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6章 这是个狠人啊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是谁?到底是谁在谋害本宫?”

    充血的大脑,终于清醒过来。

    李德妃满面寒霜,咬牙切齿。

    李家的事情,已经被她成功压下来。是谁又将李家翻了出来?

    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一定有人在处心积虑地算计李家。

    这些年,李家,还有李德妃本人,都得罪过很多人。

    可以,李家的仇人遍布朝堂。

    但是有分量,并且能够步步为营,成功算计李家的人不多。

    宁王府一家,首先出现在脑海中。

    别问她为什么会想到宁王府。

    这就是女人的直觉。

    直觉告诉她,宁王府同李家的事情脱不了关系。

    “到底是不是宁王府?如果本宫判断错了,接下来的决定,就将万劫不复。”

    内侍躬身道:“启禀娘娘,公子诏去了兵部当差,兵部紧接着就出事,还把马政地事情牵连出来。

    而且老奴听闻,公子诏曾偷偷离京半个多月,就在诏夫人回京之后那段时间。对外宣称,人在别院。但是实际上,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李德妃回头看着心腹内侍,“你的是真的?公子诏果然偷偷离京半个月?”

    内侍点头,肯定地道:“虽然不知道公子诏具体的去向,但是老奴可以肯定,那段时间公子诏肯定不在京城。而且公子诏去了兵部,紧接着兵部就出事,未免太巧合了一点。老奴怀疑,公子诏去兵部当差,就是冲着马政去的。”

    李德妃神情惊疑不定,“难道宁王一开始就知道李家插手了马政?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娘娘忘了吗?大少爷出事的时候,被抓的那个李管事。李管事常年跟随在大少爷身边,未必不知道马政一事。”

    李德妃紧蹙眉头,“本宫记得那个李管事落到了少府狱丞地手中,后来被处斩。你的意思是,少府同宁王府结盟了?”

    内侍道:“即便少府没有和宁王府结盟,也一定同诏夫人结盟。娘娘别忘了,雨花巷码头,少府也有股份在里面。每日货如轮转,积少成多,一年的收益十分可观。”

    李德妃咬碎了贝齿,又是顾玖坏她的好事。

    她与顾玖交手几次,可是她连顾玖的正面都没见过。

    在宫宴的时候,两人倒是碰过面。不过那时候。李德妃根本没将顾玖,区区一个皇孙妻放在眼里。

    她都记不清顾玖到底长什么样子。

    李德妃在大殿内,紧张地走来走去。

    “你确定这回地事情是宁王府所为?”

    “宁王府嫌疑最大。”

    李德妃皱眉,“会不会是赵王府所为?”

    “这个也有可能。娘娘不如按照原计划行事。”

    李德妃挣扎,犹豫,最后下定决心,“你随本宫一起去见薛贵妃。另外想办法买通诏狱的人,给老爷传信,叫他什么都别。暂时,金吾卫还不敢动刑。本宫会尽量周旋。”

    “老奴明白。等和薛贵妃见了面,娘娘不如先试探一番。”

    “此事本宫心中有数。”

    ……

    甘露宫,薛贵妃正在听歌姬唱曲。

    最近教坊司新排了几个曲目,薛贵妃爱听戏,就让教坊司带人到宫里唱曲听。

    她听得起劲。

    外面的纷纷扰扰,她也乐于看热闹。

    反正这一回,不管谁胜谁负,她都能坐收渔翁之利。

    这个时候在宫里面,她是最轻松的一个。所以,她才能轻松听曲。

    宫人来到她身边,声禀报,“启禀娘娘,德妃求见,就在宫门外。”

    薛贵妃嗤笑一声,“她倒是稀客。李家被下狱,这个时候她不去想办法救人,来见本宫做什么?难不成本宫还能答应她帮忙救出李家父子吗?真是可笑。”

    “娘娘要见她吗?”

    薛贵妃想了想,“见吧。难得来一趟,不见她多不合适。而且本宫也想知道,她这个时候来见本宫,到底有什么意图。”

    宫人领命而去,没一会,李德妃被请进大殿。

    她看着大殿内,莺歌燕舞的歌舞姬,微微蹙眉,很是烦躁。

    这个时候,她最听不得,最不想看见地就是这些莺莺燕燕。

    她走到前面,面上堆笑,“贵妃姐姐,近来可好?”

    一开始,薛贵妃一直盯着歌姬,等李德妃走到近前,才故意做出一副恍然大悟地样子。

    “原来是李妹妹。一大早喜鹊就在枝头喳喳叫,本宫还在想今儿有什么喜事。没想到是李妹妹到访,真是稀客。”

    李德妃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本宫家人被下诏狱,你竟然喜鹊在枝头喳喳叫,还有喜事。

    这是讥讽还是讥讽?

    打脸还是打脸?

    这分明就是**裸的嘲讽。

    李德妃怒从心头起,又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薛姐姐,妹妹今儿过来,是有些话想。我们不如换个安静的地方。”

    薛贵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李妹妹有什么话不妨直。这些人,应该都没关系。”

    李德妃眼神一冷,瞬间又笑了出来。

    “本宫想的是萧淑妃,薛姐姐确定这些人都能听吗?”

    薛贵妃狐疑地盯着她,心中千般念头转过。

    然后,薛贵妃挥挥手,所有歌姬,舞姬,乐师,宫人纷纷退下。只留下一二心腹伺候在跟前。

    薛贵妃轻笑一声,“李妹妹刚才提到萧淑妃,本宫想听听你的高见。”

    李德妃千般心思,最后化作一声叹息。

    “今日我李家遭难,父兄被下诏狱,我心中悲痛难忍。”

    着,李德妃低头擦拭眼泪,好不伤心。

    薛贵妃挑眉,“李妹妹节哀。人有祸福旦夕,这都是平常事。你要相信陛下,相信金吾卫,一定会秉公办案,还你父兄一个清白。”

    李德妃目光柔弱地点点头,“承薛姐姐吉言。薛姐姐可能不清楚,原本我李家的案子已经压了下去,不知是谁在背后搅风搅雨,故意栽赃陷害,以至于我父兄被下诏狱。我只恨不知道这背后的人究竟是谁?我若是知道,我定不会放过她。”

    薛贵妃笑了起来,“妹妹这话本宫就不爱听。想你们李家,发迹不过就是近两三年的事情。短短两三年,坐拥百万家产,这期间得罪了不少人吧。

    那么多仇人,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你们李家有此一劫,早有预兆啊。李妹妹,你可要想开点。老祖宗过,多行不义必自毙,就当是一次教训。”

    李德妃擦掉眼泪,“姐姐的有理,我们李家有此一劫,是无法避免的。不过妹妹还听过一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我承认,我们李家不是什么好人。正因为不是什么好人,什么脏活,累活,我们都不嫌弃,都能做。姐姐,您呢?”

    哎呦,有点意思。

    薛贵妃似笑非笑地看着李德妃,“李妹妹歪理邪一套又一套,本宫果然老了,比不上你们年轻人。”

    李德妃低眉顺眼,一副臣服于人的态度,“姐姐浸淫后宫几十年,走过的桥比我吃过的盐都多。以姐姐高见,这回我们李家走背运,不正是姐姐的机会嘛。”

    薛贵妃挑眉。

    心道难怪这女人年纪轻轻,就能爬上如此高位,果然有两把刷子。

    她问道:“本宫有什么机会,本宫怎么不清楚。妹妹要是不介意,不妨来听听。”

    李德妃拿着手绢,掩唇一笑,“姐姐真会笑。一切都在姐姐掌握中,哪需妹妹班门弄斧。”

    薛贵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就是不话。

    李德妃轻咳一声,只能继续道:“姐姐同萧淑妃斗了一辈子,却始终不能压萧淑妃一头,姐姐甘心吗?”

    薛贵妃哈哈一笑,“本宫同萧淑妃可是老姐妹,甘不甘心,那是你们年轻人的法。我们老了,只盼着儿孙们平安。”

    “娘娘的是。只是宁王平安,赵王能平安吗?只怕不能吧!若是有一日宁王坐上了那个位置,届时薛姐姐就硬生生就低了萧淑妃一头,要跪在萧淑妃跟前磕头行礼,薛姐姐能甘心?”

    李德妃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薛贵妃。

    薛贵妃嗤笑一声,“陛下给皇子取名昊,多尊贵的名字啊。本宫与其防着萧淑妃母子,不如防着妹妹和皇子,你觉着怎么样?”

    李德妃一脸委屈,“皇子还是个吃奶地孩子,哪里有资格问鼎那个位置。一切的传言,只是传言而已。我是从未作此想法,将来皇子长大,我也不许他有任何非分之想。”

    薛贵妃笑了起来,“妹妹这话,谁信?你能指望本宫相信你吗?”

    李德妃深吸一口气,郑重道:“薛姐姐可以不用信我。但是,姐姐这次若是不帮我,让萧淑妃和宁王得逞,他们母子就将一跃而起,硬生生压娘娘母子一头。

    等到下一次,宁王的手就会伸向赵王,伸向薛家。届时,娘娘靠什么同他们斗?

    我们李家经此一事,元气大伤,已经不足以威胁到娘娘。不如娘娘帮我,你我二人借此机会联手,趁着萧淑妃母子没有防备的时候,在背后狠狠推他们一把,也叫他们尝尝被人背后捅刀子的滋味。

    届时,这后宫以娘娘为尊。娘娘权势如日中天,赵王问鼎那个位置,指日可待。妹妹先在此恭贺娘娘。”

    “别!”

    薛贵妃抬手制止。

    她悠悠道:“你想让本宫帮你,呵呵,你父兄插手马政,挪用马政银子,私下买卖马匹,哪一条罪名都是死罪。

    本宫帮你,只怕自己都会陷入其中,惹来一身腥。李德妃,你还是请回吧。本宫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不乐意沾染这些脏事。”

    李德妃气血翻涌,好一个不乐意沾染脏事的薛贵妃。

    她笑了笑,道:“薛姐姐,如果我将刚才这番话,换个辞,给萧淑妃听,你猜她会不会做出同你截然不同的决定。”

    薛贵妃皱眉,目光不善地盯着李德妃。

    李德妃一脸强硬,一副智珠在握的模样。

    薛贵妃呵呵冷笑两声,“你心里头已经有谱了吧,谁在背后使劲弄你们李家,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不会看不出来。有种,你就去找萧淑妃,将刚才的话给她听。本宫倒是想瞧瞧,萧淑妃会如何将你连皮带骨的吞吃入腹。”

    李德妃不相信,“萧淑妃一定很乐意压薛姐姐一头。”

    薛贵妃挑眉一笑,“本宫和萧淑妃,也都很乐意压李妹妹一头。瞧瞧,李妹妹又年轻又漂亮,还生下皇子,多遭人记恨啊!本宫同萧淑妃斗了一辈子,不介意再多斗几年。”

    李德妃嘲讽一笑,“薛姐姐何必这种违心之言。李家遭难,薛姐姐想要碾死我,如同碾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所以薛姐姐大可不必防我如同防火防盗。

    可是薛姐姐想要碾死萧淑妃,不容易吧。没了我,薛姐姐还怎么制衡萧淑妃?不如你我二人联手,先解决掉萧淑妃。之后,我任由薛姐姐差遣,以薛姐姐为尊。”

    薛贵妃哈哈一笑,“李妹妹如此迫切地想要和本宫合作,看来真的是走投无路。可惜,你筹码不够,不够资格同本宫合作。”

    李德妃脸色一沉,很暴躁,却又强忍着。

    她直言不讳,问道:“薛姐姐想要什么?”

    薛贵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知道本宫想要什么。”

    面对对方的目光,李德妃恍然大悟,“薛姐姐想要江淑仪的命。”

    薛贵妃轻描淡写地道:“本宫可是良善之人,不要任何人的命。”

    这话分明就是假话,三岁孩都不信。

    李德妃咬咬牙,“我若是让江淑仪暴毙,薛姐姐能回报我什么?”

    “保你们父兄不死,如何?”

    “不够!”李德妃摇头。

    仅仅只是性命,没用。她要保李家的富贵,保皇子的地位。

    薛贵妃微微摇头,“李妹妹,本宫劝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贪心。”

    李德妃则道:“我做坏人,一旦事发,必定是万劫不复的下场。要求多一点,理所当然。”

    薛贵妃嗤笑一声,“李妹妹,你得清楚,你现在没有讨价还价地资格。”

    李德妃咬咬牙,心中发狠,“若是不能保李家富贵,我情愿他们死。”

    李德妃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指李家人。

    人死了,有弊端,也有好处。至少再也不会拖她后腿。

    从今以后,她在天子心目中,就是最纯粹的人。天子再也不用担心外戚李家乱权。

    只要运作得到,她不仅能从这件事情中脱身,还能谋求一定的好处。

    薛贵妃对李德妃刮目相看。

    这是个狠人啊!

    没有足够的利益,竟然舍得眼睁睁看着娘家人去死。

    薛贵妃心中,生出防备之心。

    她斟酌一番,道:“你先解决江淑仪,本宫自会帮你。”

    李德妃摇头,“不行。我得先确定父兄的安全,才能替薛姐姐办事。”

    薛贵妃嘲讽一笑,“李妹妹,本宫已经接连让步,你休要得寸进尺。”

    李德妃咬咬牙,“姐姐至少得让我看见你的诚意,否则我无法冒着风险对付江淑仪。要知道,江淑仪能走到今天,她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只怕我还没动手,她那边已经察觉到我的意图。”

    薛贵妃考虑了一下,点点头,“可以!本宫会让你看到诚意。”

    李德妃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一趟她没白来。

    至于江淑仪,本就是一颗棋子。如今她自身难保,舍了江淑仪这颗棋子又如何。

    反正没了这颗棋子,还会有下一颗棋子。

    李德妃离开了甘露宫。

    心腹内侍问薛贵妃,“娘娘真要帮德妃娘娘?”

    薛贵妃笑了起来,“本宫的确答应帮她,可没要帮到何种程度。你替本宫走一趟薛家,想办法压一压金吾卫,尽可能拖延李家的案子。”

    “之后要怎么做?”

    “等!等李德妃对江淑仪动手。”

    江淑仪这个忘恩负义的人,不收拾她,宫里宫外还当她薛贵妃是拔了牙老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