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78章 夺权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臭不要脸!”

    王妃裴氏偷偷骂了一句湖阳郡主。

    “不检点的女人,驸马才死了多久,她就在外面乱来。真是不知死活。”

    丫鬟樱桃笑道:“府中都在议论,郡主娘娘因祸得福,得了一个丈夫。”

    裴氏嗤笑一声,“丈夫?做她的春秋大梦。湖阳莫非以为,代侯府会乖乖得将韩五郎交出来成亲?”

    樱桃道:“可是不交出来,韩五郎就得下诏狱。奴婢听代侯府老夫人极为疼爱韩五郎,肯定不舍得他被下诏狱。”

    裴氏不以为然,“不就是睡了湖阳,屁大点事情,何至于下诏狱。王爷这话,纯粹是为了吓唬韩家,还有湖阳。”

    樱桃一脸糊涂,“既然不用下诏狱,为何韩五郎吓成那个样子?”

    裴氏笑了笑,“因为陛下最近火气旺盛,此事要是处理不好,不定陛下会下令送他们入蚕食,进宫伺候。”

    啊?

    樱桃惊住了。

    蚕食,是阉人的地方。

    樱桃心翼翼地问道:“韩五郎堂堂侯府公子,也会被送入蚕食吗?”

    裴氏轻笑一声,“他不会被送入蚕食,陛下好歹会给代侯府一个体面。然而,这也是此事最为难的地方。

    韩五郎如果只是普通身份,是杀是剐都随意。可他偏偏是侯府公子,不能杀也不能阉,那能怎么办?

    总不能白睡湖阳郡主吧。那就只好娶了湖阳郡主。

    可是代侯府定不会轻易就范。瞧着吧,湖阳郡主肯定还有苦头吃。

    祸害了代侯府一个男丁,还是老夫人最宠爱的孙子,代侯府岂会善罢甘休。

    就算要将韩五郎交出来,也会先扒下湖阳郡主一层皮。”

    丫鬟樱桃心头怕怕,“不知道代侯府会怎么做。”

    裴氏笑了笑,“可别求到裴家跟前,裴家不会替他们处理这个烂摊子。”

    ……

    代侯府上下,气氛凝重。

    下人走路都不敢发声,就怕触了霉头被打板子。

    顾玫扶着自己的大肚子,瞧了眼跪在地上,没了往日神采飞扬的韩五郎,暗道一声:该,活该。

    叫你天天浪,叫你贪花好色,整日里勾搭大姑娘媳妇,这回踢到了铁板吧。

    真当湖阳郡主好欺吗?

    就算湖阳郡主好欺,背后的宁王可不是善茬。

    从今以后,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浪。

    代侯府老夫人姓裴,王妃裴氏还要叫她一声姑母。

    老夫人已经气过了一回,这会心绪平静了一点,又连连叹气。

    她对代侯道:“侯爷,赶紧想个办法,不能让五郎娶湖阳郡主。湖阳不守妇道,祸害了陈家不够,还要祸害我们韩家。实在是欺人太甚。”

    代侯五官硬朗,肤色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军武。

    若非韩五郎出了事,他这会该在军营练兵,而不是处理这等糟心事。

    代侯怒道:“混账东西,平日里再三提醒你,休得胡闹。

    你不仅没将为父的话听进去,还变本加厉同湖阳郡主纠缠在一起。皇室郡主,也是你能染指的?

    湖阳郡主,她首先是郡主,其次才是女人。你以为你能像过去一样轻松脱身,结果呢,要将你一辈子都搭进去。

    这件事,眼看着已经传遍京城,不定陛下那里已经听到了风声。

    明儿一早,为父就要进宫,替你请罪。你这个混账玩意,瞧你干的混账事情,不如以死谢罪,以免牵连全家老。”

    “你这个混账,你是要逼死五郎吗?你不如先将老身弄死。”老夫人提着拐杖朝代侯打去。

    代侯骂儿子是混账,老夫人就骂自己的儿子是混账。

    果然是冤冤相报,一报还一报。

    代侯恼怒,“母亲,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他。他闯下这么大的祸事,难道不该教训吗?皇室的人他也该招惹,我看他就是欠教训。”

    “你才欠教训。”老夫人火气上头,半点面子不给代侯。

    代侯怒道:“母亲非要这样,那此事儿子不管了。就让这子娶了湖阳郡主,给湖阳做驸马去。”

    “混账玩意,五郎可是你亲儿子。你忍心他被湖阳那个坏女人糟蹋吗?”老夫人气呼呼的。

    代侯咬牙,“母亲要我办事,也行。先容许儿子,将五郎这个混账东西打一顿。”

    老夫人指着他,“你,你……”

    代侯绝不让步,五郎就是欠揍。

    老夫人没办法,咬咬牙,“好,好,老身是管不了你了。你打,你将五郎打死吧。”

    代侯当即下令,“来人,将五少爷拖下去,重重打。”

    “祖母,祖母救命啊!”韩五郎哭着大叫。

    老夫人心疼坏了,却狠心扭头没看。

    韩五郎被拖了下去,很快响起了啪啪啪,打板子的动静。

    代侯夫人揉揉眉心,道:“我可不想有湖阳那样的儿媳妇。五郎真要娶了湖阳郡主,我非得被气死不可。侯爷,你想想办法,此事该怎么办?能不能推掉这门婚事?”

    代侯问韩大郎,“你观宁王,是什么态度?”

    韩大郎言简意赅,“宁王和郡主都不会放过五郎。那两个内侍,就是宁王的人,派人监视五郎。”

    “那该怎么办?真要五郎娶湖阳郡主,去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代侯夫人着气话。

    代侯想了想,道:“明日我先进宫,探一探陛下的口风。大郎媳妇,本侯记得你同宁王府的诏夫人是姐妹。”

    顾玫愣了下,不是要她出头吧。

    她挺了挺大肚子,以此提醒大家,她可是大肚婆,很快就要生了。

    她道:“我与诏夫人的确是姐妹。”

    代侯吩咐道:“找个机会,你问问诏夫人,王府到底是什么态度?有没有转圜的余地?给钱给物都行。”

    “这?”

    顾玫很为难。

    代侯夫人同老夫人一起出面,拉着顾玫做思想工作。

    顾玫真是为难死了。

    ……

    接到侯府的请帖,顾玖有些意外。

    不年不节,侯府怎么下了请帖。

    她打开请帖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大夫人魏氏过生日。

    因不是整寿,不准备大办。只请亲近的家人到府中喝酒。

    顾玖收下请帖,让下人回复一声,到时她会准时过去喝寿酒。

    接着,她又让青梅拟一份礼单。

    下人前来禀报,“夫人,王妃请你过去。”

    “出了什么事?”

    “陈敏姑娘肚子痛,是吃坏了东西。湖阳郡主怀疑厨房做的饭菜有问题,王妃叫夫人过去问话。”

    顾玖嗤笑一声,“早不吃坏肚子,晚不吃坏肚子,偏偏本夫人奉命打理厨房的时候就吃坏了肚子。来人,随我去客院走一趟。陈敏姑娘吃坏的肚子,于情于理,我得都过去看望。”

    顾玖带着人来到客院。

    已经有太医给陈敏开了药。

    顾玖问客院下人,“郡主呢?”

    “郡主娘娘这会正在春和堂。”

    顾玖又问道:“陈姑娘病情如何?”

    “刚吃了药,好些了。”

    顾玖越过下人,走进卧房看望陈敏。

    陈敏躺在床上,个,脸颊瘦削。

    这段时间,姑娘也经历了不少事情,长大了却也受了苦。

    “表嫂怎么来了?”

    陈敏从床上坐起来。

    顾玖忙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感觉怎么样?好点了吗?”

    同时,顾玖不动声色地给陈敏诊脉。

    陈敏点点头,“吃了太医开的药,好了些。”

    顾玖拿出手绢,替陈敏擦拭脸颊,“太医怎么?”

    “太医我吃坏了东西,所以才会腹痛难忍。不过不算严重。啊,表嫂,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虽然你管着厨房,但是我知道,这回我吃坏东西,肯定不是你的责任。”

    顾玖点点头,“多谢敏妹妹体谅,到底也是我管理不善。对了,你今日吃了什么东西?怎会吃坏肚子?”

    陈敏报上菜名,“今日吃了桂花糕,红豆糕,还吃了一个春笋,喝了银耳羹……”

    一串菜名报上来,方嬷嬷知道厉害,当即道:“奴婢这就去厨房彻查,这些糕点饭菜到底经了哪些人的手。”

    顾玖道:“带上容信,黄卓,让他们给你打下手。”

    方嬷嬷心知肚明,夫人是担心她被人欺辱,特意带上容信和黄卓做打手。

    “奴婢晓得。”

    方嬷嬷带着人离去,顾玖继续关心陈敏。

    陈敏的确是吃坏了东西。

    但是到底是不是因为吃了厨房的东西,而置腹痛,还不能确定。

    陈敏怯生生的,“会不会连累表嫂?”

    顾玖笑道:“你安心养病,不用担心我。这件事我会彻查清楚,给你一个交代。若是因为厨房管理不善,我定不会推脱责任。”

    “为难表嫂。”

    “该我给你道歉。你在王府做客,却吃坏了肚子,我真是不好意思。你好好养着,我先去一趟王妃那里。”

    “表嫂慢走。”

    顾玖带着人前往春和堂。

    王妃裴氏和湖阳郡主,正等着她。

    裴氏见面,就质问她:“为何此时才来?一早就派人过去叫你,你却拖到现在才来。你是没将本王妃放在眼里吗?”

    “母妃见谅。得知敏妹妹吃坏了肚子,儿媳担心得不行。急急忙忙前往客院看望敏妹妹,故此才来晚了。”

    湖阳郡主眼珠子滴溜溜乱转,“嫂嫂,先别置气,正事要紧。”

    裴氏听进去了,不过她依旧板着脸,对顾玖道:“念在你是事出有因,本王妃就不计较你来迟一事。

    陈敏吃了厨房做的饭菜,腹部剧痛,太医检查是因为吃坏了肚子。

    你负责打理厨房,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情,本王妃不得不怀疑你到底有没有能力打理好厨房。若是你不行,那就将差事交出来,让能者居之。”

    顾玖低头一笑,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她掀了厨房的老底,连带着裴氏也丢了好的脸,损失了五个得用的人手。

    裴氏记恨她,太正常了。

    料到裴氏会找借口,夺了她的打理厨房的权利。却没料到裴氏竟然和湖阳郡主联手,利用陈敏来达成目的。

    顾玖疑惑,裴氏向来看不起湖阳郡主,姑嫂二人怎么突然就联手起来对付她。

    她仔细想了想,并没有得罪过湖阳郡主。

    不过湖阳郡主是典型的见财忘义,为了一点钱,牺牲陈敏的健康,是有可能的。

    顾玖抬起头,掷地有声地道:“回禀母妃,儿媳当然有能力打理好厨房。可以,全府上下,除了母妃,唯有儿媳能打理好厨房。”

    好大的口气。

    顾玖不在意别人的目光,继续道:“自儿媳接管厨房,厨房上下井井有条,不仅节省了费用,而且还能保质保量完成每日的饭菜。更别,查抄朱婆子等人,为府中添了上万两的收益。”

    湖阳郡主出言怼顾玖,“大郎媳妇,你口口声声你将厨房打理得井井有条,可是我家敏敏分明是吃了厨房的饭菜才会闹肚子痛。此事你又作何解释?敏敏吃坏肚子,就证明厨房在你的打理下,藏污纳垢,极为不堪。”

    顾玖道:“敏妹妹吃坏肚子,此事颇有蹊跷。所以我已经命人彻查厨房上下,想来这会该有结果了。”

    湖阳郡主朝裴氏看去。

    裴氏当即怒道:“不管有没有蹊跷,总之厨房是在你的打理下出了问题。我看你还是被管厨房,交给别人管吧。”

    顾玖低头一笑,然后问道:“请问母妃,儿媳不够资格管理厨房,那谁够资格?难不成是二弟妹?还是四弟妹?不如将四弟妹请来,问问她愿不愿意接管厨房。”

    落到她手上的权利,岂能让出去。

    顾玖没去和别人争,不代表她将会将到手的东西拱手相让。

    权利犹如山头,你不去占领,别人就会去占领。等别人占领山头后,还会反过来狠狠踩你一脚,将你打入深渊。

    朝廷如此,王府亦如此。

    裴氏嗤笑一声,“琴儿自然愿意接管厨房。”

    顾玖笑了起来,“我认为母妃还是先问问比较好。”

    裴氏狐疑地盯着顾玖,迟疑了一下,“来人,将四夫人请来。”

    顾玖又道:“另外,还请母妃容许我查明敏妹妹吃坏肚子一事。若问题果真出在厨房,我自然会承担责任,绝不推脱。”

    “本王妃就给你一个机会。”

    方嬷嬷带着厨房众多婆子来到春和堂。

    “启禀王妃,郡主,夫人,敏姑娘今日所吃所喝一切,就是由这些人经手。”

    “奴婢做的糕点,绝无问题。糕点不仅敏姑娘吃了,其他几位姑娘都有吃。如今只有敏姑娘闹肚子,可见并不是糕点问题。”

    “奴婢做的银耳羹,同样没有问题。二夫人同三夫人吃了同一锅银耳羹,均无问题……”

    大家七嘴八舌,都自己做的东西没有问题。

    方嬷嬷将陈敏吃过的食物都拿上来。

    “启禀王妃娘娘,这些食物奴婢都已经尝过,目前并无出现腹痛情况。也可以请太医前来检查。由此可见,问题并不是出在厨房。”

    湖阳郡主阴阳怪气地道:“自查当然不会有问题。谁会承认自己做的糕点饭菜有问题?可怜我家敏敏,到王府做客,结果吃坏了肚子,要在床上躺好几天。”

    “郡主放心,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顾玖站起来,朝几个厨娘走去,“这些都是你们今日做的,没有问题?”

    “保证没有问题。陈姑娘为何会吃坏肚子,我们也是一头雾水。”

    顾玖拍拍手,紧接着就有下人将陈敏吃剩下的东西端了进来,一一对应放好。

    她回头,同裴氏,湖阳郡主道:“幸亏敏妹妹吃剩下的东西都还留着。我先让几个厨娘辨认辨认,到底是哪道菜出了问题。”

    几个厨娘按照吩咐,辨认陈敏吃剩下的饭菜和糕点。

    别的都没发现问题,唯有做银耳羹的那位厨娘,闻了又闻,还尝了尝味道。

    她突然道:“这银耳羹甜得过分了。奴婢做的银耳羹,从不放这么多糖。”

    “除了甜得过分,还有别的问题吗?”

    厨娘斟酌了一下,“还有点涩,具体的奴婢也不清楚。”

    湖阳郡主问道:“难不成问题就出在这碗银耳羹?”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