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47章 克制

时间:2018-10-25作者:我吃元宝

    秋高气爽,正是一年中丰收的季节。

    一大早,顾玖带着礼物前往侯府参加顾瑞同周姑娘的婚宴。

    经过一年多的拉锯磨合了解,周姑娘终于还是嫁给了顾瑞。

    周姑娘的父母(继母),兄弟,其他叔伯亲戚,纷纷从楚州来到京城,为她送嫁。

    周家为她准备了一百六十台的嫁妆,外加上万两的嫁妆银子,近二十个陪嫁下人。

    给她陪嫁的庄子,铺子,全都置办在京城,方便她亲自打理。

    周谨以同姓世兄的身份,主动请缨要替周姑娘送嫁。

    看在他送了价值不菲的礼物,周家人不好拒绝他,只能答应让他送嫁。

    迎亲,送嫁,吹吹打打,新娘子跨进侯府大门。

    礼堂内,宾客们齐聚一堂观礼。

    离着贾氏过世,已经将近三年。

    顾瑞终于再次娶妻,大夫人小魏氏喜极而泣。周姑娘才是她心目中最完美的儿媳妇人选。

    侯府上下,个个兴高采烈。

    有个能干的大少奶奶,侯府才能长长久久兴旺下去。大家才能世代靠着侯府这颗大树乘凉。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

    赞礼官一声唱喝,礼堂内所有人都发出欢呼声。

    这是一门两家都满意的婚事,顾瑞同周姑娘成亲,得到了双方所有人的祝福。

    顾瑞整个人一直处在兴奋的状态下,从早上起床就这样。

    听着耳边的欢呼声,祝福声,他由衷地笑了出来,眉眼里都透着幸福。

    他突然领悟到,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有道理的。

    得到全家人同意并祝福的婚姻,才能长长久久走下去,才能获得幸福。

    他拉着红绸,带着周姑娘前往新房。

    从今儿起,就不能再叫周姑娘,得叫周大奶奶,或是大少奶奶。

    到了新房,新婚夫妻吃了合卺酒,顾瑞就被人拉着出去喝酒。

    女眷们围着新娘子,说着各种吉利话。

    顾玖站在人群中,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

    她仔细打量周氏,眉眼间都是喜意,显然这门婚事她是真心实意地同意,并非是被长辈逼迫。

    想想也是,周氏是个极有主见的人,她要是打定主意不同意,长辈逼迫也没用。

    顾瑞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显然做出了巨大的努力,方能让周氏改变主意,答应嫁入侯府。

    有人打趣她,周氏羞涩一笑,笑容中透着新婚的紧张欢喜还有对未来新生活的向往。

    侯府二少奶奶,三少奶奶出面招呼大家去花厅吃喜酒,新娘子这里另有人照看。

    顾玖同大家一起离开了新房。

    顾玫同顾玖走在一起。

    “兜兜转转,大哥最后还是娶了周家嫂嫂。可见两个人的缘分是天注定。”

    顾玖笑道:“大堂哥和周家嫂嫂很配。”

    顾玫说道:“小玖妹妹不知道,大哥为了让周家嫂嫂回心转意,三天两头往周家跑,就差住在周家尽孝。用了各种办法,最后用真心和诚心打动了周家嫂嫂。大哥娶周家嫂嫂,比娶贾家嫂嫂还要辛苦。”

    顾玖抿唇一笑,“谁让大堂哥欠了周家嫂嫂。没有一点诚意,换做我是周家嫂嫂,我也不嫁。”

    顾玫频频点头,认同顾玖的话。紧接着她又是一叹,“只是委屈了周家嫂嫂。她本是原配,就因为大哥鬼迷心窍,生生耽误了这么多年。”

    顾玖说道:“不让大堂哥折腾一回,他不会懂得珍惜。设想一下,当初大堂哥听从父母之命,娶了周家嫂嫂,他心里头一定还惦记着贾家嫂嫂。

    他和贾家嫂嫂不出事就算了,一旦出点事情,周家嫂嫂该多委屈多难过多伤心?说不定,侯府后院就成了周家嫂嫂同贾家嫂嫂的战场。大堂哥夹在中间,他该偏向谁?不管他偏向谁,都会有人受伤害。

    倒是如今这局面挺好。他已经折腾过了,也懂得了珍惜。他和周家嫂嫂之间,已经没有其他的人,他们夫妻肯定能好好将日子过下去。”

    顾玫笑了起来,“小玖妹妹,你总有办法说服我。”

    顾玖轻声一笑,“我只是习惯往前看。贾家嫂嫂或许真的是大堂哥和周家嫂嫂中间的一根刺。但是我相信以周家嫂嫂的本事,一定能将这根刺从两人的心里头拔出来。”

    顾玫却说道:“大哥这辈子不可能忘记贾家嫂嫂。”

    顾玖笑了笑,说道:“没有人让他忘记。他只需要将贾家嫂嫂埋在心头最深处的位置,有那么一个小角落专门留给她。

    但是他和贾家嫂嫂之间的回忆,不会天天翻出来看。一二年,三五年,七八年翻出来回味一番,也不会影响到夫妻感情。”

    顾玫点点头,是的,就该这样。

    离去的人已经离去,将她放在心里面某个角落,就是最好的纪念方式。

    活着的人还要生活,需要往前看。

    顾玫盼着,有一天周家嫂嫂能够彻底填满顾瑞的心。

    侯府宴开一百桌,场面热闹非凡。

    顾玖身为座上宾,少不了要同诸位太太夫人们应酬。

    一顿酒席下来,喝了不少,头晕乎乎的。

    她有些不胜酒力,吃完席面后,也不去听戏,找了个厢房躺下来休息。

    丫鬟们伺候在身边。

    天气有些燥热,顾玖又喝了酒,感觉不太舒服。

    今日她来喝喜酒,原本刘诏也要来的,结果临时有事走不开。

    小翠打来热水,给顾玖擦洗。

    热水刺激下,总算觉着舒服了一些。

    “我先眯一会。若是有事,叫醒我。”

    “夫人歇着吧,奴婢就在榻边守着。”

    顾玖点点头,闭上眼睛。

    迷迷糊糊,听到外面有传来吵闹声。

    顾玖凝神细听,好像听见了顾玥的声音。

    她睁开眼睛,吩咐青梅,“出去看看,怎么回事。”

    青梅颔首领命,走出厢房。

    没一会,她回到厢房,“启禀夫人,好像是三姑奶奶吃坏的肚子,正难受着。”

    “哦?好好的,三妹妹怎么会吃坏肚子。总不会侯府的饮食不干净吧。”

    顾玖没了睡意,酒劲也解了一些。干脆起身,去隔壁厢房看望。

    顾玥正难受着,抠着喉咙,一阵呕吐。

    厢房内,散发着一股食物没被完全消化的酸臭味。

    这酸爽,能将人熏晕了。

    “三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吃坏肚子了吗?”

    说着话的同时,顾玖几步上前,伸手就要探脉。

    不料,她的手落空了。

    顾玥躲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我身上脏,二姐姐如今是尊贵人,可别污了你的手。我没事,估计是受凉了,又没休息好。我躺一躺应该就好了。”

    顾玖看着自己落空的手,笑了笑,“三妹妹吐成这样,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王依,你去……”

    “不用!”

    顾玥厉声阻止,“多谢二姐姐关心,只是我不想麻烦任何人。一会我就回顾府,还请二姐姐体谅。”

    顾玖盯着她看,“三妹妹真不要紧吗?”

    顾玥点头,“我真的没事,就是吹了风受了凉。或许是在海西伯府的那两年,受了太多苦,身体没有以前好。”

    顾玥坚持,不肯请大夫,顾玖也没强求。

    “那我让人送你回去?”

    “多谢二姐姐,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就想一个人静一静,等身体好些后,我直接从角门回府。”

    顾玥拒绝顾玖的一切帮助,顾玖也不会总拿热脸贴冷屁股。

    “三妹妹保重,我就在隔壁厢房歇息,有什么事叫我一声就成。”

    顾玥连连点头。

    顾玖起身离去,打算继续闭目养神。

    顾玥松了一口长长的气。

    吩咐小丫鬟将厢房收拾干净,点燃熏香,驱除屋里的味道。

    门窗都关着,只有丫鬟葡萄伺候在顾玥身边。

    丫鬟葡萄很担心,“姑娘,你真的没事吗?奴婢好担心,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

    顾玥摆手,“这里是侯府,别麻烦人。只不过是受了凉吐了两口,干什么大惊小怪。今日来了这么多宾客,你别瞎嚷嚷,丢了我的脸面,我饶不了你。”

    丫鬟葡萄浑身一抖,“奴婢只是担心姑娘。”

    顾玥微微眯起眼睛,“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没事。”

    顾玥心口依旧难受,好在已经没有了呕吐的欲望。

    她打算再休息半个时辰,就告辞回府。待在侯府,让她觉着不自在。

    “三姑奶奶脸色白得跟鬼似的,估计是真的受了凉。”青梅小声嘀咕。

    顾玖躺在榻上,闭目养神,却没了睡意。

    很稀奇,顾玥回到娘家后,竟然瘦了。

    其实顾玥的体质,毕竟易胖。稍微不注意,多吃一点,就容易发胖。

    过去顾玥一直很注重饮食,这也是她唯一坚持的事情。

    就算她不敢多吃,她的体型也不算纤瘦,当然也不算胖。属于胖瘦适中的体型,很健康。

    在海西伯府的时候,她备受磋磨,瘦了不少。

    如今,顾玥离开海西伯府,回到顾府。顾玖以为她会将瘦下去的肉长回来,却没想到她竟然更瘦了。

    比刚离开海西伯府的时候还要瘦一些,脸颊上没二两肉。

    顾玥这么自律?回到娘家也不敢敞开了吃?

    婚后的日子,果然很能改变一个女人。

    顾玖随口说道;“三妹妹瘦了,却没以前好看。”

    以前不胖不瘦,气色好,一脸的胶原蛋白,水嫩嫩的。

    如今的顾玥,给人一种被榨干水分的错觉。没有过去水嫩,也不够鲜艳。

    青梅说道:“三姑奶奶毕竟是寡妇,寡妇日子不好过,心里头憋闷,难免会瘦下来。”

    顾玖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她没去费心纠结顾玥的事情。

    最近忙得要死,死在是分不出精力。

    听着隔壁的动静,顾玥带着丫鬟离开了。直接从角门回了顾府。

    回到自己的地盘,顾玥顿觉神清气爽,海阔天空。

    她吩咐丫鬟葡萄,“你传信给表哥,叫他想办法安排一下,我有事要和他当面说。”

    丫鬟葡萄紧张兮兮,“姑娘真的要和谢少爷见面吗?”

    “照吩咐办事,别问东问西。”

    丫鬟葡萄不敢再乱说话,领命而去。

    顾玥咬着牙,眼中满是愤恨之色。

    该死的谢实,该死的老天爷,竟然数次玩弄她。

    ……

    “夫人,有人求见。”

    “谁求见?”

    顾玖坐起来,问丫鬟小翠。

    小翠斟酌了一下,才说道:“就是上次在茶楼见过的周公子。”

    顾玖蹙眉,“他也在侯府做客?”

    “奴婢打听到,他是来给周大奶奶送嫁。”

    顾玖先是意外,接着又觉着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

    难怪周谨做着生意,整个人的气质和言行举止却像世家公子。

    如同他是周家人,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她斟酌了一番,说道:“请他进来。”

    周谨内心激动,面上却波澜不惊。

    他跟随丫鬟走进厢房,目光柔和,没有丝毫侵略性地看向顾玖。

    “草民拜见夫人。”

    顾玖示意他坐下说话,“没想到这么快就再次见到周公子,而且还是在侯府。”

    周谨端坐在椅子上,与顾玖面对面。

    他贪恋地看着顾玖,午夜梦回,这一张脸,无数次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他无数次的想要将这个女人拥入怀中。

    思念最痛苦的时候,他甚至一度想要冲入王府,将人抢走。

    他内心贪恋着难得见面相处的机会,各种念头蜂拥而至,像个疯子,狂徒。

    同时他又十分地克制。

    从眼神到表情到动作,全都规规矩矩,正儿八经像个温文尔雅的世家公子。

    他含蓄而有礼的笑了笑,“上次忘了介绍,我出身淮安周家,同楚州周家同族不同宗。这次来京,很巧,正好遇上大妹妹出嫁。身为世兄,为大妹妹送嫁,我责无旁贷。”

    顾玖点点头,“多谢周公子实言相告。不知你见我,所为何事?”

    周谨郑重地说道:“自上次一别,草民一直在分析雨花巷的商业模式,感佩夫人大才。今日求见,还是为了有机会同夫人合作。”

    顾玖浅浅一笑,轻飘飘地说道:“上次本夫人已经说得很清楚,本夫人不做南北贸易。”

    周谨自信一笑,“除了南北贸易,草民还有涉猎海贸。不知夫人有没有兴趣?”

    顾玖挑眉,“说来听听。”

    周谨盯着她看,有一瞬间,他差点把持不住,露出侵略性的目光。

    好在,他克制了自己的情感,内心的疯狂。

    他用着平静地语气说道:“我们商行的船队,每年出船两趟。夫人所需要的各色珠宝,象牙,玉器,草民都有。而且可以低于市场价直接出货给夫人,甚至可以替夫人将货物运送到京城。不知这门生意,夫人有兴趣吗?”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周公子来见本夫人,事先显然做足了功课,知道本夫人名下有个珍宝斋,珠宝需求量比较大。”

    “正是!”周谨没有否认。

    顾玖笑了笑,继续说道:“珠宝,象牙,玉器,一切利润惊人的买卖,本夫人都很喜欢。但是,得换个合作方式。”

    周谨内心狂喜,面上却要做出一副迟疑的模样。

    “不知夫人想以什么方式合作?”

    “我们合作组船队,一起出海。”

    周谨面色迟疑,眉头微皱,“夫人的要求,实在是为难人。”

    顾玖轻声一笑,“周公子既然为难,本夫人不勉强。”

    周谨咬咬牙,问道:“夫人能不能容草民考虑几天。”

    顾玖点头,“可以!不过本夫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无论是同意还是不同意,我都希望你能尽快回复。”

    “夫人放心,草民一定会尽快给一个答复。那,下次草民能去王府拜见夫人吗?”

    周谨难得紧张起来,他想进王府,他无比渴望看看顾玖生活的地方。他甚至想要会一会公子诏。

    顾玖说道:“你不用去王府。你做好决定后,直接到我们上次见面的茶楼,让掌柜替你传话。”

    “原来那个茶楼也是夫人的产业,真是眼拙。”

    顾玖笑笑,端茶送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