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81章 怼他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吃酒席的时候,顾珊偷偷告诉顾玖,“二姐姐可知道,那位面生的姑娘是谁?”

    顾玖摇头,“不知。莫非四妹妹知道?”

    顾珊附耳说道:“那位姑娘姓周,听说是楚州人士,与大堂哥顾瑞有婚约。”

    咳咳……

    顾玖连连咳嗽,“大堂哥与贾氏嫂嫂成婚多年,怎会又和这位周姓姑娘有婚约?你可有听清楚?”

    顾珊说道:“我也糊涂着,但是我亲耳听到柱国公夫人介绍说,是和大堂哥有婚约的周姑娘。”

    “你刚才说周姑娘来自楚州?”

    顾珊点头,“有问题吗?”

    顾玖说道:“四妹妹可知楚州周氏?本朝高祖皇帝的元后就出自楚州周氏。周氏子弟遍布朝堂,虽未有人出将入相,然而关系盘根错节,在朝堂影响力巨大。就连孙氏族长也曾说,孙氏逊色周氏三分。”

    顾珊惊讶,“二姐姐的意思是,今日跟随柱国公夫人前来做客的周姑娘出自楚州周氏?”

    “能和大堂哥结下婚约的周姓姑娘,除了楚州周氏,我想不出别人。除非楚州有两个周氏。”

    “楚州自然没有两个周氏。”

    顾琪来到顾玖这一桌敬酒,听到二人闲聊,便坐下来。

    “琪姐姐认识周姑娘吗?”顾玖好奇地问道。

    顾琪摇头,“我哪认识,我也是今日才听说有个周姑娘。”

    “听说周姑娘同大堂哥有婚约,这事是真的吗?”

    顾琪放下酒杯,压低声音说道:“这事是真的,听说婚约是十二年前定下。

    然而大哥非贾氏嫂嫂不娶,老侯爷就想办法退了这门婚事。

    贾氏嫂嫂过世已有两个年头,周姑娘因为守孝,也耽误了婚期。

    周家得知大哥如今独身,膝下也无孩子,就想再续婚约。

    柱国公夫人同周家是亲戚,这不,周家将事情托付给柱国公夫人。

    于是周姑娘就跟着柱国公夫人过来做客,让老夫人和大伯母相看相看。

    若是行的话,说不定两家真要再续婚约。若是不行,权当认个门,两家当亲戚来往。”

    顾玖听完,感慨道:“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巧了。贾氏嫂嫂没了,周姑娘因为守孝婚事一直没着落。兜兜转转,难道上天注定周姑娘和大堂哥才是相伴到老的一对吗?”

    顾珊却问道:“周姑娘多大呢?怕有二十了吧。”

    顾琪说道:“应该还不到二十,大概十八,或是十九。”

    “这个年龄会不会大了些?”顾珊小声问道。

    顾玖却说道:“我却觉着这个年龄正好。”

    顾琪抿唇笑了笑,“好不好我们说了不算,得老夫人,老侯爷,大伯和大伯母说了算。最后还得看大哥的心意。大哥替贾氏嫂嫂守了这么长时间,不知道有没有走出来。”

    顾玖感慨道:“大堂哥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他对贾氏嫂嫂用情至深。只可惜二人缘分太浅,无法相伴到老。”

    “若是大堂哥同意了这门婚事,岂不是说,今年我们就能喝上喜酒?”

    ……

    吃过酒席,大家聚在花厅说话。

    顾玫则拉着顾玖去见顾瑞。

    顾瑞站在他和贾氏生活的院落里,房里的一切,还保持着贾氏生前的模样。

    只是有些摆件换了,贾家早在去年就已经将贾氏的嫁妆拉了回去。

    “大哥!”

    顾玫轻声唤道。

    顾瑞回头,“你们怎么来了?你肚子这么大了,怎么还四处乱跑,当心些。”

    “我没事。”

    丫鬟端来一张椅子,让顾玫坐下。

    顾玫坐着问道:“大哥,你又在想念大嫂吗?”

    顾瑞没作声,神情有些落寞。

    “我见到周姑娘了。我都不知道大哥和周姑娘过去竟然有过婚约。”

    顾瑞轻声说道:“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老侯爷做主定下的亲事。今日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周姑娘。”

    顾玫试着问道:“大哥可有后悔退掉周家的婚事?”

    “我怎么会后悔。唯一让我后悔的事情,我不该让明月生孩子。她身体还没养好,冒险怀孕,才会酿成大错。”

    顾瑞叹了一声,心情越发沉重。

    “那现在呢?周姑娘来了,周家想要再续婚姻,大哥你是怎么想的?”

    顾玫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直接。

    顾瑞有点无措,“我还没想好。”

    他回头看着两人,“我是不是害了两个女人?明月因我而死,周姑娘因我耽误了婚期。”

    顾玫很心疼自家大哥。他真的被贾明月给伤惨了。

    顾玖听了半天,站出来说道:“大堂哥,事已如此,你也该走出来,开始往前看。

    周家想要再续婚约,无论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我认为你都该干脆利落地做决定。

    若是你不同意,果断拒绝,周家还有时间替周姑娘另寻婚事。

    若是你同意,周家也好抓紧时间替周姑娘置办嫁妆。

    你因为同情周姑娘,就犹犹豫豫拖着这件事,你这不叫善良,而是残忍,甚至是无耻。

    女孩子的青春拖不得,你若是不愿意,就该干脆点,今日就给拒绝掉。若思你愿意,也请你尽快给周家大答复。

    说句不中听的话,大堂哥你什么都好,唯独做事不够果断,因而生出许多事情。”

    顾玫着急,拉着顾玖。你怎么什么话都说出口,万一把人刺激了怎么办。

    顾瑞脸色变幻不定,有些难堪,有些自责,也若有所思。

    “同情反而残忍吗?”

    他看着顾玖,“小玖妹妹,对于姑娘家来说,同情反而是残忍吗?”

    顾玖掷地有声地说道:“如果她的不幸来源于你,而你又无法改变她的不幸,那么你的同情就是残忍。”

    顾瑞惨笑一声,“你说的对,我没资格去同情任何人。”

    顾玖抿了抿唇,问道:“你现在有决定了吗?”

    顾玫很紧张,她有点希望大哥接受周姑娘,又希望不接受。很矛盾。

    顾瑞郑重地说道:“我现在就去找周姑娘面谈,谢谢两位妹妹。”

    看来顾瑞还是没有拿定主意。

    两人目送他离开。

    顾玫叹了一声,“不知道大哥和周姑娘会谈些什么。”

    顾玖说道:“我们走吧,大堂哥有他自己的缘分。”

    ……

    松鹤堂内,老夫人魏氏同儿子儿媳,也在商量这门婚事。

    “周姑娘你们都见到了,才貌没得说,是一等一的好。大郎替贾氏守了两个年头,是时候再娶一个。你们两口子是怎么想的?”

    大老爷顾知文问道:“老夫人满意周家姑娘?”

    老夫人魏氏叹了一声,“我们家亏欠了人家啊。当年的事情做得不地道啊。我是没想到,这姑娘的婚事到现在都没解决。既然周家有意再续婚约,不妨考虑考虑。而且姑娘年纪大也年纪大的好处,至少懂得疼人。”

    这是在暗指贾氏不会疼人,只会耍小性子。

    大夫人小魏氏说道:“这姑娘死了亲娘,父亲又续娶,这样的人家不太好吧。”

    老夫人魏氏却说道:“大郎死了原配,人家嫁过来就成了填房。谁也别嫌弃谁。”

    大老爷顾知文说道:“不知道这姑娘的性情如何?可别又是一个贾氏。”

    老夫人魏氏说道:“这姑娘说话行事都透着大方,想来是差不了的。要是你们不放心,老身这就派人将她叫来。”

    大夫人小魏氏没反对。

    周家的家世摆在那里,没得挑,一等一的世家。

    要是周姑娘果真性情大方,做事得体,再续婚约也不是不可能。

    老夫人魏氏当即安排人去唤周姑娘。

    结果,顾瑞竟然同周姑娘一同来到松鹤堂。

    大夫人小魏氏惊疑不定,“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顾瑞解释道:“儿子找周姑娘闲聊了几句。”

    哦!

    大夫人小魏氏神色不明,目光锐利地打量周姑娘。

    周姑娘神色坦然,不卑不亢,气度不凡。不愧是周氏女。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大郎,你和周姑娘聊了些什么。”

    顾瑞先是看了眼周姑娘,然后才说道:“我问她这些是怎么过来的?恨不恨我们顾家?”

    众人脸色齐齐一变。

    周姑娘福了福身,说道:“一开始是恨的。眼看着婚期快到了,却突然退婚,当时难过得好几天没合眼。周围人说些闲言碎语,总认为退婚是因为我不好,才会被人嫌弃。”

    顾瑞立马解释,“我从未嫌弃过你。我没想到,当年的事情会对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

    周姑娘苦笑一声,“是想不到,还是不愿意去想?”

    顾瑞有一瞬间的难堪。退婚对姑娘家的名誉有何影响,他不是不知道。正如周姑娘所说,他只是不愿意去想。

    周姑娘继续说道:“后来母亲病重,每日伺候母亲汤药,也就没有心思去恨。

    母亲生前,一直惦记着我的婚事,奈何在楚州当地,所有人都知道我被退了婚,一时半会说不到好婚事。

    等到母亲离世,我的婚事也没有定下来。

    去年年底过了孝期,家里人又开始替我张罗婚事。楚州是没指望了,于是随同叔父一起上京,打算在京城寻一门亲事。

    到了京城才得知你做鳏夫,膝下连个孩子都没有。经柱国公夫人提醒,家里人就想要再续婚约。”

    老夫人魏氏听完,叹了一声,“这些年为难你了。都是我们家不好,耽误了你的青春。”

    周姑娘摇了摇头,“老夫人千万别这么说,只能说我和顾瑞没有缘分。这回我家提出再续婚约,实在是一厢情愿。

    你们不要为难,也不要因为我的婚事还没着落就同情我,从而答应我家的无理要求。

    我没关系的,以我的家世和嫁妆,要找一门门当户对的婚事并不是难事,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

    今日权当认个门,将来若有机会,两家还可以继续来往。”

    老夫人魏氏感慨道:“真是个好姑娘。老身如果说,我们并不是因为同情你,而是真心想要再续婚约,你愿意吗?”

    周姑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看着顾瑞,“老夫人不如先问问他愿意吗?”

    众人的目光朝顾瑞看去。

    “我……”

    顾瑞刚开口,就被周姑娘打断,“我说了,不要因为同情我就同意这门婚事。

    你心里头如果不是心甘情愿想要娶我,请你不要答应这门婚事。

    我虽然年龄大了,但也不愁嫁不出去。我能找到门当户对的婚事,所以你不要有任何负疚感,也不要因为愧疚就娶我。

    这样的婚事,我宁愿不要。我要嫁,就嫁一个真心实意娶我,愿意和我一辈子过下去的男人。

    而不是心里头惦记着别的女人,只因为愧疚才娶我的男人。”

    一番话,让顾瑞羞愧不已。

    他竟然连女子都不如。

    他对周姑娘说道:“对不起,我忘不了明月。但是我承诺,若是娶了你,我一定待你好,和你一辈子过下去。”

    周姑娘眉眼上挑,嘲讽一笑,“抱歉,你这样我不想嫁。”

    一句不想嫁,让所有人都尴尬了。

    周姑娘的要求并不过分。

    实在是顾瑞不争气。

    大夫人小魏氏这会都觉着周姑娘极好,侯府的嫡长媳妇就该是周姑娘这样有主见有想法的女人。比之前的贾氏强多了。

    然而儿子不争气,被贾氏祸害了那么多年不够,如今还要因为贾氏错过这门婚事。

    她狠狠瞪了眼大老爷顾知文,都怪你。

    顾知文一脸懵逼,怎么都怪我。

    大夫人小魏氏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道:“当初要是不退婚,周姑娘早就做了我们家的儿媳妇。都怪你。”

    顾知文指着顾瑞,要怪就怪这个死心眼的儿子。

    哼!

    眼看着好儿媳就要飞了,大夫人小魏氏再也顾不得别的,她忙说道:“周姑娘,你先别急着做决定。我家大郎实诚,有一说一,从不糊弄人。

    他是真心待你,才会承认忘不了贾氏。而且他和贾氏多年感情,这么轻易就忘记,如此薄幸,恐怕你也不敢嫁吧。

    你和他相处相处,就知道他这人是真的好。他虽然忘不掉贾氏,但是他也会对你付出感情。”

    周姑娘有些纠结,她看着顾瑞。

    顾瑞重情,她是看出来了。

    只可惜,顾瑞的感情给了别人,而不是她。

    她苦笑一声,“或许我和顾瑞注定没有缘分。今日叨扰,家人哪里,我会亲自解释清楚。你们都不必为难。”

    “不为难,不为难。我们是很乐意再续婚约。”大夫人小魏氏有些着急地说道。

    她还狠狠瞪了眼顾瑞,蠢儿子,你赶紧说两句话啊。

    顾瑞迟疑片刻,才对周姑娘说道:“是我负你,我对不起你。我想娶你,并非全是愧疚。当我第一次听你说话的时候,我有种感觉,我们应该在一起。”

    周姑娘讥讽一笑,“没想到顾公子这么会哄姑娘家。当年退婚前,若是我们有机会见面,你会改变主意不退婚吗?你能放弃贾明月吗?”

    顾瑞面色难堪,“已经过去的事情,无法重来。我认为应该着眼眼前。”

    周姑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顾公子这话说的对,人应该着眼眼前。那你呢?你有着眼眼前吗?你能将贾明月放在心里最深处,再次敞开心扉接纳另外一个女人吗?你若是做不到,就没资格劝别人着眼眼前。”

    顾瑞面色凝重,他重重地说道:“我能!”

    一句我能,石破天惊。

    老夫人魏氏,大夫人小魏氏简直惊喜坏了。

    一年多来,她们苦口婆心劝顾瑞重新开始,顾瑞死活不听。只要在府中,必定是抱着贾氏的遗物缅怀,完全没有想过要走出来。

    没想到,周姑娘一席话竟然让顾瑞下定决心重新开始。

    周姑娘有本事啊。

    关键还在于,周姑娘气色好,一看身体就很健康,将来肯定好生养。

    她们真的是被贾氏弄怕了。

    病恹恹的嫡长媳,那几年她们因为贾氏,也是操碎了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