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80章 大惊喜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

    顾玖来到侯府吃寿酒。

    她在二门下了马车,先去松鹤堂给老夫人魏氏请安。

    老夫人见到她,高兴得不行。

    拉着她的手,一个劲的问。

    “这段时间京城风波不断,你有没有受委屈?公子诏进了宗正寺,王府可有人趁机为难你?”

    顾玖笑着摇头,“累老夫人担心。我还好,并没有受委屈。”

    老夫人魏氏乐呵呵的,“老身知道,你是受不得委屈的主。不过该软的时候也得软,迂回一些,事情可以做得更漂亮。”

    “孙女谨记老夫人教诲。”

    大太太张氏,带着儿媳小张氏,女儿顾珺也到了。

    谢氏领着顾珊她们也到了。

    今儿侯府只请了本家亲戚,以及柱国公府魏家人。

    顾玖给大伯母张氏,还有谢氏见礼。

    今儿大家只论亲戚辈分,不论朝堂身份。

    故此,顾玖以晚辈身份见礼。

    大伯母张氏见到顾玖,又是一阵关心,生怕顾玖在王府吃亏。

    谢氏在侯府,向来话不多。

    她本想讥讽顾玖几句,却想到这么多风波,一浪接一浪,王府却始终屹立不倒。想来王府短时间之内都不会倒下。

    想到这里,谢氏就歇了心思,不去招惹顾玖,免得别人说她容不下继女。

    哼!

    她要是真容不下继女,顾玖能活到今天吗?

    世上像她这般大度能忍的继母,可是少之又少。

    那些乱嚼舌根的人,全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痛。

    顾珊长高了,褪去了小孩子的稚气,初现少女风姿。这么一看,顾珊容貌不比顾玥差多少。

    过去顾珊少年老成,小小年纪却做事老成,少了孩子气,以至于大家下意识忽略了她的容貌,总觉着她长得老气不好看。

    如今初现少女风姿的顾珊,今日又特意打扮过,着实让人移不开眼睛。

    老夫人魏氏叫她到跟前说话,“长大了,就是不一样。这样好的姑娘,一定得给你说一门好婚事。”

    顾珊羞涩地低下头,脸蛋红扑扑的。

    众人全都善意地笑了起来。

    谢氏趁热打铁,“我如今最担心的就是珊儿的婚事。眼看看一年年大了,却始终没有合适的。老夫人慈爱,能否累你替珊儿相看相看?”

    老夫人魏氏哪有不答应的道理,“姑娘家的婚事,得仔细相看,切勿急躁。以前老身做姑娘的时候,都说男子三十而娶,女子二十而嫁。婚姻大事,就该仔细挑选,才能相中最合适的那一个。

    如今,男子倒是可以继续拖到三十才谈婚论嫁,女子却都早早嫁出去。风气变了。

    不过老身还是希望我们顾家的姑娘,都晚一点嫁出去。多相看相看,会有更好的。”

    谢氏却不赞同这话。

    姑娘家青春有限,怎能如男子那般拖延下去。

    拖来拖去,拖成了大姑娘,哪里去找如意郎君?

    只是碍于身份,她不好出言反驳。

    她陪着笑,说道:“老夫人说的对,珊儿还小,不急。慢慢相看,总能找到合适的人家。”

    老夫人魏氏笑了起来,“谢氏,你莫慌。老身自然不会耽误珊儿的青春,定会替她寻一门如意婚事。”

    谢氏大喜,“多谢老夫人慈爱。”

    顾珊屈膝行礼,“孙女多谢老夫人慈爱。”

    老夫人魏氏叮嘱顾珊:“跟着罗夫子读书的时候,用心些。那些道理等你将来会受用不尽。”

    顾珊重重点头。

    从这以后,无论刮风下雨,顾珊再也没有缺过罗夫子的课。

    顾玫也回来了。

    她挺着一个大肚子,在二门的时候,同柱国公府魏家遇上。

    柱国公夫人带着世子夫人裴芸,自家闺女,还有一个面生的姑娘。

    顾玫进门的时候,不由得多看了那个面生姑娘几眼。

    她悄声问裴芸,“表嫂,那姑娘是谁?从未见过。”

    裴芸小声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是世交之女。”

    哦?

    顾玫心里头藏着心事,跟着大家一起来到松鹤堂。

    大夫人小魏氏担心她,“你挺着个大肚子,还四处乱跑,真是拿你没办法。”

    顾玫笑道:“累母亲关心。还有一个多月才生,不要紧。”

    “谁说不要紧,你就是心太大。赶紧坐下来,当心点。腿脚肿得厉害吗?”

    顾玫摇头,“不算厉害。太医都说我这一胎养得极好,肯定能足月平安生下来。”

    大夫人小魏氏提着的心,总算落到的实处。

    不过她还是叮嘱道:“以后不可莽撞。离着预产期已经很近了,今儿过来,就别再出门,以防万一。”

    顾玫应下,心里头暖暖的。

    有家里人关心真好。

    她说道:“等我生的时候,母亲一定要到。你不在身边,我心里头发慌。”

    大夫人小魏氏白了她一眼,“这还用你说。等你发作的时候,你就派人回来说一声,我立马赶过去,一定守着你。”

    顾玫满足了,“谢谢母亲。”

    大夫人小魏氏感慨了一句,“儿女生来都是债。”

    顾玫笑道:“很快我也要生小讨债鬼。”

    “没个正形。”

    老夫人魏氏笑呵呵的,“你们母女别顾着说悄悄话。玫丫头,快见过你小玖妹妹。”

    顾玖忙站起来,“玫姐姐,你身子不方便别起身。”

    “小玖妹妹来了多久?”

    “我也是刚到一会。玫姐姐还好吧?”

    “能吃能喝,都长胖了两斤。”

    顾玖笑道:“这样就好,我就放心了。”

    顾玫拉着顾玖,坐在身边。

    两人都很好奇,跟着柱国公夫人一起过来面生姑娘。

    顾玫说道:“我从未见过她,不知是什么来路。”

    她问大夫人小魏氏,“母亲,坐在舅母身边的面生姑娘是谁?”

    大夫人小魏氏细细打量,面色微变,“一会同你说。”

    看样子,大夫人小魏氏分明认得那个面生姑娘。

    老夫人魏氏同柱国公夫人显然有话要谈,于是让小辈们都去厢房说话。连大太太张氏,谢氏都被请出了松鹤堂,安顿在花厅。唯独留下了那个面生的姑娘。

    众人到了厢房。

    顾玖少不得拉着裴芸说话。

    “裴姐姐,许久不见,你清减了。”

    裴芸轻抚自己的脸颊,“以前从不知道管家理事这么累。自从跟随婆母一起管家,我就没睡过几个囫囵觉,难怪瘦了。”

    顾玫盯着裴芸的肚子,还没动静吗?

    裴芸笑了笑,轻抚腹部,“有寒气,正在调养。”

    顾玖一听,就说道:“我手头上有两张养身方子,若是裴姐姐不嫌弃,我便送给你。”

    “多谢小玖妹妹,我正吃着太医开的药方。”

    顾玫在旁边说道:“表嫂,你还是吃小玖妹妹的养身方子,效果真的很不错。我不骗你。”

    裴芸面色狐疑。

    顾玖神秘一笑,凑到裴芸耳边轻声说道:“秘方,概不外传。”

    裴芸笑了起来,“我就多谢小玖妹妹。你的方子等我拿回去吃了有效果,我还得谢谢你。”

    “裴姐姐不用客气。”

    裴芸又说道:“有件事,原本该写信告诉你。不过我想来想去,还是该和你面谈。”

    顾玖了然,“裴姐姐若是方便,我们去隔壁厢房说话。”

    “好啊!”

    两人来到隔壁厢房,下人上了茶之后,裴芸就将所有丫鬟打发出去。

    屋里就只剩下顾玖同裴芸两人。

    裴芸压低声音,说道:“去年年底,小玖妹妹派人送来的羊毛织布我收到了,很是暖和。

    我特意命人用羊毛织布做了几件衣裳,给远在西北的家父送去。

    前段时间,家父回了信,他说羊毛织布做的衣裳极为暖和,在冬天是极好的保暖衣裳,比棉衣暖和而且还不臃肿,不影响行动,应该尽快推广军中。

    故此家父想要订购大批羊毛织布成衣,用于军中。

    因为这是军需,而且数量庞大,还要上报兵部,我一个人不敢拿主意,故此想找小玖妹妹商量。这个订单我们要不要接?”

    顾玖太惊喜了。

    当初选择裴芸合作羊毛织布,果然是对的。

    她没想到,鲁侯竟然看中了羊毛织布,要作为军需采购。

    太棒了!

    她急忙说道:“这个订单当然要接下。”

    裴芸神色严肃,“小玖妹妹,你可要考虑清楚,这是军需,容不得半点作假。家父治军极严,但凡军需物资有以次充好的,不仅军需官要砍头,商家也会被砍头。即便是你我二人的产业,家父也不会客气。”

    顾玖郑重说道:“多谢裴姐姐提醒。我做事情,向来都是一是一,二是二,从不玩虚头巴脑的东西。裴姐姐可以放心,若是接下这笔订单,绝不以次充好,更不会弄虚作假。”

    裴芸又说道:“这批订单数量极大,要求按时供货。小玖妹妹,工坊那边我不清楚,而且订单又是成衣,能做到及时供货吗?”

    顾玖问道:“我问个问题,裴姐姐,这笔订单的数量是多少?”

    裴芸说出了订单数量,“十万套成衣。如果这次合作愉快的话,明年不会少于三十万套的订单。”

    顾玖问道,“一套多少钱?”

    “价钱需要人亲自去西北谈。我可以同小玖妹妹投个底,一套成衣不多于三两银子,应该能够谈下来。”

    顾玖蹙眉。

    裴芸有些担心,“有问题吗?”

    顾玖点头,“有一个问题。鲁侯订购成衣,单指上衣还是加上了裤子?”

    裴芸愣了下,“我不清楚。能做成裤子吗?”

    “当然。而且相当保暖。”

    顾玖叹了一声,“看来想要拿下这笔订单,必须要派人去西北走一趟。裴姐姐,请给我十天时间做准备。

    十天后,我会派人拿着样品到西北军中谈这笔生意。

    另外,请裴姐姐书信一封,再派两个能在鲁侯面前说得上话的人随同前往西北。”

    裴芸点头应下,“放心,此事我会全力协助。只是十万套成衣,我们工坊有这么大的产量吗?万一不能及时交货,管事可是要被杀头的。”

    顾玖斟酌着说道:“关于交货,我准备分期交,当然具体怎么交货得面谈。

    我们工坊能接下多少订单,得等我的人到了西北,实地考察过后,才能给出准确的数字。

    若是这笔订单谈下来,请裴姐姐同鲁侯明言,需得先给工坊三成的定金。否则工坊无钱开工。

    另外,我与裴姐姐也要另外准备一笔资金,你我每人最少五千两,加起来一万两,让工坊提前收购羊毛。”

    裴芸点头应下,“钱不成问题,明儿我就派人将五千两给你送去。”

    “钱的事情先不急,先等我们的人到了西北,有了确切的消息之后再说钱的事情。”

    “经营上面的事情我不是很懂,这事就按照你的意思办。若是能接下这笔订单,我们能赚钱吗?”

    顾玖大笑一声,“裴姐姐,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这笔订单,自然要赚钱。等到年底顺利交货,拿了钱之后,我给你分红。”

    裴芸笑了起来,“那我可就等着小玖妹妹的分红。”

    “定不让裴姐姐失望。”

    两人谈完后,开开心心地离开了厢房。

    顾玫一直等着顾玖,“小玖妹妹,你们谈完了吗?我有点事想同你说。”

    裴芸含笑说道:“你们谈,我去喝茶。”

    “玫姐姐,我们到厢房说话。”

    顾玖亲自扶着顾玫进了厢房。

    “玫姐姐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顾玫率先叹了一声,“我真是没脸同小玖妹妹提这件事,然而婆母和府中老夫人交代,我只能厚着脸皮求到小玖妹妹跟前。”

    顾玖神色微动,“玫姐姐要谈的事情,是不是同湖阳郡主有关?”

    “果然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小玖妹妹。正是湖阳郡主同五郎的事情。家里从老夫人到夫君,都不愿意让五郎迎娶湖阳郡主。他们让我问问小玖妹妹,王爷那里有没有转圜的余地?给钱给物都成,只要能取消这门婚事。”

    顾玖沉默良久,顾玫都急坏了。

    “不成吗?我想也是,以湖阳郡主的性子,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五郎。”

    顾玖看着顾玫,“玫姐姐,代侯可有进宫请罪?”

    “去了!事发第二天,一大早侯爷就进宫请罪,说教子无方。这几天,御史先是弹劾湖阳郡主,还有宁王,紧接着又开始弹劾侯爷。侯爷头都大了。”

    顾玖好奇问道:“既然侯爷已经进宫请罪,陛下是什么意思?”

    顾玫压低声音,说道:“事情难就难在这里。陛下没表态,但是也没反对湖阳同五郎的婚事。侯爷也拿不准陛下的意思。”

    顾玖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捋了捋,说道:“你家五郎想要脱身,很难。”

    顾玫脸色微变,“怎么说?”

    “当初同湖阳郡主有来往的男子,加上你家五郎,一共八人。其中四个人是平民身份。

    据我所知,这四个人已经不知下落,不知道是进了诏狱还是进了皇宫。

    另外三人,都出身世家,然而皆是庶子。因为湖阳郡主没有点他们的名,这三家花钱消灾,等于是替三人赎身。

    剩下你家五郎,若是没有惊动陛下,以湖阳郡主贪财的毛病,花点钱说不定真的能消灾。

    只是韩五郎已经在陛下跟前挂了名,此事就不太好办。区区钱财能够打动湖阳郡主,却不能打动王爷和陛下。”

    顾玫问道:“什么东西才能打动王爷和陛下?”

    顾玖郑重地说道:“能打动王爷的,唯有你们代侯府的忠诚。能打动陛下的,只有你们代侯府的爵位。”

    顾玫脸色连连变幻。

    无论是忠诚还是爵位,代侯府都给不了。

    “这么说,五郎只能娶湖阳郡主?老夫人怕是要被气死。”顾玫苦笑一声。

    顾玖又说道:“还有一个办法,赌湖阳郡主敢不敢要钱不要命。给她一笔无法拒绝的钱,让她去宫里闹,让淑妃娘娘另外给她安排一门婚事。”

    顾玫蹙眉,“钱可以凑一凑。只是这么短的时间,去哪里找一个合适的男人送给湖阳郡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