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36章 化身招财童子

时间:2018-10-19作者:我吃元宝

    ,。

    “修缮三大殿,事关重大,非工部尚书不能担当如此重任。”

    顾玖很委屈。

    她招谁惹谁了,到底走了什么霉运,才会被天子另眼相看。

    她一点都不期待别人的另眼相看,好不好。

    她很乐意做个低调的人,低调地赚钱,低调地成为一个不差钱的富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天子也不卖关子,干脆挑明了和顾玖说。

    他要是不挑明,他敢肯定,顾玖会一直装傻,半点不怵。

    “工部尚书自然要担当重任,然而工部没钱,户部也没钱。你说怎么办?”

    顾玖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她朝宁王看去。

    宁王爱莫能助。

    他要是有生钱的法子,去年也不会因为户部清理亏空搞得那么狼狈。

    顾玖的目光又扫过湖阳郡主,算了,湖阳郡主还要靠她来救。

    最后她的目光看向了萧淑妃。

    萧淑妃却没有回应她。

    顾玖叹息一声,人品不好啊,竟然无一人替她解围。

    顾玖只能弱弱地说道:“听说少府有钱。”

    天子被气笑了,笑过之后,脸色一沉,“少府的钱另有他用。”

    顾玖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户部能出多少钱?”

    天子哼了一声,“户部一文钱都没有。少府勉为其难能出三十万两。”

    才三十万两。

    不过也不算少,够启动资本,算下来还能赚一点。

    当然,顾玖是不会将心里话说出去的。

    她躬身说道:“只有三十万两,着实少了些。孙媳无法可想,请陛下见谅。”

    “果真无法?”天子死死地盯着顾玖。

    顾玖特别真诚地点头,“孙媳只是一介内宅妇人,并无什么本事,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办法能填补一百七十万两的亏空。”

    天子似笑非笑,“朕给你时间,什么时候你想出来,什么时候报给朕知晓。”

    顾玖欲哭无泪。

    要解决一百七十万两的亏空,她有一百种办法。要靠修缮宫殿来赚钱,她至少有五十种办法。可是她不能入坑。

    因为前方是个巨大的黑洞。

    她要是跳了这个坑,就会被吸入那个巨大的黑洞。

    等着瞧吧,等她修缮了三大殿,信不信,还有四大殿五大殿等着她。

    届时,她还发什么财致什么富。辛辛苦苦,到最后全是替皇帝打工。

    顾玖委屈道:“孙媳真的想不出办法。”

    天子却不肯轻易放过她,“不急,你慢慢想。朕对你有信心。”

    “可是孙媳对自己没信心。”

    “无妨!朕相信你迟早会有信心。”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顾玖还能说什么。

    容她哭一会行不行。

    天子又对宁王说道:“回去后好好反省,还有,不准为难顾玖。”

    宁王躬身称是,难得老实一回。

    天子忙了一天,累了,挥手,将所有人打发出去。

    顾玖走在最后面。

    明明是盛夏季节,可是她的心情好似秋风萧瑟,眼看寒冬就要到来。

    等人都走了,天子和陈大昌抱怨道:“顾玖不老实,不压一压她,她是不肯出力的。”

    “陛下说的是。老奴也很好奇诏夫人究竟有何办法解决一百七十万两的亏空。”

    天子哈哈一笑,“你不知道她的本事,朕却一清二楚。顾玖买雨花巷,从始至终,没出过一文钱。就连从少府借贷的二十万两,也是她忽悠少府家令得到的。

    她拿着别人的钱,改造雨花巷。最后赚了钱,大部分都落到她的口袋里。你说她厉害不厉害?她根本就是空手套白狼。

    修缮三大殿,亏空一百七十万两,看似很多,但是朕相信以顾玖的本事。她不仅能解决亏空,说不定她还能从中赚钱。”

    陈大昌一脸惊讶,“真没想到诏夫人竟然还是个招财童子。”

    “哈哈……”

    天子大笑出声,“这话没错,顾玖就是招财童子。她这个招财童子,不能光摆在王府,替王府招财。是时候也该出来,替朕招招财。

    她给少府家令出的主意就很好嘛。少府进入借贷市场,趁机安置退伍军人,为兵部省却一大笔开销。少府又能借此生财,还能打压民间高利贷,解民生之危。此事一举多得,她这份本事,堪为计相。”

    所谓计相,便是户部尚书。

    户部天天要和钱粮打交道,如何量入为出,如何开源节流,从古至今户部尚书这个位置都很考验个人能力。

    然而,自古以来,多半以上的户部尚书的本事,都是才干平平。

    只会节流,不会开源。叫他开源,只知道给小民增加赋税。

    赋税多了,小民不堪重负,就会出大问题。

    天子对现在的这位户部尚书就很不满,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替代。

    顾玖给少府出的主意,给天子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增加朝廷和皇帝小金库的收入,也不一定要通过赋税。商业手段一样可行嘛。

    天子问陈大昌,“顾玖的父亲,叫顾……”

    “启禀陛下,叫顾知礼,现任户部右侍郎。”

    天子点点头,他对顾大人实在是没什么深刻的印象。

    只因为顾大人也是一个才干平平的官员。

    天子说道:“将顾知礼的卷宗调出来,朕要过目。”

    陈大昌躬身称是。

    他心知肚明,因为顾玖的才干,天子对顾大人起了兴趣。以为有其女必有其父。顾玖那么善于生财,天子就以为顾大人也会生财。

    陈大昌笑了,陛下一定会失望的。

    有其女,不一定有其父。

    顾大人敛财是一把好手。叫他生财,可是找错了人。

    ……

    顾玖跟着大家来到长春殿。

    萧淑妃往罗汉榻上面一坐,开口就问顾玖,“你搞的那个雨花巷,真能赚钱?”

    顾玖很谦虚,“稍稍能赚一点。”

    湖阳郡主补充,“肯定能赚钱。顾玖可是保证了,年底就能连本带利把钱送给我。”

    顾玖嘴角抽抽,暗暗吐槽湖阳郡主猪队友。

    萧淑妃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身为王府嫡长媳,不要光顾着赚钱。王府缺了你的花用吗?你看看今天,闹出多大的乱子。差一点,湖阳还有王爷都会被你连累。

    你真以为李家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若是你一个内宅妇人都能将李家打趴下,要朝堂上的文武百官做什么?”

    顾玖柔柔弱弱地说道:“娘娘教训的是。孙媳以后一定低调,不惹事。”

    前提是别人不惹她,她肯定不会主动惹事。

    谁叫李家玩阴的。要竞争,大家光明正大,凭本事竞争。尽玩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不打李家打谁?

    就是要将李家打怕了,以后才不敢随意伸手。

    顾玖就是典型的认错积极,死不悔改。

    萧淑妃又说道:“你现在要紧的事情,是赶紧生下儿子。你和刘诏成亲都两年了,肚子都还没动静,像话吗?连欧阳芙都有身孕,你倒是半点不着急,整日忙着赚钱,不成体统。”

    顾玖弱弱称是。

    她心头吐槽,刘诏穷光蛋一个,还要她拿钱出来养。她要是不努力赚钱,就靠陪嫁的铺子庄子一年那么点收益,喝西北风啊。

    尤其是王府这种高标准消费的地方,花钱更是比赚钱快。

    而且养孩子也是要花钱的。

    瞧瞧欧阳芙,肚子还没显怀,已经忙着给孩子准备各种衣服。钱似流水一般花了出去。

    别说什么长辈赏赐。

    什么时候一个小家庭能靠长辈赏赐生活无忧?

    做梦吧。

    长辈赏赐,始终是杯水车薪。公中的钱财,也是有定数的,不是想用就用,毕竟没分家。

    额外的开支怎么办,只能陶私房银子。

    不想办法开源,再多的私房银子也不够用。

    顾玖在内心深处偷偷吐槽,面上还要做出悔不当初的模样,诚恳听取萧淑妃的教诲。

    宁王哈哈一笑,“母妃,你就别说她了。她有本事赚钱,就让她赚去。儿子都想将王府的产业交给她打理,说不定年年都能有结余,不用儿子绞尽脑汁四处搞银子。”

    萧淑妃横了眼宁王,“唐!偌大的王府,岂能随意交到年轻人手中。就算你乐意,裴氏能答应?”

    宁王不甚在意地说道:“那就先让顾玖管一小部分。真要有成效的话,以后就让她多管一点。”

    顾玖忙说道:“父王厚爱,只是儿媳力有不逮,恐怕要让父王失望。”

    宁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老大媳妇,你也是王府的一员。你既然有生财的办法,你真能眼睁睁看着王府寅吃卯粮,年年打饥?”

    顾玖尴尬一笑,“父王高看儿媳的本事,儿媳真没父王想的那么能干。”

    宁王说道:“你到底是真能干还是假能干,本王有眼睛,会看也会自己做判断。行了,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去后,本王亲自同王妃商量,拿一部分产业出来交到你手里。今年已经过半,等明年看成效。”

    嘤嘤嘤!

    顾玖想拒绝。

    她现在只想充实自己的小金库,赚私房钱赚得爽翻天,真不想分散精力打理王府公中的产业。

    因为一旦她接手管理,又是一场风暴。

    原有的那些人,肯定要裁撤一部分,打压一部分,扶持一部分。甚至连经营模式都有可能改变。

    如此一来,免不了有人到王妃王爷跟前告状。

    届时又是一地鸡毛。

    真不如她从无到有,一手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

    她的地盘,一切的事情全都她说了算。谁敢瞎叨叨,直接开掉就成。

    可是看宁王的意思,她这回是拒绝不了的。

    罢了,真要叫她打理王府的产业,等于是给她权柄。

    她要钱也要权。

    只要有足够的权利,受点委屈,她也忍了。

    ……

    出宫的时候,湖阳郡主拉住顾玖。

    “事办了,钱没了,大侄子媳妇,你可不能过河拆桥。”

    顾玖笑了起来,“姑母看我是过河拆桥的人吗?”

    说完,顾玖直接从怀里拿出一叠银票,“今日姑母力挽狂澜,打得李大郎找不到北,侄儿媳妇十分佩服。姑母辛苦了,这点钱请您笑纳,您别嫌少。”

    湖阳郡主盯着顾玖手中的银票,看看厚度,估摸就是两千两。

    她喜笑颜开,“我就知道你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今日本宫很舒坦,许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下次如果还有不开眼的人,大侄子媳妇你别和本宫客气。只要钱到位,本宫替你收拾那些不开眼的人。”

    顾玖笑道:“多谢姑母仗义。姑母放心,以后我们还会有许多机会合作。”

    湖阳郡主拿着银票,心满意足地上了马车。

    她枯燥乏味的人生,似乎一下子就被顾玖点亮了,找到了新的乐趣。

    想起今日在少府衙门打李大郎的光辉举动,湖阳郡主在马车内咯咯咯地发笑,十分得意。

    这件事,就算老了,她也不会忘记。

    这可是少有的光辉战绩,值得铭记一辈子。

    明儿,她就去找福雅公主显摆,刺激刺激福雅公主。

    看着福雅公主气急败坏的样子,她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这招还是顾玖教给她的。

    别人都说她无耻,其实真正无耻的人顾玖。

    顾玖才是那个心黑手辣的主。而她则是拳打草菅人命大贱人李大郎的正义使者。

    嗯,湖阳真的被顾玖给忽悠瘸了,没毛病。

    宁王亲眼看见顾玖掏钱给湖阳,看见湖阳眉开眼笑的离去。

    论花钱买人心,还是顾玖更胜一筹。

    ……

    回到王府,免不了又是一顿鸡飞狗跳。

    先是裴氏审问顾玖,宁王替顾玖开脱。

    顾玖借此顺利脱身。

    接着宁王叫裴氏拿出一点产业,交给顾玖打理。既然顾玖生财有道,也让她替王府发光发热嘛。

    裴氏一听,犹如被人踩了尾巴,直接跳了起来。

    “王爷此话是何意?王爷是嫌弃妾身能力有限,不擅营生,要夺权吗?”

    “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可知道,顾玖理财的本事,连父皇都看重。修缮三大殿,如何解决银子短缺的问题,父皇还要请教老大媳妇。”

    “当真?”裴氏半信半疑,总觉着宁王是在忽悠她。

    宁王重重地点头,“自然是真的,这种事情本王如何会骗你。还有今日的事情,想必你都听说了。

    那你知不知道,从始至终,湖阳所作所为,甚至在父皇跟前说的话,都是老大媳妇教的?

    她一个内宅妇人,自始至终没露面,却精准的算计到了一切,并且笃定湖阳能顺利脱身。要不是湖阳架不住父皇的逼问,老大媳妇还能一直躲在背后不露面。

    而且她还说动少府家令少府狱丞两位老大人配合湖阳的行动,这样的才智,那些朝臣都比不上。

    试问,朝堂上有谁能像老大媳妇一样,借由一笔生意,精准算计李家,而且成功拔掉李大郎这颗钉子?

    本王估计,今日湖阳干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内外。可是有几人知道,这一切都是躲在王府的一个内宅妇人设计的?

    这事倒是提醒本王,本王一会下封口令,不准任何人对外透露老大媳妇的名字。”

    “王爷为何要下封口令?”裴氏好奇一问。

    宁王哈哈一笑,说道:“藏着老大媳妇,就等于是藏起了一把利剑。外人会猜测,湖阳是听从本王命令行事,殊不知,李家是栽在一个不满双十年华的女人手中。

    万一有一天,王府陷入最难的境地,以前本王还在担心谁能挑起王府的重担,如今本王确定,老大媳妇当仁不让,她能在危难时刻挑起王府的重担。”

    裴氏皱眉,“王爷对老大媳妇,未免太过高看。”

    宁王连连摆手,“不是高看,而是一直小看了她。你分两三个庄子铺子给她,叫她打理。等到明年看成效,就知道她到底能不能生财。

    等她雨花巷改造完毕,真要能赚钱的话,下次还有这样的机会,本王做主,给她本钱叫她折腾。不过王府要占大头。”

    裴氏哼了一声,“那就分她两个田庄,一个粮油铺子。我倒是要看看她能不能玩出花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