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5章 李家要完了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马六从外面急匆匆跑回王府。

    他有要紧的消息要禀报。

    “夫人,金吾卫封了整个兵部衙门,兵部尚书,侍郎,负责马政的所有官员,都被请到了金吾卫喝茶。”

    顾玖先是一愣,接着急声问道:“此事当真?”

    “此事千真万确。的亲眼看见金吾卫封了兵部。”

    顾玖心跳如雷。

    这事是不是刘诏干的?

    兵部尚书架空他,不肯给他实权,他就干脆掀了桌子,重新制定游戏规则。

    如果真的是刘诏干的,不得不,干得好!

    刘诏这个气鬼,她就知道兵部上下架空他,他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

    之前两人吵架,刘诏借机告假,估计也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为的就是麻痹兵部地人。

    顾玖问道:“是马政出了问题吗?”

    马六点头,“听是马政出了问题。”

    顾玖笑了起来。

    兵部上下犹如一个铁桶,刘诏纵然有一百零八招,也难以下嘴。

    不如从外围的马政下手。

    果然一打一个准。

    而且马政多年前才出过一次问题,这回又出问题。

    马政官员,兵部上下所有人,能够安然脱身吗?

    只怕很难!

    顾玖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

    她吩咐道:“你出门继续打听消息。”

    “的遵命。”马六领了银子,又急匆匆出门去了。

    顾玖又安排翠去门房那边守着。

    要是刘诏回来,第一时间告诉她。

    兵部的事情,是刘诏做的,全都是她的揣测。

    到底是不是刘诏干的,还得亲口问他才行。

    兵部被封,朝堂内外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就怕天子一言不合,又要大开杀戒。

    就连宁王都老实下来,每日老实上朝,安分守己,绝不出门浪。

    过了两天,兵部的事情还没有结论,刘诏一身风尘仆仆从外地赶回来。

    连口水都没喝,他就被宁王叫到跟前问话。

    父子二人关起门,屏退左右。

    宁王悄声问道:“事情办妥了吗?”

    刘诏先灌了一壶茶水,擦擦嘴角,道:“事情已经办妥了。这一回,李家跑不了。”

    宁王瞬间舒了一口气。

    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再三确认,“你确定?没有纰漏?”

    刘诏十分肯定地道:“儿子亲自出面料理此事,确定这一回李家跑不了。”

    “证据都找到了?”

    刘诏点头,“时机一到,就会有人将证据送到皇祖父的案头。事关马政,我想皇祖父应该不会再包庇李家。”

    宁王摆手,在偏厅内走来走去,有些忧心。

    “老头子的心思难猜,现在他会不会包庇李家,为时过早。万一李德妃一哭二闹,加上皇子,不定李家真能逃出生天。”

    刘诏蹙眉,“就算打不死李家,也要将李家弄残。”

    “那是当然。”

    宁王冷哼一声,“李家三翻四次算计本王,就差一刀捅进本王的身体。若不回敬一二,李家还当本王是病猫,可以随意欺辱。”

    一想到天子曾动过要夺他爵位的念头,宁王心头又惊又怒。

    天子动这个念头,他敢以项上人头保证,此事同李德妃脱不了干系。

    若非天子还要靠顾玖搂银子,不定就真的下旨夺了他的爵位。

    宁王太清楚天子的想法。

    天子现在是老糊涂,前所未有地提防着所有成年皇子。

    如果真的可以不问原因,不顾朝堂,就能夺爵,天子早八百年就将他们夺爵贬为庶人。

    宁王再三叮嘱刘诏,“一定要确保此事顺利。”

    刘诏郑重点头,“儿子明白。马政不容轻忽,如果皇祖父果真放过李家,朝堂内外也不会答应。”

    “朝堂内外不答应又如何!朝堂内外所有人的声音加起来还不及李德妃一人的声音。”

    这是实话,很无奈,却不得不做好这个最坏的准备。

    最坏的结果,就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宁王摆手,“你先下去,明儿一早,随本王一起上早朝。”

    刘诏告辞,回到东院。

    顾玖看着他一身风尘仆仆的样子,数次欲言又止。

    “想问什么,尽管问。”

    顾玖斟酌了一下,道:“金吾卫封了兵部,是马政出了问题。此事是你干的?”

    刘诏笑了起来,朝她招手,“你过来,我告诉你。”

    顾玖靠近。

    刘诏也不管自己身上脏不脏,抱住顾玖就啃。

    顾玖嫌弃得不要不要。

    好一会,他才放开她,点点头,道:“是我干的。”

    顾玖啧啧两声,“你可真是心眼。兵部尚书不让你上桌玩,你就把人家的桌子给掀了。”

    这个比喻很恰当。

    刘诏臭不要脸地道:“我本来就是个心眼,所以你千万别招惹我哦。”

    顾玖哼哼两声,嫌弃道:“一身臭死了,也不知道你又跑到哪里滚了一圈。赶紧洗干净。”

    刘诏洗刷刷,顾玖命人准备了酒菜。

    等他洗完,两口子一起吃菜喝酒,好不痛快。

    ……

    一大早,李夫人递牌子进宫。

    她面见李德妃。

    “娘娘,大事不好啊!”

    李德妃轻咳两声,“母亲何故大呼叫。”

    完,挥挥手,让宫人都退出去。

    等偏殿内只剩下母女二人后,李德妃压抑着怒火,问道:“又出了什么事?你们一天到晚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吗?”

    李夫人有些胆怯。

    李德妃威严日重,她已经没办法在李德妃面前摆母亲的谱。

    她弱弱地道:“金吾卫封了兵部的事情,娘娘听了吧。”

    李德妃阴沉着一张脸,“你别告诉我,兵部的事情同你们也有关系。”

    李夫人一脸心虚。

    李德妃连连冷笑,脸色铁青。看着李夫人这个模样,她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你们的手伸得够长的,连马政都敢插手。你们是成心想要害死本宫吗?别的嫔妃的娘家人,全都是助力。唯有你们,整日给本宫拖后腿。你们是想害死本宫吗?”

    李德妃怒气满值,恨不得砸烂了整个偏殿。却又担心引起旁人侧目。

    她怒火冲天地怒斥李夫人,将李夫人骂得跟孙子似得。

    等她骂完,李夫人怯生生地道:“娘娘啊,这一次兵部被封地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收到。娘娘快想想办法,如何将我们李家摘出去。”

    “闭嘴!每次一出事,就让本宫替你们擦屁股。你们就不能谨慎一点,少替本宫招惹是非。马政你们也敢伸手,你们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李德妃气了个半死。为有这样的家人,感到无比的心酸。

    她自长得漂亮,性格要强。

    自从进宫后得宠,脾气更是日渐上涨。

    她将家人扶持起来,是指望着家人能成为她的助力。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自家人的贪婪本性。

    李夫人委屈,“我们这么做,全都是为了娘娘啊。娘娘在宫里开销大,处处要用钱。不多想点办法弄钱,哪里能月月给娘娘送钱。娘娘好歹体谅一二。”

    “放肆!”

    李德妃厉声呵斥,一巴掌拍在桌上,“母亲的意思是,你们将手伸到马政上头,全都是本宫的责任?分明是你们自己贪婪成性,骄奢淫逸。

    本宫这些年,才用了多少钱,有你们的零头多吗?母亲,你当本宫是三岁孩,能随意哄骗,欺瞒,那你就错了。”

    李夫人又心虚又委屈,“可是事已至此,娘娘可不能袖手旁观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你父亲被金吾卫下诏狱吗?

    “闭嘴!”

    李德妃气得在偏殿内走来走去,脸色阴沉如水。

    若是有可能,她真不想要这样的家人,特么的全是拖后腿的人。

    哪像萧淑妃的娘家萧家,薛贵妃的娘家薛家。

    别人的娘家,很给力。

    自己的娘家,就像是一条毒蛇,逮着机会就要咬她一口,活生生拖累她。

    李德妃咬牙切齿,“先将事情清楚,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一件不漏,本宫要全部知道。否则这一回,你们自求多福吧。”

    “娘娘放心,娘娘想知道什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个时辰过去。

    李夫人已经出宫回府。

    李德妃坐在罗汉榻上,神情变幻莫测。

    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

    “陛下这会在忙什么?”

    “回禀娘娘,陛下还在批阅奏章。”

    “谁在陛下跟前伺候?”

    “伺候的人,皆是兴庆宫内侍。”

    天子没叫后宫嫔妃伺候,这让李德妃松了一口气。

    她又问道:“陛下可翻了牌子?”

    宫女摇头,“还不曾翻牌子。”

    李德妃咬咬牙,“替本宫走一趟,想办法让陛下今晚来本宫这里过夜。”

    “奴婢这就去。”

    ……

    陈大昌伺候天子跟前,贴心又周到。

    可惜,天子一直低气压,

    看来这一回,要死不少人。

    一个黄门躲在殿门后,鬼鬼祟祟。

    陈大昌见了,眉头微蹙。他寻机,悄无声息地出了大殿。

    黄门急忙跟上。

    离得远了,话方便,陈大昌才问道:“什么事?”

    黄门悄声道:“启禀干爹。德妃娘娘派人联络申常侍,想让陛下翻牌子。”

    陈大昌神情不明,似笑非笑,“咱家听,德妃娘娘的母亲今日进宫,待了许久?”

    “正是!”

    “看来德妃是急了啊。不过今儿陛下没空,谁的牌子都不翻。”

    陈大昌一句话,就让李德妃的打算落空。

    他重新回到天子跟前伺候。

    李德妃则在宫里等候消息,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等来天子。

    她终于忍不住,气得砸了一套青花茶具。

    “怎么回事?不是陛下一定会来吗?”

    “启禀娘娘,申常侍的确是这么答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陛下并没有翻娘娘的牌子。”

    “陛下翻了谁的牌子?”

    宫女躬身道:“陛下谁的牌子都没翻。”

    李德妃皱眉,在大殿内走来走去,内心焦躁不安。

    马政一案,时间拖得越久,事情越严重。

    她必须趁着,李家人还没被翻出来地时候,赶紧将此祸消弭于无形。

    她咬咬牙,“皇子人呢?”

    “刚吃完奶。”

    李德妃命人将皇子抱来。

    她看着皇子,难得露出一个笑容。

    紧接着,她心一狠。

    天子不来,她就逼着天子过来。

    当天夜里,皇子生病,病情来势汹汹。

    此事惊动了天子。

    天子披着衣服,急匆匆赶来看望皇子。

    李德妃在天子跟前哭诉,顺势就让天子留下来过夜。

    当天子决定留下来的那一刻,李德妃不动声色地朝陈大昌扫了眼。

    陈大昌眼观鼻,鼻观心,丝毫不在意。

    这一晚,李德妃使出浑身解数,将天子伺候得极为舒坦。

    趁着天子身心舒畅的时候,她趁机请罪,为李家请罪。

    她将李家犯的事情,轻描淡写地了。

    天子皱眉,李家涉及马政一案,隐约已经露出了马脚。

    李德妃替李家求情,让天子不太高兴。

    李德妃哭诉,哭得梨花带雨。再次将皇子祭出来。

    天子最终心软,搂着她,“爱妃别急。若是事情不严重,朕自然会网开一面。”

    李德妃扑进天子的怀中,“陛下真好!臣妾最近新学了一样招式,陛下可要试一试?”

    “哦?”

    天子来了兴致。

    于是第二轮酣战开启。

    ……

    一大早,宁王刚进宫,就心知不妙。

    李家好快的动作,李德妃这个贱人,动作更快。

    得知天子昨晚歇在李德妃那里,并且起晚了,早朝愣是推迟了一炷香地时间,宁王就知道李德妃已经出手。

    他偷偷提醒刘诏,“你得确保你收集地证据,有足够的分量。否则这一回,休想扳倒李家。”

    刘诏面色阴沉。

    宁王对这一回地计划,开始不抱信心。

    或许李家命不该绝,谁让李家有个好闺女。

    刘诏改变了策略,没有急着抛出李家的关键罪证。

    只有一些不轻不重的罪名,足以让天子毫无障碍的放过李家,给李德妃和皇子一个面子。

    李德妃和李家齐齐松了一口气,都以为此案同李家的关系,到此为止。

    他们却没想到,大招在后面。

    等到马政一案,越挖越深,一直挖到西北庆平马场地时候,刘诏楸准机会,这才抛出李家的关键罪证。

    庆平马场是天子的痛脚,谁碰谁死。

    西凉下毒,毒死庆平马场几十万匹骏马,此事也没过去多少年。

    因为缺乏马匹,大周骑兵实力折损,不得不龟缩一隅,主动攻击转为被动防守。

    谁敢朝庆平马场伸手,就要做好被砍手的准备。

    金吾卫出动,照着名单抓人。

    当深挖挖到李家的时候,金吾卫不敢大意,将证据呈上,请天子做主。

    兴庆宫,黑云压顶。

    大殿内的温度,比外面还要冷。

    每个人都心翼翼,心翼翼地话走路,心翼翼地呼吸。

    就怕稍微有点声音,就会沦为天子的出气筒,炮灰。

    哐!

    天子一脚踢翻边上铜炉。

    “胆大妄为,死不足惜!统统都该死。”

    天子一手扫过去,案头上的奏章全部被扫到地面上。

    陈大昌赶紧带着人,将奏章捡起来。

    奏章里面的内容,触目惊心。

    有人敢动马政银子,还敢私下里买卖马匹,这是找死啊!

    典型的为了银子,连命都不要了。

    天子咬牙切齿,“胆敢动马政银子,有一个算一个,绝不放过。金吾卫!”

    “微臣在!”

    金吾卫左卫韦忠,一脸兴奋莫名。

    对金吾卫来,什么时候最兴奋。就是碰到大案,并且涉及高官显贵,皇室外戚地时候,金吾卫上下就会特别兴奋。

    “朕命你,将李家围了,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抓起来,不用有任何顾忌。”

    韦忠难掩兴奋,朗声答应,“微臣遵旨!”

    韦忠领了旨意,匆匆而去。

    后宫。

    “娘娘,大事不好了!金吾卫左卫领了旨意,点齐人马,要去抓老爷。”

    “什么?”

    李德妃猛地站起来,眼前一黑,一头栽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