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7章 不要相信任何人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深夜,江燕从噩梦中惊醒。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

    明明秋寒露重,她却出了一头的冷汗。

    守夜的宫女被惊醒。

    “娘娘,你要起夜吗?”

    江燕摆手,“给我水。”

    宫女将温水端来。

    她连喝了三大杯,才压下心头的慌乱。

    她回想着噩梦的内容。

    她梦到了什么呢?

    似乎梦到了李德妃?好像还梦到了陛下。

    梦里面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已经忘记了。

    但她还能清晰地记得那种惊恐不安,让她心悸的感觉。

    像是一把尖刀,狠狠地捅在她的心头。

    她捂着心口,很不安。

    梦是否预兆着什么?

    难道她有危险?

    剩下的半夜,江燕辗转反侧,无法入睡。

    不停地回想噩梦地内容。

    早上起来,脸色不好。

    不想见人,于是干脆告病。

    她派人将周苗请来。

    二人一见面,她就道:“我昨晚做噩梦了,我现在还慌得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可不是吗,李家出那么大的事情,娘娘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周苗轻描淡写地道。

    江燕没有丝毫轻松,她紧张地问道:“你这一回李德妃能平安脱身吗?”

    “娘娘该问李家能不能平安脱身。”周苗笑着道。

    江燕蹙眉,“你的意思是,德妃不会有事。”

    周苗肯定地道:“德妃娘娘肯定无事。但是李家有没有事,可就难了。严重一点,直接人头落地,全家斩首。次一点,全家流放。反正不太可能罚点钱,就能了事。

    陛下这人吧,他宠信一个人的时候,特别好话。只要不造反,杀人放火,贪赃枉法,陛下都能容忍。

    当宠信没了后,别杀人放火,就算是有这个念头,陛下也能借机将人咔嚓了。李德妃有皇子,宠爱就算比不上过去,性命肯定是能保住的。德妃那里没事,娘娘一样不会有事。”

    听周苗这么一,江燕提着的心,终于从半空中落下,结结实实地砸在地上。

    她舒了一口气,“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本宫竟然会被一个噩梦吓到,真是越活胆子越。”

    此时,宫人进来禀报。

    李德妃得知她告病,特意派人过来看望,还送来药材。

    江燕一听,再无怀疑。

    李德妃派人送来的药材中,有好些名贵补品,比如近百年份的人参。

    江燕很满意,叫人将药材收起来。

    宫女煎了一碗安神汤,给江燕送来。

    江燕吹着滚热地汤药,慢慢地朝嘴边送去。

    “喵……”

    她养的波斯猫跑到跟前,跳上她的膝盖,蹲在她的怀里。

    江燕见到猫咪,整个人都舒展开。将安神汤放一边,不着急,什么时候都能喝。

    她给猫咪顺毛,心情舒展。

    宫女劝她趁热喝了安神汤。

    她点点头,端起汤碗喝了一口,味道一如既往的不怎么样。

    喝了安神汤,很快就想睡觉。

    抱着猫咪,朝软榻上一趟,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很沉。

    醒来后,就觉着全身不舒服。

    不仅没休息好,反而感觉更加疲惫。

    宫女从外面进来,见到她,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手里的热水全都洒了出去。

    江燕怒斥,“笨手笨脚,成何体统。”

    “娘娘恕罪。奴婢,奴婢刚才有些慌。”宫女跪在地上请罪。

    江燕板着脸,“连端个热水都端不好,要你们何用。”

    宫女磕头请罪。

    江燕怒斥了几句,才叫起。

    她要洗漱,叫人拿来镜子。

    一听到镜子,宫女比刚才还要慌张。

    “今日你们是怎么回事?胆敢轻慢本宫,找死吗?”

    “奴婢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把话清楚。”

    宫女斗胆道:“娘娘的面容……”

    宫女欲言又止,江燕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脸颊,“我的脸怎么回事?镜子呢,快将镜子拿来。”

    宫女不敢不从,赶忙将镜子拿过来。

    江燕朝镜子里面一看,“啊……”

    寝殿内,发出一声震惊的惨叫声。

    “这是怎么回事?”

    此刻,江燕的脸上,全是一颗颗红疹,密密麻麻,布满了整张脸。

    不仅如此,她手上也起了红疹。

    江燕慌得不行,急忙脱掉衣服,她身上也起了红疹。

    “啊……”

    全身从头到脚的红疹,坏了她的容貌,身体,她顿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会这样?

    她难道过敏。

    想当初她在顾玖身边伺候的时候,奉命赶走丫鬟红。使的手段,就是让红过敏,全身起红疹,最后被移出刺史府,就再也没机会回到刺史府。

    江燕啊啊啊大叫。

    她怎么可能过敏。

    她从长在乡下地方,该接触的不该接触的都接触过,绝不可能有过敏症。

    “娘娘,不好了。**没了。”

    **就是江燕养的波斯猫。

    “你什么?”江燕盯着禀报消息的宫女。

    宫女面对仿佛要吃人的江燕,低着头,战战兢兢地重复道:“**没了。”

    江燕冲了出去。

    院落里,**口吐白沫,倒在花坛上,身体都已经僵硬了。显然已经死了一段时间。

    她想伸手摸摸**。

    宫女大叫一声,“娘娘当心,**的死很蹊跷。奴婢这就请太医。”

    江燕心头一颤,“对,请太医。还有,将周苗周公公请来。”

    太医来了,波斯猫**是中毒而亡。

    至于江燕身上的红疹,是被**感染。意思是,她也中毒了。

    一听到中毒二字,江燕吓得半死。

    她紧紧地抓着周苗的手腕,惶恐不安地道:“有人要害本宫。她们害死了**,接下来就是本宫。”

    她脸上带着面纱,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娘娘先别着急。”

    “本宫怎能不急。有人对本宫下毒,你听到没有。你赶紧给本宫想个办法,本宫不想死。”

    周苗低声问道:“**是被人毒死地,还是误食了毒药?”

    “当然是被人毒死的。太医,**身上都是毒药。本宫抱着**,毒药就沾了本宫的身。你看看本宫现在这副尊荣,真是生不如死。莫非你怀疑本宫自导自演?”

    江燕神情激动,像是个失心疯的人,极为癫狂。

    “娘娘稍安勿躁,我绝没有怀疑娘娘。”

    江燕喘着粗气,胸口上下起伏,“你快替本宫想想办法。”

    周苗问道:“娘娘可有想过,谁会对你下毒?”

    谁下毒?

    江燕思索。

    “谁都有可能。薛贵妃最大的嫌疑,其次是舒婕妤,还有萧淑妃。其他几个才人,美人,也有嫌疑。”

    敌人太多,江燕也无法锁定具体的目标。

    周苗安抚江燕,“娘娘莫急,我这就循着**地线索调查下去,一有消息,我会及时禀报娘娘。”

    江燕郑重托付,“一定要将害我的人找出来。”

    “娘娘放心。”

    周苗急匆匆离去。

    江燕惶惶不可终日,寝食难安,夜不能寐。

    天子忙着处理兵部一案,只派人来问候过,并没有亲自看望。

    显然,天子对江燕中毒一事并不重视。

    死了一只猫,可能是误食了耗子药而死。

    江燕则是被猫传染。毕竟猫不干净,过敏中毒起红疹,这些都很正常。

    没凭没据,没人敢宫里有人毒害堂堂淑仪娘娘。

    在宫里乱话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就连江燕自己,也只敢私下里同周苗话的时候,才敢肯定地有人要害她。

    对外,她也只能猫咪贪嘴,吃错了东西,还害了她。

    之前是假告病,这回就成了真告病。

    一日查不到谁在害她,她一日不得安宁。

    ……

    数天后,周苗到钟粹宫求见江燕。

    二人关起门来话。

    江燕急切地问道:“事情查明白了吗?”

    周苗神色凝重,没作声。

    江燕急了,“你话啊!到底有没有查到。”

    周苗摇头,“对方做得很干净,线索在御花园就断了。”

    江燕愣了一下,“这么,果真有人在害本宫。”

    周苗安抚江燕,“娘娘别着急,暂时对方应该不会第二次动手。”

    江燕颓然地坐在椅子上,“你没查到是谁在害本宫,那本宫现在怎么办?我到底该防备谁?”

    “防备一切人。”周苗郑重道。

    江燕眨眨眼睛,“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周苗想了想,悄声告诉江燕,“我听李家的案子有人故意拖着不办,金吾卫甚至没对李家人动刑,只是关在诏狱里。”

    江燕一头雾水,“李家的案子同我有什么关系?”

    周苗提醒她,“娘娘仔细想想,李家谁有这能耐,能拖着金吾卫不办案子?德妃吗?据我所知,德妃也影响不到金吾卫吧。李家更别了,暴发户一个,毫无底蕴,金吾卫从来都不给李家面子。”

    江燕寒着脸,“你到底想什么?”

    周苗压低声音,“娘娘还不明白吗?有人在暗中帮李家。李家人下了诏狱,那么肯定不是李家人找的关系疏通,这样一来,就只剩下李德妃一人。一定是李德妃找了关系,要帮李家脱罪。

    自李家事发,李德妃没出过宫,也没见过外人。只去过薛贵妃的甘露宫,还有萧淑妃的长春宫。陛下那里,只停留了半个时辰。你猜,贵妃,淑妃,还有陛下,这三位是谁在帮李家?”

    江燕首先猜测,“会不会是陛下被德妃娘娘打动,决定放过李家。”

    周苗笑了笑,“有这个可能。但是,据我所知,陛下一早就下了命令,要求金吾卫严查此案。凡事涉及此案的人,无论身份高低,官职大,全都被下了诏狱,李家也没例外。”

    江燕脸色渐渐沉下去,“这里的意思是,德妃同贵妃联手了?”

    周苗点头,“有这个可能。也有可能德妃同淑妃娘娘联手。不管同哪位娘娘联手,德妃都必须送上诚意。娘娘仔细想想,德妃该送什么,才足以表达她的诚意。”

    江燕冷哼一声,“你的意思是,最有诚意地礼物,就是本宫的项上人头,是吗?简直荒谬。德妃有什么理由害本宫?本宫可是她的人。”

    “那娘娘告诉我,德妃有什么理由放过娘娘?这回李家出事,娘娘可曾帮上哪怕一点点忙?”

    周苗地反问,让江燕哑口结舌。

    她还是不敢相信,“不,不可能的。当初是你替本宫做出了选择,是你让本宫投靠德妃。如今又是你提醒本宫,德妃有可能在下毒害本宫。好是你,坏是你,你到底有何居心?你是不是成心挑拨本宫同德妃的关系?”

    周苗面无表情地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德妃都自身难保,她又怎么可能在乎娘娘您。”

    砰!

    江燕甩袖,将桌上的茶具全都扫到地上。

    “就算德妃不在乎本宫,她也没理由毒害本宫。”

    “如果是薛贵妃逼她呢?”

    “胡八道。”

    “事到如今,娘娘何必自欺欺人。娘娘心里很清楚,最恨你的人莫过于薛贵妃。机会送上门,你猜薛贵妃会放过吗?”

    江燕神色连连变幻,惊疑不定。

    “你的这些,有没有证据?还是,这一切都是你的揣测?”

    周苗轻描淡写地道:“有人亲眼看见李德妃进了甘露宫。”

    江燕冷哼一声,“那又如何?”

    “娘娘,我言尽于此。信不信在你。”

    周苗竟然想要撂挑子。

    江燕怒吼一声,“你给本宫站住,本宫准你走了吗?好,就算你的是真的,那你,本宫现在要怎么办?”

    周苗停下脚步,轻声一笑,“李德妃可以找薛贵妃,娘娘当然可以找萧淑妃。”

    “万一同德妃合作的人是萧淑妃,该如何是好?”

    “怎么可能!”

    周苗讥讽一笑,“自雨花巷一事发生,李家就同宁王府结下了死仇。就算李德妃肯放下仇恨,萧淑妃不见得就肯放下成见。”

    江燕颓然坐下,“万一不是李德妃毒害本宫,这么大哥乌龙,你让本宫怎么办?”

    周苗咬咬牙,“娘娘,现在不是考虑李德妃的时候。不管是不是李德妃要毒害娘娘,如今要紧的事情,是赶紧找个外援。萧淑妃是娘娘最好的选择。”

    “不!”江燕连连摇头,“我不能直接去找萧淑妃。我这里一有动静,背后的人就会有防备。你替本宫去见诏夫人。你同她,本宫需要她的帮助。若是这次她肯帮我度过难关,将来我定有厚报。”

    周苗微微眯起眼睛,“娘娘确定要找诏夫人求助?娘娘可要想好了,诏夫人所图非,她要求的回报,甚至可能会将娘娘搭进去。”

    江燕神情坚定地道:“你没听错,本宫要向诏夫人求助。正如你所,这个时候,后宫任何人本宫都信不过。但是本宫相信诏夫人。

    她是信人,承诺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而且不会在背后玩手段。即便她所要求的回报高于其他人,出于放心,本宫也愿意同她合作。”

    周苗点点头,“好!既然娘娘做了决定,我就替娘娘走一趟宁王府。诏夫人不一定会答应帮忙,娘娘最好有心理准备。”

    江燕面色迟疑,紧接着,她起身,进了里间。

    很快她拿着一本书出来,交给周苗,“将这本书转交给诏夫人。本宫相信,她看到这本书,一定会答应帮助本宫。”

    周苗好奇,什么书这么大的魅力。

    他扫了眼书皮,原来是《中庸》。

    他翻开书页,书页空白处写着漂亮的簪花楷,内容全是读书笔记。

    他好奇问道:“这是?”

    江燕有些怀念地道:“当年本宫自西北进京,诏夫人除了送我盘缠外,还送了我一包袱的书。这就是其中一本,也是注释最多的一本。

    这些年,本宫翻阅这本书,不下十遍。你瞧,书页已经起了毛边。你将这本书交给诏夫人,她会懂我的意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