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03章 等一个人

时间:2018-10-04作者:我吃元宝

    ,。

    顾大人给周家下了请帖。

    本来没报希望的,没想到周家很给面子,竟然提着礼物上门贺他升官。

    把顾大人高兴得跟什么似得。

    朝中两大家族,一个孙家,一个周家,屹立朝中上百年不倒。

    两家在官场关系盘根错节,平日里看着好像没有不怎么样,家族这些年也没有实权人物。

    等真的遇到事情,才会发现这两家在朝堂上的能量大得惊人。

    就比如先太子妃,如今的楚王府太妃孙氏,就出自孙氏一族。

    她要是犯了事,被抓住,天子会处死她,但是不会动孙家。最多就是孙氏的父兄罢官去职。

    孙家和周家,都是靠自家子弟的才学能力立足朝堂,而非靠着姻亲。

    他们不仅不靠姻亲,反而会和姻亲保持距离。

    能弄死这两个家族的人,只有他们自己。除非家族内讧,外人很难撼动两大家族。

    周家做人做事向来低调,今日上顾家贺喜,着实出人意料。

    顾大人将周家人安顿好,兴奋之后,冷静下来。问马师爷,“侯府要同周家结亲了吗?”

    马师爷点头,“听说是的。”

    “那位周姑娘答应了?”

    “下官也不太清楚。不过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周家长辈答应了,周姑娘一个人反对也没用。”

    顾大人点点头,“周家姑娘堪为宗妇。先头的贾氏,身子骨太弱,单就这个原因,就不该娶为宗妇。”

    “大人说的对。也不知当年侯府是怎么想的,竟然昏了头,退了周家的婚事,娶了贾家的姑娘。”

    顾大人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年轻人,贪花好色,难免的。吃了教训后,总算长进了一点,知道娶妻娶贤。当年本官要是在京城,肯定会拦着顾瑞娶贾氏女。”

    “还是大人明智。”

    马师爷拍了顾大人一记马屁。

    顾大人很是得意。完全就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其实他纯粹就是嘴炮,说说而已。当年他真要在京城,百分百没胆子干涉侯府的事情,只会一味的附和。

    马师爷也清楚这一点,但是他聪明的没有拆穿顾大人。让顾大人保持愉悦的心情。

    这是身为师爷的本分。

    侯府的姑娘们陪着周姑娘一起到厢房喝茶。

    “小玖妹妹,听说谢家人来过,闹得厉害吗?”

    “还好,都解决了。”

    顾琪朝顾玥看去。

    顾玥则好奇地打量周姑娘。

    上次侯府宴请,她没去。但是她听说了周家同侯府的事情。

    这位周姑娘,模样不俗,同先头的贾氏,春兰秋菊,各有千秋。

    不过贾氏气质柔弱,有种楚楚可怜的味道,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

    顾玥心头恶毒的猜测,顾瑞一定是喜欢柔弱的女子,不喜欢周姑娘这种端庄大气的女子。

    她低头,讥讽一笑。男人都是一个德行。

    这位周姑娘真要嫁给顾瑞,肯定得吃苦头。

    总之,在顾玥心目中,凡是嫁了人的女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就算小夫妻和睦,必定会有妯娌小姑婆母为难。整日里受那闲气,好好的夫妻关系也会变得一地鸡毛。

    若是夫妻不睦,那就更惨了。

    通房丫鬟,姨娘,戏子,外室,一出接着一出。从成亲那一天开始,生活就是煎熬。

    顾玥心想,周姑娘要是嫁了顾瑞,必定是第二类,夫妻不睦,各种小妾添堵,还有婆母刁难。

    总之啊,大家的婚姻生活都不幸,顾玥心里头就平衡了。

    她看着周姑娘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怜悯和惋惜。

    周姑娘很奇怪,她与顾玥头一回见面,连话都没说过,对方为何要用怜悯惋惜的目光看着她。

    她很可怜吗?

    周姑娘有些不高兴。

    她觉着自己没有什么地方值得怜悯。顾玥未免自作多情。

    她撇过头,就没理会顾玥。

    顾玥心头冷哼,好生无礼。所谓的端庄大气,全都是骗人的吧。

    顾玖问顾琪,“玫姐姐今日不来吗?”

    “代侯府今天走亲戚吃酒席,玫姐姐托人给叔父送来礼物,她就不来了。”

    “玫姐姐有心了。她没事吧。”

    “没事。上次小玖妹妹替玫姐姐出头,我们都要谢谢你。你不知道,大伯母得知此事,很是生气。亲自上代侯府替玫姐姐撑腰。代侯府老夫人出面,好说歹说,才让大伯母消了气。”

    顾玖闻言,眉眼一弯,笑了起来。

    大夫人小魏氏最最心疼玫姐姐,得知玫姐姐在代侯府受了委屈岂能不怒。

    顾琪又说道:“只是可惜,曲家人依旧住在代侯府。同住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玫姐姐还需要打起精神应付那家人。”

    顾玖说道:“应付曲家人,难不到玫姐姐。”

    “说的也是。”

    顾琪已经有五个月的身孕,坐久了有些不舒服,让丫鬟扶着出门散散步。

    “周姑娘喝茶。”

    顾玖招呼她,“有招呼不周的地方,请周姑娘见谅。”

    “诏夫人客气。”周姑娘很客气。

    顾玖打量她,“我该道一声恭喜吗?”

    周姑娘愣了下,接着摇头笑笑,“诏夫人说笑了。”

    顾玖点点头,“我明白了。不过真的很意外你会上门做客。”

    周姑娘随口说道:“我随叔父上门做客,就当认个门。”

    顾玖没有寻根究底。

    得空,顾珍拉着顾玖,悄声问道:“周姑娘是怎么回事?她要嫁给顾瑞大堂哥吗?”

    顾玖说道:“我也不太清楚。”

    见顾琴朝她们张望,她便招手,叫对方过来。

    顾琴凑到顾玖身边。

    顾玖问她:“周姑娘同顾瑞大堂哥是怎么回事?这门亲事要做吗?”

    顾琴小声说道:“周家同我们侯府,都一力促成这门婚事。大哥也在努力争取。只是周姑娘,还是没松口。我听说周姑娘的母亲即将上京主持婚事。估摸着,等周姑娘母亲到京城后,婚事就会定下。”

    顾珍一脸古怪地说道:“既然迟早要嫁给顾瑞大堂哥,周姑娘这会还坚持什么?”

    顾玖倒是能理解周姑娘的坚持,她说道:“自然是坚持该坚持的事情。有些事情,虽然结果已经注定,但是该有的姿态还是要摆出来。尤其是男女婚事,态度很重要。”

    顾琴笑了起来,“小玖妹妹说的的话,同母亲差不多一个意思。母亲也说,周姑娘是在摆姿态,要用这种手段端正大哥的态度。大哥以前就是对婚事太随便了点,说退婚就退婚,说成亲就成亲。这回不能再向上次那样随便。”

    顾珍恍然大悟,“这么说,周姑娘还是愿意嫁给顾瑞大哥?”

    顾玖朝周姑娘打望了一眼,说道:“或许吧。有些人注定要做夫妻,无论如何都会走到一起。”

    “如此一来,很快就能吃到顾瑞大堂哥的喜酒了。”

    顾琴笑道:“可能要先吃顾琤的喜酒。”

    顾琤同胡姑娘已经定亲,婚期定在明年三月,春暖花开的季节。

    听说谢氏为顾琤准备了一万两的聘礼,显然对未来儿媳妇很重视。

    午时,准时开席。

    大家吃吃喝喝,好不快活。

    吃过酒席,谢氏叫上顾玥,顾珊两姐妹到芙蓉院说话。

    又派人将顾珙叫来。

    顾珙还有些心虚。

    “母亲!”

    谢氏冷冷地扫了眼顾珙,“你和谢媛到底怎么回事?你可别告诉我,你看上了她。”

    顾珙连忙摆手,“没有的事,儿子没看上谢媛表姐。她比我大,我怎么会看上她。”

    顾玥哼了一声,“女大三,抱金砖。八弟,你没听说过吗?”

    顾珙涨红了脸,“三姐姐,你可别胡说。而且她也没有大我三岁。”

    “母亲,你瞧瞧八弟这样子。我看啊,他和那个谢媛,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顾玥唯恐天下不乱。

    顾珙急得跺脚,“三姐姐,过去你有什么事,我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如今你却处处为难我,是何道理?”

    顾玥轻声一笑,“八弟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头。八弟对我的坏,我同样记在心头。”

    顾珙变了脸色,“我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你把话说清楚。”

    顾玥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珙,“我和你开玩笑的,瞧你紧张的样子,至于吗?”

    “好了,都少说两句。”

    谢氏出言制止姐弟二人的争论,她问顾珙,“你和谢媛,真的没事?”

    顾珙指天发誓,说自己同谢媛绝对没有超越血缘的关系。

    谢氏松了一口气,“没有最好,要是有的话,赶紧断了。你父亲对谢家的态度,你是亲眼看见的。

    因为你大舅舅过世,你父亲不再追究谢家。可是不等于你能娶谢家的姑娘为妻。

    你要是对谢媛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当心里父亲打断你的腿。”

    顾珙缩了缩脖子,弱弱地说道:“我听母亲的,我肯定不乱来。以后出门,我都避开谢家走。”

    谢氏挥挥手,叫他下去。

    顾珙如蒙大赦。

    谢氏喝了一口茶,斟酌着要如何开口。

    她打量顾玥,“这些日子,你婆母可有为难你?”

    顾玥摇头,“不曾为难女儿。”

    谢氏轻微抱怨,“当初就该按照我的意思,直接将嫁妆拉回来,你也不用在海西伯府受一年的苦。我瞧你都瘦了,海西伯府肯定苛刻了你的饮食。”

    顾玥小声辩解道:“因为守孝,每日茹素,才会清减。”

    “年纪轻轻,还在长身体,怎么能天天吃素。今日我让厨房特意给你炖的鸡汤,你喝了吗?”

    顾玥一脸感动,“女儿喝了鸡汤,很好喝。多谢母亲关心。”

    谢氏摆手,“等明年一年之期一到,你赶紧带着嫁妆回来。你的嫁妆都还在吧?”

    顾玥攥着手绢,“大部分物件都还在,只是嫁妆银子没剩下什么。”

    “几千两嫁妆银子,怎么这么快就用完了?都用到哪里去了?”

    顾玥眼泪瞬间滚落下来,她呜咽道:“还不是被找二郎给糟蹋了。他抢了我的银子,到外面花天酒地。我怕母亲担心,就没敢说这件事。”

    “欺人太甚!”谢氏拍着桌子,心头大怒。

    要是海西伯夫人在场,她定要同对方理论理论。

    “母亲息怒。好在别的物件都被女儿收起来,没有被糟蹋。”

    顾玥转过头来,又开始安慰谢氏。

    顾珊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姐夫过世的时候,我去姐姐房里,房里面空空荡荡,没有一样好东西。原来全都收起来了。三姐姐,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却瞒着家里,实在是不应该啊。过了这么长时间,那些银子如今也追不回来了,真是可惜。”

    谢氏也觉着很可惜。

    不过气了会,她又想开了。

    “好在赵二郎已经死了,再也不能作恶。”

    顾玥拿着手绢擦拭眼角,“自嫁到海西伯府,夫君过世的这些日子,竟然是女儿过得最平静安宁的时光。女儿悔不当初,没听父母亲前的劝解,执意要嫁给赵二郎。女儿当初真是眼瞎。”

    顾珊侧目而视,真是罕见啊。

    顾玥竟然会承认自己眼瞎,果真转了性子。

    谢氏又感慨又心疼,“现在悔悟还来得及。你还年轻,又没生养,等到明年,我拖侯府替你说一门亲事。定要让你风风光光嫁出去。”

    顾玥站起来,深深一拜,“多谢母亲。女儿不孝,这些年,让母亲操心了。”

    “说这些做什么,坐下吧。”

    顾玥嗯了一声,柔柔弱弱地坐下。

    谢氏接着又说道:“忙完了顾琤的聘礼,接下来又该忙珊儿的嫁妆。好在木材已经备齐,等到开春就可以请木匠上门打家具。针线布匹,等到婚期临近的时候准备也不迟。不过珠宝首饰得早点准备。”

    顾玥抓着手绢,紧了紧。

    转眼她的手又松开,她抿了抿唇,说道:“听闻京城新开了一家珍宝斋,里面的珠宝首饰,款式新颖独特,

    而且每个款式,最多只有十套。若是肯出高价,还能定制独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首饰。

    珊妹妹品貌出众,才学又好,定能许配上等人家。

    我认为,该给珊妹妹准备一套独一无二的头面首饰,到时候风风光光地嫁出去。”

    顾珊笑了起来,“多谢三姐姐关心。珍宝斋我也听说过,不过里面的首饰太过昂贵,置办嫁妆,不用如此破费。”

    顾玥抿唇一笑,“四妹妹怎么能这么说。正因为准备嫁妆,才要舍得花钱,多置办点贵重的物件。而且母亲早就替你做好了预算,你还担心钱不够用吗?”

    顾珊朝谢氏看去。

    谢氏轻咳一声,“玥儿,你四妹妹的嫁妆我自会替她操心。你还是多花点心思想想你自己的事情吧。”

    顾玥点头,“女儿明白了。还剩下最后几个月,女儿一定会安分守己,不给母亲添麻烦。”

    “你果然长大了。折腾了这么一圈,好歹算是有点收获。”谢氏很欣慰。

    顾玥飞快的瞄了眼顾珊,眼神阴沉沉的。

    顾珊没注意到顾玥的眼神,她在想自己的嫁妆。

    她早就得到消息,说是谢氏给她准备了四万两嫁妆。

    她一直没敢问,怕失望,也是不好意思问。

    而且她婚事还没定下来,这个时候问嫁妆不合适。

    不过看顾玥的反应,很有可能四万两的传闻是真的。

    谢氏乏了,打发两姐妹出门。

    顾玥没有逗留,辞别谢氏还有顾大人,就坐上马车启程回海西伯府。

    马车在大街上慢悠悠的前进。

    她突然敲响车壁,吩咐车夫,“去布庄,我要带几匹布回去。”

    车夫听命行事,调转方向,前往坊市。

    到了布庄,顾玥下车,吩咐车夫在门口等着,她可能要不少时间。

    车夫领命。

    顾玥带着丫鬟葡萄走进布庄。

    “掌柜的,有棉布吗?”

    “有有有,贵客里面请。”

    掌柜将顾玥请进后院。

    后院别有洞天。

    顾玥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吩咐葡萄在院子里等着,她独自走进待客的厢房。

    里面有一个人正等着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