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07章 养外室

时间:2018-10-04作者:我吃元宝

    ,。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就到了腊月。

    天气严寒,谁都不想出门。

    萧琴儿的预产期就在腊月里头,肚子硕大。

    有人甚至猜测,她是不是怀的双胎。

    萧琴儿腿脚轻微浮肿,行动很是吃力。

    她心头恼怒不已,“这都腊月了,表哥为何还没回来?不是说王爷派了人去江南,为何不将表哥带回来?”

    丫鬟安抚她,“夫人别着急。公子当初承诺,腊月肯定会回来,那就一定能回来。”

    萧琴儿托着肚子从床上坐起来,“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我刚查出怀孕,他就去了江南。如今我要生了,他还不见人影。他心里头难不成是忘了我?”

    说着说着,萧琴儿就伤心得哭了起来。

    丫鬟一边宽慰她,一边给她擦拭眼泪。

    恰在此时,门房来报,“夫人,夫人大喜啊。四公子回来!”

    “表哥当真回来了吗?”

    萧琴儿一脸惊喜,虽说眼泪还挂在脸颊上,但是整个人都散发着明为兴奋的光芒。

    “回来了,回来了。刚进二门,先到春和堂请安。”

    萧琴儿吩咐丫鬟:“扶我起来,我要去春和堂。”

    “夫人身子笨重,不如等公子回来。”

    “不行,我得亲自去看看。我要问问他为何这么晚才回来,他若是说不出理由,我要请母妃为我做主。”

    萧琴儿执意要去春和堂,丫鬟拦不住。让人赶紧准备软轿,又为萧琴儿穿上厚厚的棉衣,披上披风。

    萧琴儿到了春和堂,走进院门,就听到大厅里传来说笑声。

    是表哥,她一听就知道是表哥的声音。

    萧琴儿加快脚步,不等丫鬟通报,就打起帘子走了进去。

    “表哥!”

    “琴儿!快坐下。”

    刘议赶紧上前将萧琴儿扶着坐在椅子上。

    看着萧琴儿硕大的肚子,还有略微浮肿的脸颊,他有点不敢认。

    毕竟当初他离京的时候,萧琴儿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

    短短几月不见,就成了大肚婆。

    刘议感觉很不真实,就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醒后,一切都变了。

    萧琴儿光顾着高兴,没有注意到刘议的表情。

    她拉着刘议的手,委屈道:“表哥怎么现在才回来?你不知道我怀了身孕吗,为何不肯早点回来?”

    “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江南那边事情多,我也想早点回来,可是事情没处理完,如何能回来。不过好在赶上了。孩子什么时候出来。”

    萧琴儿抿唇一笑,“孩子还有半个月就要出来了。”

    刘议兴奋难耐,“没想到我要做父亲了。母妃,儿子要做父亲了。”

    裴氏乐呵呵的,“瞧你这傻样,要做父亲的人还这么傻乎乎的。”

    刘议的笑容越发透着傻气。

    裴氏笑过之后,又说道:“一会记得去给你父王请安。你出京这么长时间,得将差事交割清楚,不能让人说你做事没有章法。”

    刘议尴尬一笑,“父王最近心情如何?”

    裴氏眼一瞪,“心虚了?”

    刘议摇头,“哪能呢。儿子就是想关心父王的情况。”

    “哼!你第一次承担重任,就闹出这么大的乱子,简直唐。若非我叫琴儿将银子交出来,你父王定不会轻饶你。”

    刘议朝萧琴儿看去。

    萧琴儿微微点头,“银子都交了。”

    刘议跺脚,辛苦找来的银子,竟然全都交出去。就不知道留一点吗?

    真是败家娘们。

    裴氏说道:“你别怪琴儿,她也是为了你着想。府中这么多人,这么多开销,没银子怎么行。你第一次担当重任就敢贪墨,你可知你父王气得不行,扬言要狠狠收拾你。

    若非我将银钱交上去,劝住了你父亲,你早就被侍卫们抓回来打板子了。”

    “多谢母妃替儿子周旋,母妃辛苦了。”

    “你们一个个都是讨债鬼,本王妃辛苦一点没什么,只盼望着你们都能好好的。以后做事稳重点,别见钱眼开。”

    刘议叫苦,“并非儿子见钱眼开,儿子一到江南,下面的管事就频频给儿子送银子,儿子不收还不行。

    不收,那些管事,还有生意上的人根本不配合,银子都收不上来。

    儿子没办法,只能先收下他们孝敬的银子,然后逼着他们将银子一点点吐出来。

    儿子为了父王交代的差事,真的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

    所谓贪墨,也并非儿子自愿。我哪知道,他们竟然敢克扣银钱,只送了那么点银子回京城。”

    “那是因为你收了他们的银子,他们自然要从别的地方找补回来。你啊你,办事真是没点成算,竟然叫下面的人给算计得团团转。”

    刘议脸颊泛红,羞愧。

    他说道:“儿子后来才知道他们的名堂,后来就再也不收他们的银子,叫他们如数交账。”

    “你后面送回来的银子,虽然没有达到预期,好歹差额不大。你父王并没有说什么。行了,你先去你父王那里交差,把差事交割后,好好陪着琴儿。”

    “儿子听母妃的。”

    “表哥!”萧琴儿有些紧张。

    刘议安抚萧琴儿,“你先回房,我一会就回来。叫厨房准备点酒菜,晚上你陪我喝两盅。”

    萧琴儿点头应下,夫妻二人分开,一个回房,一个去外院见宁王。

    这个晚上,夫妻二人有说不完的话。

    见到刘议拿出一万两的银票,萧琴儿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表哥真好。父王派了人过去监督你,没想到你还能搂下钱来。”

    刘议得意一笑,“我是谁?那几个账房想要查我,做梦。你看,今儿父王都没怎么骂我。可见那帮账房全都是饭桶。”

    萧琴儿笑起来,“表哥真厉害,连父王的账房都能瞒过。”

    “这算什么。明年我再去江南,还能弄更多的钱。”

    萧琴儿收起银子,“你一去江南就是大半年。你可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哪来的对不起,你就是爱多想。我可是一直想着你,得了银子,也是交给你,可没交给别人。”

    “当真?”

    “要不要我把心挖出来给你看?”

    萧琴儿咯咯咯地笑,“我相信表哥。只可惜,之前你寄回来的银钱,都被母妃收走了。这些日子,我一个人在家,苦死了。手上银钱不凑手,想添点衣服首饰都要左思右想,不敢乱花钱。”

    刘议握着她的手,“如今我们有钱了,这些钱你尽管花,不用替我省钱。”

    萧琴儿点头,“表哥真好。”

    夫妻二人浓情蜜意,着实过了两天甜蜜日子。

    两天后,刘议就开始往外面跑

    美名其曰,他离京许久,要和朋友们好好聚聚,叫萧琴儿不用担心他。要是回来得太晚,他就在书房歇息,免得吵着她。

    一开始,萧琴儿还会留灯,等着刘议回来。

    后来实在是熬不住,太辛苦了,她就早早的睡下。吩咐门房警醒点,别等到公子将房门拍得啪啪响,才知道起来开门。

    一大早,萧琴儿就问丫鬟,“公子昨晚喝到什么时辰回来的?”

    丫鬟欲言又止。

    萧琴儿蹙眉,“问你话,为何不答?”

    “奴婢听门房禀报,说是公子快到天亮的时候才回来,身上还带着香气,估计是去喝花酒了。”

    萧琴儿脸色一冷,“当真?”

    “奴婢不敢欺瞒夫人。”

    萧琴儿把玩着手中的簪子,冷冷一笑,“就知道他管不住自己。公子现在在做什么?”

    丫鬟说道:“正在书房歇息。”

    “去将王顺叫来。”

    王顺是刘议身边的内侍,负责贴身伺候刘议。

    刘议才眯了一个两个时辰不到,就被人叫醒。

    “夫人有请,王公公快去吧。”

    王顺搓了一把脸,心想夫人定是想问公子昨晚的行踪。

    他心中早有成算,洗漱过后,不慌不忙地来到上房。

    “见过夫人。”

    萧琴儿板着脸,“公子昨日同哪些人喝酒,在何处喝酒?”

    王顺报了一长串的人名,喝酒的地方不出意外就是青楼。

    萧琴儿问道:“公子在青楼可有相好的人?”

    “绝没有!”

    “当真?”

    “公子不喜青楼女子,嫌弃她们被万人骑。只肯叫她们伺候喝酒,旁的事情一概没有。”

    萧琴儿半信半疑,刘议有一点点轻微的洁癖。不过他是不是真的嫌弃青楼女子太脏,而不肯亲近,萧琴儿却不敢肯定。

    两夫妻平日里闲聊,从不聊这些话题。

    萧琴儿挥挥手,叫王顺退下。

    她想了想,还是不放心。

    她得亲自安排人,盯着刘议的行踪。

    刘议醒来后,得知王顺糊弄过去,松了一口气。

    他拍拍自己的脸颊,“以后不能在那边过夜,免得被母老虎发现。”

    他称呼萧琴儿为母老虎,显然是不满萧琴儿管他管得太严厉。

    萧琴儿偷偷派了人,跟踪刘议。

    跟了几天,果然发现了不对劲。

    只是看着萧琴儿的大肚子,下人不敢禀报。

    萧琴儿大怒,拍着桌子,“说,到底看到了什么?”

    “夫人当心身体。”丫鬟劝道。

    萧琴儿挥手推开丫鬟,指着跪在地上的小黄门,“不肯说实话是吗?本夫人现在就将你交给常恩处置,叫你知道好歹。”

    “夫人饶命,不是小的不肯说,而是担心夫人的身体,万一有个意外……”

    “本夫人的身体无需你来操心。本夫人只需要听实话。”

    小黄门犹豫了一下,朝萧琴儿身边的心腹丫鬟看去,示意她留意萧琴儿的身体情况。

    然后,小黄门才开口说道:“小的跟了公子三日,连着三日,公子都去了城西一座小院。

    小的问周围人打听,才得知在公子回京的那天,院子里住进了一个女人,长得妖妖娆娆,着实勾人。

    那女人平日里也不出门,也不同街坊邻居们来往,有什么需要都是让丫鬟婆子出门采买。

    而且公子每次去小院,都会换一辆没有王府徽记的马车,显然是不想让人认出来。公子每次去,都会待一天,直到天黑用过晚饭后才会回府。”

    萧琴儿死死地抓着椅子扶手,心跳过速,“你说的是真的?公子真的在外面养了女人?”

    “小的盯了三天,除了公子和采买的丫鬟婆子,没有看到其他人进出。有一次小的靠在院门口听,还听到公子和一个女人的笑声。”

    萧琴儿急促呼吸。

    丫鬟担心坏了,“夫人,你没事吧?奴婢扶着你去床上躺下。”

    “不用。准备车马,本夫人要亲自去那个小院看一眼,看看是哪里来的狐媚子,竟然敢勾引表哥。”

    “夫人,你现在的身体万万不能出府啊。万一有个好歹,如何是好?公子那里,将来料理也不迟。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啊!”

    “孩子,我的孩子!”

    萧琴儿脸色发白,有细密的汗珠冒出来。

    她托着腹部,朝地面倒去。

    “我的孩子,快请太医,叫稳婆。我怕是要生了。”

    “来人啊,快来人啊……”

    ……

    萧琴儿发动了,因为发动得太突然,萧琴儿一直在叫痛,王府上下鸡飞狗跳。

    裴氏亲自赶来坐镇,发慌的丫鬟们总算镇定下来,有序的做事。

    顾玖同欧阳芙也赶了过来。

    三夫人蔡氏身体不好,怕过了病气,就没过来。只派了身边的嬷嬷过来看望。

    “现在什么情况?”

    “说是胎位不正,得先正了胎位才好生。”

    裴氏一脸恼怒,“不是说还有好几天才到预产期吗?怎么突然就发动了?”

    丫鬟们不敢吱声,萧琴儿的心腹丫鬟也没敢乱说。

    这个时候将事情嚷嚷出来,没好处。

    裴氏又问道:“四公子呢?怎么不见人?”

    “四公子这些日子天天一大早就出门,要到天黑才会回来。”

    “有说去做什么吗?”

    “说是会友。”

    “会什么友?哪有天天会友的道理。来人,去将四公子找回来,告诉他,他媳妇要生了,叫他麻烦赶回来。”

    下人领命而去。

    胡太医终于到了,没时间寒暄,先进产房替萧琴儿检查身体。

    萧琴儿怒极攻心,动了胎气,情况不太好。

    反正已经临近预产期,那就将孩子生出来。

    胡太医亲自动手,为她正胎位。

    见她痛的厉害,又开了药性温和的催产药。孩子早点生出来,大人也能少受点罪。

    从上午到下午,又从下午到天黑,萧琴儿的孩子还是没生出来,刘议也不见踪影。

    裴氏震怒,“四公子人呢?叫你们去找,找了一天怎么还没找到?”

    “启禀王妃,小的带人找遍了京城各大酒楼,连青楼都去了,都没找到四公子。小的又去问了常和四公子一起玩耍的那些人,都说最近没见过四公子,不知道四公子在忙些什么。四公子回京后,他们只喝过一回酒。”

    裴氏脸色难看,听了下人的禀报,她已经隐约猜到是什么情况。

    顾玖同欧阳芙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也猜到了内情。

    欧阳芙小声说道:“四公子估计是在外面养了别的女人。四弟妹今日突然发作起来,恐怕也不简单。”

    顾玖点点头,“希望四弟妹能够熬过这一关。”

    欧阳芙笃定的说道:“她肯定能熬过去。她还没找外面的女人算账,岂会善罢甘休。瞧着吧,等她坐完月子,就该闹腾了。”

    裴氏咬牙切齿,她没想到刘议这么唐。不仅在外面养了女人,而且还是在萧琴儿怀孕生子的当口。

    幸亏亲家累了,去厢房歇息,没听到下人说的话。

    要不然亲家那边肯定会闹起来,王府也会跟着丢脸。

    裴氏当机立断,“再派人出去找,务必将四公子找回来。”

    下人领命,带着侍卫小厮准备出门。

    结果刚到门口,就碰见了喝得半醉的四公子刘议。

    “四公子,你可算回来了。快快快,四夫人要生了,你快去守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