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32章 痛快打上门去

时间:2018-10-19作者:我吃元宝

    ,。

    “不,我的意思是让娘娘坐山观虎斗。换个说法,娘娘就当不知道有这件事。”

    江淑仪面色迟疑,“李家人对我有诸多不满,迟早有一天,德妃会放弃我。”

    “难道诏夫人就不会放弃娘娘吗?”

    “诏夫人比德妃更让人信赖,她是个重承诺的人。”

    “娘娘别忘了,诏夫人只承诺照看娘娘的家人,并没有承诺其他。”

    江淑仪突然恼怒起来。

    她指着周苗,“你到底是何居心?当初是你劝本宫同诏夫人合作,也是你劝本宫透露陛下的健康给诏夫人。如今你又劝本宫不要插手此事。说,你到底是何居心。”

    周苗面色少有的郑重,“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娘娘好。娘娘想一想,诏夫人既然敢抢李家的生意,她真的毫无准备,任由德妃收拾她吗?

    还有,即便我奉娘娘的吩咐,将此事告诉诏夫人,真的有用吗?说不定人家早就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根本无需娘娘多此一举。”

    “至少能结下善缘。”江淑仪一脸烦躁地说道。

    周苗凑到她耳边,悄声问道:“娘娘以为,是小皇子最终登上皇位,还是宁王殿下会登上皇位?”

    江淑仪脸色剧变,“你想害死我吗?”

    周苗没有退缩,“如果娘娘认为小皇子最终会登上皇位,那不妨多替德妃着想。如果娘娘认为宁王殿下会登上皇位,那就不妨替诏夫人多想想。

    如果娘娘两边都不确定,偏偏两边硬碰硬,这个时候,娘娘要做的是不偏不倚,不偏向任何一方,随便她们斗去。”

    江淑仪神色闪烁,“本宫就该当做不知道这件事?”

    “正是!胜负难料,娘娘要做的事情首先是保全自己,在风浪中保证平安。”

    江淑仪被说动,点点头,“你说的对。两边对上,无论本宫帮助哪边,都是吃力不讨好,落不到好下场。不如就当做不知道这件事。”

    周苗笑了起来,“娘娘还要我出宫送消息吗?”

    “不用了。先看看吧。”

    “娘娘睿智。”

    周苗奉承了江淑仪两句,然后躬身告辞,离开了钟粹宫。

    他心里头对江淑仪诸多鄙薄,不过这样才好。这样才方便他掌控。

    可见一个人即便读了书,底子不好,成就依旧有限。

    容貌上,江淑仪不输李德妃分毫,甚至还要略胜一筹。

    但是在聪明才智上,很明显,江淑仪比不上李德妃,没李德妃的底子好。

    要是江淑仪当年肯在诏夫人身边多历练一二年,学学计谋,学学诏夫人的手段,然后再谋求进宫,那又是另外一番局面。

    顾玖驱车来到湖阳郡主府,面见湖阳郡主。

    湖阳郡主咯咯咯地笑,“大侄子媳妇,你可是稀客啊!”

    顾玖轻声一笑,“姑母可还记得,我上次提过的赚钱的生意。”

    “自然记得。”

    “生意目前进展得很顺利,相信很快就有银子进账。只是有人不乐意姑母赚钱,跳出来试图毁了这桩生意,姑母,你说侄儿媳妇要怎么办?”

    湖阳郡主眼睛一瞪,“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给我们的生意下绊子。我告诉你,谁敢毁了雨花巷这桩生意,二话不说,直接打回去。”

    “可是这个人来头极大,侄儿媳妇人微言轻,打不过人家。”顾玖一脸委屈地说道。

    啪!

    湖阳郡主拍着桌子,“你是傻吗?你背靠王府,你还打不过人家。”

    顾玖委屈道:“我的确是背靠王府,可是姑母别忘了,这桩生意是以我的名义在做,不是以王府的名义在做。莫非还要分润利润给王府?”

    “那当然不行。”

    一提到分银子,湖阳郡主当即拒绝。

    顾玖眼巴巴地看着她,“我思来想去,如今只有姑母有资格出面同对方掰一掰手腕。若是姑母都不肯出面,这门生意不如就拱手让人得了。届时,姑母连本带利损失上万两,我也没法子。还请姑母体谅一二。”

    一听到可能损失上万两,湖阳郡主呼吸都急促了。

    她咬咬牙,“说吧,到底是谁不开眼,竟然敢抢我们的生意。”

    “就是李家。”

    “哪个李家?”

    “自然是李德妃的娘家,唯有他们家才这么嚣张,连皇孙妻的生意都敢抢。”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湖阳郡主震怒,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顾玖撩拨,“姑母要和李家对着干吗?李家背靠李德妃,权势滔天,姑母对上李家,恐怕也会吃亏。”

    “放屁!”

    湖阳郡主大骂,“本宫是堂堂皇女,李家竟然敢抢本宫的生意,莫非还要本宫忍气吞声,任人欺负?平日里,李家没招惹到本宫,本宫就不和他们计较。这回都已经打上门来,本宫岂能善罢甘休。否则别人都当我湖阳人善好欺负。”

    顾玖问道:“姑母确定要和李家干一架?”

    湖阳眼一瞪,“少在本宫面前耍小聪明,你不就是指望着本宫同李家干一架。”

    顾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也是因为姑母做事有魄力,有底气,侄儿媳妇才会想到你。换做侄儿媳妇,可是丝毫底气都没有。”

    “哼!小滑头,指使本宫给你当马前卒,怎么着你也得分润点好处给本宫才行。”

    顾玖低头一笑,谈钱就好说。就怕湖阳不和她谈钱,和她谈感情。

    顾玖从怀里掏出一叠银票,“这是姑母的辛苦费。侄儿媳妇绝不敢让姑母白跑一趟。”

    湖阳扫了眼那叠银票,看厚度,估摸着应该有两千两。

    两千两的跑腿费不便宜。

    湖阳郡主顿时笑了起来,“还是你大方,不像你婆母,小气得很。”

    顾玖说道:“话不能这么说。母妃管着偌大的王府,处处都要花钱,自然该精打细算,将每一两银子都花在刀刃上。”

    湖阳郡主嗤笑一声,“少在本宫面前粉饰太平。说吧,要本宫怎么做。”

    顾玖柔和一笑,“正如姑母所说,李家既然欺负到头上,当然是要一巴掌打过去。至于要怎么打,侄儿媳妇有个小小的建议。”

    “说!”

    顾玖一一道来,湖阳郡主频频点头。

    最后问了一句,“你确定陛下不会怪罪?”

    “姑母放心,我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保证姑母不会有事。就算有事,陛下也不会将你怎么样,最多就是责骂两句。事后,侄儿媳妇还有重谢。”

    湖阳郡主惦记着顾玖口中的重谢,再无迟疑,点齐郡主府侍卫,打上仪仗,出门砸场子去了。

    顾玖坐在马车上,跟在后面看热闹。

    砸场子这种事情,没有人比湖阳更合适,更具话题性。

    所以说,就算湖阳郡主是一根名副其实的搅屎棍,落到顾玖的手里,顾玖也能将这根搅屎棍变成金箍棒,专打不开眼的人。

    ……

    这一天的京城注定是热闹的。

    湖阳郡主打着仪仗,杀气腾腾穿街过巷,杀向聚宝斋,瞬间就吸引了无数人关注的目光。

    京城百姓紧随其后,分明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原本热闹的街面,从商铺到顾客,都没了做生意买东西的心思。都想亲眼看看这难得一见的奇观。

    湖阳郡主同李家斗起来了,这种一年都难得一见的大戏,当然不能错过。

    这个时候还做什么生意,关了门收摊子赶紧凑热闹去。

    众人口耳相传,越来越多八卦的人涌了到了聚宝斋门前,将门前的街道堵得水泄不通。

    湖阳郡主坐在马车上,怒气腾腾,“敢抢本宫的生意,还敢使出下三滥的手段,试图放火烧工地,给本宫砸。狠狠砸,将里面给本宫砸得稀巴烂。谁敢手软,本宫饶不了他。”

    众侍卫怒吼一声,如狼似虎地冲进聚宝斋,砰砰砰,各种打砸。

    “砸不得啊,砸不得啊……”

    掌柜要哭了。

    湖阳郡主冷哼一声,“将这碍眼的老头拖走,谁敢阻拦,本宫的棍子可没长眼。”

    掌柜被拖走,看着被砸得稀巴烂的聚宝斋,欲哭无泪。

    “启禀郡主,不辱使命,里面已经全部砸烂。”

    湖阳郡主满意地点头,“点齐人马,随本宫去下一家。”

    今日的京城,注定是湖阳郡主的个人秀。

    她一路砸下去,砸了李家五六家店铺。

    之后直接杀到少府,当着少府众多官员的面,直接冲上去,一个大耳刮子抽在李大郎的脸上。

    啪啪啪!

    紧接着又连抽三四下耳光。

    李大郎被突然出现的湖阳郡主给搞懵了。

    捂着被打的脸颊,心头连骂数个艹。

    换做其他人,他早就打回去,将对方打到亲娘都不认识。

    可是眼前的人是湖阳郡主,是皇女,李大郎虽然脑子不是那么精明,却也知道不能动手打皇女。

    他咬着牙,面色扭曲,“堂堂郡主,莫非就能随意殴打朝廷命官。郡主今日不说出个子寅卯丑,下官绝不会善罢甘休。”

    湖阳郡主呵呵冷笑,“这话正是本宫要同你说的。雨花巷,本宫的生意,你竟然敢使出下三滥的手段,指使人放火烧工地,试图抢走雨花巷。你敢做,本宫就敢打。本宫不仅敢打,还要往死里打。”

    李大郎心头大震,李管事败露了?

    这可如何是好。

    李大郎念头一转,当即决定撇清关系。

    “郡主简直是胡言乱语,什么雨花巷,下官根本就不知道。郡主不要随便逮着什么人就栽赃陷害下官,还敢污蔑下官放火烧工地。谬!下官身为朝廷命官,岂会知法犯法,明知不可为而为,唐!

    反倒是郡主无故生事,栽赃陷害,此事绝不能善了。下官要去陛下跟前告御状,要到德妃娘娘跟前评理。治郡主一个殴打朝廷命官的罪名。”

    湖阳郡主哈哈一笑,果然如顾玖预料的那样。

    遇到事情,李大郎百分百会求助宫里。因为他最大的依靠就是宫里的李德妃。

    湖阳郡主大声嚷嚷道:“去御前告御状,好啊!本宫求之不得。本宫也想让父皇评评理,你们李家是不是有了李德妃后,就可以为所欲为,凡是被你们看上的生意,都可以抢过来变成你们李家的?走走走,现在就进宫评理去。”

    湖阳郡主拉扯着李大郎。

    李大郎身为官员的体面,全都没了。

    李大郎有种不妙的预感。

    湖阳郡主不怕他进宫告御状,反而还一副兴奋莫名的样子,莫非有诈。

    他开始挣扎,试图摆脱湖阳郡主。

    湖阳郡主早就得了顾玖的提醒,早有准备。

    两个小黄门上前,直接架着李大郎往宫里面拖拽。

    李大郎大呼,“放手,放开本官。你们羞辱本官,可是要杀头的。本官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本官一定要让你们好看。”

    湖阳郡主哈哈一笑,“有本事,你就让本宫好看。本宫今日就见识见识,你们李家的威风。”

    湖阳郡主兴奋难耐,今日的事情实在是太爽了。顾玖的设计,实在是太合她的心意。她就喜欢干脆利落,一言不合打过去的解决方式。

    顾玖真懂投其所好四个字。

    湖阳郡主决定,将来有机会,她要和顾玖多多合作。

    不为别的,赚点辛苦费也不错啊。

    一路拖拽,两个小黄门将李大郎拖出了少府。

    正要将他押上马车前往皇宫的时候,一群人拿着棍棒冲了上来。

    “三弟,快救我。”

    来人正是李家三郎,李德妃的亲弟弟。

    湖阳郡主一看,眼睛一眯,“好大的胆子,连本宫都敢打。所有人听好了,这里所有人一个都不准放过,狠狠打,打死了全都算本宫的,本宫替你们兜着。”

    郡主府的侍卫得令,提着棍棒刀剑就冲了上去。

    两方人马,就在少府衙门前干在了一起。

    这可是史无前例的大混斗啊。私斗都私斗到衙门跟前,这还得了。

    有下官请示少府各个大佬,他们在少府门前打架,此事要不要管?

    从少府家令,到少府狱丞纷纷摇头,管什么管啊。

    人家打架,关少府屁事。

    再说了,一边是跋扈几十年的湖阳郡主,一边是京城新贵李家,少府有什么资格去管。

    少府家令问少府狱丞,“老夫准备进宫面圣,可要同去?”

    少府狱丞哈哈一笑,“同去,同去。正好本官手里头有件案子要禀明陛下。”

    两位老大人一起进宫面圣。

    湖阳郡主还在兴奋地看热闹,隐藏在人群中的顾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果然不盯着湖阳郡主,她就会掉链子。

    顾玖使了个眼色,马小六心领神会,悄无声息地来到湖阳郡主身边。

    “郡主娘娘,我家夫人让小的提醒你,正事要紧。赶紧将李大郎带进宫里,以免夜长梦多。至于这里,我家夫人自会派人料理。”

    湖阳郡主醒悟过来,没错,正事要紧。

    可不能因为看热闹,让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

    湖阳郡主当机立断看,让人将李大郎堵上嘴巴塞到马车里,启程前往皇宫。

    李三郎想要追,被郡主府的侍卫拦住。

    双方火拼,直接见血。

    早就接到通知的绣衣卫,确定湖阳郡主和李大郎都不在现场后,才姗姗来迟。

    绣衣卫派出一百多号人物,以武力镇压了这场斗殴。

    所有参与斗殴的人全都被请到绣衣卫喝茶,等候宫里那场官司的结果。

    顾玖见局面已经被控制,暗暗点头,一切都按着计划进行,很好。

    “我们也走吧。”

    马车启动,缓缓向前,先回王府。

    宫里面可能会召见她,顾玖要早点回到王府做好准备。

    后宫。

    李德妃还在考虑要如何收拾顾玖,就看见宫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

    “娘娘,大事不好。大少爷被湖阳郡主打了,还被湖阳郡主抓到宫里,说要告御状。”

    “什么?”

    李德妃猛地站起来,“湖阳郡主怎会和大哥起了冲突?”

    “奴婢听说,听说好像是为了雨花巷的事情。”

    李德妃面色大变。

    雨花巷不是顾玖名下的产业吗?怎么又变成了湖阳郡主?

    此事有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