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90章 该死的人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灵堂放置了大量冰块,从暑热中走进去,顿觉浑身透心凉,忍不住抖了抖。

    傍晚时分,天色已暗。

    帷幔飘动,一屋子的白,还有放置在中间位置的棺木。

    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瘆人。

    太子的家眷,从妻妾到儿女,一排排的跪在边上守灵。

    皇长孙身为嫡长子,恭迎每一个前来祭拜的人。

    太子毕竟不是天子,他的丧事,自然不能按照帝后的标准来办。

    顾玖上香祭拜,执晚辈礼。

    又对皇长孙说道:“请节哀!”

    皇长孙刘诚微微躬身,“弟妹有心了。”

    顾玖不欲多做停留,祭拜之后便自行离去。明日再来哭灵。

    离开灵堂,暑热袭来。

    刚刚凉下去的身体,又燥热起来,出了一身臭汗。

    然而大家却甘之如饴。

    灵堂那里,凉快是凉快,却阴森森的,透着不详的气氛。

    太子家眷看人的眼神,让人感觉瘆得慌。

    那一家子,总算是活下来了。

    欧阳芙搓了搓手臂,有些后怕的样子。

    她同顾玖嘀咕,“真没想到,太子走得这么突然,令人措不及防。”

    顾玖点点头,“是啊,走得太突然。”

    或许有人早就预料到这一天,会是灵堂里面的某个人吗?

    二人来到行宫东北角的群殿之一,宁王和裴氏就住在这边。

    她们先做了洗漱,换下被汗水浸湿的臭衣服,一身舒爽的去拜见王爷和王妃。

    “免礼!”

    裴氏叫起,“都去灵堂祭拜过了吗?”

    顾玖点头,“已经祭拜过。明日再去哭灵。”

    裴氏叮嘱道:“接下来几天,你们都当心些,少说少做。要是出了差错,本王妃未必保得住你们。”

    欧阳芙唬了一跳,“母妃,情况很严重吗?”

    裴氏板着脸,反问道:“你说呢?”

    太子死了,而且死在废太子旨意下达之前,这能是小事吗?

    这几天,行宫上下,人心惶惶,人人都有一个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

    加上金吾卫大肆搜捕刺客同党,整个行宫,已经到了风声鹤唳的地步。

    裴氏朝宁王看去,“王爷,你也说几句吧。”

    这几天,宁王的心情很不好,脾气也很暴躁。

    他有些不耐烦,“说什么?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一想到天子日日思念太子,见人必谈太子,他都快气死了。

    太子实在是太奸诈,连死,都死得这么有计划有谋略,足以做一片花团锦簇的文章。

    他死了不要紧,要紧的是天子的心态随之发生了变化。似乎很后悔过去太过苛责太子,尽捡太子的好处说。

    更令人紧张不安的是,短短几天时间,天子已经连续召见皇长孙数次,每次必定要说上一盏茶的话。

    而且还赏赐了太子妃孙氏,夸太子妃孙氏勤勉克俭。

    天子这是何意?

    太子死了,他转而要将东宫捧起来吗?

    最最令人不安的是,太子已死,然而东宫的建制还在。

    太子都没了,还留着东宫做什么?

    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令太子家眷搬离东宫?

    没有太子的东宫,繁荣依旧,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因为没了太子,还有皇长孙。

    宁王为了这些事情,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凉爽的北邙山行宫也不能浇灭他心头的火气。

    嘴里面着急上火,长了好几个火泡,难受死他了。

    他冲顾玖几人挥挥手,“都退下吧,照着规矩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惹事。”

    顾玖斟酌了一下,“请问父王,母妃,最近可有见到我家公子?”

    裴氏蹙眉:“你是糊涂了吗,诏儿关在宗正寺,本王妃身在行宫,如何见他。”

    顾玖不动声色,看着宁王。

    裴氏不清楚,宁王不可能不知道吧。

    宁王面无表情地说道:“该见到他的时候,你自会见到。回房歇着,别东想西想。”

    裴氏忙问道:“王爷,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诏儿放出来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恩出上意,不该问的别问。”

    宁王是在敲打裴氏,也是在敲打顾玖。提醒顾玖别瞎嚷嚷。

    顾玖心中了然,宁王果然是知道内情的,只是不肯说。

    她起身,躬身一拜,“儿媳谨遵父王教诲。”

    回到房里,丫鬟们都担心不已。

    青梅问道:“夫人,公子不会有事吧。”

    顾玖摇头,“应该没事。估计是陛下安排了什么差事给他。”

    她不欲多说,望着窗外,感受着行宫略显诡异的气氛。

    宁王回到寝殿,心情依旧烦躁不已。在屋里走来走去。

    常恩伺候在身边,想劝不知该从何劝起。

    宁王问道:“吴侍中那边有消息吗?”

    常恩摇头,“吴侍中已经有两日不曾传来消息。”

    宁王龇牙,“姓吴的不会是半路撂挑子了吧。”

    常恩不敢接话。

    宁王一拳头捶打在桌面上,“大公子那边有消息吗?”

    常恩点头,“大公子已经带人拿下信丰县上下一干人等,正押回京城。”

    宁王一脚踢翻凳子。

    “本王辛苦筹谋多年,眼看尘埃落定,结果却因一个刺客功败垂成。太子虽死,他却以死翻盘。本王就知道不该小看太子。都说咬人的狗不叫,这话诚不欺我。”

    常恩提醒宁王,“王爷,东宫七品以上的属官,全都要为太子殉葬。此事该如何是好。”

    宁王冷哼一声,“那些人死了便死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狗东西,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信丰县闹出来的乱子,多好的机会啊。

    加上吴侍中配合,这一回百分百能将太子扳倒。他们考虑到了一切,也计划好了一切,唯独没将太子这个变数计划进去。

    以为太子是傀儡,已经无力反抗。却没想到太子竟然决心求死,以死翻盘。

    欺人太甚。

    该死的刺客!

    到底是哪里钻出来的刺客?

    若非刺客已死,宁王真会将刺客碎尸万段,坏他好事。

    宁王问道:“追查刺客有线索了吗?”

    “启禀王爷,刺客十年前来到行宫当差,一直勤勤恳恳,本分做事,没发现任何异常。故此,当初才点了他到甘泉宫伺候。没想到这个老实人竟然是个刺客。”

    “就这些,没别的吗?”宁王很不满。

    查这么多天,就查了这点东西出来,无能。

    常恩低着头,说道:“当年保举刺客在行宫当差的老人,已经于去年过世。同刺客熟悉的人,也在过去十年中,陆陆续续离世。行宫上下,竟然无一人熟悉刺客的事情。”

    “这就是问题所在!”宁王一拳头砸在桌上,“他们早有准备,所以在过去十年,通过各种手段剪除刺客身边所有熟悉的人。也就是说,这帮人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布局谋划。难不成,真有一股实力要杀父皇?”

    说到这里,宁王不寒而栗。

    难道宫里面真的潜伏了一帮伺机谋害天子的逆贼?

    谁想要谋害天子?

    睿真崔皇后?

    不不不!

    要是睿真崔皇后真的安排了这一切,为何不在她活着的时候动手?

    难道她不知道,天子一死,太子就能名正言顺的继承皇位吗?

    宁王将可疑的人一个个筛选。

    一时间,他看每个人都觉着可疑,可是又都能找到反驳的理由。

    宁王疑神疑鬼,甚至疑心有人想要杀他。

    他当即下令,“宿卫的侍卫增加一倍,以后都这么办。”

    常恩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安排下去。

    看着外面增加了一倍的侍卫,宁王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得赶紧找到刺客背后的人,否则本王寝食难安。”

    “王爷是不是想多了?”

    “本王也希望自己想多了,可是这回刺客的事情,太过蹊跷,有太多巧合。本王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太子安排了这一切,特意以死成全他的私心。”

    “如果真的是太子安排了这一切,那他没必要死啊。”

    “是啊!所以本王才觉着自己的想法过于唐。太子真有胆子安排人行刺,那他大可不必阻挡刺客,也就不用去死。事后,只要京营有一方站在他那边,他就能以太子的身份顺利登基。”

    也是基于这个想法,宁王否定了刺客同东宫有关的猜测。

    一夜辗转反侧,天将亮的时候,雷声轰鸣,转眼下起了暴雨。

    热了这么多天,终于下雨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一场雨,就像是一个信号一样,让众人绷紧的神经得以舒缓。

    无论如何,太子总归是死了。

    这么多年的筹谋,虽然结局不够圆满,好歹也算是达成了目的。

    一大早,顾玖打着雨伞来到灵堂,同大家一起哭灵。

    太子家眷,个个面目憔悴,人人眼里都是红血丝。显然这些天连个囫囵觉都没睡好。

    僧人做法事,为太子超度。

    香烛燃烧,烟雾缭绕,让人呼吸不畅。

    顾玖内心平静,跪在蒲团上,听着一声声诵经。

    道士也在做为太子做法事。

    僧侣,道士,互不干涉,各做各的。

    顾玖不经意间,看到了跪在皇长孙身后的东宫三公子。

    东宫三公子是侧妃所出,最得太子喜爱。

    柱国公府的魏三姑娘就被指婚给东宫三公子。

    然而如今太子过世,魏三姑娘同东宫三公子的婚事还能继续吗?

    过去,太子还活着的时候,东宫三公子仗着宠爱,好歹能和嫡出的皇长孙,二公子争一争。

    如今太子过世,连侧妃都要仰仗太子妃孙氏的鼻息,三公子又能如何?

    这门婚事只怕是做不成了。

    只是柱国公府想要退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天子态度转变,对东宫上下格外优容。

    魏三姑娘还要继续煎熬。

    至于被指婚给东宫二公子的崔姑娘,处境又要比魏三姑娘好上许多。

    二公子好歹是嫡出,有太子妃孙氏和孙家做靠山,怎么着也比东宫三公子强上许多。

    顾玖胡思乱想,时不时拿着手绢擦擦眼角。

    手绢上面抹了姜汁,接触眼角,眼睛就不停的往外冒眼泪。看上去,哭得极为伤心。

    中午休息的时候,顾玖累得吃不下饭。

    大夏天办丧事,死人辛苦,活人更辛苦。

    她找了个无人的厢房,准备歇息一个时辰,养足体力下午继续。

    她头有些晕,估计是被香烛烟雾给刺激的。

    她揉揉眉心,窗户开了半扇,不经意间,她看到了一个熟人。

    差一点‘共死’的熟人,方少监。

    方少监也注意到了顾玖。

    两人四目相望,谁都没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方少监突然扯了扯嘴角,对顾玖露出一个不算笑容的笑容。

    顾玖皱眉。

    她觉着方少监是不怀好意。

    方少监径直朝厢房走来。

    顾玖定了定神,命人去门口守着。

    方少监走进厢房,“我们又见面了。如今该称呼你诏夫人。”

    “方少监稀客,请坐。”

    方少监与顾玖相对而坐。

    “方少监气色好了不少,身体无恙吧。”顾玖故作关心。

    方少监点头,“累诏夫人操心,咱家的身体已经痊愈。”

    顾玖亲自斟茶,“听闻你如今在东宫当差,太子过世,请节哀。”

    方少监接过茶杯,“诏夫人提起太子殿下,并无哀伤之意。”

    顾玖挑眉,问道:“那你要去告状吗?”

    方少监缓缓摇头,“许多人都说太子殿下死得其所。东宫上下不该伤心,应该高兴才对。若非太子离世,东宫上下几百口人岂能存活。”

    “方少监不用试探我,多余的话,我一句不会说。”顾玖直接挑明。

    方少监摇摇头,“咱家并不是试探诏夫人。”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方少监,“你我立场对立,你说,我能相信你吗?或者该问一声,你相信我吗?”

    方少监盯着顾玖,“诏夫人的疑心病越发严重了。”

    顾玖呵呵两声,“我对方少监你,可是忌惮得很。”

    “为何忌惮?”

    “因为你是一个有大谋略,而且心狠手辣的人。我怕犯在你手里,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方少监眯起眼睛,眼中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光芒。

    不过转眼,他又收敛了情绪,一脸平静,“代我问候公子诏。”

    顾玖微微颔首,“一定带到。”

    “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方少监似有未尽之言。

    顾玖摇头,“道不同不相为谋。”

    方少监却摇头,“其实都是为了活命罢了。”

    顾玖指着他,“你已经活够了。”

    方少监想要大笑,却发现时机不对。行宫正在办丧事,他如何能笑。

    他摇摇头,“一个人有没有活够,不以年龄论。该死的人到了时间自然该死,老翁如此,稚子亦然。告诉公子诏,我等着他。”

    顾玖蹙眉。

    方少监没有做解释,起身离去。

    顾玖就站在窗户边,目送他离开。

    方少监同刘诏,这两人有什么纠缠?

    方嬷嬷站在顾玖身后,“夫人,方少监不可小觑。这人同陈监正斗了大半辈子,到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可见本事非凡。”

    顾玖点头,“我知道,我已经领教过他的厉害。”

    “方少监无儿无女,也没有家人,也不怎么贪财。浑身上下,似乎找不到软肋。”

    顾玖却摇头,“一个人活在世上,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和想法。方少监也不例外,他也有自己的软肋,只是一般人难以发现罢了。”

    方少监的软肋,就是他的野心,他自负才华,却无处施展。

    若他果真忠心耿耿,太子死的时候,他就该以死明志。

    然而他没有死。

    他在伤心过后,重新燃起了斗志。

    他要辅佐皇长孙做皇太孙,然后登基称帝。

    这般大的野心和**,这难得不是软肋吗?

    如果让方少监一辈子不得施展才华,他怕是要郁结而死吧。

    顾玖笑了笑。

    这一局,方少监赢了半子。

    但是下一局,结果未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