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8章 命大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大事不好了!”

    下人慌慌张张,跑到海西伯夫人跟前。

    海西伯夫人怒斥,“慌慌张张,像什么话。”

    此刻,海西伯夫人正身处渭水河畔高台大厅一侧,为亲闺女寻觅佳婿。

    和她一个想法的人不少。大家都聚集在大厅内,留意着隔壁动静。

    隔壁的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正玩着这曲水流觞。

    海西伯夫人已经看中了好几个少年郎,品貌出众,才学出众,更重要的是家世也很好。

    当着这么多夫人太太的面,下人完全没有平日里训练有素的样子,反而慌乱不堪,实在是丢脸。

    下人有些不安,不过还是急着道:“启禀夫人,二少爷跌下山崖,生死不知。”

    “你什么?”

    海西伯夫人猛地站起来,脸色煞白,“人在哪里?”

    “在,在庄子后山。”

    “怎么跑到庄子上去了?”

    “二少爷要吃野兔,于是吩咐下人驾车去了庄子。”

    海西伯夫人急忙同众位夫人太太告辞,带着下人急匆匆赶往庄子。

    侯府大夫人魏氏,顺耳听了几句,她悄声问身边的婆子,“出事的人是不是顾玥的夫君?”

    婆子答道:“海西伯府二少爷,正是顾玥的夫君。”

    大夫人魏氏道:“既然事关隔壁府上三姑爷的安危,你赶紧派两个厮过去看看,一有情况立即禀报。另外,派人通知隔壁府邸。”

    婆子急忙领命,接着又迟疑地道:“隔壁府邸的大太太和二太太今日都没来。”

    大夫人魏氏蹙眉,问道:“谁来了?”

    “大少奶奶张氏来了,几位姑娘也到了,还有几位少爷。另外许三奶奶,诏夫人也来了。”

    许三奶奶就是顾珍,诏夫人自然就是顾玖。

    大夫人魏氏当即吩咐道:“通知张氏。另外,通知一声诏夫人。对了,顾玥人在哪里?”

    婆子道:“听跟着赵二郎一起去了庄子。”

    大夫人魏氏想了想,挥挥手,示意婆子照着她的吩咐做事。

    顾玖正和张氏,顾珍,顾玫几人一起野炊。

    高台上的饮宴,她们就不去凑热闹。

    那都是给未婚男女准备的机会。

    韩大郎不放心顾玫,跑过来凑热闹。

    顾班就指使韩大郎忙前忙后,做表现。结果把顾玫心疼坏了,吩咐厮去给韩大郎解围。

    众人大笑出声。

    顾玫先是不好意思,接着理直气壮地道:“他是孩子的爹爹,我自然得心疼他。”

    “没不让你心疼。”

    顾玫捏捏顾玖的脸颊,“下次叫上公子诏,我倒是要看看,你会不会心疼。”

    顾玖笑道:“他要是来了,估计你们没胆子使唤他做事。”

    这话倒是没错。

    顾珽哼哼两声,“我就敢指使他做事。”

    哈哈……

    众人大笑。

    顾珽可是公子诏的大舅哥,倒是要看看顾珽使唤他,能不能使唤得动。

    顾玖笑了笑,开玩笑道:“哥哥,话别那么满。别到时候,反过来是公子指使你做事。”

    顾珽哼了一声,“他没那本事。”

    “顾珽,你怎么不去高台饮宴?”顾玫好奇地问道。

    顾珽摇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群酸儒,我不去。除非比试刀剑,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大家纷纷偷笑,也不拆穿顾珽。

    顾珽不爱读书,高台上那帮人都在玩词令,那是顾珽的短板。与其在人前出丑,不如和姐妹们在一起。

    “咦,杜嬷嬷怎么来了?”

    顾玫有些奇怪。

    杜嬷嬷是大夫人魏氏身边的得用嬷嬷,她过来,肯定是有事。

    “奴婢参见诏夫人,各位姑奶奶。刚得到消息,海西伯府的赵姑爷从山崖上跌下来,生死不知。”

    “啊?怎会如此?从哪里跌下来的?”顾珍捂着嘴,大叫一声。

    杜嬷嬷道:“听是在庄子那边出的事情。海西伯府在附近有一座庄子。”

    顾玖忙问道:“顾玥也在庄子吗?”

    杜嬷嬷点头,“是的,三姑奶奶陪着赵姑爷一起去了庄子。”

    顾玖道:“赵二郎若是平安无事还好,若是有个万一……大嫂,我们走一趟海西伯府的庄子,你看如何?”

    张氏点头,“不知道就罢了。既然知道,的确该过去看看情况。”

    顾玖又叫上顾珽,还有顾班。

    有爷们陪在身边,底气更足。

    顾珍也想跟着去看看。

    顾玖拦住她,“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现在那边是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万一不心被人冲撞了肚子的孩子,该如何是好。”

    顾玫拉着顾珍,“珍妹妹,你就留在这里,我们作伴。”

    顾珍只好留下。

    顾玖他们坐上马车,急匆匆朝海西伯府的庄子赶去。

    刚下马车,就听见里面传来阵阵骂声,哭声。

    她和张氏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赶紧进去。

    庄子上的下人全都乱了,都没人拦住他们问询身份。

    院子里,门板上,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顾玥趴在门板上,呜呜咽咽,哭得极为伤心。

    “夫君?夫君,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海西伯夫人怒问:“到底怎么回事?二少爷跟着你们出去,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厮,庄头,庄丁,猎户,一溜的人,齐齐跪在地上。

    厮声道:“地面湿滑,二少爷没有踩稳,就,就跌了下去。”

    海西伯夫人怒斥,“最近十来天都没下雨,何来的地面湿滑?”

    厮连连磕头,“的没有谎,地面的确湿滑。庄头可以作证。”

    庄头忙道:“山中露水重,而且二少爷跌下去的地方,附近就有一个水潭。地面难免湿滑。”

    海西伯夫人脸色铁青,“这回二郎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夫人叫你们陪葬。”

    一溜的下人,全都变了脸色,惶惶然。

    海西伯夫人厉声问道:“大夫呢,大夫怎么还没来?”

    “启禀夫人,这里离京城有些距离。等大夫过来,奴婢担心二少爷的伤势恐怕……不如先将二少爷送回京城,时间上会更快。”

    “那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将二少爷抬上马车,启程回京。”

    下人们七手八脚,抬着门板,将赵二郎安顿在马车上。

    赵二郎血肉模糊,昏迷不醒,看样子伤势很严重。能不能救回来,现在可不准。

    “夫君……”

    顾玥跪在地上,一声凄厉的喊叫。

    “闭嘴!口口声声会尽心照顾二郎,你就是这么照顾的吗?”

    海西伯夫人抬起手,就要朝顾玥的脸上挥去。

    “住手!”顾玖一声厉喝,“当着我们顾家人的面,夫人毫无顾忌的打三妹妹耳光,真当顾家无人吗?”

    顾玥一脸茫然,一副十足十受气媳妇的模样。似乎不懂反抗,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仿佛她的神魂,都随着赵二郎死去了。

    海西伯夫人的手停顿在半空中,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她瞪了眼顾玥,然而顾玥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始终处于茫然无措的状态。

    海西伯夫人回头看着顾玖,“原来是诏夫人,幸会。”

    顾玖似笑非笑地看着海西伯夫人,“夫人脾气挺大的。”

    海西伯夫人收回手,“犬子受伤,心急了点。”

    “我能理解夫人的心情。不过还请夫人对三妹妹客气些,她可是你们伯爵府明媒正娶的二少奶奶。她有娘家,娘家也有人。”

    顾玖要替顾玥出头,是为了顾家的面子。

    真要让海西伯夫人当真他们的面,一巴掌打在顾玥的脸上,也就等于是那一巴掌狠狠扇在了顾家人的脸上,打得啪啪作响。

    故此,顾家人必须站出来。

    顾玖使了个眼色。

    青梅和翠上前,将顾玥扶起来。

    顾玥这才回过神来。

    她无声落泪,绝望恐惧地望着海西伯夫人,“婆母,儿媳劝了夫君。可是夫君不听儿媳的,执意要去山上。早知道,儿媳什么也要拦着他。你打我吧,都是我的错,是我没照顾好夫君……”

    顾玥越越伤心,越越难过。

    眼泪就像是线珠子一样,一串串地落下来。

    海西伯夫人怒气冲天,“若是二郎有个万一,你,你……回去我再找你算账。”

    接着,她又冲顾玖道:“诏夫人,本夫人要送二郎回京治疗,恕不奉陪。”

    顾玖颔首,“夫人快去。二郎的伤势耽误不得,得赶紧治疗。”

    海西伯夫人暗自冷哼一声,坐上马车,带着赵二郎,急匆匆往京城赶去。

    跪在地上的那一溜下人,全都被关了起来,等候发落。

    顾玥站在原地,茫然失神。

    顾玖总怀疑顾玥憋着坏水。可是瞧她现在这副样子,真的是情真意切。

    难道,顾玥对赵二郎果真放不下?

    这也是有可能的。

    想当初,顾玥可是要死要活,非要嫁给赵二郎。

    可见她心里头,爱赵二郎是爱得极深的。

    顾玖上前一步,关心地问道:“三妹妹,你还好吧?”

    顾玥缓缓摇头,“二郎会不会有事?早知道,我就该拦着她。”

    “先回京城吧。”顾玖替顾玥叹了一声。

    葡萄扶着顾玥,脸色煞白,浑身抖动,显然怕死了。

    青梅还安抚葡萄,让她别怕。要是出了事,赶紧派人回顾府禀报一声。

    葡萄点头。

    青梅却不知,葡萄是在害怕别的事情。害怕东窗事发,害怕性命不保。

    出了这么大事情,大家也不好继续游玩下去。

    干脆送顾玥回伯爵府。

    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将顾玥送回了海西伯府。

    顾玥一下马车,就着急地问门房,“二少爷怎么样了?有救回来吗?”

    下人躬身道:“回禀二少奶奶,大夫正在抢救二少爷。”

    顾玥提起裙摆,就急匆匆跑进院门。

    顾玖叮嘱方嬷嬷,“你替我留在这里。若有消息,即刻回王府禀报。”

    “奴婢遵命。”

    顾玥跑回内院,守在卧房门口,又是着急,又是担忧。

    下人拦着她,不让她进去。大夫还在里面抢救。

    顾玥咬着唇,没让自己哭出来,“我知道,我不会影响大夫。”

    她就一直站在屋檐下等候。

    下人将情况禀报海西伯夫人。

    海西伯夫人冷哼一声,“二郎没事就算了,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本夫人饶不了她。”

    下人没敢多。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最近一段时间,二少奶奶可老实了。越来越温顺听话,院子里大事情都是二少爷做主。

    然而,夫人对二少奶奶还是各种不满。

    下人摇摇头,身为儿媳妇,哪有不受婆母磋磨的。

    葡萄声劝着顾玥,“少奶奶,要不到厢房等候吧。”

    顾玥摇头,坚定地道:“不用。我会留在这里,一直等到夫君醒来。”

    葡萄顿感胆战心惊。

    少奶奶明明策划了这一切,试图害死二少爷。可是这会,却又是一副情深意重的模样。

    到底哪一面是真,哪一面是假?

    葡萄已经分辨不清楚。她只觉着少奶奶越来越可怕。

    经过抢救,赵二郎活了下来,只是腿可能保不住。

    海西伯夫人一听赵二郎的腿保不住,当即昏了过去。

    下人们手忙脚乱,慌得不行。

    还是大夫给力,直接扎针,海西伯夫人悠悠转醒。

    “大夫,无论如何你一定保住我家二郎的腿?他是武将啊,武将没了退还是武将吗?”

    大夫为难,“我尽力吧。夫人也可以请太医院王太医前来诊治,王太医擅长处理外伤,或许他有更好的办法。”

    “快,快去请王太医。”

    下人领命而去。

    海西伯夫人支撑不住,浑身软绵绵的,被下人抬走。

    走之前,她吩咐顾玥,厮,一定要好好照顾二郎。

    顾玥躬身领命。

    等海西伯夫人离开后,顾玥轻手轻脚来到卧房。

    她坐在床边圆凳上,目光哀伤地看着昏迷不醒的赵二郎。

    心里头却翻江倒海的难受。

    竟然没死。

    呵呵!

    真是命大啊!

    怎么不死呢?

    没了腿,也太便宜了他了吧。

    此时,丫鬟端着药碗进来,有外敷,还有口服。

    顾玥看到药碗,顿时心生一计。

    她对丫鬟道:“让我来。我要亲自替夫君上药。”

    “这……”丫鬟迟疑。

    顾玥态度坚决,“给我吧。只有这样,我的心才能安定。”

    “少奶奶辛苦了。”

    赵二郎昏迷不醒,口服的药喝一半洒一半,好歹是吞下去了一点。

    外敷的药,顾玥不假人手,将丫鬟都赶了出去。

    丫鬟们都以为,顾玥是不想让人看见赵二郎受伤的身体,所以将她们赶出卧房。

    顾玥轻抚赵二郎的脸颊,“我来给你上药。”

    她的语气很温柔,可是她的眼神却冷如冰凌。

    只需将一点点铁锈加入褐色的药膏里,搅拌搅拌,无人能看出异样。

    然后她慢条斯理地给赵二郎敷药。

    动作细心又温柔。

    有丫鬟在门口张望,见顾玥十分用心,果断放心下来。

    并且私下里道:“二少奶奶其实不坏,过去她是没转过弯来,才那么闹腾。如今想通了,瞧瞧,二少奶奶将二少爷照顾得多周到。”

    “哎,二少奶奶也是可怜。”

    葡萄给顾玥打手,将丫鬟们的话全都转述给她听。

    “她们都少奶奶对二少爷很好,又温柔又体贴。”

    顾玥面色平静,“我是他的妻,我自然要对他温柔体贴。”

    葡萄哆嗦了一下。

    顾玥回头看了她一眼,葡萄如坠冰窖。

    顾玥问她:“你在怕什么?”

    噗通!

    葡萄跪在地上,“少奶奶见谅。奴婢是担心二少爷的伤势,万一有个好歹,那该如何是好。”

    顾玥陡然拔高音量,足以让外面的人都听见,“没有万一,二少爷一定会好起来。以后你再敢胡言乱语,就不用在我身边伺候。”

    “奴婢知错。二少爷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长命百岁。”

    顾玥满意地点头,“这还差不多。起来吧。”

    “谢少奶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