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96章 放飞自我

时间:2018-09-29作者:我吃元宝

    韩世子另找地方冷静去了。

    顾玫喘着气,有些不舒服。

    顾玖为她诊脉,“玫姐姐的身体还是有些虚,我上次交给你的药膳方子记着按时服用,能帮着调养身体。”

    顾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今日多亏了小玖妹妹,药膳方子我会记着吃。要不是有你,今日我肯定要吃亏的。自从生下了妞妞,就感觉这脑子不太好使。”

    顾玖抿唇一笑,“玫姐姐这是一孕傻三年。”

    顾玫先是一愣,紧接着大笑起来,“你说的对,我这是一孕傻三年。”

    顾玖握住她的手,“玫姐姐不用担心,出了事情,就算没我,还有整个顾家替你做靠山。”

    顾玫摇摇头,“虽说娘家就在京城,咫尺距离,可是有时候我还是有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但是今日不同,小玖妹妹替我出了一口恶气。那个姓曲的,我早见她不顺眼,只是碍于身份不好翻脸。

    今日我拉下脸来,叫她滚出去,她竟然不知羞还要留下来。可见这个女人,年级不大,心眼倒是一大堆。”

    “玫姐姐,我有个疑问,你别见怪。”

    “小玖妹妹尽管问。”

    顾玖斟酌了一番,才问道:“韩世子同曲姑娘之间什么吗?”

    顾玫摇头,“世子对曲姑娘肯定没有多余的想法,但是曲姑娘对我家世子有没有什么想法,我可说不准。”

    顾玖一脸古怪,“曲姑娘堂堂将门之女,总不能嫁给韩世子做妾吧。她这么折腾,莫非脑子进水了吗?还是说她有别的打算?”

    “不好说。说不定人家指望着将我气死,好取而代之。”顾玫话语中充满了怨念。

    顾玖安抚她,“玫姐姐看开点,你得这么想,你是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如今的世子夫人。

    拿出你世子夫人的派头来,要是谁敢欺辱到你的头上,无需顾忌脸面,直接打过去。

    真要闹大了,正好让侯府,老夫人她们替你出面,为你做主。”

    顾玫反手握住顾玖的手,“小玖妹妹,你说的对。我以前就是对人太客气,别人当我软弱可欺。从今以后,我对那些人再也不用客气。”

    顾玖重重点头。

    顾玫叫来丫鬟问了一声,“世子去了哪里?”

    “世子去了小书房,关起门来,不让人近身伺候。”

    “姓曲的呢?”

    “曲姑娘哭着去见曲姑妈。少奶奶,奴婢担心曲姑妈会到老夫人跟前闹一场。”

    “随她闹去,我还怕她不成。”

    顾玫哼了一声,转眼又同顾玖笑起来,“今日让小玖妹妹看了笑话,真不好意思。”

    “玫姐姐诶千万别和我客气。”

    她又进房照看妞妞。

    妞妞额头上的热度一直在退,这是个好现象。

    顾玫见到妞妞,突然又生出一股新的怨气,“他为了同我置气,连妞妞都没看一眼就出去了。我都怀疑,他心里头到底有没有妞妞。”

    顾玖说道:“男人没有经历过十月怀胎,不会像女人一样,见到孩子生下来那一刻就充满了父爱。你得让韩世子亲自带带妞妞,带多了就有了感情。”

    顾玫深以为然,“你说的对。男人不用经历十月怀胎,性情凉薄的人自然不会对孩子有感情。”

    “玫姐姐,别钻牛角尖。有的男人感情来得慢,得慢慢培养,并非天性凉薄。”

    顾玫笑了笑,握住顾玖的手,“小玖妹妹放心,我不会钻牛角尖。我只是将一些事情看得更透彻。”

    丫鬟盼春进来禀报,“少奶奶,曲姑妈到老夫人跟前告状。老夫人叫你过去。”

    “我同玫姐姐一起过去,事情毕竟因我而起。”

    “不用。今日已经麻烦小玖妹妹诸多,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能解决。小玖妹妹对我要有信心。”

    顾玖笑了起来,“那我就先回王府。孩子身边不能没有人,如果发烧反复,记得照着我教的办法退烧。一天三顿药,宁少勿多。”

    顾玫一一记下。

    她亲自将顾玖送到二门,见她上了马车,才转身前往正院见老夫人。

    ……

    顾玖对顾玫有信心。

    顾玫可是侯府精心培养出来的嫡长女,长袖善舞,面面俱到。

    不过过去吃亏也就是吃在面面俱到上,想要什么事情都做好,却苦了自己。

    如今经历了妞妞发烧一事,玫姐姐吃一亏长一智,想来定能收起圆滑,露出锋芒。

    顾玖坐着马车回到王府,小翠告诉她,“陈敏姑娘来了,正在王妃那里做客。”

    “陈妹妹许久没上门了。今天不年不节的,怎么突然上门。难不成湖阳郡主出了什么事?”

    “奴婢没打听到。夫人要去春和堂吗?”

    “等等吧。我先洗漱换一身。”

    将自己浑身上下重新收拾了一遍,顾玖才来到春和堂请安。

    还没进门,就听见陈敏的哭声。

    她忙走进大厅,“陈敏妹妹怎么哭了?可是有人欺负了你?”

    裴氏板着脸,怒气冲冲的样子,“老大媳妇来得正好。你去告诉诏儿,叫他去郡主府看看。湖阳郡主太不像话了,竟然纵容外人欺负自己的闺女。”

    这话从何说起。

    陈敏擦着眼泪,没作声。

    有丫鬟替顾玖解释,她才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湖阳郡主老毛病没改,又养了两个面首。

    不过这一回,湖阳吸取教训,不再和世家子弟纠缠,养的两个都是模样英俊身体壮会伺候人的良民,左二郎,左三郎。

    还是两兄弟。

    这两人仗着湖阳郡主的宠爱,大有将自己当做郡主府男主人的架势。

    左家也随之鸡犬升天。

    左二郎的侄儿有一天上郡主府,估计是装傻,也有可能是真傻,竟然敢言语无礼,轻薄陈敏。

    陈敏到湖阳跟前告状。

    一开始湖阳还义愤填膺,说要替陈敏出气。

    结果几个时辰后,湖阳郡主一改先前的态度,反而责骂陈敏多事。屁大点的事情,都要闹到人尽皆知。

    此事叫陈律知道了。

    陈律带着人打上左家,将左二郎的侄儿打得半身不遂。

    湖阳郡主大怒,替左二郎出气,竟然派人去抓陈律,说是要对陈律动刑,打板子。

    陈敏急得不行,只能上王府求救。

    顾玖蹙眉,如果陈敏的遭遇是真的,湖阳脑子不清楚了吧。

    为了一个面首,连亲儿子都打。亲闺女的名誉也不要了吗?

    “此事可有禀报王爷?”

    “王爷不在府中。”

    顾玖深吸一口气,对裴氏说道:“还请母妃派十个二十个侍卫给儿媳,此事儿媳来料理。”

    裴氏蹙眉,“你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料理。叫诏儿来。”

    “母妃忘了吗,公子昨日去了军营,要等到下次休沐才能回来。”

    裴氏还真的忘了这茬。

    刘诏回来后,在王府休整了快一个月,她都忘了刘诏一直背着军营的差事。

    裴氏问道:“你要如何料理此事?”

    顾玖说道:“此事无需儿媳亲自出面。将侍卫分为两路,一路前往陈府,如果陈律表弟没被抓走,正好保护陈律少爷。一路前往郡主府,要是陈律被抓去了郡主府,直接将人抢出来送回王府。”

    裴氏蹙眉,“这样能行?十来个人,能从郡主府侍卫中将人抢出来。”

    “儿媳料定,郡主府侍卫不敢同王府侍卫拼命,说不定还会放水。”

    哦?

    裴氏想了想,“我给你三十个侍卫,赶紧将陈律带回房王府。湖阳实在是太过荒唐,这才消停了几个月,竟然又闹出这么多事情。我看她就是欠教训。”

    顾玖叫来宋正,还有白仲二人。

    “你们两人分别带领一路人马,分别前往郡主府,还有陈府。该怎么做你们都知道吗?”

    “夫人放心,小的定不会给夫人丢脸。”

    “好好办差,事后有赏。”

    二人领命,分明带队出王府去了。

    陈敏走到顾玖跟前,“多谢表嫂。”

    “敏妹妹不用客气,你受委屈了。”

    陈敏摇摇头,“我不委屈,我就是替哥哥担心。母亲正在气头上,真的会下令打哥哥板子。哥哥都是为了我才会遭受无妄之灾。”

    顾玖安抚她,“不用自责。这件事分明是湖阳郡主处置不公。”

    陈敏咬着唇,神情黯然。

    自从陈驸马死后,除了最初一个月的惊慌失措外,湖阳郡主一直处于放飞自我的状态。

    之前因为养面首的事情,被罚了三年爵禄,大大的郡主府也被少府收回去,才作价六万两,而且一文钱没落到口袋。

    这一些列的教训,只是让湖阳郡主收敛了一些,却没有挡住她对男人的渴望。

    玩个面首玩出了各种花样。

    之所以要收拾陈律,是因为陈律对她不齿,令湖阳很火大。

    当然,这和左二郎,左三郎两兄弟卖力伺候,用力取悦她也有关系。

    三人正在屋里荒唐的时候,下人在门外着急地说道:“郡主,不好了。王府派人将少爷给抢走了。”

    “什么?”

    湖阳郡主一把推开左家两兄弟,披着外袍打开房门,“怎么回事?”

    “就刚才,王府十几个侍卫冲进郡主府,将少爷给抢走了。说是奉命行事。”

    “反了他吗?竟然敢到本宫的郡主府抢本宫的儿子。伺候本宫更衣,本宫要去王府讨要说法。”

    趁机敲诈王府一笔,弄点银子来花花。

    陈律被送回王府,裴氏见陈律没事,放心下来。

    她吩咐下人将陈家两兄妹安顿好,同时派人去催促宁王。

    闹得这么大,以她对湖阳的了解,要不了多久,湖阳就得带人杀到王府。

    裴氏不想和湖阳打交道,只想让宁王去应付刁蛮不讲理的湖阳。

    顾玖带着人,将陈敏两兄妹安顿下来,下人就来禀报,“启禀夫人,湖阳郡主刚进王府。”

    陈律腾地站起来,“我去见她。我要问问她到底有没有良心?我甚至怀疑,父亲的死,说不定就是她告的状。父亲死了,她就可以公然养面首。”

    陈敏拉着陈律,“哥哥别去,你不是母亲的对手。一个孝字,就能让你翻不了身。这件事就交给舅舅和舅母处理,好不好?”

    “敏妹妹说的对,湖阳郡主毕竟是你们母亲。陈律,你不要冲动,耐心坐在这里等消息。我先过去替你们瞧瞧。”

    “辛苦表嫂。”陈敏感激道。

    顾玖安抚道:“别担心,这点小事很快就能解决。”

    陈敏点头。

    宁王还没回府。

    湖阳郡主直接冲到春和堂找裴氏的麻烦。

    裴氏一脸烦躁,“你为了面首打自己的儿子,还有理了。”

    湖阳呵呵两声,“我打自己的儿子,嫂嫂干什么多管闲事。”

    “别忘了,我是陈律的舅母。他遭受无妄之灾,本王妃岂能袖手旁观。还有,你干出这等荒唐事,本王妃还没呵斥你。”

    湖阳大怒,“以前我住在王府,嫂嫂干涉我的事情,我忍了。如今我住在自己的郡主府,你管我怎么生活。嫂嫂的手未免伸得太长了点,小心本宫一刀宰了你的手。”

    裴氏大怒,“你敢!”

    湖阳郡主冷笑,“嫂嫂若是再干干涉我的事情,你看我敢不敢。”

    “好好好,本王妃现在是管不住你了。等王爷回来,我叫王爷收拾你。”

    “王兄那里,本宫也要告个状,叫王兄好好管管你,手别伸得太长,惹人嫌恶。”

    裴氏气了个半死,恨不得一巴掌抽在湖阳的脸上,叫她知道好歹。

    幸亏宁王回来了,避免了姑嫂二人直接干起来。

    宁王进门就听说了事情的原委。

    他怒气冲冲来到春和堂。

    湖阳见面,就要告状,“王兄,你快管管嫂嫂,她实在是太过分了。连我的内务她都要插手,未免管得太宽。”

    宁王板着脸,“湖阳,你皮痒了吗?”

    湖阳郡主委屈坏了,“王兄为何这样说我?明明是嫂嫂过分,王兄为何不骂嫂嫂。”

    “王妃今日做得很好,本王为何要骂她。倒是你,你是欠收拾吗?”

    湖阳郡主张嘴大哭起来,“王兄干脆派人弄死我得了,你们全都见不得我痛快。”

    裴氏嗤笑一声,“正经男人不找,养两个面首在身边。你出门打听打听,你都成了京城笑柄。”

    “谁敢笑话本宫,本宫饶不了他。”湖阳眼泪一擦,恶狠狠地说道。

    宁王眼一瞪,“本王也在笑话你,你是不是连本王也要收拾。”

    湖阳委屈地摇头,“还王兄替我做主。”

    宁王怒道:“不想让左家两兄弟身首异处,你最好给本王收敛一点。竟然敢让外人欺辱本王的外甥女,外甥,你当本王死的吗?再有下次,无需废话,本王亲自下令宰了左家上下所有人。连带你身边的人全部清理掉。”

    湖阳郡主浑身哆嗦了一下,“王兄不如连我也清理掉算了。”

    “你如果不是本王的亲妹子,本王懒得管你死活,早就叫你有多远滚多远。”

    裴氏趁机插话,“敏敏跟着湖阳,实在是令人不放心。王爷,不如就叫敏敏住在王府,无非就是多添一副筷子的事情。”

    宁王深以为然。

    湖阳跳起来,指着裴氏,“好你个裴氏,你安的什么心,你竟然连我的闺女都要抢。王兄,你亲眼看见了,嫂嫂实在是太恶毒了。”

    裴氏直接翻了个白眼。

    宁王怒斥湖阳,“你闭嘴。陈敏跟在你身边,我怕她被你祸害了。从今以后,陈敏就住在王府。来人,去郡主府将陈敏的一应物品全都搬到王府,搬干净。”

    内侍领命,赶紧派人替陈敏搬家。

    湖阳郡主见状,大哭起来,“王兄,你不如弄死我算了。我要进宫见母妃,我要告状。”

    宁王呵呵冷笑,“你尽管去,本王绝不拦着你。正好叫父皇撞见你,趁机再收拾你一回。”

    湖阳傻愣住,眼泪一滴滴落下。

    呕!

    湖阳突然吐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