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91章 家庭地位(四更)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东宫已经是个空壳子,不足为虑。

    然而天子会不会因太子之死,将皇长孙立为皇太孙,一切都是未知。

    因此,行宫出现古怪的一幕。

    太子过世,无人欢喜,反倒满目忧愁。

    别人越愁,太子妃孙氏越喜。

    这一局,终于被太子扳回来了。

    太子虽然死了,但是东宫没有亡,一切还有指望。

    停灵十四日,出殡。

    天子下令,将东宫七品以上属官斩首示众,给太子陪葬。

    一时间,京城风云变色,人人自危。

    天子是疯了吗?

    竟然真的答应了太子无理的要求。

    “我不服!我不服!”

    刀斧手却不理会犯官的叫嚣,一斧头劈砍下去,干脆利落,刀口整齐。死得不能再死。

    行刑官当众宣读这些人的罪名,中饱私囊是轻的。

    内外勾结,欺上瞒下,草菅人命,一条条全都是死罪。

    老百姓们听了后,纷纷点头,这些人果然该死。

    不过,东宫上下几十上百个属官,全都是这种货色,那太子在干什么?眼瞎心盲吗?

    太子任用这种人为官,难怪天子要废了太子。

    太子无能啊!

    当真无能!

    这么多官员里面,竟然无一个无辜的。除了证明他们死不足惜外,只能证明太子的无能,唐。

    可惜太子死了。

    若是没死,老百姓定要狠狠唾骂他。

    百官见到这个情况,顿时心中大喜。

    此事可以助他们扳回一城。

    于是乎,短短几天内,京城流传着各种太子不配为君的段子,传闻。连带着东宫几位公子,也被影射无能。

    正所谓有其父必有其子。

    做老子的眼盲心瞎,做儿子又能好到哪里去。

    做儿子的真要有本事,太子活着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劝谏?怎么不揭露东宫属官的真面目?

    可见多半都是一群草包,混吃等死的二世祖。

    流言愈演愈烈,这个后果是东宫上下一干人等没想到的。

    “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

    太子妃孙氏拍着桌子,火气冲天。

    她真是低估了那帮人的无耻,连死人都不放过。

    “他们就不怕陛下追究?”

    方少监平静地说道:“民间非议,也不全是错。”

    太子妃孙氏眼一瞪,“你到底站在那边的?”

    方少监微微躬身,“老奴只说实话。”

    “本宫就听听你的实话。”

    “危机危机,危险中也藏着大机遇。民间非议太子,天子睿智,必定清楚这是有心人在背后煽风点火。太子已亡,那些人竟然还不肯放过太子,其心可诛。娘娘此时该做的不是冲老奴怒吼,而是该去陛下跟前哭诉,请陛下为你做主。”

    太子妃孙氏深以为然,暗暗点头,“你说的没错,本宫该去陛下跟前哭诉。”

    “记得带上皇长孙。”

    “本宫知道,无需你提醒。”

    ……

    文武百官汇聚行宫,众人窃窃私语,讨论最近出现的民间非议。

    某些人则在琢磨着,要趁此机会,将太子妃一家全部赶出东宫。

    没有太子,何来东宫。

    太子妃一家占据东宫,等于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名分名分,有名才有分。

    无名无分,凭什么霸占着东宫。

    就在大家摩拳擦掌的时候,得知消息,太子妃正在陛下跟前哭诉告状。

    mmp!

    太子妃好快的速度,竟然抢在他们的前头。

    不行,决不能让太子妃得逞。

    文武百官一起请命,正朝纲,定伦常。

    一番吵吵闹闹,双方博弈,最后还是死者为大。

    天子下令,严禁民间非议仁宣太子。

    太子谥号仁宣,可见天子果然念着父子之情。

    至于东宫,天子命少府择一处府邸,用心装潢。等新府邸装好后,太子妃一家便迁出东宫。

    天子还下了第三道旨意,赐封皇长孙为楚王,领郡王爵。

    新的府邸就是楚王府。

    这一回合,太子妃孙氏虽然失去了东宫,然而却为皇长孙收获了一个郡王爵,可谓是大获全胜。

    看着那些人不甘心的模样,太子妃孙氏心头大笑不止。

    和本宫斗,还嫩了点。

    太子的确死了,但是她儿子还没死。

    她儿子会站出来替她争,替她抢。

    那个皇位,终归是属于太子一脉。

    其他什么燕王,赵王,宁王,一个一个全都该死。

    太子妃孙氏怀揣胜利,替仁宣太子守孝。

    她对着仁宣太子的牌位喃喃自语,“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你白死。那些逼死你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东宫不亡,战斗不止。

    ……

    炎热的夏天过去,迎来了凉爽的秋天。

    刘诏归京回府。

    瞧着人黑了些。

    顾玖望着他笑。

    刘诏欺身上前,“为何发笑?莫非我脸上有问题?”

    顾玖摇头,并不说话。

    刘诏握住她的手,心里头甚是想念。

    想他也是可怜,新婚才过了半个月,先是被下宗正寺,接着又被派出去公干,直到今日才回府。

    新媳妇还没搂热乎,就被迫分离,真是想死他,也馋死他。

    他拉着顾玖的手,有些情动,奈何天色正亮,离着天黑还有好几个时辰。

    不如白日宣*淫。

    顾玖伸出手,推开他的靠近的脸,“晒黑了。”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男子就该黑些。”

    顾玖却说道:“没过去好看。”

    刘诏以前可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这回回来,身上莫名多了些杀气,离着神仙人物的形象是越来越远。

    这一趟出公差怕是杀了不少人。否则不会有这么重的杀气。

    刘诏狐疑,问道:“你看重脸?”

    顾玖低头一笑,这年头没有‘看脸的世界’这句话。然而从古至今,其实都是看脸的。

    她笑过之后,才说道:“就算晒黑了,也不丑。”

    刘诏板着脸,这话他不爱听。什么叫做不丑,也就是说不好看了。

    他心生怨念。

    他就知道,夫纲不振,顾玖定会不合时宜地破坏气氛。

    他说道:“这是男子气概。”

    顾玖连连点头,附和他说的话。

    刘诏却不开心,他感觉顾玖是在敷衍他。

    他拉着她的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

    顾玖从了。

    不从不行。

    男人力气大得不行,一双眼睛像是饿狼一般。

    她若是挣扎乱动,只怕下一刻身上的衣服就不在了。

    所以,她很识趣,也很配合,乖乖地坐在刘诏的大腿上。

    大腿真有力量。

    刘诏闻着朝思暮想的熟悉气息,一脸沉醉。

    “许久不见,可曾想念本公子?”

    顾玖点头,“想的。”

    刘诏大喜。

    他说道:“在外公干时,本公子也惦记着你。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顾玖摇头,“不算辛苦,一切适应良好。”

    “府中没人为难你吧?”

    顾玖依旧摇头,“没有人为难我。就是湖阳姑母那里,折腾出不少事情。”

    “湖阳姑母的事情你不用过问,自有父王和母妃料理。”

    顾玖嗯了一声,很温柔。

    刘诏都吃惊了,小玖何时变得如此温柔,见鬼了吗?

    顾玖偷偷翻了个白眼,老娘温柔你还不乐意啊。

    刘诏关心地问道:“你身体没生病吧。”

    顾玖冲他笑了笑,摇摇头,“没病,很健康。”

    没病怎么如此娴静温柔?

    难道顾玖终于意识到以夫为天的真理?

    刘诏心中狐疑不定。

    顾玖突然伸出手,在他耳朵上掐了下,“感觉如何?”

    刘诏不怒反喜,笑了起来。

    这才是他熟悉的小玖。

    他将人抱紧了,“刚才我还以为你吃错了药。”

    顾玖又在刘诏手臂上掐了把。结果肉太硬,掐不动,郁闷。

    她把玩着刘诏的衣领,“你一走就是几个月,我也不问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反正问了你也不会说。”

    刘诏点头,他的确不会说。

    顾玖眉眼弯弯,冲他一笑,“我只问你,可曾外面招惹桃花?那些莺莺燕燕,可有随你一同回京?”

    刘诏板着脸,不怒自威,“唐!外面那些女人,岂能入本公子的眼。你当本公子是饥不择食的色中饿鬼,是个女的都要吗?”

    还挺义正言辞。

    顾玖咬咬唇,“这么说你是一人回京,身边并无其他人?在外面也没有留下风流债。”

    “哼!你问出这个问题,可见你并不相信本公子。真是令本公子失望。”

    顾玖一听,火了,直接从刘诏身上跳下去。

    “我与你成亲将近一载,可是我们总共在一起的时间不足二十天。换做你,二十天的时间让你完全相信一个人,你能做到吗?刘诏,你别得寸进尺。”

    刘诏皱眉,“你应该称呼夫君,而不是直呼其名。”

    顾玖哼哼两声,将他的话当做耳边风。

    刘诏见状,轻咳一声,“你要如何?”

    顾玖往椅子上一趟,拿出诏夫人的派头,说道:“本夫人累了,懒得伺候你。你自便吧。”

    刘诏额头的青筋,突突突的跳着。

    他干脆翻出一本书,自顾自看起来。

    顾玖瞪了他一眼,“你不去见父王复命吗?”

    刘诏说道:“该处理的事情本公子都已经料理完毕。剩下的时间,都是给你的。”

    顾玖脸颊爆红,傲娇地说道:“我才不要你的时间。”

    刘诏心头了然,当即吩咐,“摆饭。”

    日头还高,这么早就吃晚饭?

    顾玖盯着他,“我肚子不饿。”

    “你陪着本公子用餐。”

    顾玖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总拿眼睛观察刘诏。

    刘诏面不改色,不动如山。照着饭量,吃了四碗。

    吃完后,他命人收拾了饭厅。然后拉着顾玖回到上房。

    “做什么?”问这话的时候,顾玖有点紧张。她暗骂自己,好没出息。

    刘诏一本正经地说道:“饱暖思淫欲,你说本公子要做什么。”

    顾玖跳开,“今日太累,没空。”

    “本公子有空。”

    他干脆抱起顾玖,咬着她的耳垂说道:“本公子憋了快一年,你以为你今晚能逃掉?”

    逃不掉!逃不掉!

    ……

    半夜的时候,顾玖躺在温热的水池里,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

    她任由刘诏替她洗漱,她只管闭着眼睛享受。

    刘诏说道:“这还是本公子第一次伺候人。”

    顾玖嗯了一声,“你得多学着点,以后伺候人的时候多了去。”

    刘诏嘴角抽抽,关于他和顾玖的家庭地位,貌似颠倒过来。

    他轻咳一声,“女人该以夫为天。”

    顾玖眼睛都没睁开,“做梦!”

    刘诏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抓起顾玖的大腿,质问道:“本公子果真是做梦吗?”

    顾玖很是心虚。

    “你先放手。”

    他摇头,“今日本公子要振一振夫纲。”

    顾玖要哭了,“都一个晚上,还不够吗?”

    刘诏差点倒在水池里爬不起来。

    他面无表情地盯着顾玖。

    顾玖被他看得心虚。

    “何为振夫纲?”刘诏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顾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所谓振夫纲,在床上全听你的。床以外的地方,全听我的。”

    刘诏突然笑了起来,他撩起她额前的碎发,深情得像个白马王子。

    “你说的对,男主外,女主内。内院事情的确都该听你的。本公子想差了。”

    顾玖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大家各司其职。你一个大老爷们,就不要抢女人的工作。

    刘诏将头埋入顾玖的颈窝里,闷声说道:“小玖,嫁给我你可有后悔?”

    顾玖愣了下,推开他,看着他的脸,“你怎么问出这个问题。”

    刘诏指着她的心,“我想知道你这里在想什么。”

    顾玖笑了起来,握住他的手指头,轻轻含住,“并不后悔。”

    “果真?”刘诏还有些不相信。

    顾玖重重点头,“我若是后悔嫁给你,你现在看到的不会是精神奕奕的我,应该是萎靡不振。”

    刘诏大笑出声,“既然你精神这么好,那么我们继续生孩子吧。”

    “不要!”

    ……

    早上,顾玖起晚了。

    她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提脚将刘诏踹下床。

    太气人了!毫无节制!

    这是第二次被顾玖踹下床,刘诏很没面子。

    下人听到动静,在外面询问。

    刘诏怒吼一声,“滚远点。没叫你们进来,都不准进来。”

    顾玖躺在床上哎呦哎呦的叫唤。

    “我累死了!今儿还有许多事情要做。”

    刘诏重新爬上床,替顾玖按摩,“那就休息一天。”

    顾玖白了他一眼,“不行。别人会笑话。”

    刘诏很惊奇,“你会在意别人的看法?”

    顾玖哼哼两声,“我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重一点,没吃饭吗?”

    刘诏加大力道。

    他只与顾玖相处了不到二十天,却似乎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

    私下里,总是他听顾玖的,床上除外。

    在人前,顾玖却会给足他面子。

    仔细想一想,这样貌似也不坏。

    夫妻相处之道,本就不是一成不变。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脾性和喜好。

    若是顾玖像规矩要求的那样端庄有礼,他自然也是相敬如宾。夫妻相处得犹如宾客那般客气,看似不错,却少了生活气息。

    倒不如现在这般,私下里毫无作伪,是什么样就什么样,不用端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挺好。

    刘诏感觉自在。

    顾玖在他面前没端着,他也不用在顾玖面前端着。

    如此相处,彼此才能真正了解和包容。

    他问道:“舒服点了吗?真有这么痛?”

    顾玖剜了他一眼,“要不你试试?”

    刘诏一脸跃跃欲试,偏偏还要装作一本正经,“下次你在上面?”

    噗!

    顾玖脸颊爆红。

    污了,污了!

    “我不和你说,你总是欺负我。”顾玖蒙头。

    刘诏将裘被掀开,“当心闷着。听说你现在管着厨房,有难处吗?”

    顾玖说道:“真要论难处,自然是钱不够用。父王和母妃每月开销大,厨房月月超支。到了盘账的时候,少不得将我拎出来说几句。”

    “为难你了。四弟如今身在江南,算着时间,江南那边该送第一批银子回来。”

    “果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