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8章 如此深情,忍心辜负吗?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手边一杯茶,一本书。

    在她的对面,还坐着一个周苗。

    她看着被翻到起了毛边的《中庸》,轻声一笑。

    “当年送她进京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爬到如此高位。只是当一个人底蕴不足地时候,爬得越高,摔得更痛。”

    周苗郑重道:“诏夫人既然知道淑仪娘娘有可能摔下来,甚至是粉身碎骨,更应该拉她一把。”

    顾玖没有急着表态,反问道:“下次呢?这次本夫人如果帮了她,下次遇到类似的危险,她又靠谁?周公公,大家都是聪明人,你不会指望本夫人帮她一辈子吧。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是天长地久一辈子不改变。”

    周苗笑了笑,道:“下次自有下次的招。关键是要先顺利渡过这一次劫,才能谈下一次。”

    顾玖微微摇头,“周公公真的认为,本夫人的手有那么长,足以伸到后宫吗?你和江淑仪都太高看本夫人。”

    周苗却道:“夫人连陛下都能搞定,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夫人不能解决的?”

    顾玖挑眉,“比如这一次江淑仪的麻烦,就不是我能解决的。”

    “江淑仪的事情,对夫人真的有那么难吗?或许夫人只是不想费心思,怕麻烦。可是夫人别忘了,淑仪娘娘会有厚报。”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却没作声。

    周苗蹙眉,盯着顾玖手边的书本《中庸》,“当年在晋州,夫人同江淑仪相处的时间其实很短,但却是淑仪娘娘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更是命运转折的时刻。

    这些年,她经历了许多事情。她付出了许多,也丢弃了许多。唯一舍不得丢弃,一直带在身边的东西,就是夫人送给她的一摞书。

    无论她是卑贱地宫女,还是位高权重地淑仪娘娘,她始终不忘初心,一直记得夫人当年的教诲。

    在她心中,夫人亦师亦友。如此深情,夫人真的忍心辜负吗?难道夫人就没有一点点感动到?”

    顾玖哈哈一笑,“周公公真是一位高明的客。难怪江淑仪如此重视你。”

    周苗含笑道:“这是咱家的荣幸。”

    顾玖却摇头道:“但是,江淑仪的事情,本夫人无能为力。周公公还是另想高明吧。”

    周苗蹙眉,眯起眼睛,直言不讳地问道:“夫人想要什么?我们不妨打开天窗亮话。只要能满足的,一定不会让夫人失望。”

    顾玖含笑看着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不作声。

    她没有赶他走,却也不肯将事情挑明。

    周苗眉头皱得更紧。

    “夫人想知道陛下的身体情况?”

    顾玖依旧没作声。

    周苗狐疑地盯着她,暗自揣测,“夫人想要李德妃死?李家人死?皇子死?”

    很多个死,哪个才是顾玖想要的。

    顾玖笑了起来,“如果周公公有本事让李德妃和皇子死,你和淑仪娘娘也不会找到本夫人求助。我们不妨点实际的东西。”

    周苗哈哈一笑,他拍着自己的大腿,笑得似乎很开心。

    但在一瞬间,他又止住了哭声。

    他死死地盯着顾玖,阴森森地道:“如果李大郎死在诏狱,夫人意下如何?”

    牛大了!

    还能在诏狱里杀人。

    周苗进宫才几年,就在金吾卫经营出这等关系?

    顾玖一阵感慨,果然不能看任何人。

    她一本正经地道:“周公公想要杀任何人,都是你的自由。一切与本夫人无关。”

    周苗笑了起来,他知道顾玖想要什么。

    大家心知肚明,这回的事情,牵连不到李德妃的头上。有皇子这个护身符,李德妃的位置稳稳的。至少目前看来是如此。

    但是李家就不一样。

    李家可以被牺牲,甚至可以死。

    顾玖无非就是想剪除李德妃的羽翼。

    当李德妃没有李家这个助力,她还能掀起多大风浪?

    之后只要找机会,专心致志对付李德妃就行了。不信不能干翻李德妃。

    周苗郑重地道:“夫人放心,咱家会让你心想事成。但我也希望,夫人能够兑现承诺,不要让江淑仪寝食难安。”

    顾玖轻声一笑,道:“你回去告诉江淑仪,让她等消息。”

    完,她拍了两下手。

    青梅拿着两个荷包走进来,放在周苗的面前。

    顾玖对他解释道,“左边的荷包,放着避毒丹。右边的荷包,放着解毒丹。两个荷包,你交给江淑仪,叫她随时带在身上。”

    周苗诧异,没想到顾玖能拿出这种东西。

    他问道:“夫人何时会有消息?”

    顾玖卖了个关子,“该有消息的时候,自会有消息。周公公,你总得给本夫人一点时间准备吧。”

    “好!咱家就陪着淑仪娘娘一起等候夫人的好消息。希望夫人不会让咱家失望。”

    “本夫人也希望公公不会让我失望。”

    二人达成协议,周苗果断离开王府。

    顾玖翻着《中庸》,真没想到,江淑仪竟然将她送的书看了这么多遍。

    如此看来,江淑仪是个爱学习的人。

    一如当年她对江淑仪的评价:是个聪明好学的人,就是底子太差,需要更努力更多的时间去追赶别人。

    ……

    傍晚,刘诏回府。

    顾玖朝他招手,叫他坐到跟前来。

    她声道:“钱富和你了吗?我答应助江淑仪一臂之力,周苗答应取李大郎项上人头。”

    刘诏蹙眉,“手伸得够长的,诏狱他们也敢伸手。”

    顾玖笑起来,“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你是皇孙,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你不能出面接触金吾卫的人,不代表别人不能。宫里的人,在某些事情上,本来就比我们更有优势。他们想要接触金吾卫的人,很难引起他人怀疑。”

    金吾卫同后宫太监,双方关系本就是犬牙交错。

    金吾卫,这样一把锋利地匕首,古怪的机构,天子肯定要派人盯着。

    监督金吾卫,谁最合适?

    当然是天子的家奴:太监!

    没有比太监这个群体,更合适的人。

    故此,对别人而言,避之唯恐不及金吾卫,对后宫太监来,还没有慎刑司恐怖。

    刘诏道:“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他们,那就和他们合作一回。最近有人故意拖着李家的案子不办,我和父王都不方便出面。裴家不用指望,萧家那边曾和金吾卫左卫韦忠有过矛盾,手伸不进金吾卫。下面办事地的人则力有不逮。

    我正愁着,是不是要亲自出面推一把。就怕适得其反,引来皇祖父地猜疑,李家从而逃过一劫。既然周苗有办法解决李大郎,那就将李家交给他们料理。”

    “江淑仪那边,要怎么办?”顾玖也愁。

    她在后宫,除了江淑仪周苗,并没有别的关系。

    如今江淑仪自身难保,想要替江淑仪扛过这一劫,只能靠刘诏的关系网。

    刘诏道:“宫里的事情我来安排,你不用操心。就算江淑仪不找你求助,我也打算动一动宫里。绝不能让李德妃同薛贵妃真正联手。”

    “你打算破坏她们的合作?”

    刘诏点头,直言不讳地道:“必须破坏她们的合作。”

    李德妃受宠,又有皇子旁身。薛贵妃手中有大把的资源可以调用。

    这两人凑到一起,后果不堪设想。

    只怕后宫都要被她们掀翻,直接改朝换代。

    顾玖暗暗点头,“那我就偷个懒,这件事就全交给你负责。”

    刘诏顺着道:“娘子有事,为夫服其劳。”

    顾玖哈哈一笑:瞧瞧公子诏求生欲,真的很强大。

    ……

    两天后,顾玖听到消息,李大郎旧伤发作,死在了诏狱内。

    她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

    周苗到做到,果然是信人。

    这也让顾玖对周苗的手段,颇为忌惮。

    顾玖很确定,江淑仪没本事将手伸到金吾卫杀人。

    她要有这本事,也不用因为一次中毒,吓得胆战心惊,夜不能寐。早八百年前,就报复回去了。

    所以,真正策划杀人的人,是周苗。

    周苗在尚膳监当差,手却伸到了金吾卫,牛大了!

    而且周苗进宫才几年时间,就经营出这等庞大的关系网,得承认,他是个有野心有手段有城府的人。

    顾玖不得不怀疑,周苗同江淑仪之间的合作,到底是江淑仪压着周苗,还是周苗牵着江淑仪走?

    她猜测,或许是后者,是周苗牵着江淑仪往前走。

    周苗看着不起眼,年纪也不大,却能在后宫搅风搅雨,这份本事,已经甩掉九成九的人。

    顾玖肯定,他若活着,终有一天他会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莫不是又一个方少监?”

    顾玖从周苗身上,隐约看到了方少监的影子。

    方少监也是一个心机深沉,喜欢剑走偏锋,以奇诡著称的人物。

    顾玖在王府连连感慨。

    宫里面,李德妃却被这个消息刺激得一口铁锈味涌上喉头,又被她硬生生压了下去。

    她心头翻江倒海,又痛苦又难受。

    她紧紧地捂着心口,快要喘不过气来。

    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就算家人死了,只要能保全自己,她也会眉头不眨一下。

    但是,当听到李大郎死于诏狱的消息,她才发现,自己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哐!

    一甩袖,桌上所有的东西,全都被扫到地上,滚落一地。

    一地狼藉,犹如她此刻的心情,是如此狼狈不堪。

    “啊……”

    李德妃一声怒吼。

    “旧伤发作,哈哈……他们害死了本宫的亲哥哥,却连一个像样的借口都不肯找。他们是在蔑视本宫,还是在打本宫的脸?”

    “娘娘息怒!”

    “息怒不了。本宫要去见陛下,要请陛下做主。”

    李德妃冲到兴庆宫,求见天子。

    她做出这个举动,不是冲动,而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她要足够的悲,足够的伤。

    她的痛,她的怒,她的恨,她的伤,不能躲在寝宫内独自一人品尝。她要让天子亲眼看见,看见她的伤和痛。

    没有什么比亲眼见到更震撼。

    也没任何伤痛,能比亲眼看见更打动人心。

    只有当亲眼看见,人心才会被触动。

    李德妃年纪轻轻,却早已经看透。

    “陛下!”

    一声凄厉而又饱含着深深的无助感的呼喊,在兴庆宫地上空响起。

    听到这样的呼喊,天子还能置之不理吗?

    天子让人将李德妃请进大殿。

    李德妃不管不顾,直接扑进了天子的怀里,“陛下,臣妾的心好痛!”

    她哭的不能自已,却依旧美美哒。

    她要用最美地哭泣,打动天子的心。

    “陛下,大哥死了,他死了!臣妾的心,就像是硬生生被人挖去了一块。陛下,臣妾该怎么办?您教教臣妾好不好?”

    整句话,没有一个字是请直接天子替她做主。然而每一个字,都表达一个意思,请天子为她做主。

    天子搂着她,心疼。

    天子拍拍她的肩背,瘦了,他的女人很虚弱,需要他的保护。

    “你放心,此事朕一定会查清楚。案子还没调查完,人就死在诏狱里,朕绝不容忍。”

    “陛下,臣妾不求别的,臣妾只想好好安葬大哥,让他入土为安,请陛下成全。”

    李德妃呜呜咽咽,半蹲着福身,身子柔弱无助,眼泪还挂在脸颊上。

    她是伤心的,也是美的。

    她的伤心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正的痛彻心扉。

    她的痛,触动了天子的心。

    天子承诺,一定会给她一个交代。

    够了!

    有天子这句话,足够了。

    她知道,家人的命已经保下来。接下来,就是能不能脱罪的问题。

    但她依旧当着天子的面,哭晕了过去。

    真情动人心。

    李德妃善用自己的优点,成功打动天子,为家人争取到生机。

    薛贵妃当着她的面夸道:“李妹妹如此受宠,果然是有原因地。本宫见你这模样,也心疼得很。”

    李德妃从床上坐起来,寝殿内只有她们二人,宫人全都被打发了出去。

    此时离她在兴庆宫哭晕过去,已经过去了半天光景。

    她冲薛贵妃怒目而视,“薛姐姐,你的承诺没有做到。我大哥死了,这笔账怎么算?”

    薛贵妃轻蔑一笑,“李妹妹先弄清楚一件事情,本宫答应帮忙,可没答应一定要保住李家人的性命。

    你得清楚,你父兄这些年招惹了太多不该招惹地人。尤其是你大哥,全京城多少人盼着他死啊。你大哥死在诏狱,很意外吗?”

    李德妃气得几乎不出话来。

    “薛姐姐这么,是不想同我合作吗?”

    薛贵妃嗤笑一声,“合作?江淑仪还好好的活着吧。该死的人没死,你让本宫怎么高兴同你合作?李妹妹,做人做事,得有分寸。”

    李德妃怒极反笑,“薛姐姐来看望我,就是为了奚落我吗?”

    薛贵妃摇头,“当然不是。本宫没那么闲,还特意跑来奚落你。本宫过来,是想问你一声,对付江淑仪,你行吗?”

    “我不行谁行?”

    “可是据本宫所知,江淑仪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来给你请安。就比如今日,你昏迷不醒的消息已经有半天,怎么不见江淑仪过来?”

    李德妃咬牙,强硬地道:“薛姐姐为何明知故问。江淑仪脸上起了红疹,无法见人。你叫她怎么出门?怎么给本宫请安?”

    “哦,原来如此啊!”

    薛贵妃讥讽一笑,轻描淡写地道:“那你们二人就一起养病吧,死不死的,本宫也不在意。德妃妹妹,你就好自为之。反正没有本宫帮忙,你一样有办法救下你的家人。本宫告辞!”

    薛贵妃来去匆匆。

    李德妃细细一琢磨,才发现问题。

    薛贵妃是要和她拆伙吗?

    凭什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