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22章 挖李家墙角

时间:2018-10-12作者:我吃元宝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侯门医妃有点毒 (www.)”查找最新章节!

    李家得狂成什么样,竟然敢主动挑衅。

    找死吗?

    她没去找李家的麻烦,李家还敢主动找上门来,真当她是普通的内宅『妇』人,可以随意欺辱。

    顾玖脸『色』沉下来,“去,将钱富叫来。”

    钱富是刘诏的内侍,主要负责外面的事情。

    顾玖开门见山地问道:“公子是不是让你收集李家的资料?给我一份。”

    钱富诧异,“夫人要李家的资料做什么?”

    顾玖冷笑一声,“李家都打上门来了,我岂能坐以待毙。将资料给我一份。”

    “老奴遵命。”

    钱富去拿资料,心头还想着,要将此事禀报公子知道。

    顾玖拿到李家的资料,一页页翻阅。

    刘诏看着不声不响,暗地里却早就收集了李家的大把的黑历史。甚至连人证物证都找到了,只等时机一到就要对发难。

    顾玖突然停下,盯着资料中的某一页一个字一个字的看。

    最后她问钱富,“南边雨花巷都是李家的产业?”

    “正是!”钱富躬身说道。

    顾玖轻声一笑,“真没想到,李家竟然是京城有名的大地主。”

    “自从李昭仪怀孕,在宫中的地位水涨船高,李家父子大肆购买田产房产。说李家是京城有名的大地主,这话倒也不错。不过雨花巷那地方,李家使了点手段才拿到手。不过那地方不行,生意一直做不起来。李家做这笔买卖亏了。”

    “为什么生意做不起来?”

    “一下大雨就涝,能淹到腰身上。货物都被水给跑烂了。原来还有冲着租金低去那边做生意的商户,不到一年全都搬走了。那地方太烂,住的都是一些穷困人。”

    顾玖轻声一笑,“李家父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做亏本生意?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名堂?”

    “老奴听说,是南边人特意做了一个局,套牢了李家父子。如今有种骗子,专门冲底蕴不深厚的暴发户下手,做局骗钱。等发现是骗局的时候,人早就跑了。”

    顾玖好奇,“李家父子将雨花巷买下来之前,没去现场查看吗?”

    钱富说道:“去了。去之前,骗子早就做好了准备,雇了人在大街上充人气。等李家父子去现场查看的时候,自然是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还当雨花巷是个风水宝地,花大价钱将整条巷子都买下来。结果收租的时候才发现上当受骗。”

    顾玖笑出声来,“本夫人很好奇这位骗子是谁?真想会会他。这么说,李家很着急出售整条雨花巷里面的房产?”

    “正是!不过京城人都知道雨花巷那地方不行,李家想要出手很难。”

    顾玖却笑道:“李家这回运气来了,本夫人对雨花巷很感兴趣。”

    顾玖要当大周朝的开发商,只是没想到,机会来得这么早。

    她还计划着,等她攒够十万两的本钱,就去做开发商。

    先从京城开始,然后辐『射』全国。

    她可是立志要成为大周朝最大开发商的人。

    身为最大的开发商,那自然是超级大富婆。

    钱富大惊失『色』,“夫人莫非想要买下雨花巷?买不得啊,那地方谁买谁吃亏。”

    顾玖轻声一笑,“你先别着急。你问问我身边的人,这些年我做生意可曾亏过?”

    青梅同钱富说道:“好叫钱公公知道,任何在别人看来不可能做起来的生意,落到我家夫人手上都能赚钱。雨花巷也不会例外。”

    钱富惊疑不定。

    顾玖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问道:“雨花巷一共有多少套房子?”

    “一共有一百零五套宅子,带一百七十八个间铺面。”

    “本夫人要是没记错的话,雨花巷后面就是内河?”

    “正是。不过那河脏得很,一到夏天臭气熏天,人畜难近。”

    顾玖轻声一笑,“无妨,只要有河就行。李家出售雨花巷,开价多少?”

    “整条雨花巷所有宅子出售,李家要价十万两。”

    “叫他滚蛋。那种破地方,十万两,做梦吧。你找个带西北口音的人,就说是从西北来的,出面找李家人谈这笔生意。我给你一个底价,一万两,将整条雨花巷全部拿下来。”

    “一万两?夫人,李家肯定不会答应的。他们买下雨花巷,足足花了五万两。”

    顾玖轻声一笑,“李家若是不答应,不妨将内河的水引入雨花巷。好叫李家人知道,生意不是他们想做就能做的。做生意,哪有不交学费的道理。”

    “可是……”钱富一脸为难,认定这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夫人太为难他了。

    “你认为不可能,办不到?”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钱富。

    钱富躬身说道:“老奴愚钝,无法办到。”

    “白仲!”

    “小的在。”

    顾玖直接问道:“我给你一万两,叫你买下整条雨花巷,你能办到吗?”

    “还请夫人再添个一千两,小的要请人做局。”

    “也就是说,给你一万两,你能将整条雨花巷买下来?”

    “回禀夫人,是的,小的能用一万两买下整个雨花巷。”

    顾玖又朝钱富看去。

    钱富惊疑不定。

    顾玖很干脆,“白仲,这件差事我交给你。等你办好这件事,是去江南还是留在京城,你自己选择。

    如果留在京城,雨花巷的改造工程,我就交给你。不过前提是你要去少府跟着大师傅们学学怎么造房子,学会控制成本。

    本夫人从不做亏本生意,这回的雨花巷,本夫人不仅要从李家人身上刮下一层皮,还要大赚他一笔。为后续的计划做准备。”

    白仲一脸兴奋,“小的愿意留在京城。”

    江南花花世界的确很吸引人,但是白仲坚信留在主子身边才有大发展。

    顾玖点头,“好,你就留在京城,叫容信带人去江南。你好好办事,事情办成之前,不准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能让李家察觉到是本夫人买雨花巷。李家欺上门,本夫人这一回定要一巴掌狠狠扇回去。”

    白仲特别兴奋地说道:“夫人要扇李家的脸,小的给夫人递刀子。”

    “本夫人就是喜欢递刀子的人。你先下去,好好想想这件事要怎么办,你的局要怎么做?想好了后,报上来,我给你批银子。”

    “小的遵命。”

    白仲兴奋难耐地退下。

    顾玖朝一脸懵『逼』的钱富看去,“钱公公擅长处理外面的事情,替公子收集各类消息。我不该叫钱公公去谈生意,那本不是钱公公擅长的领域。之前让钱公公为难,真是不好意思。”

    “夫人折杀老奴。老奴真的很好奇,夫人要用什么办法,竟然能用一万两买下价值五万两的雨花巷?”

    顾玖神秘一笑,“先卖个关子。等事情办成后,我自会替钱公公揭开谜底。”

    “老奴拭目以待。”

    顾玖这一回不仅要让李家大出血,还要叫李家悔不当初。

    敢抢她的生意,还敢挖她的人,她要是不打回去,李家人就不会知道好歹。

    真以为这生意,是他们李家想做就做的吗?

    区区几万两的学费远远不够,她要让李家交更多的学费,一直交到破产为止。

    顾玖继续翻阅着资料。

    李家这两年真是狂得没边了,什么都要沾手。

    西边,北边,东边,南边,就没李家不敢沾手的生意。

    甚至连马场,他们都想染指。

    真不知道这几年,李家到底搂了多少银子。

    顾玖想了想,提笔给大壮写了一封信,交代了各种事情。

    然后派人将信送出去。

    ……

    数天后,李家的珠宝铺子开业。

    顾玖坐着一辆没有徽记的马车,出现在珍宝斋。

    李家的聚宝斋就开在珍宝斋的对面,摆明了是要和珍宝斋打擂台。

    不仅如此,他们还将珍宝斋的各种商业手段学了去。

    比如开业大酬宾,直接来个八折。

    进店消费,提供免费点心茶水。

    请了锣鼓队,在门口敲敲打打,很热闹。

    就算不进去买东西,听到动静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掌柜的站在顾玖跟前,“夫人,李家的铺子一开,我们的生意肯定会受到影响。该如何是好?”

    “忘了本夫人当初怎么和你们说的吗?我们珍宝斋走的是精品路线,每种款式的首饰,不会超过十件。你说对面的聚宝斋能做到这一点吗?”

    裘掌柜愣了下,“李家只是依样画葫芦,从将作监请来了工匠。却不知我们珍宝斋最最关键是的设计。那些工匠照图打造首饰是没问题的,叫他们自己设计,就太为难他们了。”

    顾玖轻声一笑,“现在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夫人说的对,没什么可担心的。”

    顾玖又说道:“叫他们先得意几天,之后他们会知道同我们珍宝斋作对,不会有好下场。”

    离开珍宝斋,顾玖叮嘱宋正,“多安排几个人过来护卫。本夫人担心李家可能会狗急跳墙,用下三滥的手段,不的不妨。”

    “卑职这就去安排。李家不来就算了,真敢派人耍下三滥的手段,定叫他们有去无回。”

    顾玖点头,“珍宝斋的安全我就交给你。出了问题,我不找别人,只找你的麻烦。”

    宋正压力山大,将原本定下的人数又加了一倍。

    顾玖坐着马车离开。

    将喧闹声全都丢在身后。

    她吩咐车夫,去了雨花巷。

    雨花巷实在是个让人不想踏足的地方。

    污水横流,臭气熏天。

    铺子纷纷关门倒闭。

    但是住在里面的人却不少,多半都是一些贫困人家,还有一些身份不明的人。

    顾玖就站在路口看了几眼。

    别看这巷子如今遭人嫌弃,地段是极好的。

    又紧邻着内城河。

    若是在河边修建个码头,货物直接进来,在雨花巷上岸,雨花巷的价值将翻倍。

    等她将整个雨花巷改造成功,打造成一条让人身心舒畅的街道,雨花巷的房子至少能升值十倍,百倍。

    顾玖对雨花巷的未来很有信心。

    李家人守着宝山不知道利用,还停留在原始的生意层面,只知道买卖。李家不交学费,天理难容。

    顾玖没有多做停留,她上了马车,准备去『药』铺看看。

    结果她的马车被人堵在了半路上。

    她挑起车窗帘子,朝外面看去。

    对方的马车车门打开,福雅公主端坐其中。

    顾玖心中了然。

    这不是意外,福雅公主特意堵住她的马车,显然是为了罗夫子。

    顾玖端坐马车,微微躬身,“拜见公主殿下。”

    福雅盯着顾玖,“诏夫人,可否愿意同本宫喝一杯?”

    “晚辈荣幸之至。”

    “那就随本宫前往前面的茶楼。”

    “公主殿下前面带路。”

    来到茶楼,顾玖跟随福雅公主走进后院。

    后院鸟语花香,装修得极为雅致。

    她们在花丛中喝茶,伴随着春风,花香,极为惬意。

    丫鬟们全都退到了门洞后面,没有吩咐不得进来。

    福雅公主做了个请的姿势,“这是今年的新茶,诏夫人品鉴一二。”

    “公主殿下折煞晚辈。”

    说完,顾玖端起茶杯,浅饮一口。

    “如何?”福雅公主问道。

    顾玖回味了一番,“茶香悠远,沁人心脾,自然是好茶。”

    福雅公主笑了笑,“好茶也要配懂茶的人。你是懂茶的人。”

    “晚辈只是略知一二,不敢说懂茶。”

    福雅公主握着茶杯,显然有些心神不宁。

    顾玖没有主动开口。

    她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好半天,福雅公主终于张口问道:“本宫听说在侯府教书的罗先生病了,诏夫人可有去看望过?”

    顾玖点头,“晚辈去看望过,还安排了妥当的人照看。听下人回禀,罗先生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

    “她的病是不是很严重?”福雅公主有些紧张地看着顾玖。

    顾玖斟酌了一下,说道:“罗先生郁结于心,之前病情加重,同她的心情也有关系。我也劝了她,让她放宽心怀,好好养病。不过她似乎没有听进去。”

    福雅公主抿唇,面容严肃,“她住在哪里?还在侯府吗?”

    顾玖轻轻摇头,“因为怕过了病气,她被迁出侯府。如今住在侯府后巷,门上有铁环的院子里。有两个婆子在照看她,『药』铺那边每天也会派人给她送『药』煎『药』。大夫每隔三天会去给她诊脉,修改『药』方。”

    福雅公主紧握着茶杯,“她瘦了吧?”

    顾玖点头,“瘦了许多。”

    “老了吗?”

    顾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想了想,她说道:“是她那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福雅公主笑了起来,“本宫也老了。”

    她抬起手,撩起鬓角的碎发,“本宫也不年轻啦。”

    顾玖沉默。

    福雅公主郑重地对她说道:“你对罗先生做的一切,本宫都记在心里。改日本宫给你下帖子请你喝酒。”

    “一切全凭公主殿下安排。”

    福雅公主走了,坐着马车去看望罗先生。

    顾玖其实很好奇,福雅公主完全可以直接找上门看望罗先生。为何在去之前,还要特意找她打听情况?

    是因为多年未见,心中胆怯,需要一个人帮她下定决心吗?

    对于福雅公主同罗先生的那份感情,她了解得并不多。却不妨碍她理解二人心中那份胆怯。

    心里头藏着一个人,不敢相见,只能旁敲侧击,打听一些关于对方的消息。

    得知对方病重,想见又怕见面。怕见了面后,会留下更多的遗憾,更怕自己后悔。

    纠结,矛盾,一直无法下定决心。

    直到某一天,终于想通,再不见面这辈子只怕没有机会见面,这才下定决心去见那个人。

    顾玖望着远去的马车,希望福雅公主同罗先生都能打开心结,安安稳稳过完下半辈子。

    然而,天不遂人愿。

    两天后,二壮派人报信,说罗先生的病情突然加重,『药』石无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