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14章 他该死

时间:2018-10-07作者:我吃元宝

    ,。

    杜三回王府复命。

    见公子议一直陪在萧琴儿身边,他就没露面。

    只是同萧琴儿身边的心腹丫鬟说了一声,“事情已经办妥了。大少爷那边,派了两个经年老吏审问那个梁氏,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杜三口中的大少爷,是萧琴儿的大哥萧大郎。

    杜三将那个女人并丫鬟婆子全部交给了萧大郎处置。

    刘议陪了萧琴儿一天,有些疲乏,就去床上歇着。

    萧琴儿也没阻拦,只叫人好生伺候着。

    心腹丫鬟来到她身边,悄声说道:“启禀夫人,杜三那边已经办妥了。”

    萧琴儿双目一亮,“如此甚好!等大哥那边送来消息,本夫人就要带着孩子回一趟娘家。也让孩子见见外祖父母。”

    “夫人说的是。”

    一直到晚上,大家都歇下,这一日总算风平浪静的度过。

    刘议并不知道梁氏被抓走,入睡前他还想着要带什么礼物哄哄梁氏。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刘议深有体会。

    明明萧琴儿就睡在他身边,可是他心里头却想着梁氏,想着梁氏的一颦一笑,想着她的身体,想着她的小意温柔。

    听着身边绵长而有规律的呼吸声,他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再三思虑,干脆起身,去了书房歇息。

    黑夜中,萧琴儿睁开了双眼。

    她双目无神地望着头顶方向,心头却越来越恨。

    刘议有了新欢,如今和她同床共枕都忍受不了,心里头想着的全是外面的狐狸精。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刘议犯贱,外面那个狐狸精更是贱人。

    她堂堂侯府嫡女,父兄身居要职,姑祖母是萧淑妃,她嫁给刘议,绝对是门当户对。

    甚至因为刘议不是嫡长子,婚事上头家里人都觉着她受了委屈。

    可她不觉着委屈,她喜欢刘议,她愿意嫁给不是嫡长子的刘议。

    本以为夫妻成亲后,一定会恩恩爱爱,白首到老。

    却不料,短短两年时间,刘议的心就变了。竟然连同她同床共枕都感到厌烦。

    她堂堂侯府嫡女,竟然被人如此欺辱作践,实在是忍无可忍。

    萧琴儿紧紧地咬着牙关,咬得死紧死紧,就怕自己叫出来,惊动刘议。

    她蒙着被子,无声哭泣。

    刘议,你如此欺我,就别怪我将你心尖上的女人碎尸万段。

    萧琴儿借着身体不舒服,缠了刘议三天。

    直到刘议的耐心快要用完的时候,萧琴儿果断放手。

    刘议得了自由,迫不及待地找了个借口出府。走之前,还特意叮嘱萧琴儿晚上别等他,他或许要很晚才会回来。

    萧琴儿忍着心头的厌恶和恨意,关心地说道:“你少喝点酒,当心身体。”

    看着萧琴儿关心他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刘议心头很是愧疚。

    但是转眼,这点愧疚又被对梁氏的思念给淹没。

    刘议带着人急匆匆赶到芳草胡同,结果看到院门被一把大铁锁给锁上了。

    刘议皱眉,这是怎么回事?

    王顺上去敲门,敲得砰砰作响,却半天都没有人回应。

    有街坊邻居听到动静,趴在墙头偷看。

    刘议四下一扫,好几个人从墙头掉落下来。

    一盏茶之后,里正带着钥匙打开了院门。

    刘议站在小院内,看着已经被搬空房舍,脸色黑如锅底。

    里正同街坊邻居们围在一边,看着刘议的目光,又敬又威。

    都在想,这位就是王府公子吗?果然气度不凡。

    过去有眼不识泰山,竟然看走了眼。

    刘议咬了咬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里正有点惴惴不安,不敢说。

    王顺立马大声说道:“谁能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赏一两银子。”

    “我知道,那个女人的野男人找上门来,把人带走了。”

    “听那个野男人说,女人为了攀高枝,将所有的银子全部卷走,害得她老娘没钱治病,最后病死了。”

    “那女人同野男人在一起好几年了,就为了攀高枝,将人给蹬了。”

    “听说一开始两人商量好,让女人设套,敲诈公子。”

    ……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人七嘴八舌,你一句我一句,很快事情的真相就被拼凑了出来。

    “谬!”

    刘议一声怒斥,“本公子的女人,本公子难道不知道来历吗?”

    街坊邻居们都是怕怕的,又不赞同的表情。

    里正斗胆说道:“公子,这世上坏心肠的人太多了,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而且……”

    “够了。人往哪边去了,有谁知道?”

    “出,出城了。那个男人说是要带着女人回老家,给她老娘上坟。”

    刘议脸色铁青,“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三天前。”

    已经过去了三天,只怕是追不上了。

    他挥挥手,王顺赶紧拿出银子,将街坊邻居都打发走。

    小院安静下来,刘议坐在仅剩的一张椅子上,对王顺说道;“查!一定要将此事查清楚。”

    王顺小心翼翼地说道:“公子不相信街坊们说的话?”

    刘议眼一瞪,“梁氏如何来到本公子身边,你是亲眼所见。你认为她在外面还会有别的男人?她是不是处子,本公子能不清楚?”

    “这……可是街坊们说的话……”

    “此事定有蹊跷,所以本公子要严查此事。”

    “只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三天,只怕不好查。”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沿路肯定有人有影响,一个个问过去,就不信查不出那帮人的来历。”

    “老奴遵命,老奴这就安排人调查此事。”

    然而调查结果不尽如人意。

    出了芳草胡同,一开始还有商家注意到这伙人。但是过了两条大街,就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他们。

    几个城门都问了,同样是毫无消息。

    王顺判断,这伙人应该是在城中乔装打扮藏了起来。未必是出城,说不定人还在京城。

    “公子,老陆常听人说,民间有种拐子,专门冒充独居女子的家人。编造各种谎言,使得街坊信以为真,然后顺利带走女子并所有财物。这回的事情,极有可能也是拐子所为。”

    “本公子叮嘱过她,无事不得出门,拐子怎会盯上她?”

    “或许是丫鬟出门买东西的时候走漏了风声,被人盯上了也不知道。”

    刘议咬牙切齿,心头又惊又怒。

    “除了被拐子拐卖,还有可能是被人抓了起来。”

    王顺心头一惊,“公子是在怀疑夫人吗?”

    “恰好就是本公子不在的这几天出的事情,本公子不得不多想。”

    “可是夫人按理不会知道此事。而且如果夫人得知了梁氏的存在,怎会如此安静?夫人的脾气,真要知道公子养了外室,早就闹了起来。”

    刘议心头惦记着梁氏的安危,哪里听得进去王顺的话。

    他怒气冲冲回到王府,找到萧琴儿。

    萧琴儿一脸意外,“表哥怎么回来得这么早?谁惹你生气了?”

    刘议死死地盯着萧琴儿:“是不是你做的?你把人弄到了哪里去了?”

    萧琴儿一脸懵逼,“表哥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人?我做了什么事情?”

    “你休要装傻,人是不是你抓的?你把人藏在哪里,赶紧交出来。”

    刘议表情凶狠,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萧琴儿放下针线活,她很生气,“表哥没头没尾,一回来就问我人到哪里去了,一副认定我藏了什么人的样子。我倒是要问问表哥,你口中说的人是哪路神仙?什么人是我不知道的?你说啊!”

    刘议厉声质问,“你是不是不说?”

    萧琴儿比刘议更火爆,一巴掌拍在桌上,“我做都没做过的事情,你让我说什么。倒是你,莫非是在外面藏了人?是不是女人,是不是?你说话啊,你说啊。你怎么不说了,是心虚了吗?刘议,你混蛋。你竟然敢背着我在外面养女人,我和你拼了。”

    萧琴儿瞬间爆发,就朝刘议的脸上抓去。

    刘议躲开,萧琴儿扑了个空,差点跌倒在地上。

    她大哭起来,“刘议,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你欺人太甚。你说,你是不是在外面养了女人。”

    “不要胡说八道。”

    “我胡说八道?你口口声声叫我将人交出来,我倒是要问你,你让我交什么人?我藏了你的什么人,你说啊?”

    刘议一句话不肯说。

    萧琴儿拿起手边的一切东西,朝刘议砸去。分明是受了刺激,疯狂的模样。

    刘议后悔,早知道就不该招惹萧琴儿。他私下里派人慢慢寻找,总能找到线索。

    两口子闹架,惊动了裴氏。

    裴氏赶了过来,就见到萧琴儿趴在桌上大哭,刘议坐在另外一头,生着闷气。

    “怎么回事?”

    萧琴儿只是哭,并不解释。

    丫鬟七嘴八舌将事情说了。

    “公子欺负夫人,一回来就疾言厉色叫夫人把人叫出来。夫人问公子交什么人,公子不肯说,一直凶巴巴的。后来,夫人猜到公子在外面养了女人,委屈得不行。求王妃娘娘替我家夫人做主。”

    丫鬟话音一落,萧琴儿非常应景的,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刘议,你狼心狗肺,我在家中为你生儿育女,从鬼门关走了一趟,你竟然在外面养野女人。你对得起我吗?”

    裴氏狠狠剜了一眼刘议。

    混账东西,萧琴儿生孩子的时候,她就吩咐他将外面料理干净。

    他答应的好好的,结果还和外面的人有纠缠,竟然还被萧琴儿知道了。

    难怪萧琴儿又哭又闹。

    “老四,你有什么话说?”

    刘议紧皱眉头,“人不见了,就是这两天的事情,是被人强行带走的。我怀疑是琴儿她……”

    “刘议,你不仅欺辱我,你还污蔑我。我直到今天才知道你在外面养了个野女人。

    我若是早知道这个贱人的消息,我早带着人打上门去,叫她知道我的厉害。

    你从外面找来的野女人,谁知道来历请不清白,你不疑心那女人,偏来疑心我。

    刘议,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你欺人太甚,我要回娘家,我再也不要看见你。”

    萧琴儿吵着回娘家,裴氏好歹劝住。

    萧琴儿看着刘议,只要刘议肯说一句好话,她就不回娘家。

    可是刘议一直闷头不作声,萧琴儿又伤心又难过又失望。

    “母妃,你不用劝我。表哥是铁了心要和外面的野女人在一起,在他心里头,只怕我给人家提鞋都不配。我这就回娘家,给外面的野女人让出位置。”

    这一回无论裴氏怎么劝,萧琴儿都执意离开。

    她吩咐下人打包行李,带着孩子就要出门。

    裴氏急得不行,冲上去,一巴掌打在刘议的头上。

    “糊涂东西,为了一个外室,你真要眼睁睁看着琴儿离开?你就不怕亲家打上门来?”

    刘议紧皱眉头,“母妃,这件事你就别管了,我自有主张。”

    “你有主张?你告诉本王妃。”

    “琴儿要回娘家,就让她回去。让她在娘家冷静冷静。否则每次有事情,她又哭又闹,拿回娘家威胁我。我现在不吃她这一套。”

    裴氏板着脸,“你就作吧,迟早有你后悔的时候。”

    刘议哪有后悔的样子,他心头着急上火,嘴里起了火泡,满心烦躁,哪有心思去劝慰萧琴儿。

    萧琴儿等了半天,没等到刘议低头。

    一怒之下,带着孩子回了娘家。

    裴氏也懒得管他们两口子,让他们闹去。

    一个二个都是不省心的东西。

    萧琴儿一走,刘议就开始借酒消愁,府中上下议论纷纷。

    欧阳芙悄声同顾玖嘀咕,“听说四公子养在外面的外室不见了,被人强行带走。你猜是不是四弟妹偷偷派人做的?”

    顾玖轻声一笑,“这事我可猜不准。”

    欧阳芙抿唇一笑,“我猜啊,此事十有九八就是四弟妹做的。亏她沉得住气,竟然一直隐忍没有发作。我原本以为她出了月子,就会带人打上门去。却没想到她那样沉得住气,竟然不声不响派人将那个外室给抓走了。”

    顾玖轻声说道:“四弟妹在大事上面,一直都有成算。人如果真的是她派人抓走的,也不奇怪。”

    当初在宫里头,第一次碰见萧琴儿,顾玖就看出来,萧琴儿看似急躁,关键时刻也很稳得住。

    这一回,萧琴儿使出霹雳手段,不露半分痕迹就将那个外室给解决了。

    纵然刘议怀疑萧琴儿,却没有证据。

    到最后,理亏的人还是刘议。

    萧琴儿还可以借此事,收拾刘议一顿。

    至于萧琴儿带着孩子回娘家,这是姿态,也是一种态度。

    或许还藏着别的理由,比如回娘家后,抽空去看看那个被藏起来的外室。

    ……

    萧琴儿回到娘家,没急着去见那个外室。

    她先是找萧夫人哭诉,诅咒刘议不得好死。

    “呸呸呸,要诅咒也是该诅咒那个该死的外室,不能诅咒姑爷。”

    萧琴儿却哭道:“他为了一个狐狸精,对我冷言冷语,就差没动手。他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我恨死他了。母亲,我好难过。”

    萧夫人安慰萧琴儿,“以后啊,类似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是避免不了的。姑爷是王府公子,他的身边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你自己要想开一点,好在你生下了嫡长子。”

    萧琴儿哭诉道:“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想得开。我好恨他。成亲前他口口声声说只会有我一个,结果两年不到,就在外面养了外室。他欺人太甚,他该死。”

    萧夫人叹了一口气,“好了,好了。你先在家里住下来,王府那边明日我亲自登门问问王妃和王爷,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刘议这么干,不能不管。”

    “一定要让王爷打他一顿板子,否则他还会欺负我。”

    萧夫人又一次叹气,打刘议板子,谈何容易。

    这件事情,用脚趾头想都想得到,王府肯定不舍得收拾刘议。

    养个女人,能算事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