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06章 放一把火

时间:2018-10-04作者:我吃元宝

    ,。

    一大早,顾玖到春和堂请安,众人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顾玖挑眉,“大家都看着我做什么?”

    萧琴儿挺着大肚子,一脸同情,“我们都知道了。大嫂,你也别太担心。”

    “知道了什么?”顾玖懵逼。

    萧琴儿捂着嘴,“都是一家人,大嫂何必这样。大公子的事情,也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替他遮掩。”

    顾玖蹙眉,“大公子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不知道?”

    “都这时候了,大嫂竟然还在装傻。昨日公子进宫,回来就被请太医,出事了吧。你也别太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顾玖看着萧琴儿一本正经地安慰她,忍不住笑出声来。

    萧琴儿脸都绿了。

    顾玖笑着说道:“多谢大家的关心,我家公子很好,没什么事。”

    沈侧妃等人纷纷附和而笑,“老大媳妇就是心宽,想得开。”

    顾玖低头一笑,她有什么想不开的啊。

    这些人真会脑补。

    裴氏出来,大家起身行礼。

    “免礼!”

    裴氏朝顾玖看去,眼神也很复杂,“老大媳妇,老大还好吗?”

    顾玖恍然大悟,原来连王妃也误会了吗?

    她微微躬身,说道:“启禀母妃,公子他很好,无恙。”

    “是吗?”

    裴氏有点心塞。

    她想起昨日询问宁王,刘诏到底出了什么事。

    宁王一副不想说的样子,只说:“没事,你别多想。”

    光是宁王那个表情,就会让她多想,好不好?

    结果宁王说什么也不肯吐露实情,还说:“本王关心诏儿的身体,所以请太医过府为他诊治。太医检查了,身体很好,没问题。”

    “真的?”

    “自然是真的。本王有必要撒谎吗?”

    裴氏不相信宁王的说辞。她同别人一样脑补了一出出惊险的情况,担心得一晚上都没睡好。

    这会她见到顾玖,忍不住叮嘱道:“好好照顾老大,他要吃什么喝什么就吩咐厨房做。若是银钱不凑手,本王妃会贴补你们。总之,不可委屈了老大。”

    顾玖憋着笑,一脸严肃地应下,“母妃放心,儿媳一定会照顾好公子。”

    ……

    忙完事情,顾玖回到东院上房,见到刘诏就发笑。

    刘诏合上书本,“笑什么?”

    顾玖摆手,“你先让我笑完,一会我再和你说,哈哈……”

    顾玖笑得不能自已,刘诏顿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朝林书平看去。

    林书平心虚,低着头没敢应声。

    哼!

    刘诏从鼻孔里出气,简直是唐。

    顾玖笑完后,才将今早发生的事情一一道来。

    “如今王府上下都误会你有什么毛病,还有人怀疑你是不是在宫里挨了打。哈哈,母妃还特意叮嘱我要好好照顾你,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开口,千万不要担心银钱。”

    刘诏揉着眉心,朝林书平看去,“府里都在议论本公子?”

    林书平急忙说道:“全都是胡说八道,老奴就没敢禀报公子。”

    刘诏冷哼一声,“唐!可笑!”

    然后他又质问顾玖,“你亲眼看见别人误会本公子,你就不知道替本公子辩解两句?”

    “这种事情如何辩解?越是辩解,别人越发认定你心虚,有见不得人的事情。随他们去吧,过个三五天,就没人提起此事。”

    刘诏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事无从解释。他总不能逢人就说,宁王怀疑他不行,于是给他请了太医。太医证明了他很行的事实。

    真要见人就说这事,如此丢人,他恨不得去死。

    让人误会他受了伤,或是在宫里干了什么,总比别人误会他不行要来得好。

    刘诏揉揉眉心,很是心塞。

    这一切,全都死宁王没事找事惹出来的。

    “父王就是闲得慌。”

    刘诏冷哼一声,对宁王一肚子火气。

    顾玖笑道:“父王也是关心你。”

    “他是想看本公子的笑话。”

    所以他必须回敬一二,叫宁王别那么闲。

    刘诏启程回军营的时候,顺手在王府烧了一把火:他告诉裴氏,宁王私下里存了一笔私房银子,数量巨大。前些日子还到青楼豪掷千金,成了青楼美谈。

    裴氏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个消息,门房来报,一位青楼姐儿找上门来。

    啪!

    裴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个下三滥的贱人,也敢上王府。打,狠狠打。”

    “王妃娘娘,打不得啊。那人手里拿着王爷的帖子,说是王爷请她来王府。”

    “唐!简直是越发唐。他将王府当成了什么地方,连青楼姐儿这等下三滥的人也敢请到王府,他是成心恶心本王妃吗?派人去将那姐儿控制起来,本王妃这就去见王爷。我倒是要问问他,他眼里还有没有本王妃。”

    裴氏怒气冲冲,冲到碧玺阁找宁王麻烦。

    什么青楼,什么姐儿,听了半天,宁王才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

    “你是说,本王将青楼姐儿请到了王府?”

    “不是你,难道这王府还有别人?王爷,你平日里如何唐,要纳什么女人,我可有反对过?结果你却让一个青楼姐儿上门恶心我,你到底有没有良心?你是想败坏王府的风气吗?”

    “谬!本王什么时候叫青楼姐儿上门。这种事情,能是本王做出来的?”

    “哼,那人拿着你的帖子上门,能有假?”

    宁王蹙眉,“你确定是本王的帖子,不是假的。”

    “你是怀疑我的眼光吗?我难道连真假都分不清吗?”

    宁王一脑门子的官司,“常恩,派人去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本王的名帖怎么会到青楼姐儿的手里。”

    “老奴遵命。”

    裴氏指着宁王,“人都找上门来,你狡辩也没用。你如此辱我,我要进宫告状。实在是唐,唐。”

    “你要告状本王不拦着,不过本王可以保证,绝对没有给过青楼姐儿名帖,更不会将人叫到王府。这些年,本王在外面不管如何唐,可曾将外面那些人弄回王府恶心你?”

    裴氏盯着宁王,“那你的私房银子是怎么回事?府里都快揭不开锅了,你倒好,不仅存了一笔私房银子,竟然还在青楼豪掷千金,成为青楼美谈。王爷,你的良心呢?难道都被狗吃了吗?”

    宁王脸都绿了,“你怎会知道本王有私房银子。”

    “你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就说吧,你到底存了多少银子?”

    宁王皱着眉,这件事越看越像是个阴谋。

    “本王的确存了点私房银子,本王也可以告诉你具体的数目。不过你先告诉本王,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消息?”

    裴氏板着脸,“自然是诏儿告诉我的。要不是诏儿,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我成天担心裁减了用度,王爷会受委屈。却没想到,王爷早就背着我存了一笔银子。真是令人心寒。”

    宁王咬牙切齿,“本王就知道是那个臭小子坏本王的好事。来人,将大公子叫来,本王今天非得狠狠收拾他一顿不可。”

    “启禀王爷,大公子在一个时辰前已经离府回军营。按照大公子的脚程,这会应该快到了。”

    宁王一脸心塞,他对裴氏说道:“你听到了,这一切都是你的好儿子挑起的。他就是报复本王,故意给你添堵。”

    裴氏冷笑一声,“什么报复,分明是你立身不正。难道诏儿说的是假的吗?私房银子,还有外面那个青楼姐儿都是假的吗?”

    宁王笃定地说道:“青楼姐儿手里的名帖,肯定是刘诏这个臭小子安排人送去的。他就是栽赃诬陷本王。等他下次回来,本王一定狠狠收拾他一顿。”

    裴氏冷漠一笑,“我从不过问你在外面如何唐,那个青楼姐儿,我也可以不过问。不过,你手里的私房银子,得拿出来贴补家用。”

    宁王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地说道:“哪有什么私房银子,即便有,也早就用光了。”

    裴氏脸色都变了,“王爷非要如此吗?你刚才还承认有一笔私房银子,还答应说出具体的数目。”

    宁王抓抓头,“这全都是刘诏那个臭小子弄出来的,他就是见不得本王过几天舒心日子。”

    裴氏突然哭了起来,哭得措不及防,宁王都吓了一跳。

    “你哭什么啊?”

    “王爷对妾身就没有一句实话吗?妾身自嫁给王爷,自问没有对不起王爷的地方,还替王爷生儿育女,打理内务,尽心替王爷分忧。王爷却如此待我,实在是令人寒心。”

    宁王眉眼抽抽,“行了,行了,这点事情哭什么。本王手头上的私房银子,只剩下两三万两,你若是要,全都给你。”

    裴氏止住了哭声,“果真只有两三万两?”

    “本王不屑骗你。”

    裴氏擦擦眼泪,“多谢王爷。妾身恭敬不如从命,就收下这些银子。有了这些银子,公中的开销就能宽裕一点。”

    宁王心塞,“你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本王说给你银子,你还真收下。”

    裴氏笑了起来,“你我老夫老妻,何须客气。王爷将账目交给妾身吧,我将银子带走,以免夜长梦多。”

    宁王越发心塞,心情很是郁闷。

    他挥挥手,“常恩,把本王的那笔私房银子交给王妃。”

    常恩脸颊哆嗦,替宁王感到肉痛。

    王爷啊,你和大公子,还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算起来,还是大公子技高一筹。

    常恩领命,去清点银子。

    裴氏心满意,心头想着:诏儿不愧是她的亲儿子,知道一心替她打算。简简单单,就将宁王手里头的私房银子撬了下来。

    裴氏备有成就感,对刘诏多了两分喜爱。

    要是多来几次,她何愁银钱不凑手。

    拿了银子,裴氏告辞离去。

    宁王很是肉痛,那是他攒了许久的私房银子,就被王妃给弄走了。

    “逆子!”

    宁王怒斥刘诏,“去,派人到军营,将大公子请回来。”

    常恩提醒宁王,“除非王爷亲去,老奴没办法将大公子请回来。”

    “你告诉他,他媳妇重病,叫他赶紧回来。”

    “大公子今日才启程去军营,说大夫人病重,只怕不能取信大公子。”

    “唐!本王要见自己的儿子,还要找各种理由。刘诏这个臭小子,本王不就是怀疑他不行,他竟然行如此龌龊手段报复本王,还有没有一点孝心。”

    常恩不敢作声,只能低着头听宁王暴怒发泄。

    宁王对着空气,将刘诏臭骂了一顿。

    骂完了,他心里头舒坦。

    他问常恩,“那个青楼女子处理了吗?”

    “按照王爷的吩咐,已经将人打发走了。”

    “真是脑子不清楚了。拿着本王的名帖就敢找上门来,谁给她的胆子。”

    常恩小声提醒,“当然是王爷给了她胆子。”

    “闭嘴!你是成心拆本王的台吗?”

    “老奴不敢。”

    “哼!”

    宁王板着脸,鼻孔里出气,鼻孔一张一合,显然是被气狠了。

    “去把老大媳妇叫来。”

    常恩不解。

    宁王瞪了他一眼,“你只管去叫人,本王有话要同老大媳妇说。”

    “老奴遵命。”

    顾玖得知宁王召见,暗道一声不好。

    刘诏的锅,却要她来背。

    刘诏这个王八蛋,只管放火,不管灭火。

    顾玖揉揉眉心,对来人说道:“告诉王爷,容本夫人换一身衣服就过去请安。”

    “请大夫人快一些,王爷不耐烦等人。”

    “本夫人知道,一会就过去。”

    青梅很担心,“王爷不会责罚夫人吧。”

    顾玖问道:“听说王妃从碧玺阁抬了一箱银子离开?”

    “正是。”

    顾玖笑了起来,“王爷一定很肉痛吧。一下子损失那么多银子,又找不到罪魁祸首。罢了,罢了,夫妻一体,本夫人就替公子料理了这桩事情。”

    顾玖启程前往碧玺阁。

    见到王爷,先是请安。

    宁王板着脸,罕见地面对顾玖动怒。

    一般情况下,宁王不会对儿媳妇摆脸色。

    在几个儿媳妇心目中,宁王算是很好相处。不好相处的则是王妃裴氏。

    宁王怒问:“老大媳妇,老大干的事情你都清楚吧。”

    顾玖装傻,“不知道父王指的是哪件事情?”

    哼!

    “今日府中发生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吧。”

    “儿媳耳闻了几句。”

    “你可知,之所以有今日的闹剧,全都是老大做下的?他害得本王损失银子,你身为他的媳妇,你得和他一起承担责任。”

    顾玖一脸懵逼,似乎是被宁王的言辞给惊到了。

    她说道:“儿媳听说,母妃从父王这里拿走了一笔银子。父王同母妃夫妻一体,父王的银子就是母妃的银子。父王将银子交给母妃,等于是从左手转到右手。为何父王如此震怒?难道在父王心目中,您和母妃并非夫妻一体吗?”

    “牙尖嘴利,胡搅蛮缠。王妃拿走的是本王的私房银子,这一切全都是刘诏造成。你是他媳妇,难辞其咎。”

    顾玖一脸惊讶,“儿媳没想到,父王竟然也会有私房银子。王府上下,一切财物,皆是父王的,父王何苦?”

    宁王气得吹胡子瞪眼,“废话少说。将刘诏的私房银子拿出来,此事因他而起,你们夫妻二人绝不能置身事外。”

    顾玖低头一笑,宁王也是穷疯了,竟然问她要银子。这要是传出去,很丢脸吧。

    不过宁王脸皮堪比城墙,他肯定是不怕丢脸的。

    顾玖一脸委屈地说道:“父王也知道,公子开销大,自从府中裁减用度,我与公子一直入不敷出。公子原先的确是存了点私房钱,也就三四千两。不过这两月已经全部用掉了。父王若是不信,儿媳这里有账本,请父王过目。”

    连账本都带来了,显然是有备而来啊。

    宁王很心塞,儿子精明算计他就算了,连儿媳妇也是一肚子精明算计。

    真是岂有此理。

    “本王不用看你的账本,你只需将钱拿出来就行。”

    顾玖干脆利落,“儿媳没钱。”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