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93章 烧钱大户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拨打算盘,刘诏回府,东院这个月的开销直线飙升。

    一个月才过了一半,公中拨给东院的银钱已经用完了。

    刘诏私下里置办的私产,无非就是两个庄子,几个铺子,一年收入有限。

    她拿着算盘,把账目算了又算。

    反正到了最后,她肯定得陶嫁妆银子贴补家用,要不然这日子没办法过。

    难怪萧琴儿天天想着办法搂钱,估计刘议开销太大,让她吃不消。

    账目算到最后,实在是算不下去了,顾玖干脆将算盘给扔在边上,有些气闷。

    这些皇孙们怎么回事,自己就挣那么几个钱,开销却比谁都大。

    成亲前,一应开销公中负责,王爷王妃时不时贴补一点。

    成亲后,一切开销都按照规矩来,是多少就是多少,多一两银子都没有。

    缺的那部分怎么办?王爷王妃都不给贴补,全都是做妻子拿嫁妆贴补。

    这是什么破规矩。

    小翠从账房回来,拿了几张单据。

    “夫人,公子新置办了一套文房四宝,价值三百两,这是单据。账房让奴婢问夫人一声,这三百两是现在就补给账房,还是下个月直接从东院的开销里面扣?”

    顾玖脑门子痛,拿过单据飞快地扫了眼。

    徽墨,宣纸,湖笔,端砚,全都是文房四宝里面的奢侈品。三百两不算贵。

    只是,要她为这三百两买单,顾玖内心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照着刘诏花钱的速度,一个月别说两千两,就算有一万两,也不够用。

    她吩咐小翠,“将这份单据交给公子,告诉公子,东院这个月的银钱已经用完了。叫他自己补齐这三百两的亏空。”

    小翠有点怕怕,“夫人,真的要这么说吗?”

    顾玖眼一瞪,“去,按照我说的办,一个字不准改。”

    小翠只能领命而去。

    等小翠走后,青梅才说道:“小翠怕公子,夫人交给她这个差事,为难她了。”

    顾玖又捡起算盘,认命地算账。

    “不能永远都怕。我身边得用就你们几个,要是怕就不做事,本夫人只能另外提拔人上来。”

    青梅忙说道:“奴婢也只是随口说一句,夫人别计较。”

    顾玖摇头,“我不计较,而是银子同我计较。”

    顾玖手头上闲钱已经不多。

    西北那边,邓存礼已经接下二十万套的羊毛成衣军需订单。

    靠着裴芸的面子,鲁侯批了三成的定金给工坊,但是不够。

    她和裴芸,一人出了七千两,一人出了五千两银子,凑足一万二千两给工坊送了过去。

    因她占着工坊的六成股份,因此出钱也是她出大头,裴芸出小头。

    不能让裴芸拿着四成股份,却出一样的钱。生意不是这么做的。

    出了七千两,顾玖出嫁时带来的嫁妆银子,只剩下两千两左右。

    珠花生意还在继续,每个月也有几十两百来两的利润。过年那两个月收入最高,光她一人的分红就有一百多两。

    药铺生意,靠着她给的四张镇店药方,总算打开了局面。在京城医药市场,好歹算是站稳了脚跟。

    如今每个月也是略有盈余。

    不过药铺需要囤积大量的药材,顾玖不能从药铺抽取利润,断了药铺的现金流。

    至于她的陪嫁庄子,铺子,要到年底才会上缴收益。

    顾玖拿着算盘算了下,两个庄子,加上几个铺子,一年下来,能给她攒六七千两的现银,外加上万斤的粮食。

    店铺也需要现银周转,还需要压货。故此,收益不可能全部交上来。能交六七千两,已经算是很好的收成。

    她的陪嫁铺子,做的都是普通百姓的生意。而非暴利行业。收益自然有限。

    这么一算,她手里只有的两千两闲钱可以用。

    这点钱能撑到年底,她实在是怀疑。

    她的生意摊子铺得太大,到处都要用钱。然而钱却十分不经用。

    更恼火的是,家里还有个烧钱大户,公子诏。

    小翠从文书苑回来,“启禀夫人,公子说,说他的钱都给了夫人,叫夫人拿三百两出来。”

    啪!

    顾玖拍着桌子,怒了。

    “臭不要脸。”

    “夫人息怒。”青梅急忙劝道,生怕顾玖暴躁,将公子诏打一顿。

    顾玖拿起账本,“走,随我去文书苑见公子。今儿我得好好同他算笔账。”

    账本,算盘,全都带上。连带着正月里从钱富手里拿来的檀木匣子也都抱在手里,浩浩荡荡杀向了文书苑。

    侍琴几个丫鬟见到顾玖来者不善,顿时唬了一跳。

    被顾玖眼一瞪,都不敢进书房给公子诏通风报信。

    只能在心里头祈祷:公子,你自求多福吧。

    公子诏拿着新买的文房四宝,正在作画。

    听到动静,抬头看了眼,“你先坐会,我先润润笔。”

    “没时间坐在这里消遣。”顾玖上前,直接将账本啪的一声,甩在书桌上,“你自己看看,这是今年我们东院的开销。”

    刘诏蹙眉,看看账本,又看看顾玖,“你这是发得哪门子邪火?”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是我发火,是银子找我的麻烦。我呢,就只能找你的麻烦。”

    刘诏面色狐疑,拿起账本翻看了几页。

    不看不知道,一看才晓得东院每月开销这么大,处处都要花钱。

    原本账房每月给东院拨两千两银钱,别奢侈浪费,别整日买买买,基本上是够用的。

    然而年初裁剪用度,一下子被裁剪了三成,一个月就少了六百两。

    一个月一千四百两的用度,顾玖一个人的时候,每个月还有能有点剩余。

    等刘诏一回来,别说剩余,才半个月,一千四百两已经全部用完,剩下半个月就得倒贴。

    顾玖说道:“离着年底铺子庄子交账,还有好几个月,照着这个开销,我手里头的银子根本支撑不到年底。尤其是你,回来才几天,已经开销了上千两银子,而且全部是从东院走账。为何不从差事上头走账?”

    刘诏微蹙眉头,“年初我让钱富交给你的钱,都用完了吗?”

    顾玖将檀木匣子放在桌上,“全都在里面,没动你一文钱。”

    刘诏不悦道:“这些钱给你,就是让你用的。为何不动用?”

    “我以为靠着公中给的钱,足以支撑日常开销。结果是我低估了你花钱的能力。”

    刘诏打开檀木匣子,里面有四五千两银票,他全部交给顾玖,“有了这些钱,应该能够撑到年底。”

    顾玖没伸手拿钱,她板着脸,很不高兴地样子。

    然后拿起算盘,噼里啪同刘诏算账。

    “你我二人的产业加起来,以丰年来算,一年可得现银九千两到一万两,粮食数万斤。

    以你我的开销来算,一年要开销两万五千两到三万五千两不等。

    公中只给一万六千八百两,加上我们一年的收益,就是两万六千八百两。

    以一年开销三万两计算,亏空三千二百两。若是以上限三万五千两来算,一年亏空八千二百两。

    记住,我这是以丰年的收益来算的。若是遇到天灾**,那么一年的至少亏空上万两。等将来有了孩子,亏空只会更多。”

    顾玖将算盘一拨,扔在桌上,说出今日的目的,“你如果继续这么烧钱,那么光是今年,我们就得欠下几千两的亏空。你这点银子,用来填补亏空,估计还不够。”

    刘诏:mmp,本公子堂堂皇孙,花点钱还被说东说西。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这个皇孙,当得特么窝囊。

    他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从鼻孔出气。

    顾玖:呵呵!

    “我说了这么多,你就这个反应。”

    刘诏说道:“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

    “什么办法?”顾玖狐疑地盯着他。

    刘诏略有不耐,“此事你无需过问。”

    顾玖直接冲他翻了个白眼,“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继续烧钱?敢情我说了这么多,全都是耳旁风,左耳进右耳出,根本没有进你的心里。”

    刘诏皱了皱眉,“本公子自幼就是这么花钱。你让本公子节省开支,本公子也不知道该从何处节省。我的这些产业,从今以后全交给你打理,你要怎么做都行。只要别管着我花钱就成。”

    顾玖咬咬牙,很想在刘诏的身上咬下一块肉。

    她说道:“想让我不管着你花钱也行,不管你想什么办法,先给我弄一万两现银来。我有的大用。只要你能搞来一万两,等到明年,我随便你花钱,绝不废话。”

    刘诏琢磨了一下,问道:“只要一万两?”

    “难不成你还能搞到更多的银子?”顾玖狐疑地问道。

    刘诏摇头,不承认,耍了个小心眼。

    “好,我给你搞一万两的现银。能不能告诉我,你想做什么?”

    顾玖摆手,“除了银子,我还需要你从少府将作监给我弄几个技艺精湛的首饰工匠来,我出高薪给他们。”

    她终于要进军奢侈品暴利行业。

    几年了,终于走到了这一步。不容易啊!

    她早在年初就打算好了,要将刘诏名下的茶楼改成珠宝铺子。

    一万两的气动资金基本上够了。

    她连珠宝铺子的账房和掌柜都已经培养好了,苦于没有地方安置,真是令人心塞。

    刘诏点头答应,“一万两,外加几个技艺精湛的首饰工匠,三天内本公子给你办好。从今以后,不得干涉本公子如何花钱。”

    顾玖咬咬牙,“一个月我另外给你批一千五百两的用度,不能再多了。”

    刘诏蹙眉,“才一千五百两。”

    “你嫌少,那就一千两。”顾玖恼火。

    除掉公中开销,她几个月都没用掉一千五百两。

    在后世,都是女人烧钱,男人挣钱。

    到她这里,全都反过来。她忙着挣钱,刘诏忙着烧钱。一个月一千五百两竟然还敢嫌少。

    顾玖总觉着自己手痒,很想将刘诏家暴一顿。

    果然当家做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需要操心钱,只需要买买买的生活,才是真享受。

    然而,想要权柄,哪能不操心。

    钱和权,两者孪生兄弟。有了权,自然要为钱操心。

    除非她肯将内院的权柄拱手让给刘诏,让刘诏去操心钱。

    她怀疑地看着刘诏。

    刘诏干点别的事情还行,赚钱,怕是不行的。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还是让刘诏同皇室宗亲,文武百官斗心眼去吧。

    她就负责赚赚赚,买买买。

    她的商业版图可是很大的,这才刚开始,还不及计划中的十分之一。

    刘诏略有嫌弃地说道:“一千五就一千五。改明儿我在你的生意里入个股,到了年底你多少分点钱给我,好歹让本公子有点私房钱。”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想要私房钱啊?”

    刘诏坦然点头,难道不能有私房钱吗?堂堂皇孙,身上没二两银子能行吗?

    顾玖笑抿唇一笑,凑到他跟前,拉着他的衣领,问道:“你想要私房钱做什么啊?”

    刘诏说道:“难免会有急需用钱的时候,有点钱,备不时之需。”

    很坦诚,很真诚。

    顾玖笑着问道:“不准备干点坏事。”

    “不知娘子所说的坏事是什么?”

    顾玖卷着他的衣领,“什么男人,女人啊,权色交易啊。”

    “你想多了。本公子要人有人,何需什么男人女人。你若实在是不放心,不如我们生个孩子。”

    哼!

    美得你。

    顾玖将人推开。

    “你想入股也不是不行,先说好,你最多只能有一成股,但是最少得出五千两银子。否则本夫人的生意,你休想染指。”

    “你我夫妻,下手竟然如何狠。”

    顾玖挑眉一笑,“我专门杀熟。”

    刘诏摇摇头,“三天后,一万五千两一并交给你。一成就一成,年底别忘了分点钱给本公子。”

    顾玖心满意足,施施然走了。

    刘诏摇头一笑,眼中的温柔快要溢出来。

    三天后,手里就有一万五千两,顾玖顿觉神清气爽。天也蓝了,地也绿了,看谁都顺眼。

    晚上还多吃了小半碗饭。

    吃过晚饭,刘诏就往她跟前伺候。

    他将所有人赶出卧房,房门一关,说道:“我给你按摩,你辛苦了一天。”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顾玖一脚将他踹开,“累了,要睡觉。”

    “时辰还早,晚些时候再睡也不迟。”

    “不行,我现在就得睡。”

    “白日里,叫你威风了一场。晚上是不是该轮到本公子威风,嗯?”

    他咬着她的耳朵,恶狠狠的,像是要吃人。

    顾玖有些心虚,咬着唇,“谁让你乱花钱。”

    “别忘了在床上,一切由本公子说了算。”

    男人的声音,低哑暗沉,透着磁性,落在耳朵里,撩人得很。

    顾玖感觉一颗心,被撩得不要不要。

    嘤嘤嘤!

    她快变身声控。

    能别撩她吗?

    “就算床上由你说了算,好歹也该让我休息休息。”

    “还没开始,干什么休息?我听丫鬟说,你一直坚持在调养身体,体力越发的好,可不能还没开始就叫辛苦。”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都喂这么多天,还没将你喂饱吗?你就不怕肾虚?”

    刘诏面色漆黑,额头上青筋一抽一抽。

    总有一天,他会被顾玖刺激死。

    “本公子现在就叫你知道肾到底虚不虚。”

    经过亲身体验,顾玖肯定确定,刘诏的肾不虚。估计还能用个好几十年。

    妈呀,好几十年啊,感觉这辈子好辛苦。

    事后,两人安静地并排躺着。

    顾玖踢了他一脚,接着又踢一脚。

    “做什么?”刘诏侧头看着她。

    顾玖很不满,“渴了,给水喝。”

    刘诏起身,倒了一杯温水给她。

    她喝了水,嗓子眼总算舒服了。

    她靠在他怀里,“我听说四公子贪墨了江南的银子,此事是真的吗?”

    刘诏不答反问,“你和四弟妹接触,有发现什么吗?”

    顾玖轻声一笑,“最近四弟妹新添了两套头面首饰,价值好几千两。出手如此阔绰,府中不少人都在好奇她有什么生财之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