来,整个人恹恹的。

    借口身体不舒服,拒绝了许才人的邀请。

    她歪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心里头惴惴不安。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丫鬟进来禀报,“启禀宝林,碧玺阁常公公叫奴婢过去问话,奴婢有点担心。”

    严宝林瞬间从榻上坐起来,动作迅速得不像话。

    “常公公为何叫你过去问话?知不知道为什么?”

    “奴婢问了,是王爷可能会放一批人出府,先叫奴婢过去问话。”

    “真的吗?”

    丫鬟重重点头,“奴婢不敢欺瞒宝林。”

    严宝林明显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你就去吧。好好答话,不准乱。”

    丫鬟领命而去。

    严宝林心头又是一阵难受,她咬咬牙,压下反胃呕吐的**。

    如果王爷果真肯放一批人出府,这是她的机会吧。

    只是,她并非无名无分,她是有名有分的宝林。身为王爷的宝林,能离开王府吗?

    严宝林纠结,矛盾,迟疑,心里头翻江倒海地难受。

    她起身,干脆去花园散步,悄悄地将一盆花移动了一个位置。

    一个时辰后去看,花盆又被人移动了位置。

    她心头砰砰乱跳,转走僻静径,来到王府最荒凉的西北角落。

    这里有几个破旧的院落,已经荒废了多年。

    据闻,二十年前,有位失宠的美人死在这里,闹出了很大的是非。从那以后,这地方就荒废了,一年到头,也看不到几个人经过此地。

    对于别人来,荒凉得仿佛闹鬼地地方,对严宝林来,却是最好的地方。

    她站在院门口,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痕迹,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嘎吱……

    缓慢刺耳且破旧的嘎吱声,在耳边响起来。

    严宝林走进破旧的院落,顺手关上院门。

    她跑进其中一间厢房。

    这是一间唯一不破旧的房舍,里面有完好的家具,还有干净暖和的被褥,甚至还有一个炭盆取暖。

    厢房内,已经有人在等候,正是乐师。

    严宝林扑进乐师的怀里。

    二人紧紧相拥,久久不肯放开。

    等到情绪平复,严宝林压低声音道:“怎么办?我怀孕了,你的孩子,我该怎么办?”

    乐师浑身一僵,身体仿佛失去了反应。就连眼中的深情也定格在那一瞬间。

    他战战兢兢,问道:“怎么会怀孕?不是不会怀上吗?”

    严宝林神情痛苦地道:“我也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意外。我该怎么办?”

    乐师脸色惨白,果断地道:“打掉。我去弄药,一定要将孩子尽快打掉。”

    “可是?”

    “别可是了。万一让王爷知道你我的事情,我们还能活命吗?”

    严宝林咬咬牙,“好吧,我听你的。不过我听王爷有意放一批人出府,不如我们……”

    “不可能。”没等严宝林完,乐师就干脆地打断了她的话,“你是宝林,不是通房丫头,不是歌姬,舞姬,怎么可能出府。”

    严宝林望着他,“那么你带我走。”

    乐师下意识后退,并且推开了严宝林。

    他心虚,胆怯,恐惧,频频摇头。

    他突然跪在地上,连磕两个头,“对不起,我不能。”

    一滴眼泪从严宝林的脸颊滚落而下。

    她心酸,失望地望着跪在地上的男人。

    乐师有一张很好看的脸,剑眉星目,眉宇间有着勃勃英气。比阴柔的伶人兰湘好看,有男子气概。

    乐师还弹得一手好琴,他不仅会弹琴,所有的乐器就没有他不会的。

    他的一双手,触摸在肌肤上,身体都在颤栗。

    自己恍若化身为古琴,在他手中时而婉转缠绵,时而高亢嘹亮。

    严宝林枯萎的心,在遇到乐师后,绽放出璀璨的烟火。

    他是她的劫,也是她的这宿命。

    她无怨无悔,即便知道自己是在飞蛾扑火,也无法阻挡她扑进乐师的怀里。

    然而,此时此刻。

    看着卑微如蝼蚁的乐师,严宝林地心被人挖空了一块。

    她受伤了,她痛不欲生。

    她闭上眼睛,不忍心看下去。

    她的乐师,高大伟岸的乐师,怎么可以如此卑微。

    就算被人揭发,他也该傲骨铮铮。

    果然,现实总能无情地将梦想粉碎得渣都不剩。

    她点点头,道:“好吧,将孩子拿掉。”

    乐师大喜,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抱紧严宝林,吻上她的嘴唇。

    眼泪一滴滴的从严宝林的眼角落下,她无声哭泣,接受了乐师。

    就当这是最后一次狂欢。

    欢愉过后,一切都该回到正轨。

    ……

    乐师回到房里,看见一个包袱放在桌上。

    他心头一惊,不太敢走过去。

    伶人兰湘在他背后出现,“师兄,趁现在还来得及,你赶紧逃吧。”

    乐师猛地回头,目光赤红地盯着兰湘,“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我只是不想师兄身首异处。”

    乐师牙关咬紧,紧张到牙齿咯咯咯作响。

    这是本能的反应,他完全控制不住。

    突然,他冲上去,掐住兰湘的脖颈,“你都知道些什么?你是想害死我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吗,你让我逃,不就是指望着没人看守你。我告诉你,就算没有我,师父也会安排其他人进王府盯着你。”

    兰湘面色平静,伸出手,一根指头接着一根指头掰开乐师的手,“师兄,你真的以为没人知道你做的事情吗?这里是王府,最不值钱的东西就是秘密。

    常恩公公突然带人调查后院女人,你不觉着有点奇怪吗?万一是王爷发现了什么,你你落到什么下场。

    千刀万剐?扒皮抽筋?或是直接浸猪笼?浸猪笼倒算是轻的,好歹死得没那么惨。”

    “闭嘴,闭嘴!”

    乐师恐惧到浑身战栗,面色狰狞扭曲,眼中充血。

    兰湘拍拍他的肩膀,“趁着还没人发现,你赶紧带上细软逃吧。逃得越远越好,别回南方。去北方,去西北,去西南,去任何地方都别回南方。一旦落到师父手里,你是知道后果。”

    乐师一把抓住兰湘的衣领,原本弹琴的手,此刻化身利刃,随时都有可能沾上鲜血。

    “是不是你告的密?你想害我?”

    兰湘摇头,“我害你有什么好处?你是我师兄,你出了事,莫非我能独善其身吗?一旦你逃走,王爷找不到人,定会拿我出气。届时,我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很难讲。”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帮我?”

    兰湘清淡地笑了笑,“当然是因为你是我的师兄,自承蒙你照顾,如今该我回报一二。”

    乐师怀疑,不敢相信。

    兰湘却一脸坦诚,不惧任何揣测。

    乐师看了眼包袱,又看了眼兰湘,“我如果离开,会有什么后果。”

    兰湘平静地道:“总得有人死。还是师兄做好了死的准备。”

    乐师额头冒汗,扑通扑通,心跳得很快。

    他放开兰湘,转身拿起包袱,将金银细软藏在身上。

    趁着天色还早,他准备找机会离开王府。

    走到门口,他回头看了眼兰湘,嘴唇张张合合,终于出那两个字,“谢谢!”

    兰湘咧嘴一笑,“师兄客气。”

    乐师点点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王府。

    除了兰湘,无人知道王府少了一个乐师。

    ……

    严宝林左等右等,没有等来乐师,当然也没有打胎药。

    她从不敢置信,到终于清醒认识到乐师已经偷偷走了。

    这个时候,常恩亲自主持的秘密调查,已经步步逼近。

    严宝林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心灰意冷之下,也是因为恐惧,她直接一条白绫,了结了自己。

    等丫鬟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死透了。

    裴氏接到报告,带着人,亲自来到严宝林房里。

    人已经放下来,安置在床上。

    上吊而死的人很难看。

    严宝林没有了生前的美貌,死前唯有痛苦和悔恨。

    裴氏表情非常难看,“怎么回事?好好的,有什么想不开,非要上吊自尽。”

    伺候严宝林的丫鬟,被押到裴氏跟前。

    裴氏怒斥一声,“,到底出了什么事?不清楚,你就给严宝林陪葬。”

    “娘娘饶命,娘娘饶命。”

    丫鬟吓死了。

    却不料,这个时候常恩带着人过来。

    “娘娘,王爷吩咐,这个丫鬟交给老奴亲自审问。”

    丫鬟一听,浑身抖如筛糠,连连摇头,“不要,奴婢不要。”

    常恩出身慎刑司,落到他手里,岂能好得了。

    常恩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丫鬟,一个眼神,几个黄门冲上来,押着丫鬟就要离开。甚至还要将严宝林的尸体带走。

    “放肆!”

    裴氏大怒,“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王妃?”

    常恩躬身道:“娘娘息怒,老奴是奉命行事。王爷了,娘娘有任何疑问,请前往碧玺阁,王爷正在等候娘娘。”

    裴氏气不顺,“到底怎么回事?这个严宝林有什么问题?”

    宁王可能被人戴绿帽子,这么丢人的事情,当然不能出来。

    常恩客气地道:“恕老奴无法回答娘娘的问题。老奴告退。”

    常恩走得干脆利落,根本不给裴氏继续纠缠的机会。

    裴氏满肚子怒火,冲到碧玺阁。

    “王爷,严宝林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宁王都快气死了。

    刘诏提醒他,可能有女人给他戴绿帽子,他一开始还存了侥幸心理。

    如今严宝林一死,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这是铁证啊。

    严宝林根本就是畏罪自尽。

    也就意味着,他头顶的帽子真的被绿了。

    他没好气的对裴氏道:“能有什么解释。严宝林生了二心,本王想要鞭尸,行不行?”

    裴氏狐疑地盯着宁王,大胆猜测,“严宝林偷人?”

    “胡八道。”宁王怒斥。

    他不要面子啊!堂堂王爷,身边的女人就算真的偷人,也要将真的做成假的。

    裴氏看见宁王的反应,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想笑,好歹知道厉害,憋着没让自己笑出来。

    但是她心里头,莫名地想要幸灾乐祸,想一句大快人心。

    你也有今天啊!

    叫你天天乱来,终于有女人受不了,给你戴绿帽子。

    哈哈,真是喜闻乐见。

    裴氏在内心深处,无情地嘲笑宁王的遭遇。

    面上,偏要做出一副不敢置信地样子。

    “怎么可能?我记得严宝林是个十分老实本分的人,怎么可能生出二心。”

    宁王冷哼一声,“知人知面不知心,王妃不懂吗?这件事本王自会料理,不劳你费心。”

    裴氏忍着笑意,怒道:“严宝林该死,不思王爷的恩情,还敢生出二心。哼,她死了,真是便宜她了。”

    宁王不想听,挥挥手,将裴氏打发走。

    裴氏一直忍到春和堂,才放声大笑起来。

    并且吩咐下人,“叫厨房准备一桌酒菜,今晚上本王妃要好好喝个痛快。”

    该!

    活该!

    宁王被戴绿帽,裴氏心头痛快。

    只可惜,严宝林死得这么干脆。

    不知道野男人是哪一个?

    宁王得知裴氏置办了一桌酒菜,自斟自饮,还多吃了半碗饭,他有什么不明白的。

    裴氏这是在庆祝啊。

    庆祝他终于被人给绿了。

    宁王气得脸都绿了。

    还是不是夫妻?

    竟然敢幸灾乐祸。

    宁王在碧玺阁大发雷霆,砸了不少摆件。

    他派人将常恩叫到跟前,“审出来了吗?同严宝林通奸的男人到底是谁?”

    常恩躬身道:“启禀王爷,已经审问清楚。最近半年,严宝林偷偷见过的男人,正是乐师。”

    “乐师?”

    “正是!”

    宁王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帅气的脸。

    我靠!

    一个乐师竟然绿了他。

    “人呢?本王要亲自宰了他。”

    “乐师已经失踪两天,老奴已经派人追查。另外,还有一件事情,不知该不该告诉王爷。”

    “!”宁王怒火升腾。

    一听到乐师失踪,他知道乐师畏罪潜逃。

    好快的动作,好灵敏的鼻子。

    常恩这边刚开始调查,人就跑了。

    莫非有人通风报信,乐师提前收到了风声。

    常恩躬身道:“启禀王爷,仵作检查了严宝林的尸体,发现严宝林生前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

    宁王脸色铁青。

    他不仅被绿了,连人命都搞了出来。

    宁王大怒之下,直接下令,凡是同乐师接触来往的人,统统抓起来,一个个的审。

    首当其冲,就是乐师的师弟,伶人兰湘。

    不用审,兰湘直接将他知道的都了出来。

    还乐师极有可能藏在京城某个地方。

    兰湘太了解乐师。

    乐师拿着金银细软,出了王府,肯定不会立即离京。他心头怀揣侥幸,不到要命的时候,肯定不会下定决心离开京城。

    王府侍卫根据兰湘的交代,果然在京城某个窑姐儿那里,抓到了乐师。

    兰湘躲在暗处,看着五花大绑的乐师被押回王府,他嘴角微微扬起,终于笑了出来。

    终于等到了今天,终于等到乐师自己将自己作死的一天。

    兰湘感觉痛快淋漓,浑身酣畅。

    忍耐了这么多年,乐师终于要死了。而且会死得很惨。

    哈哈……

    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报了大仇。

    曾经他也是好人家的孩子,模糊的记忆告诉兰湘,时候他是有父母的,还有下人伺候。

    他的命运转折点,就是在遇到乐师那天。

    乐师比他大,当年乐师也是个孩子。

    乐师以孩童身份获取他的信任,并成功拐骗了他。

    从此,他受尽磨难,变成了一个最低贱的人。

    这些年,他忘记了父母,忘记了家乡,忘记了许多许多事情。

    唯独没有忘记,当年拐骗他的人就是乐师。

    简简单单地杀死乐师,多便宜他啊。

    兰湘立誓,要让乐师生不如死。

    如今,他的心愿达成了。

    他也不怕乐师出他包庇的事情。

    九成九,乐师根本没机会出一切,就会被宁王千刀万剐。

    这一夜,兰湘睡得很沉。睡梦中仿佛听见了乐师的惨叫声,这是最美的乐章。

    他乐疯了。

    他要去见诏夫人。

    他有重要的话告诉诏夫人。

    ------题外话------

    十月最后两天,求一波月票。

    月票还没清掉的书友们,都把月票投过来吧。

    爱你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