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76章 养男人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夫人,伶人兰湘求见。”

    伶人?兰湘?

    顾玖想了想,才想起这人是谁。

    前段时间,府中新采买一批专门唱曲的伶人,其中一个就叫兰湘。

    “他来做什么?”

    下人道:“他有要紧事情禀报夫人,同代侯府有关。”

    代侯府,顾玫的夫家。

    顾玖斟酌了一下,“叫他进来吧。”

    伶人兰湘被请进书房。他忍着好奇,没敢四下打量,先是对着顾玖躬身一拜,“人拜见大夫人。”

    顾玖面无表情地问道:“吧,你来见我到底有什么事?”

    伶人兰湘心翼翼地抬起头,朝顾玖偷看了一眼。

    他心里头有些雀跃,低眉顺眼地道:“启禀夫人,王爷得知湖阳郡主同外面年轻男子有非同寻常的来往,大为震怒。

    下令将那些人,不分身份贵贱,全都抓起来。其中有一位,正是代侯府的韩五郎。

    人记得夫人的一位同宗姐姐嫁到了代侯府,故此特意来告知夫人。”

    顾玖闻言,眉眼微微一动。

    湖阳郡主在外面乱来的事情,迟早会被曝光。只是没想到,会曝光得这么早。

    更没想到,宁王如此震怒,派人去抓那些人。

    她问伶人兰湘,“此事你怎会知道?”

    “回禀夫人,事发时,人就在碧玺阁偏厅,顺耳听了几句。”

    哦!

    原来如此。

    顾玖深思片刻,提笔写下一张简短的便签,放入信封,交给青梅。

    她声吩咐青梅,“你替我走一趟代侯府,面见玫姐姐。记得一定要亲手将这封信交给玫姐姐,切不可经他人的手转交。”

    青梅领命,问道:“奴婢要等回信吗?”

    顾玖道:“若是玫姐姐有回信,你就带回来。若是没有回信,你就直接回府。”

    “奴婢晓得。”

    青梅拿着信封出门去了。

    伶人兰湘还恭敬的站在原地。

    顾玖上下打量他,问道:“你为何要将这件事告诉本夫人?”

    伶人兰湘含蓄一笑,“人想要结个善缘。”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来人,封二十两银子,酬谢兰湘。”

    兰湘急了,“人不想要银子。”

    他不缺银子花。

    王爷赏赐了他许多贵重物件,他如果是为了钱,也不会来到东院求见顾玖。

    顾玖了然一笑,她不着急,她有的是时间。

    她问道:“你不要钱,那你想要什么?”

    “人了,想同夫人结个善缘。”

    顾玖笑了笑,“这话你认为我会信吗?”

    兰湘咬咬牙,道:“夫人是王府大夫人,王府迟早会交到夫人手中。所以人想要提前结个善缘,为将来打算。”

    顾玖似笑非笑,“不其他,就王爷和王妃,正当壮年,无病无灾,离着公子诏继承王府不知道还有多少年。

    你这个时候找本夫人结善缘,是不是太早了点?

    起来,本夫人根本管不到你头上,你就算要结善缘,也该是找碧玺阁的几位管事,而非本夫人。

    吧,到底有什么目的?要钱?还是要其他的?”

    兰湘有一瞬间的慌乱。

    很快,他又镇定下来。

    他大着胆子抬起头,一张脸清清爽爽,看着就是个普通青年。

    他对顾玖道:“人如果,看大夫人面善,故此想要结交一二,夫人相信吗?”

    顾玖挑眉,“你看我面善?”

    “正是。”

    顾玖冷哼一声,“本夫人不管你有任何想法,我只提醒你,收起你所有的想法。本夫人可以容忍你,但是我家公子,脾气不太好,可是要杀人的。”

    兰湘心头一慌,难道大夫人猜到了他的心思?

    顾玖隐约猜到了一点,却不做深究。

    有些事情,糊涂一点好,深究下去无意义。

    她接着又道:“你肯及时过来传递消息,本夫人得谢谢你。

    作为回报,我再提醒你一句,以后你还是安心在王爷跟前伺候,旁的事情不要过问,更不要多嘴。

    如此,王爷才容得下你。像今日的事情,如果不想被王爷赐死,以后都不要做。”

    伶人兰湘脸色一白,有些后怕,“多谢夫人提醒。人从今以后不会再来东院,人就此告辞。”

    顾玖对黄门白仲使了个眼色。

    白仲站出来,同兰湘道:“咱家送你出去。”

    等人走了,方嬷嬷板着脸,怒道:“这个伶人兰湘是要陷害夫人吗?”

    要是让宁王误以为顾玖买通了他身边的人,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是非。

    兰湘找上东院,一不心,就会被人编排出各种文章。

    兰湘死了便死了,夫人却要受尽非议。

    刚刚打开的局面,转眼前功尽弃。

    当然,这是最坏的结果。

    但是兰湘找上门,让方嬷嬷不得不朝最坏的方向考虑。

    顾玖道:“他应该没有陷害本夫人的想法,只是不清楚这里面的水有多深。”

    王府,不是皇宫,但是许多方面却胜似皇宫。

    父子相疑,不是玩笑,更不是而已。

    一不心,就有可能死人流血。

    方嬷嬷道:“就算他没有陷害夫人的想法,但是他主动找上门来,就有可能牵连到夫人。”

    顾玖安抚方嬷嬷,“嬷嬷不必紧张。如今大家都在为钱发愁,湖阳郡主又闹出这么大的风波,暂时大家都顾不上我这边。而且我让白仲送他回去,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本夫人坦坦荡荡,无事不可对人言。”

    方嬷嬷舒了一口气,“以后再有这样的人找上门,夫人切莫见他们。”

    “我晓得,多谢嬷嬷提醒。”

    ……

    青梅赶到代侯府,经过层层通报,她总算见到了正在养胎的顾玫。

    “奴婢给大少奶奶请安。”

    “快起来。玖妹妹派你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家夫人命奴婢将这个交给大少奶奶过目。”

    顾玫接过信封,拿出里面的便签,看了上面的内容,脸色微变。

    她有些不敢置信,“上面的是真的?我家五郎果然同湖阳郡主纠缠在一起?”

    韩五郎是昏头了吗?竟然和湖阳郡主搞在一起。果然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青梅点头,“此事应该是真的。王爷已经吩咐下去,要将所有人抓起来,韩五郎也不能幸免。”

    “玖妹妹有心了。这事我知道了,你替我谢谢玖妹妹,等我生了,我请她喝孩子的满月酒。”

    青梅躬身告退。

    丫鬟盼春问道:“大少奶奶,这事要怎么处置?”

    顾玫嗤笑一声,“我一个大肚婆,哪里有资格管叔子的事情。你替我去见太太,告诉她五郎和湖阳郡主有来往。旁的一句话都别。”

    “要是太太问起奴婢怎么会知道此事,奴婢要怎么?”

    顾玫笑了笑,“你就你是从大街上听来的。总之,多余的话一句都别。这事不管结果好坏,我这个大肚婆都讨不到好。偏生又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丫鬟盼春领命而去。

    顾玫琢磨了一下,又给韩大郎写了一封信,将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

    她将信封封好,让下人赶紧给韩大郎送去。

    ……

    湖阳郡主被请到碧玺阁。

    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高高兴兴地样子,以为是有好事。

    “王兄,你派人请我过来,是不是有什么事?难道是宫里有消息啦?母妃有没有让我进宫?”

    宁王一张脸阴沉沉的,“母妃没空,你就不要进宫打扰她老人家。”

    湖阳郡主一脸失望,看来宫里的风波还没彻底散掉。

    她又问道:“王兄,你摆着一张脸做什么?谁惹你生气了?”

    宁王的心情很复杂,不知是该叹还是该笑。

    他一母同胞的妹妹,是真傻还是装傻?

    虽然宁王知道,湖阳有时候是真的蠢,但是他还是希望湖阳一直是在装傻,而不是真傻。

    他懒得迂回,干脆开门见山地问道:“湖阳,最近你在忙些什么?”

    湖阳郡主顿时愁眉苦脸,开始诉苦,“我还能忙什么,不就是忙着怎么还钱。户部又来催我,是多少也要还一点。否则只能让少府出面催缴。王兄,你可要帮我啊。”

    湖阳可怜兮兮的样子。

    宁王冷哼一声,“你你在忙着筹钱?”

    湖阳郡主连连点头,特别真诚。

    宁王板着脸,道:“本王怎么听最近你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湖阳郡主一听,大怒,“是谁在胡八道?什么不三不四,这是污蔑,统统都是污蔑。王兄,你告诉我,是谁在胡八道,我非撕烂他的嘴不可。

    是不是嫂嫂在背后我坏话?我就知道嫂嫂看我不顺眼,恨不得将我扫地出门。可是我如今除了投靠王兄,我还能去哪里?驸马没了,陈家也没了?我现在连郡主府都不敢回去,就怕睹物思人,想起驸马。呜呜……”

    湖阳郡主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很是伤心。

    宁王很是不耐:“够了,别一出事情,就哭哭啼啼。王妃在本王面前,没有过你一句坏话,你休要诋毁她。本王问你,你口口声声惦记着陈驸马,为何又要在外面养白脸。此事你给本王清楚”

    “什么白脸?”湖阳郡主一脸懵逼,紧接着嚎啕大哭,“王兄,你到底听了谁的谗言,我非要弄死他不可。什么白脸,什么不三不四,到底是谁心肠这么坏,一再污蔑我。王兄,莫非你连这种话都相信,难不成你是老糊涂了吗?”

    “你给本王闭嘴。”

    宁王一肚子火气,他懒得同湖阳郡主掰扯,直接命令道:“来人,将那些白脸全都提上来,给郡主过目。”

    下人领命而去。

    湖阳郡主眼神慌乱,心头发虚。

    心翼翼地问道:“王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宁王怒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那么本王就成全你。”

    “王兄,你是要将我往死里逼吗?”

    “是你自己在找死,本王这是在救你。”

    湖阳郡主大哭出声,“王兄不待见我,直就是。何必苦苦相逼。”

    宁王大怒,怒斥湖阳,“闭嘴!陈驸马才死了多长时间,他为什么而死,你当朝堂上的人都是傻子吗?

    若非你姓刘,堂堂皇女,你以为你和你的孩子能活下来?

    这个时候你不思反省,不知道韬光养晦,竟然公然在外面养白脸。

    你信不信,改明儿御史弹劾的你的奏章就能塞满父皇的案头。

    此事惊动了父皇,你不死也要脱层皮。

    本王辛苦替你善后,你却指责本王成心逼死你。湖阳,你若是不服本王管教,现在就给本王滚出去。”

    湖阳大哭,“王兄凭什么指责我养白脸?我死了男人,还不许我另外找一个吗?

    王兄惯会夸大其词,用父皇恐吓我。你就是巴不得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做个贤惠女人。

    凭什么你左拥右抱,今天一个女人,明日一个戏子,我堂堂郡主就不能有几个男人?这是何道理?”

    宁王气笑了。

    此时,下人禀报,是将人带来了,都在门外候着。

    宁王厉声道:“将人带进来。”

    七八个年轻男人,从少年到青年,从唇红齿白到一身腱子肉,各款男人应有尽有。

    一半世家子弟,掩面羞愧。

    被王府侍卫抓来,此事传扬出去,丢脸丢大了。

    其他几个平民男子,一脸后怕。怕宁王暴怒,将他们全都砍了。

    宁王指着湖阳郡主,“这就是你养的男人?”

    湖阳郡主张张嘴,没作声。

    四个世家子弟,唯有韩五郎是嫡出,其他三个全都是庶出。

    三位庶出选择同湖阳郡主混在一起,未尝没有投机心理。故此,这三人也挺心虚。

    唯独韩五郎,金尊玉贵的侯府公子,自被宠爱长大,他和湖阳郡主纠缠在一起,还真不是投机。

    他见湖阳郡主无言以对,于是站出来,朗声道:“启禀王爷,草民同郡主你情我愿,并无金钱来往。”

    湖阳郡主瞬间感动坏了,情深款款地看着对方,深情地唤了一声,“五郎!”

    宁王呵呵冷笑,指着韩五郎,“你,代侯府公子,胆子不。”

    韩五郎被宁王气势所慑,低头道:“草民只是了实话。”

    宁王脸色一沉,眼看就要发作。

    湖阳郡主急了,忙站出来替韩五郎话:“王兄,你休要为难五郎。我与五郎并非王兄想的那种关系。”

    宁王恶狠狠地瞪了眼湖阳,“好,本王姑且信你。其他几个人,你和本王清楚,究竟是什么关系?若是不清楚,统统拉下去砍了。”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

    几个大男人齐齐跪在地上求饶命。

    “草民慑于郡主娘娘的身份,故此不得不从。草民其实不愿意的啊。请王爷明鉴。”

    “狗东西。”湖阳郡主大怒,顺手抄起茶杯朝几人身上砸去,“平日里嘴甜得像抹了蜜,这会就想撇干净。本宫告诉你们,做梦。王兄,我承认,这几个狗东西都是我养来平日里做消遣用的,你若是想砍了他们,我不拦着。”

    几个男人大惊失色,“郡主娘娘,看在我等平日里伺候用心的份上,求你救救我们。”

    更有甚者,直接抱住湖阳郡主的腿,“郡主娘娘,你不是最喜欢我吗?求你开恩,饶我一命。从今以后,我定做牛做马报答郡主娘娘。”

    湖阳郡主一脚踢开男人,“滚!统统滚开。你们这些人加起来,都比不上五郎一根手指头。”

    接着,湖阳郡主又深情地对韩五郎表白,“五郎,我到今日才明白,只有你对我才是真心的。过去委屈你了。”

    韩五郎心头惴惴不安,他不会演戏演过了头,让湖阳郡主误会了他的意思吧?

    嘤嘤嘤,他只是想脱身。真没有别的意思。

    湖阳郡主,求你别用那么深情的目光看着本少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