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3章 我想你

时间:2018-11-08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从山上下来。

    苏政走在前面开路。

    地面有些湿滑,苏政伸出手,“我拉住你,不用担心。”

    顾玖含笑拒绝,“不用,我自己可以下去。”

    “玖妹妹不用同我客气。”

    “不是客气,我真的行。”

    顾玖再次拒绝了苏政。

    “奴婢可以扶着夫人!”王依主动请命。

    顾玖笑了笑,搭着王依的手,踩着斜坡下山。

    坡有点陡,脚下惯性,速度有点快,几步往下冲。

    苏政一脸紧张,生怕顾玖摔倒。

    好在,顾玖及时刹住了车。而且王依脚下很稳。

    她对苏政笑道:“我了,我能行的。”

    苏政点头,“脚没事吧。有没有崴脚?”

    “没有!我们回去吧。”顾玖含笑道。

    两人一大早,上山顶看日出。

    上山容易下山难。

    上去的时候,不觉着,感觉就是一个山坡。

    下山的时候才知道厉害。

    两人一起回到田庄,青梅在门口迎接。

    她冲顾玖眨眨眼睛,神色很紧张。

    “怎么啦?”顾玖问道。

    青梅悄声道:“公子来了。听闻夫人同表少爷出门,很生气。”

    顾玖挑眉,神情淡然。

    苏政有些担心,“表妹,要不要我去和公子诏解释一下。”

    “解释什么?”顾玖反问,“没做亏心事,为何要解释。”

    苏政愣住,顾玖反常的,火气很大。

    他道:“公子诏在此,于情于理,我都该进去问候一声。”

    “表哥随意。”

    顾玖面无表情,随苏政一起,走进后院。

    刘诏就坐在院中石凳上,大马金刀,不怒自威。

    他目光犀利,双目在二人身上转动。

    鞋面上的泥土,看得出,两人一起出了门。

    “见过公子。”苏政上前行礼。

    刘诏默不作声,用着极有压迫力的目光盯着苏政。若是目光能化作刀剑,苏政早已经被千刀万剐。

    良久,刘诏才道:“这些日子,累苏公子照顾我家娘子。现在,这里没你的事,你可以回了。”

    苏政愣了下,目光朝顾玖扫去。

    刘诏冷哼一声,“苏公子舍不得离开吗?想想也是,如我家娘子这般美貌聪慧的女人,的确很少见。听闻苏公子还没有成亲,难不成苏公子对我家娘子有……”

    “够了!”

    知道刘诏不出好话,顾玖出面,打断他的话。

    刘诏目光阴森森的,嘲讽问道:“夫人舍不得吗?苏表哥果然与众不同。”

    “废什么话。你是来找我吵架的吗?”顾玖不满地看着他。

    啪!

    刘诏一巴掌拍在石桌上,硬生生将石桌拍出了一条裂缝。

    苏政急忙告辞,“公子诏,玖表妹,你们慢慢谈,我先告辞。”

    知道自己是多余碍眼的,苏政识趣地离去。

    顾玖盯着刘诏,刘诏也盯着她。

    四目相望,没有任何深情,唯有怒火。

    两人赌气似得,谁都不肯率先压下自己心头的怒火。

    犹如斗鸡眼,非要压对方一头。

    顾玖板着脸,率先道:“你如果是来找我吵架的,恕不奉陪。这里不欢迎你。”

    “那你欢迎谁,欢迎你的苏表哥?整日和姓苏的同进同出,当我是死人吗?”刘诏怒气冲冲。

    “无理取闹!我不想和你话,你出去。”

    “那你想和谁话?和你的苏表哥吗?”

    “你疯了吧你。”顾玖怒斥。

    刘诏咬牙切齿,“是,我就是疯了,就是被你逼疯的。”

    顾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地道:“你给我滚出去。”

    刘诏大马金刀地坐在石凳上,动都不动一下,更别提滚出去。

    顾玖呵呵冷笑,“好,你不走我走。”

    她要离开这里,她不想见到刘诏。

    “你想去哪里?”

    刘诏动如脱兔,一把抓住顾玖的手臂,“告诉我,你想去哪里,找谁?难不成又是找你的苏表哥?”

    啪!

    顾玖直接一巴掌,重重地甩在刘诏脸上。

    刘诏动动嘴唇,怒火快压抑不住。

    顾玖指着他,怒道:“别用你龌龊的想法来猜测我。看来你今日根本不是来找我谈事情,分明是来找茬。”

    “对,我就是来找茬。”

    刘诏双手死死地抱紧顾玖,“顾玖,你到底有没有良心?或许我该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心?”

    顾玖挣扎,挣不开。

    刘诏不肯放手,他要将她牢牢的抓在手里。

    “两年时间,连颗石头都给焐热了,你却依旧铁石心肠。你的心是有多狠?你真的就这么恨我?”

    顾玖咬牙切齿地道:“我不恨你。但是此刻,我讨厌你。”

    “就算你讨厌我,我也不会放开你。你这辈子,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滚……”

    滚字还没完,刘诏直接低头,含住她的嘴唇,将所有未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顾玖挣扎,踢打,到最后浑身失了力气,软软地靠在刘诏的怀里。

    刘诏神情痛苦,始终不肯放开她。

    他咬牙切齿地道:“你知不知道,当我从别人口中得知你和苏政同进同出的时候,就像是有一把刀剜着我的心。顾玖,你知不知道,你的一个举动,一句话,足以杀死我。我已经在你手底下死了千百遍。”

    顾玖冷哼一声,“如果言语真的能杀死你,我早就将你千刀万剐。”

    “你就如此恨我?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刘诏双目充血,凶狠异常地盯着顾玖。

    顾玖推开他,指着他,怒骂:“你不是不信任我吗?你不是不想见我吗?你不是不想和我谈吗?你已经给我定了罪名,还废话这么多做什么。你滚!”

    “我不滚。要滚也是和你一起滚。”

    “臭不要脸。”

    刘诏恶狠狠地道:“对,我就是臭不要脸。这一切都是你逼的。你扪心自问,你没错吗?”

    顾玖冷冷一笑,“对,我是有错。那天晚上我已经承认了自己的错,也做了解释。而且我明白的告诉你,我已经做好受孕的准备,我已经决定和你生孩子。可你依旧像疯子一样。是你先搬出王府,你没资格怪我。”

    “你背着我避孕,你不肯给我生孩子,你还不许我生气?顾玖,你不要太霸道。”

    “老娘就是这么霸道,你要如何?看不惯给我滚!”

    刘诏眼中透着凶光。

    他懒得废话,知道再多也不过顾玖。

    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扛起顾玖,往卧房里走。

    顾玖啊的一声大叫,捶打他,“你放开我。”

    “就不放开。”

    “我恨你。”

    “你恨我我也不放开。”

    刘诏将她丢在床上,是丢,动作却轻柔地生怕伤了她。

    顾玖一个打挺,从床上站起来。

    啪!

    直接一巴掌打在刘诏的脸上。

    刘诏舔舔嘴唇,“这辈子,只有你能打我的脸。不过我不在意。你就算一刀子捅死我,我也不会离开。”

    “那我捅死我自己。”

    顾玖突然拔出匕首,抵住自己的脖颈。

    匕首镶嵌着珠宝,正是刘诏送给她的。

    刘诏看见匕首,有一瞬间的晃神。

    “原来你一直将它带在身上。”

    顾玖有些尴尬,却依旧强硬地道:“带着方便,就带在身上。”

    刘诏一声叹息,有些疲惫,有些苦恼,有些痛苦,他语气和缓地道:“放下吧。匕首不是你能玩的。”

    “你出去!”顾玖强硬地要求。

    刘诏苦笑一声,“好,我出去。”

    他退出卧房,却没有离开,就守在门口。

    一个人在屋里,一个人在屋外,只隔着一堵薄薄的墙壁。

    刘诏拿来一把椅子,下定决心,要守到天荒地老。

    顾玖颓然地坐下来,匕首丢在一边。

    她很疲惫。

    吵架耗神还耗力。

    她真不想吵,可是一冲动起来,又忍不住想要吵一架。

    她躺在床上,有些难过。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好好的人,非得吵成这个样子。

    难过着,难过着,人就有些迷糊。

    熟悉的气息出现在她的身后。

    床铺一重,熟悉的气息躺了上来,大手一伸,将她搂在怀里。

    她轻微的挣扎。

    “乖,我们不吵了。”温柔而低沉的话语,像是毒药一样,蛊惑着人心。

    顾玖果然安静地躺在他的怀里。

    她咬咬牙,不满地道:“全是你的错,是你不信任我。”

    “是,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同你生气。”

    顿了顿,他又道:“当初实在是气狠了,已经失去了理智。”

    顾玖哼了一声,一脸傲娇,“你也会失去理智?人人都你少年老成,做事最稳重,你怎么会失去理智。”

    刘诏咬着她的耳朵,声抱怨,“我也是人,我也有七情六欲。当我得知你在避孕,我满脑子想的就是,你不愿意为我生孩子。强烈的挫败感,将我打败了。”

    顾玖嗯了一声,“我也有错,事先没和你沟通,一个人做了决定。”

    刘诏亲吻着她的颈项,“你当然有错。你错在不该搬出王府,我现在都成了笑柄。朝中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话,连宫里也在议论。”

    顾玖哼了一声,“那也是你的责任,是你先搬出王府。你不搬,我也不会搬。”

    “敢情全都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难道是我的错。”顾玖根本不讲理。

    刘诏哭笑不得,“是是是,都是我的错。我之所以搬出王府,只是想趁机冷静冷静。我不想和你发生冲突,我怕伤着你。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赌气搬到庄子上来住。你真是气死我了。”

    “你才把我气死了。”

    顾玖抓住他的手,狠狠咬下一口。

    刘诏眉头都没动一下,只是道:“这辈子,只有你能打我的脸,也只能你能咬我的肉。如果有一天我被人杀死,也只能死在你的手里。”

    顾玖松开他的手,哼了一声,“谁叫你当初选我为妻。我了,我可不会和你客气。”

    “你从来就没有和我客气过。也只有敢将我踹下床。”

    “你再敢抱怨,我现在就将你踹下去。”

    顾玖一脸凶狠地模样。

    刘诏恶狠狠地道:“我这辈子娶了你,是我最大的幸运,也是最大的不幸。你分明就是我的克星。”

    顾玖得意一笑,“我是许多人的克星。不过你现在想反悔,迟了。”

    他亲吻着她,含糊地道:“在我最难过的时候,我也不曾后悔。所以你妄想摆脱我,根本就是白日做梦。”

    顾玖推开他,“你重,别压着我。”

    “这些日子,你不想我吗?”

    刘诏深邃的目光望着她,严肃而深情地道:“我想你!”

    顾玖耳根发热,偏要嘴硬,“休想用甜言蜜语蛊惑我。”

    刘诏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气息,“真好闻。没有你在身边,晚上都睡不好。”

    他一脸陶醉,享受。

    顾玖动情,伸出手,抱住他。

    他就像是个孩子一样,靠在她的肩头,睡了过去。

    顾玖:我累个大槽。

    她都准备好来一场激烈的床上运动,结果这死男人竟然睡着了,然睡着了,睡着了,着了!

    她嘴角抽抽,实在是有点心塞。

    心塞过后,她又心软起来。

    她轻抚着他的脸颊,这个男人长得多好看啊!

    以他们两人的高颜值,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很好看很好看。

    可是这个男人,发起脾气来,真的要不得。

    都平时脾气很好的人,一旦发起脾气来,都很可怕。

    刘诏不是脾气好的人,但是他懂得克制,极少能看见他失态的样子。

    但是他一旦发怒,也是极为可怕的。

    顾玖动了动,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以前都是他搂着她睡觉。

    这一回换做她搂着他睡觉。

    两人相偎相依,听着窗外鸟鸣,风吹树叶沙沙声,顿感岁月静好。

    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

    时间一点点流逝。

    无人打搅,一场好眠。

    刘诏整整睡了一天,当他醒来的时候,天色已暗。

    他有些愣神,他没想到这一觉能睡得这么沉,这么香,连一个梦都没有。

    他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好好睡觉了。

    “我听林书平,这些日子你一直没能好好休息。每日最多只睡一两个时辰。”

    顾玖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刘诏望着她,她正坐在窗边软塌上,手里捧着一本书。

    他很无辜地道:“你不在身边,睡不好。”

    顾玖白了他一眼,“休想将责任算在我头上。”

    刘诏笑了起来,“你一直陪着我吗?”

    顾玖点头。

    刘诏空落落的心,突然间就被填满了。

    他想欢快地打个滚。

    然后,他就真的在床上打了个滚,顺便将棉被卷在身上。

    顾玖瞠目结舌。

    幻灭!

    这是那个向来稳重,言行举止都一板一眼地公子诏?

    他竟然干出卷被子打滚的幼稚举动?

    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渴!”

    刘诏裹在被窝里,似乎不打算钻出来。他很无辜地望着顾玖,仿佛是在:你看着办吧,是要投喂本公子,还是饿死本公子。

    顾玖嘴角抽抽,她很想饿死她。

    她都没撒娇,他凭什么撒娇。

    更可气的是,他撒娇竟然比她要好看。

    岂有此理!

    顾玖倒了一杯水,递给他。

    刘诏笑眯眯的结果水杯,喝水漱口。

    顾玖又重新倒了一杯水给他,顺便问道:“你不打算起来?”

    刘诏喝了水,浑身舒坦。

    他瘫在床上,“今儿本公子准备死在床上,不起来了。”

    顾玖眉眼抽抽,“不饿吗?你都睡了一天。”

    刘诏笑眯眯地看着她,“你喂我。”

    “滚!”

    蹬鼻子上脸,而且脸皮越来越厚,让人幻灭。

    刘诏耍赖撒娇的一面,估计任何人都没见过吧,除了她。

    他朝她招手,“来,我们做点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

    顾玖脸红,“饭都没吃,没力气。”

    刘诏哈哈一笑,“你来,我喂饱你。”

    “滚!”顾玖半点面子不给。

    下人将饭菜摆在卧房里。

    看见两人和好如初,丫鬟们全都笑了起来。

    雨过天晴,谢天谢地。

    林书平更夸张,双手合十,直接朝老天爷拜了又拜。

    “老天有眼,公子和夫人总算和好了。从今以后,我也不用夹在中间难做,整日受那夹板气。”

    要知道,这些日子,刘诏脾气暴躁到快要拆房杀人的地步。

    谢天谢地,总算雨过天晴。

    顾玖嫌弃刘诏,“你又不是没手,也不是残废。”

    所以,她坚决拒绝喂刘诏吃饭,叫他自力更生。

    刘诏也不在意,自己吃就自己吃。

    不过他真的没下床。

    案几往床边一摆,干脆坐在床上吃。

    顾玖有些好奇,刘诏可是经过严格教导的皇室公子,过去一直是一板一眼,连笑容都很少。怎么突然一下子就转性了,甚至能接受坐在床上吃饭。

    要知道,这在过去,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吃饭就必须在饭厅,这是规矩。

    她忍不住问道:“你吃错了什么药?”

    “你就不能盼着我好?”

    “我看你像是换了个人,心里头发怵。”顾玖理直气壮地道。

    刘诏瞪了她一眼,“我就是我,里外都是我。”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什么?”刘诏疑惑。

    顾玖摇头,憋着笑意,“没什么。只是你这变化未免大了点。”

    刘诏哼哼两声,不满地道:“还不是被你刺激的。”

    顾玖直接甩了个白眼给他。

    臭不要脸的男人,晚上给我等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