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16章 小皇子

时间:2018-10-08作者:我吃元宝

    ,。

    “陛下大喜,昭仪娘娘生的是小皇子。”

    哈哈……

    天子放声大笑。

    他一手抱起小皇子,举过头顶。拥有了小皇子,就像是拥有了一切。

    小皇子在襁褓中放声大哭,声音洪亮。

    天子心情激动之余,为小皇子赐名昊。

    “昊!”

    李昭仪咀嚼着这个字的含义,昊,天也。天子的用心不言自明。

    李昭仪笑了起来,再也不用将野心掩盖。

    没生儿子之前,她底蕴不足,不敢同底蕴深厚的薛贵妃,萧淑妃斗。凡事总要忍耐三分。

    如今她如愿生下儿子,并且陛下赐名昊,她便有了足够的底气同薛萧两位斗一斗法。

    她命人将孩子抱来,忍着激动的心情在孩子的额头上亲了亲。

    这个孩子,名叫刘昊,是她的命根子,更是她的未来和一切的希望。

    她的未来全都寄托在孩子身上。

    老天爷待她不薄,让她一举得男。

    李昭仪生下小皇子的消息,如长了翅膀一样,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了京城各个角落。

    成年皇子们,无不捶胸顿足,懊恼不已。

    完了,完了。

    陛下有了小皇子,以后他们这些成年皇子就越发的碍眼,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老天实在是太过偏爱李昭仪,凭什么所有的好事都让他赶上了。

    当成年皇子们得知陛下给小皇子赐名昊,更是傻了眼。

    皇子们无不借酒消愁。

    赵王在自己的王府,得到消息,当场就将桌子给掀了。

    老货疯了吧。

    赵王急匆匆进宫,找薛贵妃商量对策。

    宁王府。

    宁王心绪不宁,关起门来大骂天子。

    “老头子是得了失心疯吗?一个刚出生的小皇子,竟然取名昊,就不怕折寿。真是越老越糊涂,简直不可理喻。他还真以为自己能活一二十年,真以为能将小皇子养大成人,将皇位传给一个孩子?呵呵!”

    内侍常恩劝解道:“王爷还是要放宽心。小皇子那么小,说不定哪天一个风寒就要了命。”

    “一个风寒就能要了小皇子的命,老头子就会发疯拼命,拿我们这些碍眼的成年皇子开刀。老头子果真是越老越疯癫。去,将大公子叫回来,本王有要紧事情吩咐他去办。”

    常恩领命而去。

    宁王没急着进宫。

    事已至此,萧淑妃那边也不会有什么好办法。

    真要有好办法,早在李昭仪怀孕期间就动手了。哪里需要等到现在,叫天子得了儿子后,疯得更加厉害。

    天子疑心病重,当初将皇宫大清洗,处死了很多人。

    这回李昭仪怀孕,一应饮食起居,全是天子亲自安排人照顾,保证不出半点差错。

    那样的情况下,宫中但凡有眼色的人,都不会轻易动手。

    就像舒婕妤(贤妃),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李昭仪给扳倒了。可见李昭仪在天子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

    ……

    城门落锁之前,刘诏风尘仆仆赶回了王府。

    来不及洗漱,直接去碧玺阁见宁王。

    “李昭仪生了小皇子,老头子赐名昊,目的昭然若揭。此事听说了吗?”

    刘诏点头,“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

    宁王烦躁地在书房里走来走去,“昊,天也。老头子取这个名字,心思不言自明。要本王说,不如直接赐封小皇子为太子得了。

    老不死的东西,越老越疯癫。这件事情很不妙。很有可能,下一步李昭仪就会封妃,甚至直接晋升为皇后。”

    刘诏摇头:“李昭仪暂时还当不了皇后。”

    “此话何讲?”

    刘诏喝了一口茶,说道:“皇祖父应该不会让小皇子成为靶子。一旦李昭仪封后,小皇子就成了嫡子。

    本朝传统,有嫡立嫡。可是小皇子那么小,立小皇子为太子,只怕小皇子活不到五岁就会夭亡。

    最好的办法还是封妃,同时扶持李家,打压薛家和萧家。

    如此一来,宫里就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小皇子的安全也得到了保证。”

    宁王皱眉深思,“即便老头子不封李昭仪为后,只要她儿子好好活着,老头子再活个二十年,不,只需要再活十五年,皇位就会是李家的囊中之物。老头子此举,简直不将我们这些成年皇子当人看。实在是令人寒心。”

    宁王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心里头的恨意都快要溢出来。

    刘诏突然说道:“皇祖父在服用方士敬献的丹药。”

    宁王愣了一下,紧接着狂喜,“确定?”

    刘诏点头。

    宁王哈哈一笑,“老头子信什么不好,竟然信任方士,还敢冒险服用方士敬献的丹药。看来他是活不到小皇子长大。”

    宁王笑过之后,又松了一口气。

    刘诏又说道:“父王是时候给皇祖父敬献美人。”

    宁王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本王要做孝子。改明儿本王就给老头子敬献美人。”

    刘诏又提醒道:“父王最好放下对赵王叔的成见,同赵王叔联手。”

    “不,本王要同燕王联手。赵王不足为谋。”

    刘诏蹙眉。

    宁王说道:“赵王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会坏事。让他自己折腾去。”

    “父王别忘了薛家。”

    “薛家那里,本王自有打算。”

    父子两人密谈了两个时辰,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刘诏才离开碧玺阁,回东院歇息。

    ……

    见到刘诏,顾玖还擦了擦眼睛,有点不敢相信。

    “你怎么回来了?”

    “临时有事,回来一趟。”

    顾玖瞧他风尘仆仆的样子,赶紧吩咐下人准备热水。

    刘诏在浴室洗漱,顾玖坐在床头,心思不明,各种念头在脑海中闪过。

    等到刘诏从浴室出来,她望着他,目光饱含深意。

    刘诏任由小黄门伺候他,擦拭湿润的头发。

    他敞着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

    他问她:“看着我做什么?”

    “你是为了宫里的事情回来?”

    刘诏没有隐瞒,“正是。”

    顾玖扫了眼小黄门。

    小黄门当即识趣的离开。

    然后她才说道:“李昭仪如愿生下小皇子,此事有多严重?”

    刘诏面色清冷地说道:“知道小皇子被赐名昊吗?”

    顾玖点头。

    “此名等于是定了小皇子的名分,就差直接封小皇子为太子。”

    顾玖轻声一笑,“天子如果真的封小皇子为太子,就不怕小皇子折寿?”

    “所以才取名为昊,而不是直接封太子。皇祖父此举,他的心意已经不言自明。父王,几位王叔,其他叔父们,全都不合皇祖父的心意,皇祖父这是打算亲手培养一个太子出来。”

    顾玖问道:“只是天子能活到那个时候吗?总不能真的将所有成年皇子都处死。”

    “不会全部处死,但是会全部圈禁。”

    “主弱臣强,可不是好兆头。”

    “别忘了李昭仪背后的李家。”

    说完,刘诏眼中闪过轻蔑之色。

    顾玖试着问道:“李家怎么样?会成为心腹大患吗?”

    刘诏沉默片刻,才说道:“李昭仪的父兄,皆才干平平。若非皇祖父越级提拔,靠他们自己,一辈子也升不到现在的官职。不过李家人办事虽然不行,但是搂银子却是一把好手。李家已经在朝堂上网络了一批人,也算是初成气候。”

    顾玖小声说道:“宫里三方势力已成,江淑仪只能依附其中一方。”

    刘诏提醒道:“那个江淑仪,不足为谋。”

    顾玖点头,“我知道。她缺乏底蕴,性子急躁。若是有个五年十年时间的历练,或许能突围而出。不过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她又看着他,“你危险吗?王府危险吗?”

    刘诏眼神突然一冷,“目前王府和本公子都是安全的。除非皇祖父真的得了失心疯,迫不及待地要为小皇子扫清障碍。”

    顾玖讥讽一笑,“天欲使其亡,必先使其狂。”

    刘诏来到床边,将顾玖整个人抱在怀里,“你放心,无论如何本公子也会报你安全。”

    顾玖点点头,反手抱住刘诏,“你也要保重自己,不要冲动行事,不要不顾自己的性命。我若是做了寡妇,定不会替你守一辈子。”

    好好的气氛,被一句寡妇败坏得一干二净。

    刘诏眉眼抽动,“就不能好好说话?”总是破坏气氛,在他感动的时候,来一句煞风景的话。

    顾玖扬眉一笑,捏着刘诏的鼻子,“我是在提醒你,你要好好活着,要不然我就改嫁给别的男人。”

    “本公子绝不会给你机会改嫁,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顾玖哈哈一笑,“怕了吧。怕了就好好保重自己,不要做危险的事情。别忘了,我肚子里还没怀上。”

    刘诏盯着顾玖的腹部,一脸怨念,“你怎么知道没怀上?说不定过个半个月就有了。”

    “有没有怀上,我自己清楚。”

    “今晚上本公子让你怀上。”

    顾玖一把推开他,“小日子来了,身上不干净,你去书房歇息。”

    刘诏直接将顾玖压在身下,“无妨,本公子不嫌弃你。今晚本公子就歇在房里。”

    顾玖翻了个身,“随你。”

    ……

    第二天天不亮,刘诏启程回军营。

    他本不想惊动顾玖,却没想到顾玖自己醒来。

    “要走了吗?”

    刘诏点点头,“时辰还早,你再睡一会。”

    顾玖揉揉眼睛,“吃了早饭再走吧。记得将你的印章留下,我要去少府挑人。”

    “早就给你留着,有什么事情你找钱富。府中的事情,你少操心。早点养好身体,早点给本公子生个大胖小子。”

    顾玖笑了起来,她侧躺着,单手趁着下颌,“你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做父亲吗?”

    刘诏来到她身边,俯身,目光深邃地看着她,“难道你不想做母亲吗?”

    顾玖猜测,她要是说不想,刘诏估计会气得抓狂。

    所以,她从善如流地点点头,“想倒是想,可是你我聚少离多,想要怀上孩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诏咬牙切齿,“本公子会尽量抽时间回来,无论如何今年一定要怀上。”

    顾玖抿唇一笑,“那你就努力吧。”

    刘诏心头发狠,狠狠地含住顾玖的嘴唇。

    这个坏女人,真是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踹进裤兜里,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顾玖快要喘不过气来,用力推开他,“我还没洗漱,口臭。”

    “本公子又不嫌弃你,你怕什么。”

    顾玖嘴角抽抽,“我嫌弃我自己。”

    “乖,别嫌弃自己。本公子很稀罕你。”

    顾玖拿起枕头朝刘诏扔去。

    刘诏哈哈一笑,转身离开了卧房。就着月光前往军营。

    顾玖躺在床上,不知道想到什么,噗嗤一声笑出声。眼神格外温柔。

    她往床上一翻,将棉被一卷,睡回笼觉。

    这一觉,一直睡到天亮才起。

    李昭仪生下了儿子,她也要抓紧时间进行自己的计划。

    忙完了差事后,她就拿着刘诏的印章前往少府挑选了四个小黄门,都是二十来岁的年纪。

    她发现使用小黄门,比使用常随小厮更放心。

    小黄门是阉人,等于是皇室的家奴,又没有后代,不用担心他们的忠诚。

    难怪千百年来,宫里面都用阉人伺候。

    而且阉人在外行事,代表了皇室身份。别人一看,自然要给三分脸面。

    顾玖吩咐容信,白仲两人将四个小黄门调教出来。

    白仲斗胆一问:“夫人可是不满意小的们伺候?”

    “本夫人对你们有大用,所以需要有人接替你们的差事。”

    白仲一听,难掩兴奋,“请夫人吩咐。”

    顾玖轻声说道:“本夫人准备派你们前往江南主持大局,发展海贸,以及打造海船,经营人脉关系。府中就交给新来的几个人。你们替本夫人好好调教他们,争取让他们早日独当一面。你们二人也能早日启程前往江南。”

    白仲,容信二人都很兴奋,“小的一定不会辜负夫人的期望。”

    “去忙吧。”

    二人领命,摩拳擦掌,一定会下死力气调教新来的四个小黄门。

    顾玖安排宋正给二壮送信,叫二壮抓紧时间培养掌柜伙计。很快就要安排人下江南。

    青梅有些担心,“夫人,这个时候下江南,银子不凑手,该如何是好?”

    “珍宝斋能调用多少银子?”

    青梅将账目牢记在心中,顾玖一问,她脱口而出,“只能调用一万两左右的白银。只是这样一来,珍宝斋就没了流动资金。”

    顾玖皱眉,“珍宝斋压了多少库存宝石?”

    “压了四五万两的库存。”

    顾玖当即吩咐,“通知珍宝斋的掌柜,叫他尽快清库存。至少要凑出两万两给白仲他们带去江南。”

    “奴婢遵命。”

    小翠从外面急匆匆进来,“夫人,那个人又来了。”

    顾玖蹙眉。

    小翠问道:“要将人请进来吗?”

    顾玖冷冷一笑,“把人请进来。”

    小翠口中的那个人,指的就是周苗。

    周苗大摇大摆地走进东院,“诏夫人,我们又见面了。”

    “周公公请坐。恭喜周公公高升。”

    周苗已经脱离了小黄门的身份,晋升为内谒者,正六品下。

    周苗轻描淡写地说道:“也是托了江淑仪的福。”

    顾玖轻声一笑,没有作声。

    周苗说道:“江淑仪托咱家带话,她很感激诏夫人照顾她的家人。”

    顾玖轻声说道:“当初我答应她,会代为照顾她的家人,自然会说到做到。”

    “李昭仪生下小皇子,江淑仪按照夫人的建议,已经决心投靠李昭仪。”

    顾玖挑眉一笑,“你同本夫人说这些做什么?别忘了我可是诏夫人,是萧淑妃的孙媳妇。”

    周苗哈哈一笑,“夫人总该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

    顾玖摇头,“我更知道夫妻一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本夫人就不信,真到了那一天,李昭仪能饶过公子诏,能饶过本夫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