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28章 皇帝都是神经病

时间:2018-10-14作者:我吃元宝

    ,。

    “刘诏现在在何处?”

    天子突然问起刘诏的行踪。

    少府家令心头有些打鼓。

    陈监正陈大昌躬身说道:“启禀陛下,公子诏已经到达北荣王庭,具体的消息还要等些天才能收到。”

    天子点点头,突然笑起来,“若是刘诏在此,朕此刻很想问问他,他当年是如何挑中顾玖。一个闺阁女子,嫁人不过一二年,竟然有这等见识,着实令朕意外。还是说她果真有独特之处。

    叔父,你和顾玖谈了那么长时间,你认为顾玖是个什么样的人?”

    少府家令正在惊讶刘诏竟然去了北荣王庭,紧接着就被天子问话。

    他急忙收敛心神,躬身说道:“启禀陛下,微臣对顾玖的印象,一是聪慧,二是坦荡。她似乎无事不可对人言,有什么想法,都会坦坦荡荡地说出来。”

    “哦?那朕还真想亲自考教考教她。来人,将顾玖请进宫,就说朕有话问她。”

    陈监正躬身领命。

    少府家令额头冒汗,担心自己是不是害了顾玖,心里头有些不安。

    天子摆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关于刘诏行踪一事,叔父切莫说出去,此事目前保密。”

    少府家令连忙称是,“微臣一定管好嘴巴,绝不透露一个字。”

    “如此甚好!”

    君臣二人继续就少府放贷一事聊下去。

    陈大昌安排申常侍前往王府请顾玖进宫。

    他站在屋檐下,并没有急着回大殿候命。

    他望着天空,今儿又是个大晴天。

    一个小黄门悄悄来到他身边,“启禀干爹,李德妃派人来问陛下今日可翻了牌子?晚上要歇在哪里?”

    前几天,李昭仪终于晋升为李德妃。宫里又恢复了当初三妃鼎足之势。

    陈大昌冷笑一声,“你收了李德妃多少银子,帮她来问话?”

    “干爹饶命。”

    小黄门跪在地上,一个巴掌接着一个巴掌,狠狠地往自己脸上抽去。

    陈大昌哼了一声,“滚下去自己领罚,下不为例。”

    “多谢干爹饶命之恩,儿子以后再也不敢了,儿子这就下去领罚。”

    “去吧!以后李德妃派人来问任何事情,都别搭理。”

    “儿子明白。”

    小黄门躬身退去。

    陈大昌嗤笑一声,一个个都疯了。

    小皇子才多大,李德妃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最近宁王和赵王,都有往宫里面送美人。如今看来是时候让宁王送的美人侍寝,分一分李德妃和江淑仪的宠爱。

    ……

    顾玖回到王府,还没来得及歇息,门房禀报,说宫里派人叫她进宫。

    顾玖诧异。

    “不会出什么事吧?”青梅担忧不已。

    门房又说道:“宫里来的人,这会正在碧玺阁喝茶,王爷亲自招呼。王爷让大夫人即刻过去,早去早回。”

    顾玖忙问道:“宫里来的人是谁?”

    “回禀大夫人,来的人是申常侍。”

    顾玖点点头,申常侍她知道,年纪轻轻坐上高位,还挺受天子器重。

    她还知道,申常侍同胡氏的娘家是同乡,两边私下里一直有来往。

    申常侍亲自来,也就是说召见她的人是天子?

    天子为何召见她?

    她心头忐忑不安,也不敢怠慢天子身边的红人,穿戴妥当后,急匆匆赶到碧玺阁。

    还在门外,就听到宁王同一个陌生的声音发出哈哈哈的大笑声,看来二人相谈甚欢。

    经过通禀,顾玖走近花厅。

    “老大媳妇,这位是申常侍。”

    “见过申常侍。”

    “诏夫人客气。既然人到了,就随咱家进宫吧。陛下可不耐烦等人。”

    顾玖一听,一惊,故作诧异地问道:“是陛下召见?”

    申常侍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玖,“自然是陛下召见。诏夫人走吧。”

    顾玖朝宁王看去。

    宁王神色凝重地对她摆摆手。

    顾玖心中了然,宁王的意思,是叫她谨言慎行,少说少错。在天子面前,切忌乱说话。

    顾玖怀揣着一颗不安的心,跟随申常侍出王府,进皇宫。

    一路到兴庆宫,这路上就没停过,一直在赶。

    经过通禀,她被请进大殿。

    见到端坐在一侧的少府家令,顾玖恍然大悟,终于知道自己为何被叫到皇宫问话。

    “孙媳妇参见陛下,陛下福寿安康。”

    “免礼!”

    “谢陛下。”

    顾玖微微垂首,站在大殿中央,等待天子垂询。

    天子开门见山地要求:“说说你对少府放贷一事的看法。”

    顾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不安,尽量表现得镇定自若,“孙媳以为,钱,国之重器,世人为之疯狂。就该如盐铁一般,掌握在朝廷手中。

    借贷一事,上至朝廷,下至升斗小民,都无法避免。此事关乎民生社稷,岂能由私人钱庄随意操控。

    私人钱庄只管放贷收钱,月息三分,四分,而且利滚利,分明是要逼死小民。

    小民破产,沦为流民的时候,私人钱庄可曾出过一分一厘的钱赈灾,为朝廷解忧?小民破产,上山落草为寇的时候,私人钱庄可曾承担过责任?

    他们只管赚钱,为了赚钱无所不用,将天下老百姓手中的钱都赚到了手里,却坐视天下民不聊生。

    说他们赚老百姓的钱,归根结底,他们是从朝廷手中抢钱,是从陛下手中抢钱。

    他们将纳税的小民逼迫成流民的那一刻,就等于是在和朝廷和陛下作对。所以孙媳以为,必须由少府出面,杀一杀天下的私人钱庄,为小民谋福。让天下草民都知道朝廷一直心系百姓,陛下一直心系民生。”

    少府家令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就知道顾玖很能忽悠。

    天子面带微笑。显然顾玖这番话,说到了天子的心坎上,令天子十分满意。

    天子说道:“你这番话应该让文武百官听一听。你一介内宅妇人都比那帮朝臣有见识,他们应该感到羞愧。”

    “陛下谬赞,孙媳只是说说自己的想法,不敢同朝臣们比肩。”

    天子背着手,来来回回地走动,“的确该狠狠整治私人钱庄,杀一杀天下私人钱庄的威风。这件事不能让朝堂六部插手,此事朕要交给少府来办。”

    少府家令微微躬身,“请陛下吩咐。”

    “先从京城开始,朕要杀一儆百,要让天下高利贷知道胆敢残害朕的子民,朕要他全家陪葬。”

    少府家令浑身一哆嗦,既是紧张也是兴奋。少府多久没干这种大场面了,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

    天子又说道:“具体章程,就按照之前商量的条陈去办。朕希望叔父一心为公,为刘氏江山出一份力。”

    “微臣绝不辜负陛下的期望。”少府家令掷地有声地说道。

    杀私人钱庄,多好的事情啊。他当然要大办特办,狠狠地办。任何人休想从他手中抢走这难得一遇的机会,更别想从他手中抢走权柄。

    少府家令快六十了,激动得脸色涨红。他朝顾玖看去,很是感激。

    顾玖瀑布汗,她只是为了忽悠少府家令借钱给她,才会高屋建瓴地抛出少府参与借贷市场,涉及民生社稷的话题。

    她以为少府家令听过就算了,就算真要做,也可能是小打小闹。

    却没想到,少府家令的办事效率杠杠的。她前脚刚离开,少府家令就跑到宫里一力促成此事。

    而且天子不经廷议,就同意了这个提议。

    这效率,将穿越而来的顾玖活生生地吓了一跳。

    这办事效率太快了,比后世的效率都要快。

    天子一言而决,完全不用经过廷议。直接用商业的手段对付私人钱庄。

    既然是商业手段,当然不用经过廷议。

    其实天子自己也清楚,这事没办法廷议。廷议百分百被反对。

    就如顾玖所猜测的那样,各大钱庄背后的靠山,就是朝中的文武百官,皇室宗亲。

    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

    试问,天子摆明了要从大家口中夺食,文武百官和皇室宗亲能答应吗?

    肯定不答应啊!

    既然如此,廷议已经毫无意义。直接让少府用商业手段打压私人钱庄,更实在一点。

    至于少府家令为何如此积极地促成此事,当然是为了钱,更是为了权。

    少府家令,说白了就是天子的大管家。替天子管家,还要替天子开源节流。

    放着这么好的赚钱机会不要,他又不傻。

    这么好的在天子面前露脸的机会,他能放弃吗?当然不能!

    而且还能借此机会揽权,少府借贷部门一旦成立,他手中的权柄将成倍增加。

    又能得名,又能得权的好事,他不积极一点能行吗?

    所以他感激顾玖给他打开了一扇窗,让他在接近六十岁的年纪,开启了事业新高峰。

    只要此事顺利,他至少还能在少府家令的位置上再干十年。

    就算新皇上登基,也不会轻易撤换他。

    顾玖以为没自己事,她很快就能出宫回王府。

    却没想到天子话音一转,问了她一个要命题。

    “以你的见识,你认为哪位皇子配为君者?”

    顾玖一听,顿时卧了个大槽。

    天子啊天子,我和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给我送命题。

    这个问题回答不好,她是真的有可能送命啊。

    配为君者,不就是问谁有资格做下任皇帝。

    她说刘诏有资格做皇帝,能行吗?

    当然不行!

    不仅不行,还会要命。

    不光顾玖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就连少府家令也是满头冷汗。

    这是个要命的问题啊。

    顾玖定了定神,一脸惶恐地说道:“孙媳区区一个内宅妇人,每日操心柴米油盐酱醋茶,对家国大事不曾想过。”

    “那你现在好好想想,无论你说什么,朕恕你无罪。”

    顾玖冷汗直冒,“可是孙媳想不出来。孙媳不懂军国大事,也不熟悉诸位王叔,实在是说不出。请陛下恕罪!”

    她躬身请罪,此刻特别老实。

    可以所,是她这辈子最老实的时刻。

    天子却不肯轻易放过她。

    天子指着她,“你不诚实。少府家令说你坦荡,但是在朕眼里,朕没有看到坦荡,朕只看到了敷衍。”

    顾玖苦笑,要死啊!

    少府家令偷偷擦擦额头上的冷汗,他也没想到,自己夸顾玖的一句话,竟然会为顾玖招来这等惨事。

    顾玖深吸一口气,斗胆说道:“在陛下面前,请恕孙媳无法坦荡。”

    天子沉默。

    大殿内空气仿佛凝滞,安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少府家令比顾玖还要紧张,冷汗一滴滴落下,滴落在地板上,湿润了一片。

    陈大昌低眉顺眼,无人能看透他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顾玖反而镇定下来。

    反正已经这样了,怕也没用,也就不需要害怕。

    “哈哈……”

    就在少府家令快要窒息昏迷过去的时候,天子突然大笑出声。

    这一阵笑声,像是一个开关,大殿内的空气又开始正常地流动起来。每个人都能正常的呼吸,不怕窒息而亡。

    天子指着顾玖,“你很大胆。这些年,已经很少有人敢在朕面前这样说话。但是朕今日不会放过你,朕一定要听你一句实话。”

    顾玖一脸生无可恋。

    神经病啊!

    果然当皇帝当久的人,都很变态。

    绝对不能以常理猜度。

    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普通人的思维。他们的想法,思维,统统都是变态。

    顾玖剩下一口气,“陛下要听实话,孙媳只能说实话。实话就是,孙媳一个都选不出来。”

    “为何?”

    “因为孙媳不知道到底谁好谁坏,也没有考试成绩供孙媳参考。”

    “哈哈……亏你想的出,竟然说出考试成绩这样的话。”

    顾玖一脸尴尬的笑。

    “朕再问你,如果要给诸位皇子组织一次考试,该从哪几个方面出考题。”

    顾玖瀑布汗!

    心里有句mmp不知该说不该说。

    她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如果真有这样的考试,孙媳以为,应该从军事谋略,军事目的,军事钱粮计算,如何提高军人荣誉感,税收人口,刑名律法,选拔人才,经济民生,如何发展经济,增加商税,减少农税,减轻农民负担这些方面出题。”

    全场静默。

    无人说话。

    天子双目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死死地盯着顾玖。

    少府家令又冒出一头的冷汗,心里头比顾玖紧张十倍不止。

    陈大昌第一次拿正眼看顾玖,心想诏夫人还真是敢说。陛下随口问她,她还当真了吗?

    天子又是哈哈一笑,缓解了大殿中紧张的气氛。

    “你这出题范围太广,以朕看来,没有一个皇子能全部回答。”

    顾玖躬身说道:“陛下说的是。孙媳愚钝,胡言乱语,请陛下恕罪。”

    结果天子话音一转,“但是这些问题,都是皇子们应该知道的。不过朕估计,朕的那些蠢儿子,无人认真思考过这些问题。顾玖,你提出的这些问题,可有答案?”

    顾玖连连摇头,坚决不往身上揽事。太特么折磨人了。

    “孙媳只是随口一说,这些问题,孙媳愚钝,一个都回答不出来。”

    “你又在敷衍朕,朕看出来了。”

    顾玖满头冷汗,“孙媳不敢敷衍陛下,孙媳句句实话。”

    天子摇头,“就凭你能提出少府掌钱,打压民间私人借贷,给小民活路;说出,钱,国之重器这些话,朕就知道你肚子里是有墨水的。”

    顾玖紧张起来。

    天子盯着她,“可惜刘诏不在。若是刘诏在此,朕一定要狠狠抽他鞭子。”

    顾玖愣住,话锋转变太快,有点跟不上节奏。这和刘诏又有什么关系。

    “你有这样利国利民的想法,朕不信刘诏不知道。他既然知道,却从未提过一个字。可见他心中藏私,不纯。”

    顾玖深吸一口气,“公子他并不知道孙媳心中所想。”

    “唐!真当朕是可以随意糊弄的吗?你们是夫妻,同床共枕,他能不知道你的想法?”

    顾玖:mmp,你是皇帝你老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这总可以了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