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73章 抄家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母妃,这些贱婢胆大包天,竟然敢贪墨这么多钱。偌大的王府,就是被这些蛀虫给掏空的。儿媳请母妃下令,派人抄了这几人的家,定要让她们将贪墨的钱,全都吐出来。”

    萧琴儿一脸愤怒,就差主动请缨去抄家。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萧琴儿,就知道一提钱,对方就会主动跳出来。

    秦嬷嬷脸色一白。

    她事先真的没想到顾玖竟然会去查账,查朱婆子她们贪墨。

    毕竟这么点时间,顾玖身边的人也不熟悉王府,想查也无从查起。

    王府下人,都是亲戚连着亲戚,谁都不敢乱话。

    然而,她还是低估了顾玖的能力。

    不用去厨房调查,也不用取人证。

    直接调出厨房账本,对比物价,白字黑字,做不得假。

    只要足够细心,账本里面的猫腻,一查一个准。

    毕竟贪墨了那么多钱,总得想办法平账吧。

    不能无中生有,那就加量加价。

    一文钱的鸡蛋,加个价,变成二十文。

    一两的羊肉,加个价,变成五两。

    一百只鸡,改个数字就变成了两百只鸡。

    诸如此类的的手段,但凡上过街,留意过价格的人,一看就知道其中的问题。

    这一招,真是够狠。

    更让秦嬷嬷感到害怕的是,四夫人萧琴儿竟然也跳出来凑热闹,还一个劲怂恿王妃抄家。

    秦嬷嬷还在犹豫,要不要站出来话,裴氏已经拿定了主意。

    如果只贪墨几百两,上千两,裴氏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是粗略一算,这几年,少贪墨了上万两,甚至是三四万两,裴氏什么也不能忍。

    她当即下令,“文忠。”

    “老奴在。”

    文忠是裴氏身边的内侍。

    裴氏厉声道:“即刻带上侍卫,前往这几家,里里外外给本王妃抄干净,一个子都不准留给这帮蛀虫。所有物件登记造册。事后,本王妃拿出两成,奖赏你们。”

    文忠躬身领命,“老奴遵命,定不负娘娘所托。”

    完,文忠朝站在裴氏身后的秦嬷嬷看去,嘴角微翘。

    秦嬷嬷心头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急忙道:“娘娘,要不奴婢同文公公一起过去盯着?”

    裴氏扫了她一眼,“不用。你就留在本王妃身边。”

    秦嬷嬷着急,这可如何是好。

    王府家令史大人急匆匆来到春和堂,“下官参见王妃娘娘。”

    裴氏直接将账本甩在他脸上,“家令,你告诉本王妃,这些账本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本王妃,你没看出这里面的猫腻?

    厨房这帮蛀虫,短短几年时间就贪墨了上万两银子。你身为家令大人,理应起到监管职责。

    可是你做了什么?你却假装没看见?难不成厨房贪墨的那些银钱,也有你的一份?”

    王府家令翻开账本,上面一条条的标注,清晰明了。

    他一看,就知道是大夫人顾玖的手笔。

    也只有大夫人有个能耐,短短一两天时间,就能将数十本账本全都查一遍。

    他合上账本,躬身道:“下官监管不利,请娘娘责罚。”

    “本王妃当然要责罚你。不过你先将事情清楚,这么严重的贪墨,为何你视而不见?为何本王妃从未听你提起此事?”

    裴氏真的是怒了。

    竟然敢贪墨她的钱,还是上万两,找死。

    沈侧妃突然出声,劝道:“娘娘息怒。或许家令大人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闭嘴!”裴氏厉声呵斥沈侧妃。

    沈侧妃闹了个没脸,实在是丢人。

    罗侧妃偷偷发笑,嘲笑沈侧妃不合时宜。

    裴氏指着家令大人,“今日你必须将事情清楚,否则本王妃禀明王爷,将你交给少府狱丞,由少府狱丞审问你。”

    王府家令叹了一声。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实话。

    “启禀娘娘,并非下官监管不力。下官曾数次禀报厨房贪墨一事,结果全让娘娘身边的人挡了回去。她们还娘娘已经知道此事,娘娘心中有数。下官心想,或许娘娘没动厨房,是另有深意。故此,下官权当做不知道此事。”

    裴氏这下子被打脸了。

    她明显愣了下,“你你数次禀报厨房贪墨,为何本王妃全然不知。”

    完,她朝身边数个心腹丫鬟看去。

    几个丫鬟全都心虚的低下头。

    “!到底是谁将家令大人挡了回去?又是谁家传本王妃的命令?”

    裴氏出离了愤怒。

    好啊!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查来查去,原来事情的源头就在自己身边。

    难怪顾玖动厨房,下面的人一个个都跳出来替厨房的人开脱。

    若非顾玖查了账本,查出厨房贪墨证据,朱婆子那帮人,还真就被她们给救了下来。

    呵呵!

    裴氏冷冷一笑。

    然而无人话。

    裴氏脸色扭曲,厉声问道:“家令大人,你直接告诉本王妃,本王妃身边的这些下人,谁替你的传的话?谁假传本王妃的命令?”

    王府家令躬身道:“启禀娘娘,下官同娘娘身边四个大丫鬟,外加秦嬷嬷都有接触过。不过每一次,都被她们挡了回去。

    原本下官想禀报王爷,不过秦嬷嬷,此事娘娘已经有了主张,叮嘱下官不要拿内务去打扰王爷。

    下官糊涂,信了嬷嬷的话,就将此事压了下来。”

    “你胡!”秦嬷嬷急了,跳出来指着王府家令,“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是不是大夫人让你这么的?大夫人,你位高权重,你就不要和奴婢一般见识。”

    秦嬷嬷跪在地上,哭哭啼啼,委屈得不行。

    顾玖面无表情,“嬷嬷,家令大人指认你,你却来攀咬本夫人,是何道理?还是在你眼里,公子不在,本夫人好欺负吗?”

    “奴婢没有。大夫人,你可不能冤枉奴婢啊。”

    顾玖嗤笑一声,“有没有冤枉你,一会文公公抄家回来,一切都会真相大白。还是嬷嬷已经等不到那个时,因为你知道文公公一定会抄出对你不利的东西,是吗?”

    “不,不是的。”

    “那你就将事情清楚。家令大人要面见王妃娘娘,为何你要挡回去,还敢假传王妃命令?你不怕死吗?”

    一个死字,让秦嬷嬷心神大震。

    她心翼翼地朝裴氏看去。

    裴氏脸色铁青,“你还有什么话?

    秦嬷嬷哭道:“王妃明鉴,奴婢真的是被冤枉的啊!”

    王府家令道:“下官最后一次提出面见娘娘,想要提一提厨房贪墨的事情,是在去年大公子大婚的第二天。就在春和堂外院。当时是秦嬷嬷将下官挡了回来。此事有陈良媛和许才人作证。娘娘可以派人彻查此事。”

    时间,地点,人证都有了。

    这下子秦嬷嬷要如何反驳。

    秦嬷嬷脸色煞白,“娘娘,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请娘娘再给奴婢一次机会。”

    “住口!”

    裴氏很失望,很愤怒,“枉费本王妃如此看重你,事事都倚重你,平日里待你也不薄。结果,你竟然伙同这几个丫鬟一起欺瞒本王妃。真当本王妃是死人,可以任由你们拿捏吗?”

    四个大丫鬟齐齐跪在地上,磕头请罪。

    裴氏怒道:“本王妃这几年修身养性,有什么事情都交代你们处理。本王妃信任你们,事后通常不会仔细过问。

    结果你们却仗着本王妃的信任胡作非为,纵容贪墨。这还只是查出来的事情,没查出来的,你们私下里犯的事,不知道还有多少。

    本王妃真是瞎了眼,竟然会重用你们几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来人,将她们拖出去,交给常恩处理。”

    常恩是宁王身边的内侍,过去曾在宫里行刑司当差。

    凡是落到常恩手里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完整活着的。不死也是残废。

    总之下场很惨。

    几个丫鬟,还有秦嬷嬷一听要被送到常恩手里,全都怕了。

    几个人频频磕头,头皮都磕破了。

    “娘娘饶命啊,饶命啊!”

    “奴婢再也不敢了,求娘娘饶过一回。”

    “奴婢揭发检举,求娘娘饶命。”

    “奴婢也揭发,沈侧妃和罗侧妃和厨房几个婆子都有牵连。朱婆子她们贪墨的钱,其中有不少都进了两位侧妃的荷包。”

    “我打死你这个贱婢。”

    沈侧妃同罗侧妃齐齐跳起来,朝检举揭发的丫鬟打去。

    下手极为狠毒,大有要一巴掌抽死对方的架势。

    “放肆!当真本王妃的面就敢动手,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本王妃。来人,将沈侧妃,罗侧妃看管起来。另外将王爷请来。”

    沈侧妃怒道:“娘娘就凭一个丫鬟不知真假的话,就命人将我们两人看管起来,我不服。我与罗侧妃,也是有玉蝶金册在手,有品级的人,绝不接受这样的处置。”

    罗侧妃连连点头,“还请娘娘收回成命。这个丫鬟急于脱身,故意攀扯我等,绝不能轻饶。”

    “奴婢没有谎,此事千真万确。若是奴婢有一句虚言,出门必被天打雷劈。”

    名叫蜜桔的丫鬟赌咒发誓,神情坚毅。看来是打定主意,要走检举揭发脱身的路。

    其他几个丫鬟,还有些迟疑,没有行动。

    沈侧妃怒斥,“贱婢,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胡乱攀咬。知不知道胡乱构陷,是要杖毙的。”

    丫鬟蜜桔神情坚定地道:“奴婢没有构陷,奴婢句句属实。”

    欧阳芙突然从位置上站起来,走到蜜桔身边。

    “蜜桔,我知道你,你哥哥在庄子上当差,嫂嫂在厨房做事。侄儿跟着管事学本事。你就算不为自己想想,也该为家人想想。你知不知道,污蔑主子不仅你要承担后果,还会牵连到你的家人。”

    好一招威逼利诱。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欧阳芙,为了沈侧妃这位婆母,欧阳芙真的是拼了。

    欧阳芙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她不能让蜜桔继续攀咬下去。

    她的这番话,不仅是在警告蜜桔,也是在警告其他人。都管好嘴巴,还能活命。要是谁敢乱,不仅自己会被杖毙,家里人也都会被牵连。

    这番威胁奏效了。

    原本还在迟疑的几个丫鬟,全都打了退堂鼓,只是请罪,并不敢攀咬其他人。

    唯有蜜桔,站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

    她脸色煞白,一副受到惊吓的模样。

    萧琴儿哼了一声,“二嫂,当着母妃的面,你竟然敢威胁人,你是何居心?”

    得!

    裴氏同两位侧妃还没斗完,萧琴儿同欧阳芙这对妯娌又斗了起来。

    欧阳芙回头看着萧琴儿,“四弟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我只是好意提醒蜜桔,叫她话慎重点。不要张口胡八道,那样会很危险。”

    萧琴儿呵呵一笑,“母妃,将蜜桔这丫鬟带下去,让人自己审一审,是真是假一目了然。不管是谁,只要贪墨了银钱,统统都要吐出来。”

    欧阳芙轻声一笑,“四弟妹,我记得上个月针线房报损,是有一批绸缎被虫蛀。对了,那些报损的绸缎,都是怎么处理的?今日当着母妃的面,四弟妹不妨教教我们。”

    萧琴儿脸色微变,冲欧阳芙咬牙切齿。

    欧阳芙轻蔑一笑,和她斗,萧琴儿还嫩了点。

    顾玖似笑非笑,看着这一幕。

    她就知道这两人斗起来,萧琴儿肯定要吃亏。

    萧琴儿太过急躁,对钱看得太重。单就这两点,她就输了欧阳芙一筹。

    加上她做事不够缜密,贪墨手段太过粗暴,难怪会被欧阳芙抓住把柄。

    萧琴儿输得不怨。

    吃了教训,萧琴儿不敢再肆意开口话。

    然而心里头,却狠狠记了一笔。

    裴氏一直冷漠地看着这一幕幕闹剧,萧琴儿贪墨一事,她一清二楚。为了刘议着想,裴氏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没想到萧琴儿做事太不谨慎,竟然被欧阳芙抓住了把柄,当众掀了她的老底。

    裴氏很失望。

    萧琴儿太不长进。

    裴氏怒道:“本王妃有允许你们话吗?”

    她这话的时候,目光扫向欧阳芙,显然是在敲打对方。

    欧阳芙回到位置上,低眉顺眼的样子,一改之前的咄咄逼人。

    萧琴儿冷哼一声: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裴氏继续道:“厨房贪墨一事,本王妃一定会彻查到底。无论是谁,只要牵连其中,绝不轻饶。”

    这个时候,去请宁王的下人回来了。

    “启禀王妃娘娘,王爷他就不过来了。他让的转告娘娘,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犯事的下人该打该杀,抄家什么的,全凭娘娘做主。另外,王爷还,改天他要请沈大人,罗大人喝酒。”

    沈侧妃和罗侧妃闻言,两人喜笑颜开。

    低着头,心里头偷着乐。

    沈家和罗家都是有背景,有底蕴的官宦人家。

    沈侧妃同罗侧妃的父兄,也都是朝廷命官。

    也就,沈家同罗家,都是宁王的助力。

    所以,宁王才对沈侧妃,罗侧妃贪墨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是给两位侧妃的零花钱。

    裴氏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然而,她依旧气了个倒仰。

    真是岂有此理。

    裴氏直接下令,“从今以后,沈氏,罗氏,你们二人不再管事,将手中的对牌钥匙全都交出来。”

    罗侧妃不服,声辩解了两句。

    啪!

    裴氏拍着桌子,指着罗侧妃,怒斥一句,“本王妃一天没死,这个王府就是本王妃了算。你若是不服,那就滚出去。”

    罗侧妃十分难堪,捂着脸,哭着跑出去。

    裴氏冷哼一声,“还有谁不服本王妃的安排?”

    无人作声。

    裴氏气顺了点。

    她想了想,还是不能将蜜桔秦嬷嬷几人交给常恩处理。

    万一几个丫鬟受不住刑,有的没的全都吐露出来,传到王爷的耳朵里,那就麻烦了。

    裴氏做了决定,等文忠回来后,她将几个丫鬟还有秦嬷嬷全都交给文忠处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