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88章 太子亡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畜生!”

    太子殿下走进大殿,迎接他的先是一声怒骂,接着就是砚台砸头。

    这一回,这是他这一生,第一次避开了天子砸来的物件。

    他跪在地上,“儿臣不知犯了什么错,还请父皇明示。”

    这一回,也是近二十年来,第一次不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当他做好了迎接最坏结果的准备后,似乎一切都想明白了。无欲则刚,自然也就不用去怕。

    这种不惧怕任何事情的感觉,真的很棒。

    为何,过去他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过去他为何要怕?

    怕到夜不能寐。不就是因为怕被废掉,怕丢脸,怕死。

    如今他不怕被废掉,更不怕死,反而什么都不怕了。

    至于丢脸,这些年他丢的脸还少吗?

    他都成了全京城的笑柄,成为古往今来最可笑的太子,还不够丢脸吗?只怕史书上也要记上一笔。

    太子殿下低着头,扯着嘴角,自嘲一笑。

    他嘲笑自己的愚蠢,这些道理,为何到今天才想明白?

    那些兄弟们,全都看中了他现在坐着的位置。

    可是谁又知道,这个位置是何等的煎熬,活生生的将一个人逼成了人不人鬼不鬼。

    天子指着太子怒骂:“你看看你干的好事!朕对你寄予信任,然而你却逼着老百姓造朕的反。你还有脸当太子吗?

    朕的老百姓,如今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每日都有人上吊自尽,卖儿卖女,只求一条活路。

    可是你却不给他们活路。不开粮库,不赈灾,不修渠,不准灾民外出乞食,你是想将一县的老百姓活生生的困死。

    如今整个信丰县,只差有人登高一呼,就要揭竿而起。朕的天下,就是败在你这个畜生手上。”

    天子将巡查御史的奏本甩在太子殿下面前。

    太子殿下捧起奏本,听着天子的怒骂,神情大变,不敢置信。

    他双手颤抖地翻开奏本,句句诛心,字字泣血。

    信丰县的老百姓,已经被当地官员逼到了绝境,就差登高一呼,揭竿而起。

    太子磕头请罪,“儿臣惶恐,儿臣识人不明,造成今日祸事,儿臣死罪。”

    天子怒气冲天,“你当然该死,而且死不足惜。”

    信丰县令,由太子詹事徐大人保举,太子也觉着甚好。

    于是派此人到信丰经营,待做出政绩,就一步步往上升,他日为东宫添一助力。

    自去年始,信丰遭遇干旱,一直持续到今年。

    沟渠干涸,庄稼枯萎,农民颗粒无收,百姓卖儿卖女,活不下去干脆吊死。

    信丰县二十万民众,几乎都被逼上了绝路,只等有人登高一呼,就要反了官府,反了大周朝廷。

    面对信丰的灾情,信丰县令不思救灾,而是想尽办法弹压地方民众,封锁消息。

    并且给太子詹事徐大人写信,请徐大人在太子面前帮忙遮掩一二。

    你当信丰县令不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

    他当然知道,他比谁都清楚。

    他之所以敢这么做,因为他有一个名头极大的背锅侠,太子。

    真等到信丰老百姓造反,事情瞒不住那一天,信丰县令会第一个带着衙役,地方守备身先士卒平乱。

    只要将造反的首恶杀了,控制住了事态蔓延,他信丰县令就是朝廷的功臣。

    至于官逼民反的证据,什么人证,物证,统统都会消失在一场场平乱战争中,连渣渣都没剩下。

    就算朝廷派人将信丰掘地三尺,也不可能找到信丰县令犯事的罪证。

    至于激起民变,到底该由谁负责?

    呵呵!

    自然由太子背锅。

    反正太子也不是第一次背锅,再背一次又有何妨。

    只要他们下面的人,照旧吃香喝辣就成。

    忠君?

    是绝不可能忠君的。

    回报太子的知遇之恩?

    太子替他做背锅侠,他自然会孝敬一二。

    总之,一切都要太子顶着。

    信丰县令将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却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人物,巡察御史。

    他当巡察御史是吃干饭的,光吃饭不做事。还想出了各种办法糊弄人。

    他却忘记了京城夺嫡之争已经白热化,这个时候哪有吃干饭的巡察御史。就算有,吴侍中也会逼着巡察御史拿出真本事。

    巡察御史明察暗访,还没等到有人登高一呼的时候,就将信丰的底细摸个清清楚楚。

    吴侍中给宫中陈监正去信。

    陈监正一番运作,天子终于想起了吴侍中。

    于是乎,吴侍中亲自带着巡察御史的奏本进京面圣,势要将太子置于死地。

    天子重农事,他万万没想到,离着京城不过几百里的信丰县,竟然发生了如此惨烈的天灾**。更可怕的事情,两年时间竟然无一人禀报。

    天子将这份怒火,全都发泄在太子身上。

    一脚将太子踢翻。

    “畜生!朕怎么就生出你这个畜生,你还配做人吗?那是朕的子民,也是你的子民。而你却纵容属官残害子民,就等于是残害朕的江山。单凭此事,你就不配做太子。”

    太子殿下磕头请罪,“儿臣失察,儿臣有罪,请父皇责罚。”

    “滚,滚下去好好反省。朕之后再来收拾你。”

    太子殿下磕头谢恩。

    有内侍来到太子殿下跟前,“殿下,这边请。”

    太子站起来,看着充满恶意的内侍,神情平静地离开大殿。

    他被关进了一处破落的偏殿,唯有方少监伴随在他身边。

    天气炎热,偏殿内却是凄风苦雨。

    太子殿下身上出了一身又一身的汗水,他却无心换衣。

    他枯坐在书桌前,眉头紧皱。

    沉默了许久,他突然开口,“徐大人一定知道信丰发生的事情,多吧?”

    方少监躬身说道:“东宫上下,朝堂内外,没有什么事情是徐大人不知道的。”

    太子呵呵一笑,“难怪你们都说孤识人不明。如今看来,孤何止是识人不明,简直是眼盲心盲。徐大人明知信丰发生的一切,却隐瞒不报,他到底在想什么?”

    方少监没有感情地说道:“他们一伙人,心存侥幸。指望着由太子殿下您来顶罪,他们却可以中饱私囊,趁机大发一笔,最后全身而退。”

    “是啊?原来孤在他们眼里,只有顶罪一途。”

    太子殿下自嘲一笑,“孤现在才知道真相,是不是晚了?”

    方少监摇头,“还不忘。殿下依旧是太子,殿下可以下一道旨意,赐死东宫一干属官。那些人,就算全杀了,也不会有一个人无辜。”

    太子殿下神色一变,“果真没有一个人无辜吗?”

    方少监肯定地点头,“正是。”

    太子殿下哈哈一笑,“孤果然不配坐在太子的位置上。孤若是继承了皇位,只怕全天下都会被孤祸害得不成样子。只可惜,孤到现在才看清真相。母后苦口婆心,为何当初孤却一句都没听进去?”

    太子殿下悔不当初。

    方少监赔着叹一声气。

    若是五年前悔不当初,一切皆有可为。

    若是两年前悔不当初,一切还来得及。

    若是一年前悔不当初,还能机会扭转局势。

    现在才悔不当初,晚了,一切都晚了。

    方少监替睿真崔皇后感到不值,却徒呼奈何。

    这么多年的积累,陛下已经彻底放弃太子。

    只等处理了信丰的事情,就要下旨废太子。

    方少监目光锐利地盯着太子殿下,“殿下,只要你下定决心,一切还来得及。”

    他扑到书桌前,像是一个濒死的人,想要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太子殿下不动声色:“你要如何?”

    方少监压低声音,“一切按照计划来。”

    “是吗?”

    太子低头一笑,不置可否。

    方少监却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计划实施。

    这一夜,很漫长。

    行宫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无心睡眠。

    深夜,从李昭仪的寝宫内送出一则消息。

    不知道多少人欢喜,又有多少人发愁。

    天渐渐亮了,众人所盼望的结果终将到来。

    行宫内,许多人强忍着喜意,彼此交换一个眼神。

    努力了这么多年,天终于要变了。

    天子终于下定了决心。

    偏殿的大门从外面打开。

    “殿下,请吧。陛下召见。”

    太子殿下一夜未睡,眼中都是红血丝。

    他换了一身干净的青色深衣,跟随内侍前往正阳殿面圣。

    方少监随侍左右。

    来到正阳殿,太子殿下没有急着进去。

    他先是看看天,再看看周围的人,眼中有许多的留念。

    最后,他将目光落在方少监身上,不发一语,然而一切都在不言中。

    方少监神情微动。

    他在内心呐喊:皇后娘娘,老奴定不会辜负你的嘱托。殿下,你也要替老奴争取时间啊。老奴这就来救你。

    太子殿下神色平静地走进大殿,迎接他的命运。

    天子看着太子,父子两人,四目相对,相顾无言。

    “朕自登基来,每日战战兢兢,一日不敢松懈。朕希望大周江山千秋万岁,故此,朕立你为太子,并对你寄予厚望。然而,你却辜负了朕的期望,一次又一次。朕给了你无数次机会,你却变本加厉,越发不堪。你根本就不配为君。”

    太子躬身一拜,说道:“儿臣知罪。儿臣这些年日日如履薄冰,却始终不得为君真义,误了自己,误了朝政,误了父皇。如今儿臣累了,请父皇赐儿臣死罪。”

    天子脸上肌肉抽搐,指着太子痛骂,“你是想要以死相逼吗?朕绝不会吃你这一套。”

    太子抬起头,第一次斗胆说道:“儿臣绝不敢以死相逼。与其他日让兄弟们为难如何处置我,不如父皇干脆赐我一杯毒酒,让儿臣了结此生。”

    天子大怒,掀翻了案头,茶杯滚落,茶水四溅。

    太子无惧。

    天子冷笑,“你这么想死,朕就成全你。朕会赐你毒药,朕要你生不如死。”

    太子神情悲戚,“事到如今,父皇依旧如此恨儿臣吗?父皇可否像二十年前那般,对儿臣温言宽慰?”

    天子眼神变幻不定,“你又想做什么?”

    太子凄凉一笑,“儿臣最近时常想起小时候,父皇亲手教导儿臣如何执笔书写,又亲自给儿臣启蒙。只可惜,永远回不去了。”

    天子似乎被触动。

    此时,有小黄门送上茶水。

    太子朝小黄门看去,小黄门低着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太子心头一动,却没有作声。

    天子端起茶杯,却不急着喝。

    太子突然说道:“父皇可否赐儿臣一杯茶水?”

    天子板着脸,“给太子一杯茶水。”

    “儿臣想喝父皇手中的茶水。”

    “放肆!你是不是连朕的皇位也想要。”

    “儿臣不敢。”

    天子端起茶杯,一口饮下。

    太子眼中有震惊,有惶恐,有不安。

    然而,天子平安无事,并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中毒场景。

    太子惊疑不定,难道是他看错了。

    此时,有小黄门跪在地上收拾散落的文书笔墨。

    其中一个小黄门,蹲在地上,手中闪过金属光泽。

    太子大惊,“父皇,当心!”

    他几步上前,挡在天子跟前。

    然而小黄门已经掏出怀中匕首,狠狠地刺下去,刺入了太子的腹中。

    下一秒,面目普通的小黄门直接咬毒自尽,口吐黑血,倒在地上,气息全无。

    大殿内,众人惊慌失措,纷纷跑到天子跟前,围在天子周围。

    “抓刺客,抓刺客!”

    太子抓着匕首手柄,靠着桌子,缓缓倒下。

    鲜血从伤口缓缓流出。

    他每呼吸一次,只觉心口发痛,极为困难。有鲜血从嘴角冒出来。

    太子殿下望着屋顶,他快要死了吧。

    匕首上面淬了毒药,他死定了。

    没想到,方少监没有安排下毒,而是安排了刺杀。

    也是,毒药哪是那么容易下的。

    一杯茶送到父皇手中,不知道要经过多少次检查。

    唯有将匕首藏在身上,方有可能躲过搜查。只要靠近了父皇,就有机会行刺。

    方少监啊方少监,孤也算是救了你一回。

    这一次,若是你能活下来,就赶紧逃命吧。别留在京城。

    “太医,快叫太医。”

    天子推开所有人,来到太子身边。

    他亲手抬起太子的头,郑重地说道:“朕命人救你,所以你不能死。”

    太子微微摇头,艰难地说道:“父,父皇,儿臣有一事相求。”

    “你说。”

    “求父皇放过儿臣的妻儿,许他们活命。”

    天子郑重点头,“朕准了。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来?”

    天子怒吼,宫人急忙催促。

    整个大殿都是人。

    太子用尽全身力气,伸出手抓住天子的衣袖,“父皇,儿臣还有一事相求。”

    “说!朕都答应你。”

    太子费力地说道;“儿臣素喜东宫诸位属官,求父皇恩准,叫东宫七品以上属官皆陪葬,让儿臣在下面也能日日听圣贤道理。”

    众人齐齐变色。

    天子神情凝重,眼神负责地看着太子,“好,朕答应你。叫东宫七品以上属官皆陪葬,无人可以幸免。”

    太子笑了了,用尽最后的力气说道:“儿臣叩谢父皇。儿臣走了,父皇也就不用为难了。”

    话音一落,太子咽下最后一口气。

    他死不瞑目。

    天子突感心头一痛,抬手,亲自替太子合上双眼。

    太子临死,都是笑着的。

    天子神情悲戚,一直抱着太子不撒手。

    大殿内所有人,见到这一幕,无人敢劝。

    太医姗姗来迟,只能跪下请罪。

    文武大臣,皇室宗亲得知消息,急匆匆赶来。

    见到这一幕,无不震惊。

    太子死了?

    太子竟然死了!

    太子是替天子阻挡刺客而死。

    这如何是好?

    吴侍中跪在地上,看到这一幕,心头大恨。

    这么多年的筹划,这么多年的努力,结果被太子的死全给破坏了。

    太子真是死得其所,死得太是时候。

    他朝陈监正看去。

    陈监正手指头微微一摆。

    太子以他的死成全了他与陛下的父子之情,天子动容。

    太子这一招,真是无比高明。

    究竟是哪位高人指点了太子?

    一个人有很多死法。

    太子聪明地选择了最有价值的死法。

    吴侍中等人,徒呼奈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