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300章 三个要求

时间:2018-09-30作者:我吃元宝

    ,。

    “我和她没有联系。”

    顾玖的态度透着强硬和冷漠。

    顿了顿,她放缓语气,说道:“我早就说过,她不是我的婢女。早在我送她进京的时候,我和她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她如今是淑仪娘娘,是陛下的女人。”

    刘诏面无表情地点点头,“这些本公子都知道。”

    顾玖狐疑地盯着他,“你不信我?你明知道你还问我?”

    她生气了。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刘诏在疑心她什么?

    “我没有不信你,自始至终我都相信你说的话。”刘诏掷地有声地说道。

    顾玖摇头,冷漠一笑,“说吧,你想做什么?让我和她联络,获取薛贵妃同赵王的消息吗?”

    “你误会了。”

    顾玖冷笑,不作声。

    刘诏面容严肃地说道:“我是想提醒你,江燕身份今非昔比,你该有个准备。”

    “准备什么?”

    顾玖的态度又些咄咄逼人。

    刘诏面色一沉,说道:“你该准备好,如果有一天她找上门,你要以何种立场来面对她?

    如果有一天,她成为薛贵妃手中的刀,杀向你的时候,你又要如何自处?

    小玖,有些问题不是逃避就可以解决的。涉及到宫里面,任何微小的事情都不能掉以轻心。”

    顾玖仰头望着房顶。

    许久后她才问道:“我和江燕的关系,你没告诉任何人,对吗?”

    刘诏点头。

    顾玖松了一口气,“很好!请你记住,这件事务必烂在心里头,别对任何人说。我与江燕之间,主动权已经落到了她的手中。将来我和她会走到哪一步,我已经无法预料。所以,你不要指望我能够拉拢她,帮你干什么事。”

    刘诏面无表情地说道:“本公子不需要你帮忙拉拢谁。但是本公子希望你能维持同她的关系。能在宫里建立起一条关系线不容易,尤其是在皇宫大清洗之后。她没说斩断关系,你就权当不知道。”

    顾玖咬着唇,“李昭仪有孕,万一生下皇子,局势将大变。你们都很慌吧。你们情愿维持现在的局面,也不愿意有个新的竞争者加入这场夺嫡之争。尤其是当这个竞争者还是个小孩子,却能得到陛下所有宠爱。你,你们有些慌不择路。”

    刘诏挑眉,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顾玖低头一笑,“你猜李昭仪在想什么?”

    刘诏沉默。

    顾玖自顾自地说下去,“站在女人的立场,我姑且猜一猜她的想法。

    她现在想的事情,一是平安生下孩子,二是这个孩子最好是哥儿。最后一个,宫里多了江淑仪分宠,她必须依靠孩子固宠。

    至于你们担心的事情,以她现在的底气,她还不敢去想。

    但是如果我刚说的三个想法都能一一达成,再过十年八年,她肯定会生出替儿子夺嫡的想法。”

    前提是天子能够活到那个时候。

    天子的寿命,将是夺嫡之争的关键。

    刘诏自然清楚这一点。

    就听他对顾玖说道:“皇祖父最近有听太医的叮嘱,开始调养身体。并且宫里多了个秘书省,从三省六部提拔了一些年轻才学好的人充实其中,处理各类公务,包括批阅奏章。”

    顾玖轻声说道:“有了秘书省,天子能省下许多时间。你信不信,再过几十年,这个新生的秘书省一定会凌驾于三省六部之上,成为一个权柄最大的恐怖机构。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秘书省很好的替天子分担了政务。”

    刘诏蹙眉,“你是在提醒本公子,要抓住秘书省刚刚成立的机会,往里面安插自己的钉子?”

    顾玖摇头,“我可什么都没说。我只是姑且一猜,你也姑且一听。”

    刘诏笑了起来,“我承你这份情,多谢。”

    顾玖抿唇,“不用谢。”

    门房来报,说是有人求见。

    顾玖问道:“是谁要见本夫人。”

    “来人说是故人求见,还让奴婢将这张字条交给夫人。”

    顾玖摊开字条一看,上面潦草地写了个“江”字。

    她赶紧将字条合上,“把人请进来。”

    “奴婢遵命。”

    顾玖急忙点燃烛火,将字条给烧了。

    “怎么回事?”

    刘诏问道。

    顾玖深吸一口气,“江淑仪派人来见我。你要回避吗?”

    刘诏点头,“我先回避。”

    顿了顿,他提醒道:“有想好要怎么应付吗?”

    顾玖望着他,轻声说了两个字,“从心。”

    刘诏拉起她的手,“这没错。依着你的本心去做就行,不用顾忌其他。”

    顾玖咬咬牙,问道:“你说她派人来见我,所为何事?”

    “无非就是三样,财,权,情。”

    顾玖闻言,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无非就是晓之以情,诱之以利,或是以权相逼。”

    “你如果担心不好应付,我可以陪着你。”

    顾玖摇头,“不用。我一个人能应付。”

    刘诏捏捏她的手,起身离开。

    周苗被请进王府东院。他一路张望,好奇得很。

    他姿态很放松,态度就像是见老朋友,很惬意。

    到了东院,经过通报,见到顾玖的第一面,他心中发出一声感慨,“果然是当年在破庙遇见的那个牙尖嘴利的姑娘。”

    周苗认出了顾玖。

    当年王依跳崖,大壮阻拦,周先生出言讥讽,结果被顾玖一番疾言厉色连消带打,刺激得周先生决绝地离开了破庙。

    当时在周先生身边有个小乞丐,追随周先生的步伐,也离开了破庙到了京城。

    因缘际会,小乞丐摇身一变,进宫做了个小黄门,并给自己取名周苗。

    顾玖没有认出周苗。

    当年那个小乞丐,浑身脏兮兮,脸都看不清楚。而且时隔多年,小乞丐长高长大了,还一表人才。

    无论如何,顾玖也没法将眼前的小黄门同当年破庙小乞丐联系在一起。

    周苗也不揭破两人之间的关系,他笑嘻嘻的,“给诏夫人请安。”

    “免礼。你是?”

    “小的姓周,叫周苗。诏夫人可以称呼小的小周子,小苗子都成。”

    “哦!”顾玖故作恍然大悟的表情,“请问你在哪里当差?”

    “小的在尚膳监当差。小的是西北人,同淑仪娘娘是同乡。淑仪娘娘托我给诏夫人带来一封信,诏夫人请过目。”

    周苗将信件拿出来,双手奉上。

    顾玖迟疑了一秒钟,然后果断地收下信件。

    “淑仪娘娘还有交代什么事情?”

    “淑仪娘娘想说的话都在信里面。”

    顾玖神色平静地拆开信封,取出里面的信纸,展开看起来。

    两页信纸,写了许多。怀念往昔,感谢她给予的机会,又说起今朝,处境如何艰难。最后才说到自己的目的。

    看完了信件,顾玖将信纸折叠起来,重新放回信封,然后一言不发。

    周苗心生狐疑,“诏夫人没什么想说的吗?”

    顾玖笑了笑,“淑仪娘娘今非昔比,还提过去的事情做什么。当年的事情我早就忘了,你回去转告她,不用再提。”

    “哦?莫非诏夫人是想同淑仪娘娘划清干系?”周苗似笑非笑地盯着顾玖。

    顾玖轻声一笑,“那倒不是。你能替淑仪娘娘送信,想来你应该是她信任的人。我就姑且问一句,她接下来是怎么打算?”

    “淑仪娘娘在信里面写的很清楚。”

    顾玖含笑不语。

    周苗低头一笑,果然不好糊弄。

    他转而诚恳地说道:“淑仪娘娘只想保命。”

    顾玖说道:“她靠着薛贵妃,保命足矣。”

    “不够。薛贵妃也不能保证她一世安稳富贵。”

    顾玖笑了笑,“一世安稳富贵,多少人奋斗一辈子都无法达成。不觉着心大了点吗?”

    周苗说道:“当年淑仪娘娘微末时,诏夫人都肯助她。今日她已经淑仪娘娘,诏夫人为何多了许多顾虑?还是说诏夫人怕了?”

    顾玖点点头,“我自然是怕的。正如你所说,如今她贵为淑仪娘娘,她不需要我的帮助,只要她流露出一点意思,大把的人愿意给她送银子。”

    “别人的银子太烫手,哪有诏夫人的银子用起来安心。”

    “你这话是在夸本夫人,还是在骂本夫人。”

    “夫人当我是夸,就是夸。夫人认为我是骂,那就是骂。”

    “你这人倒是有点意思,很奇怪,你竟然能淑仪娘娘走得这么近。”

    “物以群分,人以类聚。我同淑仪娘娘其实是一类人。”

    顾玖笑了笑,“淑仪娘娘果真只想要一世安稳富贵?”

    周苗肯定地说道:“自然是这样。她在宫中就是无根的浮萍,哪敢奢望太多。”

    顾玖闻言,说道:“我可以给她银子,以我个人的名义。我不需要她传递消息,也不需要她打探贵妃同赵王的动静。我只需要她答应我三件事。”

    “什么事?”

    顾玖避而不答,“我会写封回信,由你带给她。如果她同意,等你下次出宫的时候,你再来找本夫人要银子。”

    周苗蹙眉,嫌弃地说了句,“忒啰嗦。”

    顾玖不管他,提笔写下一封简单的书信,放入信封,并将信口封死。

    “不要偷看。”

    周苗笑嘻嘻的,“夫人是信不过我吗?”

    顾玖反问他,“你会相信第一次见面的人吗?”

    周苗无话可说,带着信件离开。

    刘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顾玖的身后,差点将她吓一跳。

    他轻轻给她按摩肩膀,问道:“如何?”

    顾玖笑笑,说道:“野心一如既往的大,甚至越来越大。不过比过去稳重了些。”

    刘诏不带任何感情地说道:“她身处皇宫,有野心是一件好事。她那样的人最适合在皇宫生存。”

    顾玖享受着刘诏的服务,舒服得闭起眼睛。

    “薛贵妃将她捧上来,这才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已经生出了二心。不可深交啊。”顾玖随意感慨了一句。

    “她或许是念着你的旧情。”

    顾玖听到这话,笑了起来,“你信吗?如今我在她的眼里,只是一个对她有用,却不会妨碍她的人。如果哪天我和她产生了矛盾冲突,我毫不怀疑,她会对我举起屠刀。”

    “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我是看透了她,才会下此结论。所以,你别指望通过我来利用她,她靠不住。”

    刘诏问起另外一件事,“你对她提了那三个要求?”

    “暂时保密。”

    ……

    数天后,周苗再次来到宁王府,从顾玖手中拿走了五千两银子。

    这五千两,是顾玖从珍宝斋拿的。

    若非有珍宝斋这个赚钱利器,一时半会,她还真拿不出五千两现银。

    临走的时候,周苗笑嘻嘻地说道:“昨日宫里多了几位方士,陛下同方士足足聊了两个时辰,连用膳都错过了。谈的极为投机。陛下特意下令,将某处偏殿改为问天观,容方士在皇城炼丹求问长生。”

    顾玖神情一凝,“炼丹问长生?”

    难道天子要效仿秦皇汉武,被一群方士耍得团团转。

    “正是!长生啊,谁不想。尤其是贵为天子,更想要长生吧。”

    顾玖嗤笑一声,“陛下召见江淑仪的频率高吗?”

    “高啊,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让江淑仪伺候笔墨,或是读书习字,并不行房事。夫人,陛下毕竟老了。人老了,身体不中用。太医的法子治标不治本,见效又慢。若是有一种丹药,吃了就能让人龙精虎猛,年轻二十岁,即便知道有副作用,也会吞下吧。”

    周苗话中有话,而且他毫不隐瞒这一点。

    顾玖试探道:“是江淑仪让你这么说的?”

    周苗淡然一笑,摇头说道:“上次同夫人相谈甚欢,想同夫人结交。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顾玖笑了起来,“只要小周公公不嫌弃本夫人这里简陋,有空尽管过来。正好我也在西北住了多年,聊聊风土人情也好。”

    “夫人有见地。今日时间太晚,下次再来叨扰夫人。告辞!”

    顾玖目送周苗离去。

    这个周苗不简单。

    一开始,她以为周苗依附江燕,做江燕的马前卒。

    如今看来,两人根本就是互相依附。

    顾玖叫来钱富,想了想,才吩咐道:“你给公子传信,叫他留意宫里的方士。或许有人要从方士那里下手。”

    钱富明显愣了下,“宫里有方士?”

    “此事千真万确,昨日起,宫里就多了数位方士,而且得陛下信任。提醒公子,务必小心。”

    “老奴这就派人给公子送消息。”

    钱富躬身离去。

    ……

    宫里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李昭仪孩子还没生下,江淑仪同李昭仪明争暗斗。这还没完,宫里又多了一群方士,整日里神神道道,说什么炼丹求长生。

    朝堂很不安,议论纷纷。

    早朝的时候,纷纷上本,劝谏天子。

    叫天子亲贤臣,远小人。

    谁是小人,自然是那些妖言惑众的方士。

    天子当然听不进去,当场申斥了几个说话最不客气的朝臣,并且同时给几位方士赐了官职,专职炼丹。

    朝臣们气得跺脚。

    陛下老糊涂。

    长春宫内。

    萧淑妃同宁王相对而坐,母子二人在对弈。

    萧淑妃说道:“那些朝臣啊,就是太着急。方士才进宫,就急吼吼地指责陛下做得不对,还让陛下远小人,这不是在拆陛下的台嘛。陛下岂能高兴。

    好歹留那些方士一段时间,让他们干出点成绩。丹药练好后,有用无用一试便知。

    不过本宫估计,丹药多半是没用的,就算有用也是虎狼之药。届时,就有了现成的把柄将那些方士赶出皇宫。”

    宁王哈哈一笑,“还是母妃做事稳重。”

    萧淑妃笑了笑,“本宫在宫里沉浮几十年,什么没见识过。陛下老了,老小孩老小孩,得顺毛捋。越是同陛下对着干,越是适得其反。你啊,下次你父皇骂你,你别顶嘴。”

    “儿子从不顶嘴。”宁王大言不惭。

    萧淑妃剜了他一眼,接着又说起另外一件事,“李昭仪那边,你也别着急。本宫一直有派人盯着。”

    “儿子不急。急的是薛贵妃同赵王。”

    萧淑妃笑了起来,“你说的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