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35章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时间:2018-10-19作者:我吃元宝

    ,。

    天子脚痒,很想踹翻宁王。

    忍了忍,忍住了。

    天子怒道:“雨花巷可不是王府的产业,那是你儿媳妇的私产。”

    宁王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儿媳妇的私产,将来都是要留给我的孙子孙女,这么算起来自然也是王府的产业。”

    臭不要脸。

    天子手痒,很想将宁王抽一顿。看见宁王的脸,天子就想到一个词,欠揍。

    “你儿媳妇在外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你身为一家之主事先完全不知情,你还挺得意的。”

    宁王乐呵呵的,“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何必干涉那么多。就像父皇你,身为一家之主,你也一样不知道儿子昨晚幸了哪个女人。”

    “混账!”

    天子大怒,抄起鞭子就朝宁王抽去。

    宁王可不是李大郎,不会站在原地乖乖等着被抽。

    宁王围着大殿乱跑,“老头子,你说不赢就打人,你这是耍无赖。”

    天子追着宁王,“朕今日就耍无赖。将宁王拦住,不准他跑。”

    大汉将军们冲进大殿,帮着天子抓宁王。

    宁王左脚一踹,右手一拳,可惜双拳难敌死手,最后还是被大汉将军被制住。

    天子挥舞着鞭子,就朝宁王身上劈头盖脸的抽去。

    宁王大吼大叫,“痛死儿子了,痛死我了。老头子,你要不打死儿子得了,活不下去了,死了算了。”

    叫着叫着,宁王直接在地上打滚。

    顾玖看得瞠目结舌,不可思议。

    萧淑妃喝着茶,完全无动于衷。这一幕早就见怪不怪,一切都在预料中。

    湖阳郡主皱着眉头,鞭子每抽一下,她的手就跟着抖动一下。

    多痛啊!

    王兄受苦了。

    顾玖已经悄无声息地退到角落,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期望天子不会发现她。

    天子累了,扔下鞭子,又踹了宁王一脚,“混账东西,起来!”

    宁王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父皇你老糊涂了吗?为了一个李家抽打自己的儿子,古时的昏君都没你这么昏聩。”

    萧淑妃一口气憋在嗓子眼,差点将她给憋死。

    她生的是什么儿子哦,竟然敢骂天子昏聩,要命啊。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心塞得不要不要的。儿子女儿,就没一个省心的。

    尤其是是看到湖阳均主还在点头,附和宁王说的话,就差跳出来公然支持,萧淑妃更是头痛。

    顾玖心头颤了颤,宁王真敢说啊!

    天子会砍了宁王吗?

    砍完了宁王,会不会顺带把王府的人也给砍了?

    遇到这么一个口无遮拦的父王,顾玖第一次觉着自己的心脏不够强大。

    她真的不想死啊,她还想长命百岁。

    出人意料,天子竟然没有暴跳如雷。

    天子哼哼两声,“朕如果真是昏君,早八百年前就将你宰了,还会留你到今天给朕添堵?滚起来。”

    宁王瞬间跳起来,动作麻利,哪有被打痛的样子嘛。

    等宁王站稳了,又开始做戏,揉着被打的地方,做出一副很痛的样子,“父皇,李家不干人事,光收拾一个李大郎,那太便宜李家。要我说,直接抄家流放得了。”

    “闭嘴!”

    天子怒斥宁王,“要如何处置李家,朕自有决断,轮不到你来胡说八道。”

    宁王丝毫不惧,抓住机会一个劲的抨击李家。

    从李老爷如何不是个东西,讨论到李大郎如何不是个东西,再论证李家下人如何不是东西。

    就差没说李德妃不是个东西。

    顾玖本以为天子会阻止宁王说下去,意外的是天子并没有阻止,反而还听得津津有味。

    她一琢磨,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身为上位者,尤其是做皇帝的人,绝不希望看到下面的臣子一团和气。

    皇帝不希望看到党政,但更不希望看到文武大臣卿卿我我,同穿一条裤子。

    臣子和臣子之间,要有立场,要有派系,要有斗争,这才是天子乐意看见的情况。

    天子需要权力制衡,权利制衡的前提就是朝中一定要有争斗。

    天子宠爱李德妃不假,纵容李家也不假。

    但是天子也不介意有人站出来同李家斗个你死我活。

    宁王身为皇子,如果降低身段,跑去舔李家的臭脚。顾玖得罪了李家,宁王只知道息事宁人,天子不仅不会高兴,反而会大怒,震怒。

    绝不是假把式地将宁王抽几鞭子就完事,天子会将宁王往死里弄,弄死。

    堂堂皇子,去舔外戚的臭脚,首先就是丢了皇室的脸面。

    这种软骨头,就不配做皇子。

    其次,宁王若是捧李家的臭脚,也就意味着宁王同李家开始联合。这是极为危险的信号,天子绝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前面说了,天子要的是争斗,而非一团和气。

    李家是李家,宁王是宁王,在天子心目中,这两边一直是两条平行线。

    如果这两条线纠缠在一起,也只能是针锋相对,绝不允许两家联合在一起蝇营狗苟。

    天子猜忌成年皇子,何尝不会防备外戚。

    只有当皇子和外戚相互争斗的时候,天子才会感到安全。

    说到底,天子就是怕,怕下面的人联合起来蒙蔽他,架空他。

    哪个皇子敢和李家结盟,没被发现就算了。一旦被发现,天子一定会以雷霆手段斩断双方结盟。

    很显然,宁王一早就猜透了天子的心思,所以他毫无顾忌的在天子跟前抨击李家。

    因为宁王知道,无论他怎么抨击,天子都不会真的将他怎么样。

    反过来,天子也不会因为宁王抨击李家,就真的对李家怎么样。

    就比如鲁侯,朝堂内外,一年到头,弹劾鲁侯的奏章能装几大箩筐。

    但是天子从来都是留中不发,一直以来都对鲁侯信任有加。

    可是天子信任鲁侯的同时,又不阻止朝臣弹劾鲁侯。

    这其实就是权利制衡。

    天子是在用这种方式提醒鲁侯,忠心任事。只要忠心,朕就一定信任你,保住你。无论朝臣如何诋毁你,朕都不会夺你的兵权,将你召回京城。

    反之,你若是不肯忠心任事,那么所有的弹劾奏章,都将成为催命符。

    天子任由宁王抨击李家,还时不时地点点头,认为宁王说的很有道理。

    可是光有道理有个屁用。

    天子是不会动李家的,除非李家造反。

    宁王也清楚这一点,他无非是松松土,撬撬墙角,说不定哪一天今日说的话就派上了用场。一切都是在为未来打算。

    最后,宁王总结道:“照我的意思,湖阳打李大郎还打轻了。几个耳光哪里够,少说也要打他一个半身不遂。”

    湖阳凑趣,一脸委屈地说道:“我力气不够大,没办法将他打个半身不遂。”

    萧淑妃瞪了眼湖阳,哪都有你,就不能闭嘴。

    湖阳委屈。

    结果天子也对她不满,湖阳不敢委屈了,只能认命。

    天子怒道:“湖阳冲到衙门殴打朝廷命官还有理了。湖阳,将顾玖给你的两千两拿出来。”

    湖阳立马紧张起来,捂紧自己的钱袋子,“父皇要做什么?”

    天子哼了一声,“你的两千两充公,改明儿拿钱让御膳房做个红烧狮子头,朕一定吃得很香。”

    湖阳委屈,“这是我的钱。父皇富有四海,还抢我的钱,我不活了。”

    天子板着脸,“你缺这点钱吗?你不是说你跟着顾玖做生意能赚钱,既然如此,区区两千两能要你的命。”

    湖阳哭,眼泪滚落而下。

    宁王冲她努努嘴,“赶紧把钱拿出来。你今天没事,全靠父皇替你兜着。你难道不该孝敬父皇吗?”

    湖阳无可奈何地将还没揣热乎的银票掏出来。

    她的目光四下搜寻顾玖,总算在角落里发现了顾玖的踪影。

    她凶巴巴地看着顾玖,如今事情办成了银子却没了,这事怎么算?

    顾玖微微颔首,偷偷比划了个手势,叫湖阳郡主别伤心。不就是两千两白银,我给你就是。

    顾玖如今财大气粗,区区两千两若能买天子消气,这笔生意太划算了。

    “顾玖,你和湖阳比划什么呢?和朕说说?”

    顾玖:mmp,藏得这么严实还是没逃掉。

    没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

    “回禀陛下,孙媳是在劝湖阳姑母赶紧把钱拿出来孝敬陛下。”

    “哦?你不是答应湖阳,事后补偿她吗?”天子似笑非笑地盯着顾玖。

    顾玖低头,尴尬。

    “陛下慧眼如炬,什么都逃不过陛下的法眼。”

    陈大昌从湖阳郡主手中拿走两千两,放在天子面前。

    天子呵呵一笑,“顾玖,你出手不够大方啊。让堂堂郡主替你跑腿做事,怎么才两千两。”

    顾玖心头颤了颤,深吸一口气,镇定自若地说道:“陛下误会了,湖阳姑母绝不是在为孙媳跑腿做事。湖阳姑母是在替我们共同的事业打拼,她是在维护我们大家的利益,非常了不起。”

    湖阳郡主频频点头,就是这样的。她堂堂郡主,岂会替别人跑腿做事。她是在保护自己的那份利益。父皇和母妃全都不理解,哼,你们都不懂。

    萧淑妃一脸心塞,顾玖到底给湖阳灌了什么**药?啊?

    明明是跑腿做事,冠冕堂皇的换个说法就能改变跑腿做事的本质吗?

    唐!

    更蠢的是湖阳,竟然到现在还执迷不悟。依旧喝着顾玖的**汤。

    天子憋着笑。

    看着湖阳被忽悠得一瘸一拐的,他觉着很喜庆。

    宁王一本正经,假装什么都没听见,两耳不闻窗外事。

    顾玖能忽悠住湖阳,说起来也算是好事。

    下次湖阳再到王府要银子,直接让顾玖去应付就成了。

    反正顾玖是嫡长媳,这种事情理应让她来处理。

    天子故意板着脸,呵斥顾玖,“巧言令色,实在是令人不齿。”

    顾玖一脸弱弱的模样:mmp,你是皇帝,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天子哼了一声,“那个雨花巷是怎么回事?为何要改造?”

    顾玖说道:“雨花巷内涝,恶臭,居住环境差,没有商家愿意租赁。所以,即便雨花巷占据了很好的地里环境,紧邻内城河,依旧卖不出高价,反而成为藏污纳垢之地。

    孙媳改造雨花巷,就是要改变雨花巷内涝,恶臭,藏污纳垢的缺点,发挥原本就有的优势,将雨花巷建成一个富有商业价值,令人趋之若鹜的商业宝地。”

    天子眯起眼睛,“照着你的规划,花费不少啊!”

    “花费的确很多,也付出了很多心血。所以一旦知道有人暗中放火,毁掉大家的希望,湖阳姑母才会义愤填膺站出来,势要同恶势力斗争到底。”

    顾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湖阳郡主被忽悠得自己都相信了。

    坚信自己是正义使者,打李大郎,就是在和恶势力做斗争。

    宁王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天子一张脸憋着,想笑又显得没威严。只能咬着牙,怒斥一声,“狡辩!”

    顾玖低头,一副低眉顺眼,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态度。

    天子哼了一声,“朕想来,你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投入那么多钱进去,一个雨花巷你能赚多少?”

    当别人问自己能赚多少的时候,该显摆吗?

    万万不能!

    绝对不能!

    顾玖频频摇头,“没钱赚的,最多就赚点辛苦钱,还不够打赏下人。”

    天子眼睛眯起来,“你没说实话。”

    顾玖忙说道:“工程才开始,现在只看到投入,没看到产出。说能赚多少钱,为时过早。”

    “那好,朕就等你工程结束。朕要看看,你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出来,到底能赚多少钱。”

    顾玖心头苦,却不说。

    被天子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怎么,不乐意吗?”天子问道。

    顾玖哭笑一声,“孙媳不敢。”

    “朕看你修房子似乎很有一套。宫里三大殿常年不曾修缮,只因为户部拿不出钱来,少府的钱也不能随意动用。若是你,你要怎么做?”

    顾玖一脸懵逼,傻傻地问道:“陛下,三大殿是哪三大殿。”

    “谬!”天子震怒,指着宁王,“顾玖连三大殿都不知道,你身为一家之主,在干什么?”

    宁王还是那副样子,“儿孙自有儿孙福,父皇,你就是管得太宽。”

    天子抄起笔筒就朝宁王头上砸去。

    宁王果断跳起来,躲了过去。这

    天子哼哼两声,“告诉顾玖,三大殿是那三大殿。”

    陈大昌笑了起来,微微躬身,“诏夫人,请记住了,陛下说的三大殿指的是奉先殿,两仪殿,以及陛下的寝宫长生殿。”

    顾玖低头,暗暗吐槽,说什么修缮三大殿,分明是想大兴土木,修缮长生殿吧。

    奉先殿和两仪殿,不过是捎带的,最主要的作用是证明天子不是个骄奢淫逸的人。毕竟天子还惦记着列祖列宗,知道修缮一下列祖列宗躺着的地方。

    有奉先殿和两仪殿这两处面子工程在,朝臣那里也不会太疯狂的反对,面子上也好看一点。

    可惜户部没钱,天子又不想陶自己的小金库替户部买单。

    于是乎,修缮三大殿的事情就一拖再拖,拖了许多年。

    只要天子不提这事,朝臣们全都装傻,假装不知道有这回事。

    顾玖听完陈大昌的介绍,哦了一声。

    天子皱眉,“你就这态度?”

    顾玖一脸茫然,“请陛下明示。”

    天子很不满,“若是换做你来修缮三大殿,你要怎么做?”

    顾玖继续茫然,装傻,“孙媳要怎么做,肯定是问户部要钱啊。”

    “有人计算,修缮三大殿,至少要花费两百万两。你如何看?”

    顾玖:“哦!”

    天子再次皱眉,不满,“顾玖,休要敷衍朕。否则朕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顾玖一脸苦逼。

    她只好打起精神说道:“具体情况孙媳没看到,不过既然有人说要花费两百万两,那肯定差不多就是这个数目。”

    天子再次问道:“如果朕将修缮三大殿的差事交给你,你要如何做?”

    大殿内所有的人目光都聚焦在顾玖的身上。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大大的问号,天子为何对顾玖另眼相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