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23章 冷酷

时间:2018-10-12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急匆匆赶到侯府后巷。

    她下了马车,走进小院,问二壮:“怎么回事?之前不是说病情已经好转了吗?”

    二壮说道:“前天福雅公主来看望罗先生,之后罗先生的病情就加重,甚至吵着要离开京城。”

    顾玖蹙眉,走进卧室。

    卧室里面散发着浓郁的药味,闻着味道,顾玖就知道用的是上好的药材。

    罗先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这些日子调养,她并没有胖起来,还是瘦得弱不禁风。

    顾玖什么都没说,直接上手诊脉。

    一时间,她神色凝重。

    这已经不是大夫的问题,是罗先生自己不想活了。

    之前都好好的,为何见了福雅公主就不想活了。

    顾玖问二壮,“知不知道罗先生同福雅公主聊了什么?罗先生吵着要离开京城,有没有说为什么?”

    二壮摇头,“公主殿下同罗先生说话的时候,将人都赶出了房门,无人知道她们说了什么。罗先生只是吵着要离开京城,至于原因没说。”

    顾玖心情沉重。

    她依旧提笔,重新开了一张药方。

    之后,开始给罗先生扎针。

    罗先生悠悠转醒,眼神涣散。

    好一会才认出顾玖,“是你来了啊!”

    “夫子,你该好好保重身体,早日康复。”

    罗先生缓缓摇头,“活着真没意思,不如死了吧。”

    “蝼蚁尚且偷生,夫子为何要放弃自己的生命?”

    “都没了,只留下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什么都没了?

    顾玖没听明白。

    “夫子可是有为难的事情,你告诉我,我替你办。”

    “办不了。父亲,母亲,兄弟们都死了,只留我一个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顾玖这才想起,罗夫子家人被流放烟瘴之地。唯独她一人,由福雅公主保下,得以继续留在京城,并且进入侯府教书。

    难道说罗先生的家人都死了吗?

    福雅公主来看望罗先生,竟然给罗先生带来了这样的噩耗。

    顾玖沉声说道:“人死不能复生,夫子请节哀。若是需要派人去收尸,我可以代为办理。”

    罗先生摇头,“不用了,他们都死了好几年,尸骨无存。我的家人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人,活着已经没有意义。

    小玖,谢谢你这些日子费心照顾我,之后还要麻烦你。等我死了,就将我烧了吧。

    骨灰就洒在渭水,随着渭水流入大海。说不定有一天,能和父亲母亲相遇,问一声他们可好。”

    顾玖眼眶湿润,郑重地说道:“夫子,你振作起来。有我在,你不会死的。你真的舍得放弃你的学生吗?”

    罗先生握住顾玖的手,“小玖,难为你了。我活着的时候要你操心,死了还要麻烦你。我死的消息,就别告诉她,好吗?”

    顾玖连连摇头,“夫子,你为什么要放弃自己?你还能活的。”

    罗先生摇头,“活着太累了,死亡才是解脱。”

    顾玖痛哭失声,“夫子,我不许你死,你要一直活着。”

    罗先生合上了眼睛,没了声息。她又陷入了昏迷中。

    顾玖擦着眼角,她不明白罗夫子怎么可以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有人艰难挣扎求存,无论多难都要活下去。而有的人却可以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

    活着真的那么艰难吗?

    顾玖无法理解。

    因为她是那种无论多么艰难都会活下去的人。

    能活就绝不会死。

    为了活着,有时候不妨暂时苟且。

    可是罗先生选择了死亡。

    她没了家,没了亲人,她在这个世上没有任何牵挂,所以她认为死亡才是解脱。死亡是比活着更好的选择。

    顾玖擦掉眼泪,她尊重罗先生的决定,也想做最后的努力。

    即便她的努力,只是尽人事听天命,她也不想如此轻易的放弃。

    真要这么放弃,她一定会后悔的。

    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

    顾玖守着罗先生,一直到傍晚才离开回王府。

    在王府二门下马车,她没去给裴氏请安,而是径直回东院。

    路上遇见了萧琴儿。

    萧琴儿叫了她一声,“大嫂这是从哪里回来啊?瞧你脸色,难不成是谁惹你了?”

    顾玖微微颔首,算是打了声招呼。她一句话没说,直接错身而过。

    萧琴儿愣住,紧接着又生气。

    “大嫂现在和我说话都不耐烦了吗?大嫂好大的脾气,是不是看不上我啊?”

    然而顾玖脚下根本没停,远远离去。

    萧琴儿气得跺脚。

    “真是欺人太甚。如此无礼,有什么资格做大嫂。”

    她哼了一声,要去母妃跟前告状。

    顾玖心情很不好,她将自己泡在浴桶里面许久许久,不肯起来。

    青梅和青竹不得不反复添加热水,防止顾玖着凉。

    天已经黑透了,二门已经落了锁。各个院落都已经吃过晚饭,准备就寝。

    顾玖终于从浴桶里起来,带起大片的水。

    青梅赶紧用浴巾将顾玖包裹起来。

    “夫人好歹注意身体。奴婢知道你是在为罗先生伤心,只是事已至此,夫人也该想开点。至少那是罗先生自己的选择,罗先生举目无亲,活着太惨了。”

    “一个人活在世上真的这么惨吗?”顾玖轻声问道。

    青梅频频点头,“尤其是女人家,独自一人活在世上真的很不容易。年轻的时候,还可以自己干活挣钱养活自己。等到年老干不动活,又没儿孙养老,也没有兄弟侄子送终,那才真的凄惨。那样活着真的不如死了才好。”

    青梅心有戚戚嫣。

    顾玖点点头,“我知道了。”

    不怪这个时候的人重男轻女,男孩不仅意味着传宗接代,血脉传承,更意味着养老送终,遗产继承,意味着法理。

    一个孤寡老人,如果没有子孙后代,连家产都保不住。族人会将她的家产瓜分得一干二净,这是律法承认的。

    这不是后世,孤寡老人可以自己立下遗嘱,将自己财产给一只狗,一只猫,一个陌生人都行。

    在这个年代不行,财产只能给子孙后代继承。没有子孙后代,那么就要留给兄弟侄子。若是连兄弟侄子都没有,就由族人瓜分。

    若是老人只有一个女儿,女儿也不可能继承老人所有的遗产。

    良善一点的族人,让女儿继承三分之一的遗产,已经是开恩。剩下的遗产全部是由族人瓜分。

    心狠一点的族人,一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能让出嫁的姑娘一文钱拿不到。

    罗先生得知父母双亡,兄弟侄子全亡,罗家绝后。只剩下一些几十年不来往的已经出了五服的族人。

    对罗先生来说,她已经没家了,甚至连族都没了。

    天地间,她孤身一人,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已经没了,她也没了活下去的意义。

    她既不能延续罗家的血脉,也不能替罗家翻案。

    心灰意冷之下,她果断地选择了死亡,去追随父母兄弟。

    罗先生的选择,又一次让顾玖认识到这个时代冷酷的一面。

    这个时代对女子,从来不曾善良过。

    顾玖轻轻擦拭着湿润的头发。

    她不是罗先生。

    正因为这个时代对女子太过残酷,她更要努力去拼,去搏。

    她要拼一条没有男人依靠也无人敢动她一根汗毛的康庄大道。

    她要让世间无数男人臣服在她的脚下。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首先她得有钱,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

    其次她还要有权,权势大到任何人都不敢打她钱的主意。

    顾玖低头一笑,丢掉浴巾,穿上纯棉的里衣。

    她叫来容信,问道:“那四个小黄门调教得如何?能担大用吗?”

    容信躬身说道:“回禀夫人,已经调教得差不多,可堪一用。”

    “从明日起,叫他们到我身边当差。之后,你带人下江南,可有异议?”

    此时时辰已经很晚了,整个京城都已经陷入沉睡中。

    容信斟酌了一下,“小的不懂珠宝,不懂海贸,也不懂造船,小的怕辜负夫人的期望。”

    顾玖说道:“无妨,你有一年的时间慢慢学习。这次下江南,随同前往的人足有二十人。

    他们当中有常年同珠宝打交道的工匠,掌柜。还有熟知海贸和海船的海盗。

    你跟着他们一起南下,跟着他们学习各方面的知识。但是你最主要的任务是监督,总领一切事情。遇到大事,必须由你一言而决。”

    是的,二壮替顾玖招募的人员中,有一个缺了一只手的海盗。

    海盗没了手,就没办法继续在海上讨生活。

    也不知二壮从哪里将这人找来了人,经过半年时间的考察,还算可靠,顾玖决定留下此人。

    这次南下,这名海盗算是向导。

    想要打开江南的局面,还需要这位前海盗在前面开路。

    容信还是有点心虚,“小的怕办不好差事,误了夫人的计划。”

    “你是担心自己一个人,遇到大事的时候无法做决断吗?”

    容信点头,没有隐瞒自己的心虚和胆怯。在这之前,他就是伺候人的小黄门,从未担过大事。

    如今顾玖将这么重的担子放在他的肩膀上,他感到压力山大。

    整日里战战兢兢,生怕做不好。

    顾玖轻声一笑,“这样吧,我给你安排个人,你和他一起下江南。”

    容信好奇,夫人安排的人是谁。

    顾玖没卖关子,“再过几天,黄卓将从西北回来。届时,他会和你一起下江南。”

    容信一听黄卓会和他一起下江南,瞬间有了底气。

    顾玖继续说道:“明天你就住到府外,先和那二十人熟悉熟悉,多了解一下你将面对的情况。我希望你到了江南后,能尽快打开局面。至于银钱,你不用操心,我这里很快会有大笔的银钱入账。”

    容信虽然不知道顾玖口中大笔的银钱从何而来,却不妨碍他对顾玖的话深信不疑。

    顾玖向来言出必行,极讲信誉。说有大笔的银钱入账,就肯定有钱入账。这话绝对不是说是而已。

    夜已深。

    容信领了差事,回房歇息。

    顾玖也该入睡。

    只是这个晚上,她辗转反侧,翻来覆去,无法入眠。

    她心里头还是惦记着罗先生。

    当一个人不想活的时候,就算是神仙下凡也没有用。

    顾玖的预感成真。

    一大早起来,二壮派人送来消息,罗先生没了。

    罗先生在睡梦中离世,走的时候很平静。

    即便早有准备,顾玖听到消息的时候还是呆坐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她抹了一把脸,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很难过,很伤心,有想哭的冲动。

    她强忍着,没让眼泪落下来。

    她难过的其实不是罗先生的死,而是罗先生的命运。

    操蛋的命运,玩弄人玩弄得很得意啊。

    非得将人逼到绝境才肯罢手吗?

    顾玖擦了擦眼角,说道:“派人准备后事。另外派人通知侯府,顾府。”

    青梅小心翼翼地问道:“福雅公主那里要通知吗?”

    顾玖朝方嬷嬷看去,“嬷嬷认为要通知吗?”

    方嬷嬷微微摇头,“奴婢认为还是不要通知。”

    “罗先生离世,福雅公主早晚会知道。此事瞒是瞒不住的。”青梅反驳。

    方嬷嬷则说道:“福雅公主同罗先生之间的事情,不太好说。奴婢也不知道福雅公主得知罗先生去世的消息会作何反应。奴婢是担心,如果有个万一,会不会连累到夫人。”

    顾玖很干脆,直接作出决定,“我们不主动通知福雅公主,但是也不刻意隐瞒。别人想通知,也别拦着。走吧,随我去送罗先生最后一程。”

    顾玖坐着马车出了侯府,心绪烦乱。

    罗先生的求死之心是如此的强烈,短短几天已经药石无效,于睡梦中离世。

    她心里头不是滋味。

    无论如何,她不能落到罗先生的地步,孤独的一个人死去。

    所以,就算有一天大厦将倾,保不住宁王府,也要保住自己,保住孩子。如果到时候她有孩子的话。

    来到熟悉的小院,侯府得知罗先生过世的消息已经派了人过来处理后事。

    顾玖看着侯府的下人,问二壮:“其他人没来吗?”

    “夫人问的是姑娘们吗?”

    顾玖点头,“罗先生教导大家一场,好歹有师徒名分。罗先生过世,身为弟子,理应前来送罗先生最后一程。”

    二壮说道:“姑娘们还宓过来,想来是还没得到消息。”

    顾玖抿着唇,对青梅说道:“你带人回顾府,将顾珊,顾琳叫来。告诉她们罗先生没了。”

    青梅应下,又问道:“要请三姑奶奶过来吗?”

    青梅口中的三姑奶奶,指的是顾玥。

    顾玥如今是寡妇,叫姑娘不合适,叫少奶奶也不合适。还是按照出嫁后的称呼,称呼姑奶奶最为恰当。

    顾玖说道:“她过不过来无所谓,不勉强。顾珊和顾琳一定要过来,她们二人受罗先生两年多的教导,不能不送罗先生最后一程。”

    “奴婢知道了。”

    青梅带着人前往顾府叫人。

    侯府那边,顾玖没理会。

    侯府的姑娘,她还轮不到她来管。

    将罗先生的尸体入殓,布置好灵堂。

    顾玖身为学生,第一个上前烧香祭拜。

    顾珊,顾琳来了。

    她们二人看到已经布置好到的灵堂,都是一脸震惊。

    “罗先生真的没了吗?不是说病情好转了吗,怎么会这么突然?”

    顾珊无法接受,不敢置信地看着布置好的灵堂。

    顾玖在烧纸,轻声提醒,“给先生烧香,送先生最后一程。”

    顾珊眼睛红彤彤的,烧香祭拜,之后也跪下来烧纸。

    顾琳有些不知所措,跟着顾珊后面依样画葫芦。

    顾珊难过的说道:“我还盼着先生身体养好后,继续教导我们。没想到她离开侯府的那一次见面,竟然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早知道,我就该早点来看望先生。”

    “人死不能复生,只盼着先生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再也没有痛苦。”顾玖望着棺木平静地说道。

    院门口传来一声痛呼。

    “她真的没了吗?”

    顾玖循声看去,是福雅公主。她竟然这么快就赶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