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51章 搬出王府(三更)

时间:2018-10-26作者:我吃元宝

    大公子同大夫人吵架。

    这个消息就像炸弹一样,将平静的王府给炸翻了。

    萧琴儿逗着孩子,嗤笑一声,“我早就说过,他们迟早要闹翻的。这不,被我说中了吧。大嫂那么要强,得理不饶人的主,大公子能忍她两年已经是极限。他们两口子闹翻了才好。”

    说完,她朝刘议看去,“表哥,这可是机会啊。”

    刘议抱着儿子,无动于衷地问道:“什么机会?”

    萧琴儿兴奋地说道:“趁此机会,将大公子手中的差事抢来啊。”

    刘议嗤笑一声,“你知道大哥现在在兵部当差,那你知不知道兵部尚书带头,从第一天开始就架空大哥,不给他任何实权。

    而且,据传闻,兵部尚书得到了皇祖父的支持,大哥纵然有千般办法也施展不开。你让我抢他的差事,以他现在的处境我需要抢吗?”

    萧琴儿第一次听说这事,“你说的是真的?大哥那么厉害的人物,也会被兵部尚书架空?”

    刘议嘲讽道:“他再厉害又怎么样。兵部可不是他的地盘。他一个外人,兵部尚书一声令下,兵部上下百号人谁敢同他说一句实话?

    谁会将历年的钱粮器械卷宗给他?他手上没权,又没人,他拿什么和别人争?他无非就是一个皇孙外加镇国将军的身份,兵部尚书连亲王的面子都不给,能给他面子?

    这回他和大嫂吵架,我估计他是在兵部受了气,找不到人出气,就朝大嫂身上撒气。”

    萧琴儿闻言,笑了起来,“过去别人都说大公子做人做事最稳重,又极擅克制。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刘议哈哈一笑,“他本来就不怎么样。现在遇到点难事,他就显出原形。我都怀疑北荣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他干的。”

    “不能吧!北荣的事情,连陛下都承认的,翻不了案。”

    刘议哼了一声,很不服气。却也没有反驳萧琴儿的话。

    ……

    丫鬟在欧阳芙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欧阳芙轻咳两声,“行了,都别说了。两口子吵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大公子同大夫人头一回吵架,奴婢们都很好奇。”

    “那是因为过去大公子长期不在府中,想吵也吵不起来。行了,都别说了。大夫人为人不错,还带着我赚钱。我可不想在背后说她闲话。”

    “还是夫人最厚道。”丫鬟笑着说道。

    欧阳芙轻声一笑,“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今天吵架,明儿和好。本夫人犯不着做那搬弄是非的恶人。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出了这道门,都不准提起这件事。要是丢了我的脸面,我可饶不了你们。”

    “夫人放心,奴婢们晓得轻重。在外面,保证守口如瓶,不给夫人丢脸。”

    “这还差不多。”

    ……

    王府东院的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

    已经三天了。

    距离那晚两人吵架,已经过去了三天。

    两人没有见面,没有说话,没有问候,陷入了冷战中。

    东院的丫鬟内侍小黄门,个个走路都放轻了脚步,甚至不敢大声呼吸,就怕触霉头。

    钱富来到上院,恭恭敬敬地站在顾玖面前。

    顾玖面无表情,脸色有些苍白,眼睛里面都是红血丝。

    她问道:“公子现在什么情况?”

    “回禀夫人,公子每日上衙门当差,和往日并无区别。”

    顾玖嗤笑一声,“本夫人听说,公子昨晚没回来。他去了哪里?”

    钱富挣扎,犹豫,就是没作声。

    顾玖心中了然,语气清冷地说道:“说吧!本夫人不会迁怒任何人。但是本夫人要听实话。”

    钱富很为难地说道:“启禀夫人,公子他,公子他搬出去了。说是要冷静冷静。”

    顾玖心中情绪起伏不定,有恨,有怨,有悔。

    她很想骂一句卧了个大槽,刘诏竟然搬出去,和她玩这一套。

    难不成刘诏打定主意,要和她一直冷战下去吗?

    果然,男人表面大度,其实内心里比谁都小气。

    顾玖心头有气。

    脸色一沉,问道:“他搬到哪里住?我要听实话。”

    钱富没敢撒谎,“公子搬到城中别院居住。”

    “谁在公子身边伺候?”

    “林书平和几个小厮。另有裴荣裴公子,陪着公子喝酒。”

    裴荣曾经是刘诏的伴读,也是刘诏少有的能谈得来的的朋友。

    顾玖哼了一声,“你转告公子,他不用搬出去,我搬出去。”

    钱富大惊失色。

    “夫人万万使不得啊。夫人怎么能搬出去住。”

    “本夫人为何不能搬出去住?正好要料理庄子上的事情,本夫人就搬到庄子上住。”

    顾玖做了决定,就命人收拾行李。

    她起身,前往春和堂。

    既然要搬出去,少不得要和王妃裴氏打一声招呼。

    钱富急的没办法,只好去城中别院找刘诏。

    “公子,公子,大事不好了。夫人要搬出王府。”

    砰!

    酒杯砸在地上。

    刘诏阴沉着一张脸,像是要吃人。

    “她要搬出去?她是不想和本公子过了吗?”

    “夫人说,公子不用搬出来,她会主动搬到庄子上住。还说顺便料理庄子上的事情。夫人这会正在命人收拾行李。只怕今日就要出城。”

    刘诏看着天色,“今日她出不了城。”

    钱富小心翼翼地问道:“公子不回去劝劝吗?”

    刘诏换了个新酒杯,继续喝闷酒。

    “她要搬,就搬吧。本公子不拦着她。”

    钱富张口结舌,无法理解。

    他朝林书平看去。

    林书平摇头,叫钱富不用再劝。

    公子如今还在气头上,自己还没想通。这个时候谁劝都没有用。只能靠公子自己想明白。

    哎!

    公子是倔脾气,没想到夫人的脾气比公子更倔。

    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

    裴氏一听顾玖要搬出去住,脸色都变了。

    她沉着脸,“太不像话了。两口子吵架,稍不顺意,就要搬出去住。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王妃,还有没有王爷?有没有将王府当成自己的家?”

    顾玖面无表情地说道:“母妃教训的是。不过此事儿媳已经决定了,明日一早就出发,正好趁此机会将田庄的事情料理干净。还请母妃成全。”

    “你都打定了主意,本王妃不成全你,难道你就不搬出去住吗?简直是荒唐透顶。本王妃活了几十年,就没见过两口子吵架,两个人都要搬出去住的情况。你和刘诏,都是不省心的主。滚滚滚,本王妃懒得管你们的事情。”

    裴氏气得口不择言。

    顾玖起身,躬身告退。

    裴氏气了倒仰,抄起桌上的茶杯,就给砸了。

    “本王妃到底是做了什么孽,才会生出一个不省心的儿子,又娶了一个不省心的儿媳妇。王爷还说老大媳妇能干,我看她分明就是搅家精。两口子吵架,不想着如何挽回,竟然要搬出去。荒唐!”

    “娘娘息怒!都说床头打架床尾和,说不定过几天大公子同大夫人就和好了。”

    裴氏冷哼一声,“依着他们两个人的倔脾气,我看十天半个月都好不了。本王妃还指望着抱孙子,这样下去,明年都抱不成孙子。”

    裴氏气呼呼,叫人将事情告诉宁王。

    宁王不是一直夸顾玖吗。就让他看看,他口中懂事知礼能干的顾玖,是如何处理两口子吵架的问题。

    宁王听说了事情原委,很干脆,只说了一句话,“不管他们,让他们两口子自己折腾去。”

    得知顾玖要搬出王府,萧琴儿同欧阳芙一起来到东院。

    “大嫂,你真要搬出去住吗?何至于如此。庄子清苦,连个像样的房舍都没有,就算要搬出去也该住别院。”

    萧琴儿明着劝解,内心却是幸灾乐祸。

    顾玖,你也有今天。

    看你以后还怎么嚣张。

    欧阳芙倒是真心相劝,“大嫂一旦搬出去,你和大公子之间,要如何和好?岂不是加深了你们两人之间的矛盾。

    我虽然不知道你们为何争吵,夫妻嘛,难免有个磕磕碰碰的时候,多替对方想一想,事情就过去了。毕竟日子还要过下去。大嫂切莫意气用事。”

    顾玖轻声一笑,“多谢二弟妹,四弟妹特地来看望我。我心意已决,明儿一早就出发前往庄子。趁机过一段清闲的日子。自嫁入王府,感觉一直忙忙忙,整个人都绷紧了。”

    萧琴儿说道:“看来大嫂已经打定了主意,我也不做那恶人。希望大嫂能早日想清楚,和大公子早日和好。”

    欧阳芙叹了一声,“平日里看着大公子,是个极稳重的人,做事滴水不漏。却没想到,和大嫂吵一回,就搬了出去。大嫂也真是的,大公子耍小脾气,你也跟着耍脾气。

    你们这种谁都不让谁的脾气,以后还怎么相处?大嫂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你一旦搬出去,可就没了转圜的余地。”“二弟妹的一番好意,我心领了。我意已决,不会改变。”

    欧阳芙再次一声叹息,“看来除非大公子回来,亲自劝你,你是不会改变主意的。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劝你。到了庄子上,好好保重身体,冷静下来再做下一步的决定。希望你和大公子能够早日和好。”

    “承二弟妹吉言。”

    天黑了下来。

    萧琴儿同欧阳芙已经告辞离去。

    行李都收拾好了。

    几个丫鬟,还有方嬷嬷都围着顾玖。

    “夫人,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要不奴婢这就将行李全部放回去。”

    顾玖摇头,“你们不用劝我。决定搬出去住,不是意气用事,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做出的决定。”

    “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多种,夫人为何执意要搬出去。”

    顾玖望着窗外,“我需要一个没有人打扰的环境,好好地想一想。行了,你们都别担心。就算天塌下来,还有本夫人顶着。”

    “夫人和公子还会和好如初吗?”

    顾玖低头,自嘲一笑,“从来就没真正好过,何来和好如初。”

    一切都是自欺欺人。

    她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好好将两人的关系梳理一遍。

    未来要怎么走,她得好好想一想。

    顾玖心意已决,任何人的劝解都无济于事。

    即便刘诏回府,亲自劝她,也不会改变她的决定。

    她不是一个忍气吞声,压抑自己的人。

    心里头有气,有怨,有怒,一定要发泄出来。

    她也需要好好反省自己过去两年的所作所为。

    所以她要搬出去,搬到无人打扰的庄子上居住。如此她才能将所有的事情想通透。

    次日一早,数辆马车载着人,还有行李,从王府侧门出发,前往城外的田庄。

    林书平将事情禀报给刘诏知晓,刘诏又砸了一套茶具。

    “滚!”

    一声怒吼,将所有人赶了出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