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95章 打就打了(三更)

时间:2018-09-29作者:我吃元宝

    顾玖提笔挥毫,写了两张药方。

    一张退烧,一张止咳。

    “照着药方抓药,煎药,快!”

    下人领命而去。

    热水和白酒都送进了卧房。

    顾玖掀起棉被,将孩子的衣服全脱了,准备用物理手段给孩子降温。

    孩子太小了,还不到半岁。

    这么小的小孩子,很多治疗手段都不能用,因为孩子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

    只能有相对保守的治疗手段。

    无论是用热水擦拭身体,还是用酒精擦拭身体,都是为了给孩子散热。

    一寸寸,连指缝都没有错过。

    药煎好了。

    顾玖拿捏着分量,给孩子服下。

    顾玫一直守在床边给她打下手,着急发慌得不行。

    服了药,又擦了身,孩子的体温终于降下来一点。

    虽没有温度计准确测量,但是有手触摸,已经可以明显地感受到孩子的体温降了下来。

    顾玫激动得大哭出声,拉着顾玖的手,“小玖妹妹,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

    顾玖忙说道:“玫姐姐先别急着感谢我。小孩子发烧,最容易反复。必须安排人一天十二个时辰盯着。

    一旦有烧了起来,就用我刚才的办法给孩子降温。

    我给开的药方,继续吃着。一定要控制药量,是药三分毒,这么小的孩子绝对不能多服药。

    就我刚才用的小银勺,两勺药量就足够了。这一点格外重要,玫姐姐切忌。”

    顾玫连连点头,忍不住问道:“孩子吃多了药会怎么样?”

    顾玖郑重说道:“这么小的孩子又是发烧,吃多了药很容易致聋,严重的话会影响到孩子的智力。”

    “啊?”

    顾玫吓住了。

    顾玖安慰道:“按照我刚才说的办法,就我用的小银勺,不超过两勺药,就不会出问题。”

    顾玫如释重负,“谢谢你,小玖妹妹。若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已经手足无措了。”

    说到伤心处,顾玫又哭了起来。

    顾玖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

    不知什么时候,顾玖已经比顾玫高了几公分。

    想当初,初次见面的时候,她可是比顾玫矮半个头。

    她没忍住,问道:“孩子生了这么重的病,韩世子人呢?”

    顾玫擦着眼泪,说道:“他早上还在的,后来婆母使人来唤他,就出去没回来。”

    顾玖说道:“现在孩子烧退了,该派个人给韩世子报个信,也叫他放心。”

    顾玫点头,“小玖妹妹说的对,是该派人报个信。不过这府中真正关心妞妞的人也没几个。”

    话语中透着心酸和疲惫。

    突然之间,顾玖特别同情顾玫。

    为什么没人关心妞妞,不就是因为妞妞是姑娘,不是哥儿。

    顾玫身为世子夫人,没能为代侯府生下承重孙,自然有许多人不满。

    这个时候,有丫鬟进来禀报,“启禀少奶奶,世子回来了。”

    顾玫一阵高兴。

    然而丫鬟却欲言又止。

    “怎么回事?”顾玖替顾玫问道,语气有些严厉。

    丫鬟莫名地有点怕顾玖,听到她质问,忍不住浑身抖了抖。然后才小声说道:“曲姑娘也来了。”

    顾玫一听曲姑娘,脸色变了变,眼神透着凶狠。

    顾玖蹙眉,“曲姑娘是谁?”

    顾玫咬牙切齿地说道:“是我家姑太太的闺女,韩家表亲。”

    代侯府老夫人有个亲闺女嫁到了曲家。

    曲将军原本在南方任职,曲夫人带着儿女跟着曲将军一直在任上。

    半年前,曲将军调往战事频繁的北方军,曲夫人无法随行,又不想回曲家祖籍西北伺候公婆。

    于是,曲夫人就带着儿女回到了娘家,打算一直住在娘家不走了,直到曲将军回京为止。

    代侯夫人自然不愿意小姑子带着儿女住进侯府。

    可是架不住老夫人心疼闺女。

    老夫人下令,让下人收拾院落,方便曲夫人一家在侯府住下。事已至此,代侯夫人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不过这还只是乱子的开始。

    曲夫人有个闺女,已经及笄,但是还不曾说亲。

    自从住进侯府后,曲姑娘每日都在代侯府老夫人跟前承欢膝下,深得老夫人的喜欢。

    也时常来顾玫所居住的牡丹苑做客,十次里面总有三四次会碰上韩世子。

    一来而去,曲姑娘就和韩世子熟悉了起来。

    韩世子同曲姑娘,表哥表妹,要说他们之间有什么,这话不对。

    可要说他们之间没什么,也不对。

    闹来闹去,顾玫生了一肚子闷气,人家屁事都没有。

    顾玫一听两个人一起来的,火气蹭蹭蹭往上涨,立马就冲了出去。

    韩世子见到她,急忙问道:“妞妞怎么样?”

    顾玫呵呵两声,“你还知道关心妞妞吗?我一个人为妞妞着急上火,你身为妞妞的父亲,你去了哪里?”

    “母亲那里有事情吩咐,你不是知道吗?”

    “是,我知道婆母有事吩咐。可是为何一去就是一两个时辰?侯府有这么大吗?来回需要这么多时间吗?”

    顾玫咄咄逼人,韩世子皱起眉头,有些不悦。

    小丫鬟在旁边小声说道:“多亏了诏夫人,妞妞已经退了烧。”

    韩世子顿时松了一口气。

    曲姑娘突然站出来刷存在感,“妞妞退烧了吗,太好了,谢天谢地。我都快担心死了。表嫂,你别同表哥置气。表哥他是真的很忙,府中许多事情都需要表哥出面料理,没能及时回来看望妞妞,你别见怪。”

    “你闭嘴!”顾玫指着曲姑娘,“你凭什么说这番话?你以什么身份站在这里说这番话?”

    曲姑娘似乎受了惊吓,一副怕怕的样子,“表嫂,我只是好意。”

    “闭嘴,你给我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顾玫没有给曲姑娘留半点面子。

    曲姑娘眼看着就哭了出来。

    但凡有点志气的姑娘家,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捂着嘴跑出去吗?可是曲姑娘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是可怜兮兮地朝韩世子打望。

    韩世子蹙眉,对顾玫不满,“你有什么火气冲我来,为何要冲表妹发火。表妹是客,你这样子哪里是待客之道?”

    顾玫呵呵冷笑,“那你问问你的好表妹,她有好好做客吗?妞妞为什么会生病,全都是因为她。

    昨日就是她抱了妞妞后,妞妞就不舒服,紧接着就开始发烧。我怀疑,就是她过了病气给妞妞。

    明知自己有病,还敢将病气过给妞妞,她到底安的什么心?你得庆幸妞妞现在退了烧。如果妞妞有个三长两短,我要姓曲的偿命。”

    “表哥,我没有病,我不可能将病气过给妞妞。表哥,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

    曲姑娘哭得可惨了,眼泪啪塔啪塔地落下来。

    韩世子眉头一直皱着,自始至终就没舒展过。

    他对顾玫说道:“你不要胡乱攀咬人。妞妞生病是意外,小孩子生病是难免的。而且妞妞已经退了烧,你该高兴啊。”

    “呵呵……姓韩的,到了现在你还在替姓曲的说话。我问你,在你心目中,到底是妞妞重要,还是你的曲表妹重要?是不是妞妞死了,你也无动于衷。”

    “谁说我无动于衷。自昨天开始,我同你一样着急难受。”

    “你既然替妞妞着急难受,那你就将姓曲的赶出去啊!这里是牡丹苑,是我的地盘,我不欢迎她,叫她滚。”

    “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

    顾玫震惊地看着韩世子,“你说我无理取闹?姓韩的,你竟然为了这个女人说我无理取闹?你到底是站在那边的?在你心里头,到底有没有我?你说啊?”

    “当然有你。你是我的发妻,是我最重要的人,我当然关心你。”

    “呵呵,所谓最重要的人,就是所有的委屈都让最重要的人承受。这个女人,不那么重要,却可以站在这里被你一再维护?韩世邦,你还是男人吗?”

    韩世子一脸苦恼,“你不要一直纠缠曲表妹,她是无辜的,她是好意来看望你。你看你,说了她那么多坏话,她却一句都没反驳,你还要如何?”

    顾玫哈哈大笑,笑到眼泪都出来了。

    “你没事吧?”韩世子有些担心。

    “你闭嘴!我不想看到你。滚,带着你的表妹,统统滚出去。”顾玫咬牙切齿,眼中全是恨意。

    韩世子张口结舌,似乎还真打算同曲表妹一同离开。

    “真是荒谬!”

    一直沉默的顾玖终于说话了。

    顾玖端坐在椅子上,目光像是一把利剑,刺向曲姑娘。

    “来人,将曲姑娘拖出去。”

    容信同白仲两人上前一步,抓起曲姑娘就往外拖。

    曲姑娘受了惊吓,“干什么,放开我。表哥,表哥救我。”

    “住手,谁敢动。”

    韩世子冲顾玖怒目而视。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着,世子要同本夫人动手?”

    韩世子压抑着怒火,“不敢同夫人动手。不过也请夫人理解,这里是代侯府,而非王府。代侯府的事情,轮不到王府的人插手。”

    顾玖嘲讽一笑,挥挥手,容信同白仲放开了曲姑娘。

    曲姑娘立马躲到韩世子的身后,一脸怯生生的模样。

    顾玖指着她,问韩世子,“韩世子之前说了许多话,总结起来,意思就是曲姑娘是个善解人意,知情知趣的人,绝不会带着病抱妞妞,对吗?”

    韩世子点头,“那是自然。”

    “既然曲姑娘如此善解人意,那我有个疑问不吐不快。”

    “什么疑问?”

    顾玖轻蔑一笑,“最善解人意的曲姑娘,为何明知道玫姐姐不欢迎你,可是你却不肯知情知趣的主动离去?

    你明知道自己留下来,会刺激到玫姐姐,让她情绪失控,口不择言,为何你不肯善解人意的离去?为何偏要留下来?

    还是说曲姑娘只肯在别人面前善解人意,却不肯在玫姐姐面前表现出哪怕一点点的善解人意?

    我不得不怀疑你这么做的目的。

    此时此刻,你装傻充愣不肯善解人意的离去,就是为了刺激玫姐姐,令她情绪失控,口不择言。好让韩世子见到玫姐姐最不理智,最疯狂的一面。

    除此之外,我想不到第二个理由,可以让一向善解人意的曲姑娘忽视玫姐姐叫你滚出去的话,执意留下来。

    曲姑娘,本夫人想问问你,你这么做是何居心?刺激玫姐姐,与你有何好处?你和玫姐姐有仇吗?还是说,你见玫姐姐生的是女儿,就妄想嫁给韩世子,从而取玫姐姐而代之。”

    曲姑娘连连摇头,否认。

    韩世子紧蹙眉头,“诏夫人,请不要信口胡说。”

    顾玖嗤笑一声,“事实摆在眼前,韩世子还要自欺欺人吗?那你告诉我,向来善解人意的曲姑娘,为何偏偏不肯体谅玫姐姐的难处?明知道留在这里会刺激玫姐姐的情绪,却不肯离开。说到底,她就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韩世子皱眉深思。

    曲姑娘一脸无辜地大叫起来,“我没有,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要故意刺激表嫂,这一切都是误会。”

    “闭嘴!本夫人许你说话了吗?”

    顾玖厉声呵斥。

    方嬷嬷走上前,直接一巴掌抽在曲姑娘脸上。曲姑娘脸颊立马红了。

    曲姑娘捂着脸,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其他人也都惊住了。

    曲姑娘可是侯府的娇客,说打就打,好大的威风啊。

    方嬷嬷一张严肃刻板的脸,呵斥道:“夫人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余地?下次再敢插嘴,就不止是掌嘴。”

    曲姑娘要哭,又不敢哭。

    顾玫只觉大快人心。

    还是小玖妹妹做事干脆利落。

    下次她不再和姓曲的瞎叨叨浪费唇舌,直接动手将人打出去,比什么都干脆。

    也好教全府的人知道她的态度。

    “诏夫人好大的威风,在侯府打人,是没将侯府放在眼里吗?”韩世子阴沉着一张脸。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韩世子,“你们侯府纵容一个外姓女欺负到玫姐姐头上,真当顾家无人吗?我作为玫姐姐的娘家人,今日我就替她出气。怎么着,世子要同本夫人翻脸吗?”

    王依挽着袖子站出来:翻脸,来啊!本姑娘好久没找人练了,正好今日拿你韩世子练练手。

    韩世子朝顾玫看去,指望着顾玫说句话。

    顾玫说了。

    她说道:“还是娘家人心疼我。别的人,巴不得我家妞妞死了才好。谁要害我家妞妞,我就要她偿命,我顾玫说到做到。不信邪的人,大可以试试看,试试我顾玫敢不敢杀人。”

    话音一落,顾玫一巴掌拍在桌上,发出震天响。

    顾玖努努嘴,吩咐道:“将这位曲姑娘拖出去,不准她踏进牡丹苑半步。

    方嬷嬷,你替本夫人敲打敲打门房的人,以后谁敢放曲姑娘进来,侯府不办她,本夫人也要办了她。

    本夫人堂堂皇孙妻,收拾一个侯府下人,就不信谁敢拦着。”

    容信同白仲领命,撸起袖子,拖起曲姑娘往外面走。

    方嬷嬷紧跟着。

    “表哥救我,表哥,快救我啊。”

    韩世子刚动了一步,王依就挡在他面前。

    想救曲姑娘,先过了她这一关。

    韩世子一脸愤恨,“诏夫人,你不要太过分。”

    顾玖轻蔑一笑,“本夫人替玫姐姐出气,怎么着,世子有意见?世子不心疼玫姐姐,我心疼。玫姐姐看不惯的人,不拖出去,难道还要留着过年吗?”

    韩世子深吸一口气,“谁说本世子不心疼她?诏夫人,你不要胡乱揣测。”

    顾玖面露讥笑之色,“今日所见所闻,本夫人只看见韩世子一味的维护曲姑娘,不曾有半句话维护玫姐姐。

    到底玫姐姐是你的妻子,还是曲姑娘是你的妻子?亦或是,你们代侯府的传统,外人比家人更重要。

    家人受了委屈不去维护,外人受了委屈,倒是一个劲的维护。”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