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40章 嫉妒使人面目全非

时间:2018-10-21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回到王府,面对的是一众震惊,佩服,羡慕,嫉妒,外加审视的目光。

    萧琴儿有点心塞。

    她一脸幽怨地看着顾玖,“大嫂当初问我要不要出钱入股的时候,也不把话说清楚。早知道是要改造雨花巷,别说一千两,就算是三千两五千两我也拿得出来。”

    顾玖轻声一笑,“四弟妹真会说笑。从始至终都是你不肯信我,就算我说了雨花巷,你肯掏钱吗?二弟妹信任我,我都没和她打招呼,得知我在募集资金,她主动派人把钱送给我。这就是区别。”

    欧阳芙抿唇一笑,“大嫂的本事我是知道的。一听说大嫂要募集资金做生意,我哪能落在人后,当然要全力支持大嫂。只可惜,我手头上银钱有限,没帮上大嫂多少忙。”

    顾玖笑道:“二弟妹客气。别管一两,还是一千两,都是大家对我的信任。”

    萧琴儿越发心塞,“大嫂和二嫂联合起来奚落我,有意思吗?之前是我看走了眼,怨不得人。下次大嫂还有赚钱的机会,可一定要叫上我。”

    顾玖笑了笑,说道:“赚钱的机会可不多,我现在也愁着。等雨花巷忙完,我就该清闲一段时间。到明年再说吧。”

    修房子也要讲究策略。

    京城又不是缺房子,只是缺少有价值的房子。

    惜售,方能卖出大价钱。

    一窝蜂的跑去盖房子,只怕后果有点严重。

    而且这一次,雨花巷实在是太过打眼。有眼睛的人都看到雨花巷赚钱了。

    她要是马不停蹄开展第二个高档房产项目,百分百,从上到下都有人找茬。说不定连天子都要掺和一脚。

    任何时候,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

    除非她的第二个房产项目是平价房,主要针对普通收入群体,利润有限。如此,别人才不会各种羡慕嫉妒很。

    嫉妒使人面目狰狞,这话可不是停留在字面意义上。

    李家为何要将珠宝铺子开在珍宝斋的对面,摆明了同珍宝斋打擂台。

    就是因为嫉妒,嫉妒珍宝斋日进斗金。

    今日,各种身份不明的人混在客商里面打探消息,一方面是为了探底,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嫉妒。

    嫉妒使人面目扭曲。

    光是一个雨花巷,已经为她招来了无数嫉妒的目光。

    暂时她就低调一点,主力发展一下西北和南边的生意。

    这两处的生意都不太打眼,可以尽情的玩。

    裴氏听三个儿媳妇聊完,就问顾玖,“老大媳妇,外面都在传,光是今日你就入账几十万两,可是真的?”

    顾玖浑身一激灵,自动进入叫苦模式,“启禀母妃,那些人都是以讹传讹。他们光看到儿媳入账几十万,却没看到儿媳欠了少府几十万。

    修房子,修路,修码头,打点上下关系,钱似流水一样花出去。

    儿媳现在口袋空空如也,连一百两都拿不出来,实在是艰难。”

    裴氏嘴角抽抽,“本王妃不问你要钱,你也不用在本王妃面前哭穷。王府再困难,也没穷到要儿媳妇掏私房钱养家的地步。”

    “母妃说的是,不能败了王府的体面。”

    裴氏又说道:“将来再有这样赚钱的机会,你可不能忘了王府。王府年年入不敷出,你是知道的。”

    顾玖微微躬身,“儿媳不敢忘了王府。”

    裴氏点点头,话锋一转,“既然你有生财之道,正好,今日本王妃就将两个田庄,一个粮油铺子交给你打理。

    这件事本王妃已经和王爷商量好了。原本上个月就该安排下去,只是临近月底,铺子庄子都要盘账,才拖到今天。

    你领了这件差事后,希望你能多用点心,将王府的产业做起来,好歹也能解决一点府中的开销。”

    此言一出,顾玖没怎么样,欧阳芙和萧琴儿就已经嫉妒得面目全非。

    萧琴儿愤愤不平,暗搓搓地问道:“母妃让大嫂打理公中产业,那儿媳是不是也该分担一些?”

    裴氏轻蔑地扫了眼萧琴儿,“本王妃之所以安排老大媳妇协助打理公中产业,那是因为老大媳妇用雨花巷证明了她有生财之道。

    老四媳妇,你要是也有老大媳妇的本事,本王妃也分几个铺子给你打理。如果没有,就别不服气。”

    萧琴儿委屈,不服。

    她小声辩解道:“可是,公中产业只让大嫂一人协助打理,会不会显得不公。”

    裴氏冷笑一声,“谁敢指责本王妃不公?顾玖是嫡长媳,她出面协助打理公中产业,有问题?”

    萧琴儿心头一颤,眼泪紧跟着就要落下。

    裴氏今儿气不顺,一声呵斥,“收起你的猫尿。内务都打理不好,还想打理外面的产业。就你现在这样,本王妃能放心将产业交给你吗?”

    萧琴儿想哭又不敢哭,只好做出委屈的模样,默不作声。

    裴氏哼了一声,朝欧阳芙看去,“老二媳妇,你可有不服本王妃的安排?”

    欧阳芙连连摆手,“大嫂能力出众,让她协助打理公中产业,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儿媳并无不服。”

    “如此甚好。你好好养胎,你这一胎来之不易,千万当心。可别像上次那样,一不小心就……”

    余下的话不太吉利,裴氏就没说下去。

    欧阳芙三年前怀过一次身孕,结果几个月的时候小产,孩子没了。自那以后,她就一直怀不上,一直调理身体。

    直到今年年初,听从了顾玖的建议,丢下差事同二公子一起到别院住了几个月,总算有了喜讯。

    要说紧张肚子里的孩子,没有人比她更紧张。

    不用裴氏提醒,她也会好好养胎。

    裴氏又提点顾玖,“老大媳妇,本王妃对你寄予厚望,希望你不会让王爷还有本王妃失望。”

    顾玖一副惶恐地模样,“母妃厚爱,儿媳恐怕担不起这个重任。”

    裴氏摆手,“无需自谦。只要你用心做事,就算田庄和铺子没什么起色,本王妃也不会怪你。”

    “有母妃这话,儿媳就放心了。”

    “一会你到议事堂,家令会告诉你具体的安排。”

    “儿媳遵命。”

    大家起身告辞,一起离开春和堂。

    萧琴儿幽怨地望着顾玖,“大嫂今日好生风光,先是雨花巷,如今又能掌管府中产业,真是羡煞旁人。我是远远比不上。”

    “四弟妹这话真酸。”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若是可以,两个庄子一个铺子我全交给四弟妹打理,我是不乐意接手,吃力不讨好。”

    “大嫂这话,分明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叫人心头不喜。”萧琴儿哼了一声。

    顾玖笑道:“抱歉。不能讨好四弟妹,请四弟妹见谅。”

    萧琴儿气血翻涌,干脆甩袖离去。

    欧阳芙事后说道:“大嫂不必同四弟妹一般见识,她就是那个脾气,总喜欢同旁人计较。”

    顾玖说道:“还是二弟妹大度。二弟妹养胎要紧,不宜久站。”

    “多谢大嫂提醒。”

    ……

    萧琴儿气呼呼地回房,心情极度不爽。

    孩子在哭闹,她怒吼一声,“都是死人吗?没听见大哥儿在哭吗?养你们有什么用,连个孩子都带不好。”

    “夫人息怒,哥儿饿了,奶娘正抱他去喂奶。”丫鬟急忙劝道。

    萧琴儿深吸一口气,孩子的哭声小了下去,她的心情也随之慢慢平复。

    她问道:“公子人呢?”

    “启禀夫人,公子当差,还没回府。”

    萧琴儿讥讽一笑,“都这个时辰,他还当什么差。我看他又出门鬼混去了。派两个人出门找找,别喝着喝着掉到河里面。”

    “奴婢遵命!”

    刘议直到夜里,快熄灯的时候才回府。

    一身酒气,还去招惹孩子。

    萧琴儿格外嫌弃,“当心熏着孩子。好歹先洗一洗。”

    刘议不高兴,“我抱自己的儿子你也管。”

    “你儿子是我生的,我凭什么不管。”萧琴儿横眉冷对,没有丝毫的软弱。

    刘议眉头一皱,显然是来了气。

    他哄了哄孩子,然后将孩子交给嬷嬷,自顾自去洗漱。

    洗漱完毕,也不进屋,就在小书房睡觉。

    萧琴儿左等右等,半天没等到人,干脆起身亲自到小书房抓人。

    “刘议,你什么意思?这么晚才回来就算了,你竟然还不进我的屋?”

    刘议翻了个身,背对着萧琴儿,“我怕吵着你。还有,我不想和你吵。时辰不早了,早点睡吧。”

    萧琴儿血气上头,冲到刘议跟前,掰他的身体。要他和自己面对面说话。

    刘议烦躁,一把甩开她,“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

    萧琴儿愣了下,很想原地爆炸。

    她咬咬牙,最终忍下了这口气。

    “雨花巷的事情,你知道吧。大嫂一日进账几十万两,我当初原本也有机会参股,结果错过了。”

    刘议嘲讽一笑,“当初是你自己没抓住机会,现在抱怨也没有用。”

    “谁让大嫂不说清楚。我要是知道是这么赚钱的生意,我能不投钱吗?”

    “就算当初大嫂将这门生意吹得天花乱坠,告诉你有多赚钱,你也不会投钱。”

    萧琴儿难堪,“我有那么短视吗?”

    刘议哼了一声,“你不是短视,你是看不起大嫂。”

    萧琴儿被说中心事,愤恨不平,“你说我看不起大嫂,那你呢?之前你还同我说,雨花巷肯定赚不了钱。今日还不是一样被人打脸。”

    刘议脸色难看,“是是是,我没眼光。说完了吗?”

    “没完。今日母妃叫大嫂协助打理公中产业,却没点我和二嫂的名,我只是说了一句不公平,母妃就劈头盖脸的骂了过来,半点脸面都不肯给。

    我好歹给王府添了嫡长孙,母妃却这样对待我。我心里头,我都难受了一天。本想找你说说话,结果你总不回来。”

    萧琴儿委屈坏了,说着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

    刘议见她哭了,暗自叹了一声,搂着她,“早就同你说了,别和母妃唱反调,你为何总是不听。”

    萧琴儿辩解道:“我没和母妃唱反调,我只是问一句为何我和二嫂没有领到同样的差事,母妃就横竖看我不顺眼。当着大嫂二嫂的面,不留半点情面。

    表哥,我们到底哪里做错了?今年下江南的差事,父王也没交给你,反而是交给了二公子。还有,自从上个月起,母妃就不太拿正眼看我。

    我左思右想,上个月我并未做错什么事情,账目也是对的。想来想去,只想到母妃是在迁怒。定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事情,母妃才会迁怒到我头上。”

    “你别胡说,我哪有做错事情。”刘议急忙反驳,“今年我可老实的很,每日回府,从不乱来,能错到哪里去。”

    萧琴儿哼哼两声,不以为然。

    她没提刘议养外室的事情,怕刘议同她翻脸。

    她问道:“那你说母妃为何看我不顺眼?我生下王府的嫡长孙,可是王府的功臣。总不能因为二嫂有了身孕,母妃就看我不顺眼吧。二公子可是庶出。”

    刘议想了想。“可能还是因为大嫂。”

    “此话何意?”

    刘议自嘲一笑,“谁让大嫂太过能干,衬托得你我像是两个笨蛋一样,母妃能高兴吗?

    母妃一直有意无意地打压大嫂,结果还是让大嫂折腾出这么大的名堂,连父王都发了话,不准母妃为难大嫂。

    你说母妃心里头能痛快?偏偏今日你还拆台,母妃能给你好脸色看才怪。”

    “照你这么说,是父王要大嫂打理公中产业,不是母妃?”

    “当然不可能是母妃。母妃怎么可能主动让大嫂插手公中的产业。一定是父王发了话,母妃不得不听从。”

    萧琴儿咬着唇,“父王真是偏心。”

    刘议不太在意地说道:“父王一直都是这样,谁有本事就重用谁。”

    萧琴儿嫌弃道,“那你为何不练练本事?”

    刘议不高兴,“练本事也是需要机会的。原本去年下江南,我做得好好的,可是父王还是对我不满,今年不肯把机会给我,我能有什么办法?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给你寄银票。”

    萧琴儿咬牙切齿,“谁让你做事不够缜密,刚下江南就急不可耐地搂钱,真把父王当傻子了。”

    刘议气得跳脚,“我搂钱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

    萧琴儿想说,你搂钱分明是为了养外室,同老娘有屁关系。

    可是话到嘴边,她还是没能说出口。

    这是一个禁忌话题,不到撕破脸,她不会提起。

    她深吸一口气,压着心头的怒火,“眼看着大房出头,二房出头,我们怎么办?”

    刘议一副惫懒的样子,“还能怎么办,大嫂有赚钱的生意你就跟着赚一笔,平日里对大嫂和善一点。至于老二那边,你放心,我买通了两个人。

    老二敢在江南搂钱,本公子一定饶不了他。他抢了我的机会,我不好过,他也休想有好日子过。”

    萧琴儿松了一口气,刘议好歹还干了一件正经事。

    她抱着他,“表哥,我们以后好好相处,好吗?我不想和你吵,吵架好累好累,好苦好苦。每日里想着你,茶饭不思,连孩子都顾不上。这样下子,最可怜的还是大哥儿。”

    一番情真意切的表白,让刘议动容。

    他拍拍萧琴儿的手背,“你收敛点脾气,好歹在下人面前给我点面子。”

    萧琴儿眼泪落下,“好多时候我也是口不择言,并非有意同你顶撞。你是表哥,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

    见她哭了,刘议心头不忍。

    两人毕竟青梅竹马,多年感情。

    他抱住她,“别哭了。都是做母亲的人,哭起来真丑。”

    “你讨厌,你才丑。”

    “是是是,我丑。你不嫌弃我,才会嫁给我。”

    萧琴儿哼了一声,朝他胳膊上咬去。

    “哎呦,轻点,轻点,肉都快被你咬下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