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49章 不知廉耻

时间:2018-10-26作者:我吃元宝

    谢实避开人群,专走僻静的地方离开了相国寺。

    一个车夫躲在树林子里面上茅厕。

    车夫朝谢实看了眼,也没放在心上。

    之后车夫同别人闲聊,提起了这件事。

    几经传播,这事传到了胡氏的耳朵里。

    看见谢实的车夫,正是胡氏从娘家带来的陪房。

    胡氏问身边的嬷嬷,“车夫没看错,果真是谢家表少爷?”

    “车夫指天发誓,保证没看错。谢家表少爷他见过好几次,肯定不会认错人。车夫还说,谢家表少爷专走僻静的地方,似乎很怕被人发现。”

    没有任何来由,胡氏突然想起半路上消失不见的顾玥。

    她若无其事地问道:“三姑奶奶回厢房了吗?”

    “回了!刚回去一会。奴婢听见她和太太叫累。”

    胡氏心头,无法控制的涌现出一个荒谬而大胆的想法。

    她谁都没说。

    毕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

    她还叮嘱下人,“此事所有人守口如瓶。车夫那里,叫他闭上嘴巴,不准出去瞎嚷嚷。”

    “奴婢遵命。”

    吃过素斋,她们启程回顾府。

    下山的时候,胡氏特意走在后面,留意观察顾玥的背影。

    顾玥一如往常,单看背影,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

    胡氏心里头藏了事情,明明提醒自己别去想,却一直忍不住去猜想。

    到了晚上,当她和顾琤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她翻来覆去,数次欲言又止。

    顾琤再迟钝,也注意到她的不正常。

    “有什么话就说吧,我看你憋了一晚上,当心憋出病来。”

    胡氏迟疑了片刻,咬咬牙,“夫君,三妹妹的婚事真没合适的吗?”

    “你怎么突然提起三妹妹?她的婚事,自有母亲操心。”

    胡氏干脆坐起来,“夫君,你有没有想过,三妹妹或许有心仪的对象,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

    “她哪来的对象?这种话你别乱说。就算她真有对象,她为什么不说出来?当初,海西伯府她都能嫁,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嫁的。”

    顾琤提起海西伯府,中间顿了一下。还是忍住了,没将顾玥当年干的那些事情说出来。

    顾玥真要有了心仪的对象,以他对顾玥的了解,她肯定会不择手段促成这门婚事。

    可是顾玥自海西伯府回到顾府,一直安分守己,连二门都没出去过几趟。

    因此,顾琤不觉着顾玥有什么心仪的对象。

    胡氏微蹙眉头,叹了一声,“罢了,当我胡说八道。”

    说完,她重新躺下。

    顾琤也没多心,不过过了一会,他越想越觉着有点问题。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说?”

    他问她。

    她侧着身,头朝里面,又是一声叹息,复又坐起来,“今日去相国寺烧香,说好去后山看枫叶,结果三妹妹半路上不见了。谁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说她在后山,可是谁都没在后山看见她。而且,我的车夫,在树林子里看见了一个人。”

    “谁?”

    “谢家表少爷,谢实。”

    顾琤皱眉。

    胡氏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也不愿意多想。可是三妹妹回到厢房的时间,同车夫看见谢实差不多是同一时间。我就忍不住猜测,三妹妹半路上人不见了,是不是偷偷去见谢实?你说不年不节,谢实一个大老爷们,孤身一人去到相国寺做什么?”

    “会不会是王爷派他去相国寺办差?”顾琤不确定地说道。

    胡氏说道:“我也这么想过。可是相国寺能有什么差事?并没有听说有什么要紧人住在相国寺。而且,就算要办差事,难道不该两个人一起吗?万一有个意外,至少有一个人能回去报信吧。”

    顾琤摆手,“这事我知道了,我会找机会探探三妹妹的口风。你别对其他人说。”

    “夫君放心,除了你,我谁都没说。”

    顾琤心事重重,一晚上都没睡好。

    早上起来,也没心情看书。

    干脆找了个机会,试探顾玥的口风。

    或许是他手段不行,被顾玥看破,结果他什么都没问出来。顾玥全程装傻,甚至这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

    顾琤被顾玥带着将话题跑偏,事后回想起来,难免懊恼。

    又安慰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顾玥同谢实?

    这两人怎么可能私下里有来往。

    谢家败落,以顾玥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上谢实。

    而且顾玥是寡妇,谢实应该不会想娶一个寡妇吧。

    顾琤这么说服自己,直到有一天,王府前来提亲,他被啪啪打脸。

    原来顾玥同谢实之间的确有关系,只是不是他想的那种关系。

    可惜,顾琤还是天真了些,将顾玥想得太好了点。

    他都知道,顾玥是个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她和谢实之间怎么可能是单纯的表兄妹关系。

    顾玥被楚王纳为王府良娣,没有婚礼,没有婚宴,直接一抬小轿,抬入王府。

    顾府上下,眼睁睁看着传话的太监离去,都有点懵,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氏同顾大人,两口子第一次如此又默契,首先想到顾玥一定是背着他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要不然,王府怎么会突然派人上门提亲。三日后就要将人接到王府。

    顾大人阴沉着一张脸,“去,将顾玥叫来。”

    下人领命而去。

    顾大人又冲谢氏发怒,“你看看你养的好女儿,如此不检点,顾家的脸面都被她丢尽了。”

    谢氏张嘴欲说,突然发现语言实在是太过苍白。

    她没办法替顾玥辩解,因为她也怀疑顾玥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

    要不然王府怎么会突然上门,说要纳她为王府良娣。

    不过谢氏可不愿意背这个锅,“她是寡妇,她要嫁谁,妾身可管不了。妾身同老爷一样,这会也是满脑子糊涂。”

    哼!

    顾大人满脸寒霜。

    如今他可是户部侍郎,位高权重。

    顾玥真要做出丢脸的事情,他的老脸也会被丢尽。

    顾玥被丫鬟葡萄扶着,来到偏厅。

    “孽畜!”顾大人一见到她,就是一声怒骂。

    顾玥浑身一哆嗦,一副被吓坏的模样,眼泪瞬间落下来。

    “父亲责骂女儿,女儿无话可说。还请父亲明言,好歹让女儿死个明白。”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心里头清楚。王府三日后纳你进府,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可辩解的。你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本官和顾家的名声都被丢尽了。今儿,本官拼着得罪王府,也要打死你!”

    顾大人怒从心头起,随手抄起一根棍子,就要朝顾玥身上打去。

    谢氏张嘴想拦,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顾玥大吼一声,“父亲休想打我。我是王爷的女人,父亲可要想清楚了。”

    顾大人大怒,“打的就是你。你一日没进王府,你一日是我顾知礼的女儿。大不了三日后直接对外声称你暴毙。本官就不信,楚王会为了你同本官翻脸。”

    顾玥连连后退,“王爷不会替我出头,可他一定会替我肚子里的孩子出头。”

    “你说什么?”谢氏大惊失色,“你,你怀了王爷的孩子?老爷,你先别动手,先听她说清楚。”

    顾大人怒火中烧,“不知检点的东西,丢人现眼的玩意,本官后悔当初生你的时候怎么没将你溺死。”

    顾玥一副后怕的样子,却又振振有词地说道:“父亲错了。女儿是寡妇,寡妇再嫁从己,女儿无需听从父亲和母亲的安排。”

    顾大人气了个倒仰。

    谢氏小声说道:“老爷,她说的没错。她是寡妇再嫁,她可以自己拿主意。”

    啪!

    顾大人一巴掌拍在桌上,“她寡妇再嫁,就能珠胎暗结吗?顾府的脸面都被她丢光了。想我们顾家,世代簪缨世家,没想到轮到我,竟然生出这么一个不知廉耻的女儿。老天待我这不公啊!”

    顾大人痛心疾首,大声呐喊。

    谢氏呵斥顾玥,“孽障,你还不赶紧将事情说清楚。你真要气死你父亲吗?你和王爷怎么认识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顾玥一副怯生生地模样,“上个月,女儿出门,遇见了表哥和王爷。王爷他对女儿就……然后这个月女儿发现小日子推迟了,托表哥告诉王爷。女儿没想到,王爷竟然直接派人上门。

    父亲,母亲,女儿知道自己让你们蒙羞了。可是事已至此,女儿已经怀上了王爷的骨肉,求你们成全吧。”

    顾玥跪在地上,泣不成声。一副受了委屈,不得不忍耐地模样。

    谢氏长叹一声,“造孽啊!老爷,事已至此,你看怎么办?”

    顾大人面目狰狞,质问道:“是王爷强迫你,还是你主动勾搭王爷?”

    顾玥很是难堪,只哭不说话。

    这副模样,可以理解为王爷强迫她,她羞于启齿。也可以理解为,她主动勾引,同样是羞于启齿。

    顾大人冷冷一笑,“孽畜!你以后别再说是本官的女儿,本官没你这样不守妇道,不知检点的闺女。”

    顾玥大惊失色,“父亲,女儿令你蒙羞,女儿不如一死了之。”

    说完,她起身,就朝墙柱上撞去。

    “姑娘,不要啊!”丫鬟葡萄死死地抱住顾玥。

    顾玥挣扎,“让我死了算了,反正我活着只会让顾家人蒙羞。”

    谢氏跺脚。

    顾大人脸色阴沉,冷漠地看着顾玥表演。

    葡萄哭着劝着,“姑娘,你怎么这么傻。当初在海西伯府,你日日遭受赵家人的羞辱,还要被姑爷暴打。身上从来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总是青青紫紫。

    有一次,你被打了,发起了高烧,却不让奴婢请大夫。因为请大夫,又会招来姑爷的暴打。

    你强忍着身体不适,整整三天,终于退了烧。可是从那以后,你的身体就变得很差。每到换季的时候,就会犯病。你受了这么多苦,好不容易有了今天,为什么不能再忍一忍。”

    顾玥嚎啕大哭,“我令家人蒙羞,我有何脸面继续活在世上。你放开我,让我死。”

    “奴婢不放手。姑娘好不容易能过上一点好日子,奴婢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寻短见。”

    主仆二人都在哭,哭得可伤心了。

    谢氏都忍不住抹眼泪,“老爷,玥儿这些年受了很多苦。这一回,就如了她的愿吧。反正,她已经怀了王爷的孩子。”

    顾大人脸色铁青,“海西伯府的婚事,是你自己选的。王府的婚事,同样是你自己选的。无论是海西伯府,还是王府,我和你母亲从始至终都是反对。

    三日后,你进王府。从今以后,你是死是活,同顾家再无关系。本官也只当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顾玥止住了哭声,茫然失措。

    “父亲,母亲,你们……”

    顾大人哼了一声,已经不愿意见到顾玥那张脸,直接甩袖离去。

    谢氏叹了一声,对顾玥说道:“把嫁妆收拾收拾,三日后一并带到王府。我再替你添一点值钱的东西,好歹让你在王府好过些。你也别管你父亲,你这事,实在是太过突然。更何况你肚子里还有了王爷的孩子。

    哎,也不知是你命该如此,还是你鬼迷心窍,怎么就不肯找个好人家嫁了,非要去攀附权贵。王府岂是好地方,你别忘了王爷上面还有一位太妃镇着。”

    顾玥哭诉道:“这就是女儿的命。”

    谢氏盯着她,“你好自为之吧。进了王府,我和你父亲都帮不上你,从今以后,你就得靠自己。”

    顾玥重重点头,“多谢母亲。还是母亲待我最好。”

    谢氏笑了笑,笑得很勉强。

    “谁叫你是我生的。”

    这话有太多的无奈和心酸。

    谢氏也不想继续面对顾玥,借口乏了,回房歇息。

    顾玥站在屋檐下,神情冷漠。

    葡萄伺候在她身边,低眉顺眼。

    顾玥轻声说道:“你今天表现得很好。”

    “都是奴婢该做的。”

    顾玥笑了笑,“回去赏你。三日后,随我一同进王府。”

    “奴婢遵命。”

    顾琤同顾珊一起迎面走来。

    顾琤看着顾玥,欲言又止。

    顾珊可没那么多顾忌,讥讽道:“一样是表哥,谢实表哥对三姐姐好得没话说。对我,估计连个正眼都没有。三姐姐手段非凡,妹妹佩服!”

    顾玥神情漠然,“三日后,我就要进王府。从今以后,四妹妹再也不用对着我这张脸,难道不高兴吗?”

    顾珊笑了起来,“当然高兴。所以我特意来恭贺三姐姐,祝你心想事成。”

    “我自然会心想事成。四妹妹也要早点嫁出去,当心做老姑娘。”

    “你……”

    顾珊气了个半死。

    顾琤赶紧拦着两人,“你们就别吵了。三妹妹,你选择去王府,我无话可说。希望你不要后悔。”

    顾玥低头一笑,“多谢六哥关心。我从不后悔。”

    “虚伪!”顾珊小声嘀咕。

    顾玥靠近顾珊,附耳说道:“我的确虚伪,所以四妹妹你最好别招惹我。当心我一把火烧死你。”

    “你敢!”

    顾珊大惊失色,急忙后退,拉开同顾玥的距离。

    瞧着顾珊惊慌失措的模样,顾玥捂着嘴欢快地笑起来。

    “没想到四妹妹也有怕的时候。怕就好!人要有敬畏之心。四妹妹,你好自为之。最后三天,希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说完,她越过二人,径直离去。

    顾珊异常恼怒,她竟然被顾玥威胁。威胁就算了,最可气的是,她的反应太丢脸了。

    她竟然怕顾玥?

    她怎么会怕顾玥?

    顾珊无法原谅自己,更不能原谅顾玥。

    可她又怕节外生枝,坏了自己的名声,影响自己的姻缘。

    现在最好就是什么都别做,坐等顾玥三日后离开。

    等人离开后,海阔天空。

    没了顾玥,顾府的空气都会变得更加纯净。

    顾珊用各种理由说服自己,终于压下心头的魔鬼,没有放任魔鬼出来作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