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94章 不能生养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一场秋雨一场凉。

    连着下了两天雨,秋老虎退散,终于迎来了凉爽的秋天。

    大家也都脱下夏装,换上略厚一些的秋装。

    一大早,萧琴儿来到春和堂请安。

    她已经有五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微微隆起。

    人没长胖,就是长白了。

    裴氏打量了她一阵,先是关心地问道:“最近食量可好?孩子闹腾吗?”

    萧琴儿轻抚腹部,娇羞一笑,“食量还好。孩子倒是不怎么闹腾。太医说,要等到最后两个月,孩子才会特别闹腾。”

    裴氏点点头,叮嘱道:“你自己当心身子。”

    “儿媳听母妃的,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为母妃添个金孙。”

    裴氏笑了笑,添个金孙她倒是喜欢。

    不过目前还有比金孙更重要的事情。

    “老四媳妇,老四交给你的银钱,你都交出来吧。”

    萧琴儿先是懵,接着是虚,眼珠子左右转动,“什么银钱,儿媳听不懂。表哥没有给我钱啊。”

    萧琴儿同刘议是表兄妹成亲,做夫妻后,很多时候还是以表哥表妹相称。

    裴氏脸色一沉,“老四奉命去江南办差,结果只送回来不到四万两白银,比往年少了一半还要多。

    因为此事王爷震怒,已经派人去江南调查此事,估摸着已经有了结果。

    老四贪墨的银钱,是不是你收着?趁着王爷还没注意到你,你赶紧将银钱交出来。本王妃替你遮掩一二,不让王爷罚你。”

    萧琴儿脸色微变,努力笑着,然而笑容很不自然。

    “母妃说的,儿媳的确听不懂。什么银子,表哥真的没有给过我银子啊。自从嫁给表哥后,一直是我拿嫁妆银子贴补表哥的用度。”

    裴氏冷哼一声,“本王妃好说歹说,你都不听。非要本王妃采取霹雳手段,派人去你房里搜查吗?”

    萧琴儿左右看看,不与裴氏的目光接触,“母妃这话太吓人了。儿媳还怀着身孕,一惊一吓,儿媳难受得紧。”

    啪!

    裴氏拍着桌子,“少在本王妃面前做戏,本王妃生养了三个孩子,女人怀孕是什么情况,你能瞒过我。最近你添了几千两的首饰珠宝,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本王妃叫人查一查,什么都清楚了。”

    顿了顿,她又苦口婆心地说道:“老四糊涂,难道你也跟着糊涂吗?王爷的怒火,是那么容易消退的吗?等老四回京,王爷必定会收拾她一顿。未免老四受皮肉之苦,你还是赶紧将剩下的银钱交出来,替老四料理了这件事。”

    萧琴儿突然哭了起来,“表哥真的没给我钱啊。”

    “他是没亲手给你钱,但是他派人给你送了钱。到了现在,你还不承认。你是打定主意,认钱不认人吗?”

    裴氏疾言厉色,声色俱厉,逼着萧琴儿将剩下的钱全都吐出来。

    萧琴儿负隅顽抗,“母妃是要逼死儿媳吗?儿媳真的没钱。”

    裴氏不同她客气,“既然你不肯承受,本王妃这就派人去你房里搜查。若是搜出大量的银钱,届时别怪本王妃不顾念你怀着身孕。来人,去四夫人房里,细细搜查。”

    萧琴儿急了,“母妃,儿媳承认。”

    裴氏摆手,制止了丫鬟搜房。

    她怒视萧琴儿,“你这人,不见棺材不掉泪。非要逼着本王妃派人搜你的房。”

    萧琴儿哭哭啼啼,“母妃明鉴,儿媳实在是穷怕了。”

    裴氏蹙眉,“王府可有少过你的穿,少过你的吃?本王妃不知道你哪里会穷?”

    萧琴儿哭诉道:“表哥每月开销少则一两千两,多则四五千两。公中拨下来的钱根本不够用,全靠儿媳的嫁妆银子补贴。

    不到一年时间,我的嫁妆银子已经被花光。当初表哥离京的时候,曾许诺过,会带银子回来。

    等我收到银子,只当是他在江南找到了什么门路,所以有了银子。根本没想到这些银子有可能是他从公中贪墨的。

    母妃,表哥的性子你是清楚的,他虽说有点惫懒,但是肯定不会贪墨公中的银钱。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

    裴氏板着脸,“是不是误会,王爷那里自会调查清楚。你先交代,老四给你送了多少银子?”

    萧琴儿拿着手绢抹眼泪,“总共送了两万两,儿媳用了五千两左右,还剩下一万五千两。”

    裴氏心头怒火升腾,萧琴儿真能花钱。一出手就是五千两。

    她问道:“你没报错数目?怎么才两万两,难不成你又在耍心眼。”

    萧琴儿连连摇头,“儿媳不敢耍心眼,真的只有两万两。此事丫鬟们可以作证。”

    裴氏狐疑地盯着萧琴儿,“本王妃姑且信你的话。将一万五千两全部交上来。”

    “父王哪里?”萧琴儿巴巴地望着裴氏。

    裴氏说道:“王爷那里,本王妃自会替你料理。”

    萧琴儿无奈,只能忍痛交出一万五千两。

    丫鬟替她回房拿银票,裴氏不放心,派了内侍文忠跟随。

    等到文忠拿着一万五千两回到春和堂,裴氏才满意地笑了出来。

    她将银票收下,“你回房好好歇着,安分点,别再闹出什么事情。”

    萧琴儿躬身领命。

    她走在花园里,一路糟蹋花花草草。

    还不停的抱怨,“母妃实在是太过分了,这是表哥给我的银钱,凭什么要充公。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刚拿到银子的时候我就该全花光,叫她一文钱都得不到。”

    “夫人,先消消气。当心肚子里的孩子。”

    萧琴儿哼了一声,“有了孩子还不是一样被母妃训斥,还逼着我拿钱出来。”

    她真的委屈坏了,又是抱怨,又是哭哭啼啼,一路回到房里。不少人都看到这一幕,关于她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王府。

    ……

    欧阳芙伺候在沈侧妃跟前。

    沈侧妃得知萧琴儿被逼着拿钱,哈哈大笑三声,“活该!叫她嘚瑟显摆,最后还不是便宜了王妃。”

    欧阳芙则说道:“真没想到四公子竟然连王爷的钱也敢贪墨。他就不怕王爷问罪吗?”

    沈侧妃靠着软塌,笑了笑,“他是有恃无恐。他可是王爷的嫡子,府中最得宠的公子,就算贪墨了公中的钱又如何。王爷总不能让他死吧,了不起就是打一顿。到时候钱都花光了,打一顿也是值得的。”

    欧阳芙说道:“只是这样一来,王爷哪里还敢安排差事给他。岂不是得不偿失。”

    沈侧妃呵呵一笑,“或许他是脑子进水了,才去贪墨银钱。或许是被江南的靡靡之音迷晕的脑袋,分不清轻重。总而言之,老四这次犯浑,回京后肯定少不了一顿收拾。届时我在王爷耳边吹吹风,让王爷给二公子多安排点差事。”

    欧阳芙一听,高兴起来,“这些年,夫君总是办一些闲差,正经差事就没办过几件。王爷着实有些偏心。趁着四公子犯浑的机会,是该替夫君多争取争取。”

    沈侧妃笑道:“争取让二公子明年下江南。下一趟江南,不用贪墨公中的钱,也能搂一两万的银子。”

    欧阳芙意外,“江南那边的银子这么好挣吗?”

    沈侧妃说道:“江南可是富贵温柔乡。随随便便一个小盐商,家资也有几十万。那些大盐商,恐怕得有几百万上千万的家资。你说那地方的钱好不好挣。”

    欧阳芙一听,心中生出隐忧。

    盐商凭什么白白给人送银子,肯定是有所求啊!

    要么就是求门路,要么就是塞女人。

    二公子能有多少门路,他要是下了江南,十有九八会被塞女人。

    一想到下一趟江南,后院就要多一个女人,欧阳芙心里头就不是滋味。

    她实在是没多少底气叫嚣不准二公子纳妾。

    她已经进门两年多,快三年了,却膝下无子,连个闺女也没生下。

    这一年多来,她一直在吃药调养身体,可是一直怀不上。

    有时候她也会暗搓搓的想,会不会是二公子的身体有问题。

    可是她不敢将这话说出口。

    毕竟她曾坏过身孕,只是没保住。

    欧阳芙只能附和着沈侧妃的话,恰当的笑了笑。

    沈侧妃似乎猜到了她心中所想,出言敲打她,“你呢,心思别那么重。好好管家,替二公子打理好内务。孩子嘛,迟早会有的。实在不行,你就想开点,让能生的人生。”

    言下之意,就是要做主给二公子纳妾。

    欧阳芙低着头,小声说道:“儿媳的身体已经好了许多。太医说,等到明年应该能顺利怀上。”

    沈侧妃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是吗?太医真的说你明年能怀上?”

    欧阳芙重重地点头,“明年肯定能怀上。”

    沈侧妃面色冷漠,“能怀上最好。实在怀不上,就把机会让给别人。二公子年纪不小了,早该有个孩子。”

    欧阳芙弱弱说道:“儿媳一直遵照医嘱,不敢有丝毫松懈。”

    沈侧妃嗯了一声,“记住,你是二夫人,你要替王府开枝散叶。若是你无法生育,那么也别拈酸吃醋,不让二公子纳妾。”

    “儿媳知道。”欧阳芙很委屈,可是不敢露出来。

    沈侧妃又感慨了一句,“不知道是不是王府的风水真的有问题,你一个,三夫人一个,进门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生养。唯有四夫人终于怀上了孩子。还有顾玖,也没动静。”

    欧阳芙替顾玖辩解,“大嫂没动静,也不能怪她。大公子自开了年就一直不在王府,前段时间才回来。”

    沈侧妃说道:“那就等明年,要是明年顾玖还没动静,我真要和王爷提一句,找个阴阳先生到王府看看。是不是哪里煞气太重,不利于子嗣。”

    ……

    顾玖并不知道,已经有人惦记着她的肚子。

    她正忙着做首饰设计。

    刘诏很有信用,说三天就三天。

    一天不多,一天不少,一万五千两外加三个技艺精湛的首饰工匠,全都送到了她的手中。

    有了钱,有了人,顾玖就准备大干一场。

    原先的茶楼关门歇业,重新装修。

    工匠就安置在茶楼后院居住,那里将来也是首饰工坊。

    顾玖命宋正挑选可靠的人手,到工坊护卫,确保财产安全。

    从早上开始,顾玖已经画了五张首饰设计图。

    上辈子学过的素描,又一次派上了用场。

    五张设计图,早就藏在脑海中。下笔时,如有神助。

    每一张上了色,看上去栩栩如生。

    “真好看!”

    几个丫鬟围着顾玖,看着上了色的设计图。

    “这样的首饰,一定很贵吧。”

    顾玖点头,“以珍宝斋的定位,最便宜的首饰,也要一百两。最贵的首饰,价值万两。”

    “哇!可是夫人从哪里进珠宝原石?没有珠宝原石,这些首饰可做不出来。”

    顾玖轻声一笑,“目前珍宝斋以赤金首饰为主,之后珍宝斋会推出各色珠宝首饰。”

    饭要一口一口吃,生意也要慢慢来。

    指望一口吃成胖子,不太现实。

    顾玖对珍宝斋设计了两个条路。

    第一条路,头半年以赤金首饰为主,珠宝首饰为辅。珠宝原石从京城的珠宝商手里进货,虽说价格偏高,压缩了自己的利润,但是能帮助珍宝斋迅速打开市场。

    与此同时,派人下江南,寻找海商。同海商建立长久的合作关系,从海商手里进货,压缩成本,提高利润。

    等到她有足够的资本的时候,下一步,她就要组织货物人员出海,她也要做海贸。

    如此一来,她手上的人根本不够用,她还要培养更多的人才。

    若是有机会,她还要染指盐铁生意,从小富婆摇身一变,变成大富婆。

    从早上忙到傍晚,顾玖一口气绘制了十张设计图。

    明儿继续。

    凑够二十张设计图,然后让工匠们先照着设计图打造收拾。

    等到珍宝斋装修好,就可以开门做生意。

    小翠同她说道:“奴婢听说四夫人哭了一下午。”

    顾玖笑了起来,“损失了一万五千两,她不哭才怪。”

    “四夫人怀有身孕,这么哭下去不怕伤了肚子里的孩子吗?”青梅有些担心。

    顾玖说道:“你们别瞎操心,四夫人这么哭下去,王妃不会坐视不理。肯定会派人请太医,还会亲自去看望她。”

    顾玖没说错,等到太医进门的时候,裴氏随太医一起前去看望萧琴儿。

    婆媳两人关起门来,说了许多话。

    等到裴氏离开,萧琴儿破涕为笑。显然裴氏将她给哄住了。

    一大早,顾玖才画了两张设计图,门房来报,代侯府世子夫人派人送来了一封信。

    “玫姐姐的信,快拿进来。”

    小翠将信件放在顾玖的手中。

    顾玖急忙拆开信件看了起来。

    她眉头紧皱。

    玫姐姐的闺女高烧不退,还伴有咳嗽,太医也束手无策。她病急乱投医,求到顾玖跟前。请顾玖务必过府一趟,替孩子诊治。

    顾玖不敢耽误。

    当即命人收拾行李,随她前往代侯府。

    坐马车到了代侯府,在二门下了马车。

    代侯府的人,只当她是来看望顾玫,并不知道她会医术。

    顾玖也懒得和代侯府的人啰嗦,“前面带路,快带我去看玫姐姐。”

    婆子不敢拖延,领着顾玖前往后院。

    “小玖妹妹,你可算来了。”

    “玫姐姐,你多久没休息了?孩子还好吗?”

    “孩子不好,你快替孩子看看。”

    两人见面,顾不得寒暄。顾玖跟着顾玫直接进了卧房。

    小小的孩子躺在床上,脸颊烧得通红,额头滚烫。

    她立马吩咐,“开点窗户透气,准备滚热的水,还有高度酒。不相干的人全都出去。”

    顾玫着急无措,“小玖妹妹,孩子还有救吗?”

    “玫姐姐你先别急。你先告诉我,孩子烧了多久?”

    “从昨儿上午发烧,一直到现在,还不曾退过烧。昨晚上又开始咳嗽。太医用了各种办法,都没能给孩子退烧。我都快急死了。万一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该如何是好。”

    顾玫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