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84章 出口气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刘议启程,去了江南。

    湖阳郡主还关在宫里面抄写孝经。

    顾玫使人送来一封信,特意感谢顾玖。

    顾玫在信里面说,要不是顾玖提点,代侯府都没想到可以花钱买通天子。

    一开始,代侯府像顾玖建议的那样,打算拿一笔钱买通湖阳郡主,让湖阳郡主出面取消这门婚事。

    谁能想到,钱还没送出手,湖阳郡主就被扣押在宫里。

    这个时候,送钱给湖阳郡主已经不可能。

    代侯想了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钱送给天子。请天子下令,断了湖阳郡主和韩五郎之间的关系。

    原本全家人都很忐忑,可是出人意料,天子真的收下了代侯府献上的十万两白银,并且下令不准任何人再提起湖阳郡主同韩五郎之间的事情。

    得到这个结果,真是意外之喜。

    代侯府老夫人都高兴坏了,晚上多吃了半碗饭,结果肚子胀,请太医开了两剂药调养。

    至于韩五郎,拨云见月,重获新生。暂时他还是不敢出门浪,一是怕又被谁缠上,二是怕他老子收拾他。

    顾玫在信里面说,韩五郎这些天特别老实,还主动捧着一本书天天读。

    不过顾玫也很担心,韩五郎只是暂时老实。等到风平浪静后,他很可能故态复萌,继续出门浪。

    顾玖提笔,给顾玫回了一封信。叫顾玫不要为这种事情操心。

    她的预产期快到了,多看一些书籍,为孩子胎教。

    ……

    青梅几个丫鬟,花了数天时间,做了十套羊毛织布成衣。

    按照顾玖的要求,分为小码,中码,大码,加大码,加加大码。

    几个丫鬟将成品交给顾玖过目。

    顾玖将容信他们叫来,叫他们试穿,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几个小黄门分别试穿。

    “挺好的,暖和。不过现在穿太热了。”

    顾玖笑道:“这些成衣自然是为冬天准备的。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没有,穿脱都很方便。最合适军营里面的人。”

    顾玖放心下来。

    容信他们换下衣服,等候差遣。

    顾玖看着三个小黄门,“我这里有个机会,需要前往西北,同西北军谈一笔军需生意。就是你们刚才试穿的羊毛织布成衣。你们谁愿意去?”

    三个小黄门面面相觑。

    白仲说道:“启禀夫人,小的没做过生意,我们去能行吗?”

    顾玖说道:“生意具体怎么谈,有大壮负责,我这边也会安排一个掌柜随行。你们去西北,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替我审核监督这笔生意,并且在掌柜和大壮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替他们做决定。你们谁敢去?”

    无人应声。

    顾玖说道:“西北很苦,但是只要这笔生意做成了,以后西北这条生意线,我就交给他负责。从今以后,他就是西北贸易线的总管事。每年的俸禄,会是现在的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我知道你们怕西北军,怕鲁侯。不过我可以透一个底给你们,这门生意是和鲁侯的亲闺女,柱国公府世子夫人合作。这次前往西北,世子夫人会派两名能在鲁侯跟前说得上话的管事随行。”

    “我去!”

    邓存礼从外面走进来。

    他微微躬身,“请夫人将这个机会交给老奴,老奴一定不负所托,完成任务。”

    顾玖有些犹豫。

    之所以一开始就将邓存礼排除在外,一是邓存礼年龄过大,她需要培养年轻人。二是她身边还需要邓存礼跑前跑后,打听消息。

    还有一个担忧,她担心邓存礼和鲁侯有过节。

    邓存礼在宫里当差那么多年,也曾手握权柄。说不定就和鲁侯接触过。

    她对邓存礼说道:“本夫人身边离不开你,你还是留在京城更合适。”

    邓存礼却说道:“启禀夫人,老奴现在做的差事,白仲他们几个也都能做。但是这一趟西北,他们却未必能担当重任。

    若是他们坏了夫人的大事,如何是好。请夫人给老奴一个机会,老奴带他们其中一个前往西北,就当是替夫人培养人才。”

    顾玖斟酌着,“邓公公可否告诉本夫人,你为何想去西北?西北苦寒,又身负重任,这一趟可不轻松。”

    邓存礼躬身说道:“不瞒夫人,老奴留在京城着实有些憋闷。老奴就想出去闯一闯,想要换一种活法,想做西北贸易线的大总管,想要拿到夫人所说的十倍百倍甚至的千倍的俸禄。老奴想趁着还干的动的时候,多攒点钱,为将来养老打算。”

    顾玖郑重说道:“我会替你养老。”

    邓存礼摇头,“老奴不是不识好歹,只是若能靠自己养老,老奴还是希望去拼一拼,搏一把。请夫人给老奴这个机会。”

    顾玖迟疑片刻,她看得出来邓存礼很希望得到这个机会。

    她问道:“邓公公知道怎么谈生意吗?”

    邓存礼自信一笑,“低买高卖。漫天要价落地还钱。谈生意,谈的就是谁底气更足。”

    有些道理。

    顾玖再次问道:“你想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诚实地回答我,你和鲁侯之间可认识?你们可有过节?”

    邓存礼犹豫了片刻,才说道:“不瞒夫人,老奴年轻的时候,同鲁侯接触过几次。老奴还记得他,就是不知他还记不得己老奴。至于过节,肯定没有。

    老奴是去替夫人谈生意,要做的是广结善缘,和气生财,不敢得罪人,更不敢替王府替夫人招祸。”

    顾玖说道:“你是个明白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可以将这个差事交给你,由你全权负责。如果差事办得好,本夫人也不会吝啬将西北贸易线全部交给你,由你居中调度。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此次出门,你代表了本夫人的脸面。所以,在外说话行事,不可丢了本夫人的脸面。懂吗?”

    “夫人放心,老奴只会替夫人争脸,不敢丢脸。”

    “如此甚好。”

    顾玖又看着三个小黄门,“你们谁愿意去西北?若是都不愿意,我就让邓公公从铺子上挑人。想来二壮那边应该有不少人愿意去西北历练一番。”

    “小的愿意去。”黄卓第一个站出来。

    顾玖满意地点点头,“很好。就由你跟着邓公公前往西北,主持这笔军需生意。此次前往西北,需要注意的事情我都写了下来。”

    她从书桌抽屉里面,拿出一叠厚厚的稿纸,上面写着各种注意事项。

    她将稿纸交给邓存礼,“希望你们这一趟能够顺顺利利。”

    邓存礼同黄卓躬身领命。

    邓存礼翻阅着注意事项,神情严肃。

    关于这笔军需订单,他们需要做的事情有很多。果然这一趟西北之行不容易。

    顾玖指着折叠得整整齐齐的成衣样品,“这几件样品你们都带上。如果这笔生意谈下来,就按照这五个尺寸来制作。每种尺寸的数量,就需要你们自己去了解把握。青梅,将样板给他们带上。”

    青梅拿出一个包袱,里面放着五种尺码的裁剪样板。

    她对邓存礼两人说道:“这些尺码样板你们可要拿好了,千万不能掉。有了这些样板,就算是生手,很快也能上手。若是老裁缝,看到样板,拿起剪刀比照着就能裁剪布匹。”

    顾玖又提点道:“趁着离京还有几天时间,你们两人去找二壮,跟着他学学什么叫做流水线作业。等你们到了西北,会受益无穷。”

    “老奴遵命。关于价格,也是由老奴拿主意吗?”

    顾玖点头,“没错,关于价格也需要你来拿主意。等你到了西北,你多和大壮还有桂嬷嬷来往,准确核算成本。这笔生意,初步算下来,毛利至少要达到四成才有得赚。具体什么价格,你得根据实际情况拿定主意。”

    邓存礼神情凝重,顿感压力山大。

    他躬身领命,带着尺码样板,成衣样品离开了东院。

    接下来几天,白天他和二壮学习流水线作业。晚上就琢磨起羊毛织布,还找了一个老裁缝请教。

    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就到了他们出发的日子。

    随同布庄掌柜伙计,二壮的徒弟,外加裴芸派来的两个管事。

    一行七八个人出发前往西北,同鲁侯谈军需生意。

    ……

    湖阳郡主终于抄写完了孝经,出宫回到王府。

    她一回来,就问郡主家令,“少府收了宅子吗?本宫的财物可有搬出来?”

    郡主家令躬身说道:“回禀郡主,旨意一下,少府就派人收回了郡主府。府中的财物,下官全都搬出来,运送到新的郡主府存放。”

    湖阳郡主问道:“新的郡主府在哪里?”

    “这也在白衣巷,同原先的郡主府相隔一条街。不过……”

    “不过比原先的郡主府小了一半,只有三进院子,套七八个小院。”

    “这么小的院子,如何住人?”

    湖阳郡主怒气冲冲,很是恼火。

    郡主家令也很为难,“这是陛下的意思,下官也没办法。”

    湖阳郡主压住内心的怒火,问道:“原先的郡主府,少府折价多少?”

    郡主家令小心翼翼地说道:“少府折价六万两。”

    “什么,才六万两。当初本宫装饰宅院,花费就不止六万两。少府欺人太甚,那么好的宅子,才折价六万两,真当本宫落毛凤凰不如鸡,就可以随意欺辱吗?欺人太甚,此事本宫绝不会善罢甘休。”

    湖阳郡主怒气冲冲,去找宁王帮她出头。

    “王兄,少府欺人太甚,这回你一定要帮我。”

    宁王正忙着,皱眉看着她,“你刚从宫里出来,就要惹事?是不是要禀报父皇,再收拾你一顿。”

    湖阳郡主立马大哭起来,“王兄好狠的心肠。少府欺我人不在,先前的郡主府,那么大的府邸,才折价六万两,这不是欺负人是什么?而且这六万两我一文钱都没见着,全还给了户部。我都这么惨了,王兄就不肯可怜可怜我吗?”

    宁王不满地看着湖阳郡主,“今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

    湖阳郡主不甘心,“就算我咎由自取,也轮不到少府来欺辱我。王兄果真不肯替我出头?”

    宁王板着脸,“少府已经将郡主府收回去,而且银钱也都折算给了户部。你让本王如何替你出头?

    难道要本王逼着少府出钱吗?你当少府内丞是你的家奴吗?

    此事你休要再提,安心过日子。过个半年一载,等父皇消了气,我替你说几句好话。

    届时,父皇心情一好,说不定又会重新赐你一座府邸。”

    湖阳郡主怒火升腾,“什么一年半载,王兄就别拿这种话来哄我,我才不信。”

    宁王盯着她,“那你要本王如何做?”

    “王兄替我走一趟少府,至少问少府要四万两。”

    宁王嗤笑一声,“我这里正忙,你出去。”

    “王兄是打定主意不帮我,是吗?”

    宁王冷漠道:“本王无能为力。你若是非要折腾,去找母妃替你出头,本王绝不拦着。”

    湖阳郡主气冲冲地离开。

    内侍常恩有些担心,“王爷,郡主娘娘会不会自己跑到少府闹事?”

    宁王发了狠,“让她去。她就是没吃过亏,让她受点教训也好。”

    湖阳郡主离开碧玺阁,并没有急着去少府要钱。

    她先去看望了这陈敏。

    陈敏的身体已经养好了,就是人瘦了一圈。

    湖阳郡主不满,“没好好吃饭,还是下人没用心伺候?”

    陈敏低着头,小声说道:“女儿没胃口。”

    “为何没有胃口?难道是厨房做的饭菜不合胃口?走,随本宫去见你舅母,叫你舅母收拾厨房那帮小人。”

    “没有的事,厨房做的饭菜很合胃口。只是我不想吃。”

    陈敏很抗拒,她怕跟着湖阳去闹。

    湖阳生来脸皮堪比城墙那般厚,然而湖阳的两个孩子,都属于面皮薄的人。完全没有遗传到她和陈驸马的性格。

    湖阳郡主很是不满,特别嫌弃陈敏这副怕事的样子,“你怕什么?有本宫替你撑腰,你什么可怕的。”

    陈敏有些烦躁,“我真的没事。母亲,你不问问哥哥的情况吗?”

    “陈律那小子还没回来?”

    “哥哥下定了决心,要独自支撑陈家门户,他不会回来。”陈敏稍稍提高了一点音量。

    “哼!”

    湖阳郡主十分嫌弃,“靠他一个半大小子支撑门户,他纯粹就是做梦。臭小子,翅膀硬了,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今日没时间,改天我再收拾他。还有你,好好吃饭,瞧你瘦成什么样子。再瘦下去,就变成了丑八怪。”

    陈敏有些难堪,小声辩解,“我不是丑八怪。”

    湖阳郡主懒得理会,“记住一日三餐多吃点,把身体养好。不要像你死鬼父亲,吃个饭也有那么多毛病。”

    湖阳骂完了陈律,然后就带着人出门去了。

    宁王派人盯着湖阳,有情况及时禀报。

    湖阳并没有去少府,而是一口气冲到代侯府,挥舞鞭子将代侯府的门房打趴下,直接冲入代侯府找韩五郎算账。

    代侯府老夫人听到动静,唬了一跳,“快快快,快派人拦住那个泼妇。五郎人呢?赶紧叫五郎出去躲躲。”

    顾玫挺着大肚子,不敢出头。

    代侯夫人吩咐小厮婆子去拦住湖阳郡主。

    然而,再多的小厮婆子,也不是湖阳郡主的对手。

    湖阳郡主挥着马鞭抽人,碍于她的身份,无人敢上前。

    万一冲撞了湖阳,到时候死了也是白死。

    就这样,湖阳君如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冲到韩五郎的院子,将正准备躲出去的韩五郎抓了个正着。

    “五郎,你可是让本宫好找啊。怎么着,本宫一来,你就要出门。你就这么不待见本宫。”

    “郡主娘娘,陛下下令,不准任何人再提你我之间的事情。”

    “那不包括本宫。本宫今儿心情很不好,你过来,好好伺候本宫。把本宫伺候舒服了,本宫便饶了你。”

    “祖母,祖母你快救我啊。”韩五郎带着哭腔喊救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