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19章 不容易

时间:2018-10-12作者:我吃元宝

    :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

    顾府张灯结彩,大红灯笼挂在大门口,贴着醒目的喜字。

    今日是顾琤大婚的日子。

    顾府席开五十桌,能请的人全都请了来。

    顾大人如今贵为户部侍郎,接到请帖的人都会给他一个面子,带着礼物登门恭贺。

    甚至还有许多没接到请帖的人,也厚着脸皮上门。

    管家应付这种事情得心应手,都不用惊动顾大人和谢氏,就已经将来人打发走。

    顾玖坐着马车来到顾府。

    管家顾全一听诏夫人来了,亲自到二门迎接。

    “夫人当心脚下。老爷在外院花厅待客,太太在内院花厅招呼客人。”

    顾玖下了马车,看着熟悉的人,熟悉的景,轻声问道:“宾客们都到齐了吗?六哥有出发去接亲吗?”

    “回禀夫人,宾客七七八八差不多都到了。六少爷半个时辰前已经出门接亲。”

    顾玖点点头,“三妹妹是在太太身边帮忙吗?”

    “正是。

    顿了顿,顾全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太太打算给三姑奶奶另觅姻缘,带着三姑奶奶在身边,就是为了相看婚事。”

    顾玖笑了起来,直接去了内院花厅。

    大太太张氏同谢氏一起,带着儿媳妇还有各位姑娘们招呼来宾。

    大少奶奶小张氏挺着五个月的肚子,精神饱满。

    怀孕并没有让她感到疲惫,反而精神奕奕,神采飞扬,脚下生风。她游刃有余地招呼着客人,将每个人安顿好。

    大太太张氏心疼她,叫她别太辛苦,当心累着。

    她却笑道:“婆母放心,儿媳身体很好。这点事情累不到我。”

    “就算累不到,也该当心些。”

    “大嫂该听大伯母的话,毕竟是双身子,该当心些。”

    顾玖上前说道。

    “二妹妹回来了,大家都等着你。”

    大少奶奶小张氏一脸喜意。

    “小玖回来了,快坐下喝茶。如今你是客,不能累你操心。”大太太张氏乐呵呵的。

    顾玖含笑同大家打招呼。

    “二姐姐,你总算回来了。”顾琳紧挨着顾玖,一副甚是想念的模样。

    顾玖问她:“五妹妹最近好吗?”

    顾琳脸上略带愁绪,“不太好。”

    顾玖好奇,“出了什么事吗?”

    顾琳在她耳边悄声说道:“自从三姐姐回来后,我就觉着不自在。私下里,四姐姐已经同三姐姐吵了两三回,只是太太都不知道。”

    哦?

    顾玖朝正在招呼客人的顾玥,顾珊两姐妹看去。这两人吵架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们二人竟然都瞒着谢氏。

    顾玖说道:“她们吵她们的,你烦什么?”

    顾琳小声说道:“罗夫子病了,很严重,不能给我们上课。我不能去侯府上课,只能天天留在府中,每次三姐姐同四姐姐吵起来,我就夹在中间受夹板气,真是苦不堪言。”

    顾玖笑了笑,说道:“她们吵架的时候,你偷偷避开就行了。别主动往前面凑。”

    “我没地方去。”顾琳有些委屈,“姨娘日子不好过,又嫌弃我没本事,不能为她争气。还不如和四姐姐在一起。”

    白姨娘同春禾联手,打压谭姨娘。却依旧改变不了失宠的事实。

    顾大人要么去谭姨娘的房里,要么就去春姨娘的房里。已经彻底忽略了白姨娘。

    白姨娘想要翻身,目前看来是没机会的。她只能指望顾琳,指望顾琳嫁个好人家做正房少奶奶,她也能跟着扬眉吐气。

    之前几天白姨娘就叮嘱顾琳,等顾玖回来后,一定要和顾玖多多来往。

    顾琳的婚事,若是顾玖肯搭把手,给顾琳说一门亲事,那么顾琳这辈子就没什么可愁的。

    白姨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在顾玖面前说不上话。

    以前顾玖做姑娘的时候,就看不上她。如今顾玖贵为诏夫人,只怕连个正眼都不肯给她。

    白姨娘只能耳提面命,反复提醒顾琳千万别错过机会。

    要知道顾玖回来一趟多不容易啊。

    顾琳这一回将白姨娘的话听进了心里。

    她一天天大了,也开始为自己的婚事着急起来。

    因此顾玖一回来,她就凑了过来,两姐妹说着话。

    生疏的感觉,在言谈中渐渐消失,又找到了过去熟悉的姐妹情。

    顾玖说道:“上一辈的事情,我们做晚辈的不用过问。五妹妹只需要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了。”

    顾琳望着顾玖,“真的能这么简单吗?姨娘不得宠,我的婚事只怕也好不了。太太从不提我的婚事,估计她都将我忘了。”

    顾玖笑了起来,“你还没及笄,不用着急。等太太忙完了四妹妹的婚事,自然会想到你。”

    顾琳朝人群中的谢氏看去,“太太不喜欢姨娘,连带着也不喜欢我。我怕我连大姐姐都比不上。”

    顾珍嫁给许三郎,这门婚事如今看来是极好的。

    许家人为人厚道,没有海西伯府那么多龌龊。顾珍在许家生活,除了一些避免不了的磕磕碰碰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委屈。

    如今不少人都说顾珍嫁对了人。

    甚至连顾玥都要往自己脸上贴金,说什么当年要不是她抢了海西伯府的婚事,顾珍也不会有现在的福气。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顾珍都想啐顾玥一口唾沫。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顾玥这么不要脸的。真是欺人太甚。

    顾玖安慰顾琳,“别担心。就算太太不管你,还有父亲。六哥娶了胡姑娘,你又多了个嫂嫂。以后你有什么为难的地方,也可以找新嫂子求助。实在不行,你还可以到王府找我。”

    “我真的可以去王府找二姐姐吗?”

    顾玖点头,“等下次王府宴请,我给你帖子。”

    顾琳甜甜一笑,“谢谢二姐姐。二姐姐你太好了。”

    顾玫来了,就连裴芸也到了。

    顾玖还在人群中看见了谢太太马氏,还有谢二太太钱氏。

    谢氏招呼娘家人之后,想到了苏家。

    她来到顾玖身边,“二姑奶奶,老爷给苏家下了请帖,请说苏家人到现在都没上门。苏家不会是不来了吧。”

    顾玖扫了眼人群中的谢家人,真不知顾大人是怎么想的,竟然会给谢家人下帖子。

    难道谢茂死了,顾大人就忘了两家反目成仇的事情吗?

    还是说谢氏枕边风太厉害,竟然能说服顾大人改变主意,给谢家下帖子。

    顾玖轻声一笑,“太太不知道吗,苏家那边昨日就派人上门道喜,并且告诉父亲,今日就不登门喝喜酒,以免太太心里头膈应。不过太太放心,等到三哥成亲的时候,苏家一定会上门,并会送上厚礼。”

    谢氏这一刻,的确感到膈应。

    她含糊一笑,“苏家倒是知情知趣,竟然会如此用心。”

    “苏家世代书香,自然不是毫无底蕴的暴发户可比。”顾玖小小地讥讽了一下谢家。

    谢氏脸上发烧,“二姑奶奶嫁到王府,别的没见到变化,唯独脾气越来越大。”

    顾玖笑道:“太太慧眼如炬。这两年我脾气的确见涨,谁叫这年头不开眼的人太多。不给那些人一点颜色看看,还当我这个诏夫人是摆设。”

    谢氏觉着顾玖话中有话,似乎是在指桑骂槐。

    她心头不喜,“二姑奶奶的暴脾气,可别往娘家人身上使。有本事冲王府去。”

    “太太放心,我回娘家,向来都是高高兴兴来,高高兴兴走。太太要是没别的事情,我还要找玫姐姐裴姐姐说话,失陪。”

    顾玖还真不乐意同谢氏浪费口舌。

    顾大人的确给苏家下了请帖。

    之前苏政还问过她,他们苏家要不要上门喝喜酒。

    顾玖很干脆,礼物送到就行了,喝不喝喜酒真没那么重要。心里不痛快,来喝喜酒不过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不如不来。

    苏政从善如流,于是乎,提前一天将礼物送来。找了个借口,今儿就不来喝喜酒。

    顾大人也知道苏家人有心结,所以也没勉强。

    谢氏原本还想在苏家人勉强显摆一番,结果苏家根本不登门,不喝喜酒,谢氏显摆的想法落空。

    她心头哼了一声,苏家破落户,实在是没必要在意那家人。

    却不知,她的消息都是几年前老掉牙的。

    自从苏家开始为顾玖的药材铺供货后,家里头的情况就逐渐得到了改善。

    苏二老爷是个通透的人物。他停留在京城的时候也没闲着,通过过去的关系,联络可许几家大型的药材铺。除了给顾玖的药材铺供货外,还给其他药材铺供货。

    药材并非暴利,靠着积少成多,苏家一改过去的窘迫的境况,终于有了固定的收入。

    如此一来,苏家就有财力让更多的孩子读书,参加科举。

    终有一天,苏家人会再次出现在朝堂上。昔日那个世代书香的苏家,会再次出现在世人的眼前。

    顾玖陪着顾玫说话。

    “玫姐姐,妞妞还好吧,今天怎么没把孩子带来。”

    一提起孩子,顾玫满脸堆笑,“孩子淘气,以免她败坏了大家的兴致,就没将她带过来。托小玖妹妹的福,妞妞这几个月一直平平安安。她现在都会走了。”

    “真的吗?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走了。”

    “太医也说,和同月龄的孩子相比,她走路走得早。现在叫娘也叫得特别清楚。”

    “那太好了。改明儿找机会一定要看看孩子。”

    “你随时来,我随时欢迎。”

    顾玫眼中的温柔都快要溢出来了,可见她心里头全是孩子妞妞。

    顾玖没提韩世子,也没提曲姑娘。她不想破坏顾玫的好心情。她只和顾玫聊着普通的家常。

    可是顾玖还是没躲过别人审视的目光。

    一个长辈亲戚盯着顾玖的肚子看了好一会,实在是忍不住,就问道:“小玖,你肚子还没动静吗?”

    顾玖愣了下,才将对方认出来。

    “多谢婶娘关心,暂时还没动静。”

    “你成亲都一年多了吧,肚子还没动静,王府能答应吗?我知道一个特别好的大夫,专治妇科,要不改日请到王府,给你诊治?”

    顾玖抿唇一笑,“多谢婶娘好意,不用了。太医说我身体很好,怀孕是迟早的事情。”

    婶娘一听,意味深长地点点头,“难为你了。”

    顾玖有点懵,难为她什么。

    片刻之后,她才反应过来,原来婶娘误会刘诏不行。

    顾玖低头一笑,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解释,说多错多。不如就这让婶娘继续误会下去吧。

    顾玫悄声问顾玖,“真没动静?”

    顾玖点头,拉着顾玫的手贴在自己的腹部,“真没动静。”

    顾玫收回手,说道:“你和公子诏聚少离多,难怪还没动静。你该和公子诏说一声,叫他抽空多回家。”

    顾玖颔首点头。

    她的肚子到现在还没动静,主要是她不想这么早生小孩。

    满打满算,她的身体也才十七岁。最好能等到十八岁后生小孩。年龄大,身体好,小孩生下来也会更健康。

    所以,今年下半年怀孕,时间就差不多合适。

    当然,这些话没办法出口,只能让众人继续误会她和刘诏。

    见裴芸冒酸水,一脸难受的模样,顾玖悄声问道:“裴姐姐是有了吗?”

    裴芸先是一愣,接着掩饰不住的笑容,“多谢顾妹妹当初给的两张方子,用了后身体好了许多,刚怀上,还不满三个月就没声张。没想到顾妹妹一眼就看出来。”

    顾玖笑着说道:“恭喜裴姐姐,我见你一脸不舒服的样子,可是恶心反胃?”

    “有一点点反胃,倒不觉着恶心。”

    顾玖当即命人将裴芸面前的茶杯端走,换做温开水,给裴芸暖胃。

    喝了温开水,裴芸舒服了一点,“多谢顾妹妹,你懂得真多。我刚听见,你家婶娘在问你肚子有没有动静,既然顾妹妹身体无恙,就赶紧要个孩子吧。

    别像我似得,因为没孩子,不知受了多少罪。别人看我的眼神,都透着同情和嫌弃,真是气煞人也。这回好不容易怀孕,终于让那些人闭上了嘴巴。”

    “裴姐姐何必在乎他人的目光。”

    裴芸苦笑一声,“我以前和你一样,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可是自从成亲后才知道,一个屋檐下生活,就没办法不在意他人的目光。

    有孩子总归比没孩子的强。毕竟我是嫡长媳,又是宗妇。肚子迟迟没动静,府中老夫人,夫人都会过问。就连夫君,在人前似乎也要低人一等。”

    说起过去承受的压力,裴芸也觉着很憋屈。

    可是谁让她处在宗妇的位置上,这些压力她躲避不了,只能迎头而上。

    好在如今总算有了身孕。

    顾玖知道裴芸有多宝贝肚子里的孩子,她特意安排一个小丫鬟在裴芸跟前听候差遣。

    “裴姐姐如今是双身子的人,今日府中宾客众多,裴姐姐就别随意走动,以免冲撞了你。有什么需求吩咐这个丫鬟去办。裴姐姐千万别累着。”

    裴芸掩唇一笑,“多谢顾妹妹。顾妹妹如此会照顾人,公子诏能娶到你,真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气。”

    顾玖低头一笑,有点不好意思。

    她和刘诏成亲一年多,还真没亲手照顾过刘诏。向来都是一言不合,就一脚将刘诏踹下床。

    顾玖反省自己,下定决心下一次一定要对刘诏好一点。

    不过等到下一次的时候,顾玖估计早就忘了自己说过什么。心头不高兴,照旧将人踹下床。

    嗯,她就是这么表里不一,没毛病。

    刘诏娶了她,就得包容她一切的优点和缺点。

    就像她,也在试着接受刘诏的各种毛病,寻找两人的平衡点。

    新娘子接回来了。

    大家纷纷起身,前往礼堂观礼。

    顾玖留在裴芸身边,亲自护着裴芸,生怕有人冲撞了她。

    要知道裴芸怀上这一胎,多不容易。不敢有半点闪失。

    ------题外话------

    感冒。吃了感冒药一直昏昏沉沉的,从昨晚七点钟开始睡,一直睡到今天早上急匆匆爬起来赶更新。

    今天的更新迟到了,对不起。

    二更晚一点奉上。

    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