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20章 针对她

时间:2018-10-12作者:我吃元宝

    :

    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小院重新焕发生机。

    卧房再没有那股难闻的气味。

    罗夫子浑身上下也被清洗干净,看上去清爽多了。

    就是人太瘦,而且缺乏营养。

    顾玖端着药碗,亲自伺候罗夫子喝药。

    罗夫子轻咳两声,“你如今贵为贵人,如何能做这些事情。”

    “夫子不用同我客气。我能伺候你的机会不多,您就满足我一次可好?”

    罗夫子连连咳嗽,顾玖连忙放下药碗给她捶背。

    “天气渐好,夫子的病也会很快好起来。”

    罗夫子摇摇头,“我这病怕是好不了。”

    “有我在,夫子不用担心。四妹妹,五妹妹她们都盼着夫子身体早日康复,回去教导她们。”

    罗夫子笑了起来。教书应该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事情。

    顾玖伺候罗夫子喝了药。

    怠慢罗夫子的两个小丫鬟吃饱喝足,跑了回来。

    她们在院门口就被拦住。两个小黄门不许她们进入院门一步,这是顾玖的吩咐。

    青梅禀报,“夫人,那两个丫鬟回来了,要如何处置。”

    顾玖语气清冷地说道:“将她们赶出去。告诉她们,自觉点以后莫要踏入院门一步,若是不自觉,本夫人不介意花点时间教她们什么是规矩。”

    侯府额外给工钱,叫两个丫鬟伺候罗夫子起居饮食,结果她们自己吃的满嘴都是油,把罗夫子丢在床上不管不问,任由罗夫子自生自灭。

    一个卧室连猪窝都比不上,不知道多久没清理打扫。

    要不是罗夫子病到下不了床,怎么会受这份欺辱。

    顾玖甚至怀疑,她们连罗夫子的医药费都给贪墨了。

    两个丫鬟若非是侯府派来的,顾玖早就将人抓起来,打杀了事。

    青梅传达了顾玖的意思。

    两个小丫鬟得知诏夫人亲来,战战兢兢,怕得不行。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躬身领命,转眼就跑走了。那速度,仿佛是在逃命。

    顾玖同罗夫子说话:“夫子好好养病,旁的事情不用操心,我自会替你料理。”

    “你为了我,得罪了侯府,值得吗?”

    顾玖笑了起来,“夫子也太小看侯府。侯府要是知道两个丫鬟怠慢了夫子,定会狠狠教训她们。我没下令打杀那两个丫鬟,已经算是客气的。”

    罗夫子叹了一口气,“我这脑子,越来越蠢笨。看来不适合继续教书。”

    “夫子千万别这么想,你只是生病了。等身体养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但愿吧。”

    罗夫子眼中满是忧郁之色。

    顾玖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生来就不擅长安慰人。

    她想到福雅公主,想到从湖阳郡主口中听到的八卦,却一个字都没问出口。那是罗夫子的过去,罗夫子不提,她又何必提起过去的伤心事。

    等罗夫子睡下,二壮安排了妥当的婆子过来伺候,顾玖才起身离开。

    她不忘叮嘱二壮,三天两头,有空就过来看看。罗夫子的一应开销都从账上走,药材都用好的。

    二壮一一记下,让顾玖不用操心,他会照顾好罗夫子。每隔三天让田大夫过来为罗夫子诊脉。

    顾玖放心离去。

    以此同时,顾玥借口喝醉酒,于是回房歇息。

    她躺在软塌上,叫丫鬟葡萄守着门口,不准任何人进来。

    片刻之后,后窗响起鸟鸣声。

    顾玥咬了咬牙,迟疑了几秒钟,才起身将后窗打开。

    一道人影钻进来,正是谢实。

    “表妹!”

    “表哥!”

    谢实紧紧地搂着顾玥,顾玥感觉到痛,却没有叫痛。

    谢实神情激动,什么话都没说,低头就含住顾玥的嘴唇。

    这一场**,知道半个时辰后才结束。

    顾玥洗漱完毕,坐在梳妆台前。

    谢实拿起梳子,为她梳头。

    “表妹比上次更水灵了。”

    顾玥抿唇一笑,透过琉璃镜,望着谢实。

    “表哥不该来的,被人发现可就糟了。”

    “你放心,我借口喝醉了酒,到厢房歇息。我从厢房出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看见。”

    “今日人多眼杂,一会表哥出去的时候,好歹注意点,可别叫人这看见。”

    “你怕了吗?”

    谢实盯着镜子里的顾玥,顾玥的表情清晰地出现在镜子里面,无所遁形。

    顾玥微微垂首,语气委屈地说道:“我自然是怕的。我是寡妇,寡妇偷人,我会被人戳脊梁骨的。”

    “那就嫁给我。”谢实语气坚定地说道。

    “嫁给你,岂不是害了你。”

    顾玥握住谢实的手,盯着镜子里面谢实的眼眸,真诚地说道:“你将来要娶一个名门淑女,你不能总惦记着我。我,是个不祥的人,我不能害了你。我们以后,尽量不要见面。”

    “你是想同我撇开关系吗?”

    谢实手上用力,死死地掐着顾玥的肩膀。

    顾玥眉头轻蹙,“我若是想撇清关心,今日就不会约你在此见面,更不会同你发生关系。我真心待表哥,表哥却如此疑心我,真是令人寒心。”

    谢实脸色铁青,“我们男未婚,女未嫁,你为何要将我推开?我说了,被人发现了正好,我直接娶了你。”

    顾玥猛地回头,质问:“你娶我?我父亲会答应吗,我母亲会同意吗?还有舅母会同意你娶我吗?外祖父会眼睁睁看着你自毁前程吗?你别开玩笑了,你根本没办法娶我。”

    “谁说的?我现在就禀明姑母,叫姑母将你许配给我。”

    说完,谢实就要从正门出去。

    顾玥慌了,“别去。”

    她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拉住谢实的衣袖,可怜兮兮地求道:“求你,别去!”

    谢实死死地盯着顾玥,“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

    顾玥扑进谢实的怀抱,紧紧地抱着他,哽咽道:“我当然愿意嫁给你,可是我怎么能害了你。你值得更好的,我不过是个残花败柳,我不值得你这样对我。表哥,无论将来我嫁给谁,我的心永远都在你身上。”

    “你愿意嫁给任何人,唯独不肯嫁给我,对吗?”

    “不是的,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了这么多,你都不肯听,那你就去找我父亲母亲,你告诉他们你要娶我,看看他们会不会打断你的腿。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也没脸活下去,不如一死了之。”

    说完,顾玥扭头无声哭泣。

    谢实叹了一声,在顾玥的眼泪攻势下,坚定的决心破了一个口子。

    他揽着顾玥,将她抱进怀里,“好,我不娶你,你满意了吧。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嫁给谁?”

    顾玥频频摇头,“我谁都不想嫁,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

    “不嫁人怎么行。你不能在娘家住一辈子。你总得生个孩子吧。”

    顾玥咬着唇,好半天才说道:“真要我嫁人,我就嫁给能帮助你的人。我要助你上青云。”

    谢实先是一愣,紧接着感动坏了。

    “我不能让你委屈。”

    “为了表哥什么样的委屈我都承受得起。”顾玥动情地说道。

    谢实紧紧地搂着她,真想将她带着身上,揣在怀里,时时刻刻留在身边。

    然而,这只是梦罢了。

    沉默良久,他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这是你的。”

    顾玥心头颤动,她今天那么的真情实意,那么努力,为的不过就是荷包里面的东西。

    但是她面上丝毫不显。

    她盯着荷包,问道:“是从海西伯府拿出来的?”

    “正是。”

    “没有追查到你吧。”

    “放心,认证物证全都没了。海西伯府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休想查到你我的头上。”

    顾玥咬咬牙,出人意料地说道:“我不能要。这些你全都拿着。你是爷们,需要在外面应酬,用钱的地方很多。从海西伯府拿出来的钱全都给你。我待在内宅,用钱的地方少,这些给我也只是压箱底罢了。”

    “就是给你压箱底。”谢实拉起顾玥的手,将荷包放在她手心里。

    “一共一万两,全都换成了银票,你自己收起来,别让人知道。你不用担心我,我有钱花。”

    顾玥盯着荷包,心头兴奋得高声尖叫。一万两,全都是她的,哈哈。

    表面上,她咬着唇,一副难过的样子。

    “表哥帮我良多,我却无法回报。”

    谢实的手放在顾玥的腰间,并且渐渐下滑。

    他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你的身体,你整个人,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

    顾玥脸颊发热,“我只是残花败柳,承蒙表哥不嫌弃。”

    “你就是太谦虚。只有我知道你究竟有多好。那个短命鬼赵二郎无福消受,放着好好的你不要,偏要断袖。结果全都便宜了我。”

    谢实语气中透着得意。

    顾玥咬了他一口,“不要提赵二郎,我讨厌他。”

    “好,我答应你,从今以后都不提赵二郎。”

    顾玥小意温柔,不动声色地打听楚王的消息。

    小皇子出生后,楚王的宠爱被夺走。已经很长时间没进宫在天子跟前尽孝。

    顾玥悄声问道:“楚王没指望了吗?”

    “我觉着是没指望了。不过一世富贵是跑不了的。”

    “那你跟在楚王身边能有前途吗?”

    “王爷答应我,今年会保举我到六部历练,若是表现出色,将来外放地方官。”

    “真的吗?太好了。不枉你对楚王忠心耿耿。”

    顾玥心头火热,其实她更关心的是楚王的后宅。

    只是直接问楚王后宅,显得太过刻意。所以不妨循序渐进,慢慢来。

    借口时辰已经晚了,顾玥将谢实打发走。

    谢实走后窗,翻窗离开。

    顾玥瘫坐在软榻上,浑身汗水。应付谢实,要了她半条命。

    她打开荷包,里面果然装着一万两银子。

    顾玥笑得见牙不见眼,她终于有钱了。

    当初海西伯夫人派人搜她的嫁妆,抢走她的嫁妆银子。如今,她加倍讨回来。

    她早就说过,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海西伯夫人欺她辱她,就别怪她下毒手。

    只烧了账房,死了一个账房先生,没有放火将整个海西伯府烧掉,算是客气的。

    顾玥得意一笑。所有小看她的人,都将因此付出代价。

    谢实顺利地离开后院,一路上没被人发现。

    快要到供宾客歇息的厢房,谢实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顾珽突然钻出来。

    顾珽一脸狐疑地盯着他,“姓谢的,你不是说你在厢房醒酒吗?你人不在厢房,跑去哪里呢?是不是背着人算计我们顾家。”

    谢实板着脸,“让开,我要回房歇息。”

    “谢实,我告诉你,你胆敢在我们顾家搅风搅雨,修怪我不客气。”

    谢实嘲讽一笑,“你要如何对我不客气?打一架吗?”

    顾珽这个暴脾气,已经将袖子挽起来了。

    小厮李串生怕顾珽真的和谢实打起来,急忙劝道:“三少爷,老爷那里还等着你,耽误不得。”

    顾珽哼了一声,他也怕顾大人的暴脾气。

    他指着谢实说道:“你最好没干偷鸡摸狗的事情,要是被我发现,我饶不了你。”

    谢实轻蔑一笑。

    等到顾珽走后,他才长舒一口气。风一吹,才发现竟然连冷汗都出来了。

    他很庆幸,幸亏没被顾珽发现真相,要不然他和顾玥的事情再也藏不住。

    趁着天色还亮着,顾玖辞别了顾大人,坐上马车,启程回王府。

    半路上被人堵住了去路,堵得水泄不通。

    顾玖挑起车窗帘子,问道:“谁家的马车堵在路上,也不知道挪动一下。”

    小黄门跳下马车,到前面查看情况。

    片刻之后,小黄门来到顾玖身边禀报,“启禀夫人,是李家的马车堵住了路。”

    “哪个李家?”

    “李昭仪娘家。”

    原来是新晋暴发户李家。

    小黄门又说道:“李家人好像是在看宅子,他们家的马车将整条路都给堵了。夫人,我们要不要改道?”

    顾玖点点头,“改道吧。”

    暂时,她不想和李家起冲突。

    车夫掉头,选择另外一条路离开。

    李老爷站在宅子门口,问道:“刚过去的马车谁家的?”

    “启禀老爷,看徽记是宁王府的马车。小的听说顾家就在离此处不远的地方,今日顾府结亲,想必坐在马车里面的人应该是诏夫人。”

    “哦!”

    李老爷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

    他同大儿子嘀咕道:“宫里的萧淑妃没少给昭仪娘娘添麻烦,宁王小动作也不断,实在是可恨。”

    李大郎说道:“父亲放心,如今有了小皇子,他们蹦跶不了多长时间。”

    李老爷捋着胡须,连连点头,“可以先给他们一点教训尝尝,别以为昭仪娘娘年轻就好欺负。”

    李大郎心生一计,“听说珍宝斋就是这位诏夫人的产业,日进斗金。不如我们将珍宝斋的工匠都挖过来。”

    “不错,不错。”

    顾玖根本不知道李家父子在打她产业的主意。

    当她得知消息,已经是十天后的事情。

    小黄门领着二壮来到东院上房。

    这还是二壮第一次进王府内宅,看什么都稀奇,又不敢多看,怕给顾玖丢脸。

    顾玖在小书房见到二壮。

    “急急忙忙过来见本夫人,是有什么事吗?”

    二壮在杌凳上小心翼翼地坐着,“启禀夫人,有人在抢珍宝斋的生意。”

    “抢生意?怎么个抢法?”

    “一开始有人出高价想要挖走珍宝斋的工匠。后来得知工匠的卖身契都在夫人手中,就学着珍宝斋,也从将作监要了几个珠宝工匠。他们打算在珍宝斋对面开个同珍宝斋一样的珠宝铺子。小的去看了,铺子已经被他们拿下来,正在装修,等下个月月初就要开业。夫人,等他们的铺子开起来,珍宝斋的生意必定会受影响。”

    顾玖挑眉,“谁这么大的胆子,不仅敢挖人,还敢做对门生意,明摆着抢本夫人的生意?”

    “不是别人,正是李昭仪的娘家,京城新贵李家。”

    又是李家。李家为何会突然针对她?

    顾玖皱眉,“你还打听到什么?”

    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