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72章 刁奴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厨房管事找顾玖诉苦。

    “夫人,厨房事情本就多,一旦裁撤人手,更是忙不过来。还请夫人收回成命。”

    顾玖看着朱婆子,“裁撤人手,是王爷和王妃定下来的事情,无从更改。你若是不满,就去和王妃。”

    朱婆子心头腹诽,奴婢要是能直接和王妃对话,又何必来见你。

    她试着道:“厨房每天那么多事情,从早忙到晚,青竹,翠两位姑娘亲眼所见,奴婢绝对没有丝毫欺瞒。一下子裁撤一成人手,那厨房更是忙不过来。过段时间,不定又得重新安排人到厨房忙活。与其用生手,还不如用熟手。”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朱婆子,“厨房事情多,忙,这事不假。不过再忙也没有忙到裁撤几个人,就忙不过来的地步。

    每个院落都被裁撤了三成用度。我听四公子过去每顿都是八菜两汤,如今四夫人做主,每餐改成了四菜两汤。

    各个院落每天吃的饭菜少了,按理你们厨房要比过去清闲不少。别裁撤一成的人,就算一次裁撤两成的人,照样忙得过来。”

    朱婆子一张脸像是猪肝色,“大夫人果然什么都清楚。只是,这裁撤的人,能不能由奴婢来定?”

    顾玖盯着对方,轻声一笑,“让你决定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你是厨房管事,厨房里里外外你最熟悉。不过,你还是先将名单给本夫人过目。”

    朱婆子心头一喜,直接报上几个碍眼的下人名单。

    顾玖一听名字,了然一笑。

    不出所料,所有人都在借此机会铲除异己。

    她直接道:“你拟定的名单不好,这几个人据我所知,一直勤恳做事。除了嘴巴比较碎一点,喜欢告你的状,并无其他毛病。”

    朱婆子这就尴尬了,不过她还在强辩,“夫人,奴婢真的没有私心。奴婢一心一意想要搞好厨房,可是这几个人总是与奴婢作对,以至于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夫人要整顿厨房,这几人不裁撤掉,绝无可能。”

    顾玖冷哼一声,脸色一冷,“你是在威胁本夫人吗?”

    “奴婢不敢。”

    朱婆子嘴上着不敢,心里头可不是这么想的。

    她偷偷撇嘴,什么大夫人,毫无权势,还真当自己能做主吗?

    顾玖嘲讽一笑,“如果本夫人非要留下这几个人,你要如何?”

    朱婆子道:“那奴婢实在是无能为力,厨房上下恐怕也无心做事。”

    顾玖挑眉一笑,“如此来,你的能力实在是不堪,区区一个厨房都管不好,你有什么资格做厨房管事。本夫人不如直接将你裁撤掉,换有能力的人帮本夫人打理厨房。”

    朱婆子脸色一变,“奴婢是府中的老人,一直在厨房当差。全府上下,就没有比奴婢更了解厨房的人。”

    “哪又如何?厨房是做饭菜的地方,不是比拼资历的地方。你既然管不好厨房,那你就回家养老去吧。”

    顾玖面容严肃,绝不留情。

    朱婆子却道:“夫人不能裁撤掉奴婢。奴婢的闺女嫁给了秦嬷嬷的侄儿,奴婢去见秦嬷嬷,去见王妃。”

    “刁奴!”方嬷嬷厉声呵斥。

    顾玖摆手,示意方嬷嬷不必着急。

    她看着朱婆子,“你认为你很重要,重要到王妃会为了你呵斥本夫人吗?谁给你的脸?

    本夫人堂堂王府嫡长媳,裁撤一个下人,就不信谁敢打本夫人的脸。

    你若是不信,你就去试试看,看看本夫人能不能收拾你。

    来人,将她给我拖下去,狠狠查,查她的贪墨,查她如何中饱私囊。务必将此事办扎实,无人敢翻案。”

    黄门容信和黄卓躬身领命,拖着朱婆子下去。

    朱婆子总算知道怕了。

    她一把甩开两个黄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夫人,奴婢知错了,奴婢真的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以后凡事都听夫人的。夫人叫奴婢往东,奴婢绝不往西。求夫人再给奴婢一次机会。”

    顾玖嗤笑一声,“能管好厨房吗?”

    “能能能!奴婢一定能够管好厨房。”

    顾玖哼了一声,“可惜迟了。之前本夫人给你脸你不要,那么现在就休怪本夫人翻脸无情。拖下去。”

    这一回,容信和黄卓没给朱婆子机会,一直拖着她出去。

    朱婆子大叫,“夫人饶命啊!奴婢不服,奴婢要禀报王妃,夫人挟私报复。”

    “慢着!”

    方嬷嬷出声叫住两个黄门。

    朱婆子一脸惊喜,还以为柳暗花明。

    方嬷嬷走上前,抬手,啪啪啪,直接将朱婆子的脸给扇肿了。

    接着又道:“堵上她的嘴巴。再敢胡八道,割了她的舌头。”

    朱婆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

    顾玖低头一笑,方嬷嬷从宫里出来,才是真正的狠人。

    黄卓拿了一只臭袜子,直接塞在朱婆子的嘴巴里。

    朱婆子差一点被熏翻。

    接着她就被拖走了。

    处理了朱婆子,接下来顾玖想要整顿厨房,那就容易多了。

    她重新安排人管理厨房,又提拔了几个敢于任事的人。

    最后才将裁撤名单递上去。名单上面第一个名字就是朱婆子。

    王妃裴氏见了名单,不置可否。

    秦嬷嬷收了朱婆子闺女的好处,自然要替朱婆子话。

    她寻了机会,同裴氏道,“娘娘,大夫人整治厨房,这手段也忒狠了些。莫非她是想树立权威,取她人而代之。毕竟她是嫡长媳,理应管家。”

    裴氏不乐意听这话,“什么叫做理应管家?本王妃还没死。别忘了,这是宁王府,本王妃才是王府的女主人。”

    秦嬷嬷故作惶恐,“娘娘的话,奴婢片刻不敢忘。可是大夫人未必会这么想。就这次整顿厨房,娘娘特意将差事安排给她,就是希望她能好好表现一番。

    结果她却和娘娘对着干,专门裁撤娘娘的人。她这么做,太狂妄了。等于是打脸啊!”

    裴氏皱眉,再看了眼名单,果然都是些熟悉的名字。

    要这些人是她的人,算不上。可要这些人不是她的人,也不对。

    裴氏管着王府,手中资源银钱众多,根本不指望厨房那点油水。

    故此,安排在厨房的人,都不是她的亲信。

    就是看着顺眼,瞧着还算伶俐,才同意将朱婆子等人安排在管事的位置上。

    不过秦嬷嬷的也有道理。

    顾玖一出手,就剪除了自己安排的人,分明就是阳奉阴违,同她对着干。

    她将名单甩给秦嬷嬷,“告诉大夫人,叫她另外拟定一份名单。别一天到晚盯着那点蝇头利。”

    秦嬷嬷一听,大喜过望。

    这件事情,好歹是给办成了。

    “奴婢这就派人去东院。’

    ……

    东院。

    青梅几个丫鬟,义愤填膺。

    翠哼了一声,“定是那个秦嬷嬷从中捣鬼。朱婆子的闺女,是秦嬷嬷的侄儿媳妇,一定是秦嬷嬷在王妃面前进了谗言,王妃才会否掉夫人拟定的名单。”

    青梅道:“能有什么办法。秦嬷嬷是王妃娘娘身边最得用的嬷嬷,她一句话,比夫人十句话都顶用。”

    方嬷嬷同顾玖商量,“夫人,要不要重新拟定一份名单?”

    顾玖摇头,“不用。朱婆子必须裁撤掉,这件事不容更改。要是让朱婆子翻了身,从今往后厨房上下,无人会听本夫人调遣。”

    “秦嬷嬷要保朱婆子,王妃娘娘又站在秦嬷嬷那边,此事该怎么办?”

    顾玖轻声一笑,“秦嬷嬷还真以为她几句话,就能否掉本夫人的决定,让朱婆子翻身。那么本夫人就让她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靠进谗言就能改变的。去将黄卓他们叫来。”

    方嬷嬷眼前一亮,“夫人是打算?”

    顾玖笑了起来,“王爷和王妃反复强调要节俭用度,本夫人按照他们的办,抓蛀虫,裁剪厨房用度。有了成果后,自然要禀报王爷和王妃。”

    方嬷嬷笑了起来,“夫人的对。”

    黄卓几个人,彻查朱婆子。

    短短时间,已经拿到了铁证。

    顾玖检查了各项证据,满意地点点头。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顾玖带着各类资料,来到春和堂。

    二夫人欧阳芙一脸关心地问道:“听大嫂已经开始动手裁撤厨房,事情还顺利吗?”

    “多谢二弟妹关心,一切还算顺利。”

    萧琴儿闻言,发出一声嘲笑,“大嫂真会睁眼瞎话。我怎么听,母妃已经否了你的名单,叫你重新拟定一份名单交上去。”

    顾玖轻声一笑,回头看着萧琴儿,“有这事吗?我怎么不清楚?四弟妹的消息果然灵通。”

    萧琴儿不满,“装什么傻。这事早就传遍了全府,还妄想否认。哼,死要面子活受罪。”

    顾玖笑道:“我的事情不劳四弟妹操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事情吧。”

    人都到齐了,裴氏也到了大厅。

    众人上前行礼,之后分别坐下。

    裴氏开门见山,“这么多天过去,交代你们的事情都办好了吗?”

    “娘娘放心,已经照着你的吩咐办好了。”

    大家交上各自拟定的名单,裴氏扫了几眼,道:“这些名单,本王妃会一一审核,确保没有人以权谋私。”

    完,她眼睛朝顾玖一扫,“大郎媳妇,厨房裁撤人员名单在哪里?”

    顾玖从青梅手中接过名单,交了上去。

    裴氏一看,脸色一垮,“你是怎么回事?本王妃不是派人告诉你,这份名单没通过,叫你重新拟定一份。你竟然又交上来一份一模一样的,像话吗?”

    顾玖不急不慢,语气沉稳地道:“母妃容禀,昨日儿媳深刻反省了自己,这份名单到底哪里有问题,是不是有人被冤枉?

    后来儿媳查了一下厨房近五年的账本,找到了问题的症结。

    名单上这几个人,都罪该万死,决不能让她们继续留在王府做蛀虫,贪墨王府的银钱。

    母妃请看,这是儿媳整理出来的一份账单。相信母妃看了这份账单,也会支持儿媳的决定。”

    账单交到裴氏手中。

    裴氏一页页翻阅,表情越来越凝重。

    秦嬷嬷伸长了脖子,偷看了几眼,心头紧跟着一跳。

    大夫人好狠毒啊,为了裁掉朱婆子,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她朝顾玖看去,眼神阴沉沉的。

    顾玖冲她笑了笑,仿佛是在: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愿赌服输,谁也别怨谁。

    秦嬷嬷握紧拳头,这个时候,她不敢妄言,怕被王妃迁怒。

    只盼着王妃娘娘能够识破顾玖的奸计,千万不要上当。

    裴氏看完了账单,脸色阴沉地问道:“这些都是真的?”

    顾玖肯定地道:“千真万确。”

    “证据呢?本王妃不能单凭你做的一份账单,就断定那些人都是蛀虫。”

    “证据有。”

    完,顾玖拍拍手,下人抬着五年来厨房所有账本进来。

    顾玖指着那些账本,道:“启禀母妃,凡是有问题的账目,儿媳都已经圈出来,并且做了标注。

    并且儿媳还对比了五年来京城的物价,得出结论,光是这五年,厨房这几个人至少贪墨了上万两银钱。

    往上推几年,不知道还有多少银钱被她们贪墨了去。

    就比如四公子最爱吃的鸡舌,据每次都要杀一百只鸡,才能做成一道鸡舌宴。成本核算下来,大约是三十两。

    但是账本上记录的是五十两,并且一年比一年高。到了今年,四公子吃一回鸡舌宴,价格已经涨到了八十两。

    其实所有成本加起来,依旧只需要三十两。多出的五十两,自然是被贪墨掉了。”

    “好啊!”萧琴儿一听这事,气的半死,“敢情我们院子里的用度,都被这帮蛀虫给贪墨了。母妃,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裴氏瞪了眼萧琴儿,一点城府都没有,为了区区几十两就跳出来,眼皮子有这么浅吗?

    沈侧妃偷偷一笑,萧琴儿这是钻到钱眼里去了吧。她这一跳出来,岂不是帮了顾玖大忙。

    还要和顾玖打擂台,就她这城府,还不是被顾玖牵着走。

    顾玖拿四公子最爱吃的鸡舌举例,分明是存心算计萧琴儿。

    偏偏萧琴儿还主动往坑里跳,真是蠢不自知。

    萧琴儿也是没办法。

    她钻到钱眼里也好,她目光短浅也好,难道她真不知道跳坑了吗?难道她不知道跳出来,等于是帮了顾玖一把吗?

    其实她都知道。

    实在是人穷志短。

    她嫁妆多,可是架不住刘议开销大。

    刘议名下没什么产业,全靠府中的月例,还有办差银子。

    刘议王府公子,这点银子哪里够花。

    时不时就得找萧琴儿拿银子。

    萧琴儿的嫁妆银子也是有限的,没办法敞开了供应刘议那些乱七八糟的开销。

    没办法,只能想办法挣钱。

    加上一下子被裁剪了三成用度,这些天萧琴儿为钱发愁,都快愁死了。

    猛地一听厨房竟然敢贪墨他们院子的用度,气得她恨不得打杀了厨房的人。

    老娘辛辛苦苦攒钱,自己都舍不得花,结果竟然便宜了那起子贱人。

    这会,萧琴儿也不管立场,不管她和顾玖有什么矛盾,只想着叫厨房婆子将贪墨的钱全部吐出来,才能消她心头之恨。

    裴氏随手捡了一本账本,翻阅起来。

    果然如顾玖所,账本上面都用红笔做了标注,一目了然。

    账本上的价格,同实际价格一对比,其中差价一目了然。

    一页页翻过去,一本账本翻完,粗粗一算,少贪墨了三四千两。

    这才是一本账本。

    五年下来,一共十本账本。

    裴氏都不敢细算这里面的账。

    啪!

    裴氏将账本丢在桌上,“去,将家令大人叫来。我要问问他,他是怎么管家?这么多蛀虫,这么多贪墨,他事先就没发现?”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