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7章 弄死他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顾琤紧皱眉头。

    顾玥和赵二郎两口子的事情,真不好处理。

    总不能每次有事,就将赵二郎打一顿。

    可是不将赵二郎打一顿,又难消心头之恨。

    他当着顾玖几个人的面,直接文问顾玥,“你打算怎么办?”

    顾玥答非所问,“母亲来了吗?”

    顾琤摇头,“母亲身体不舒服,没有出府。”

    “哦!”

    顾琤眉头拧紧,再次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顾玥沉默不语。

    顾玖几人也挺好奇顾玥打算怎么办。

    虽夫妻之间床头吵架床尾和,可是赵二郎他是个断袖,这个问题就必须重视起来。

    当然,这年头也没断袖不能成亲。只是对于嫁给断袖的女人来,就要承受许多痛苦。

    顾琤见顾玥不作声,于是道:“要不干脆和离,将来再找一个。父亲那里你不用担心,我去和父亲谈。”

    顾玥笑了起来,“多谢六哥一心替我着想,和离就不必了。二郎他已经改正了许多。”

    顾琤一脸狐疑,“当真?”

    顾玥笑道:“自然是真的。妹妹不敢欺瞒六哥,也不敢辜负六哥的心意。”

    顾琤还是不太相信。

    正所谓狗改不了吃屎,赵二郎真能改过自新?没有亲眼看见,做不得准。

    于是他提醒顾玥,“你可不要为了面子,就哄骗我。最后受苦的还是你。”

    顾玥抬手,以袖遮唇,“六哥放心吧,我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吗?”

    你就是!

    “要是赵二郎真的欺负了我,我肯定告诉六哥。让六哥狠狠教训他,叫他知道好歹。”

    到教训二字的时候,顾玥眼中闪过一抹狠意。有杀气溢出。

    只是转瞬即逝,旁人都没来得及看清楚。

    顾琤勉强相信了顾玥的话,“那好吧!你自己当心点,要是实在是过不下去,又不是不能和离。没必要同赵二郎捆绑在一起,非得过一辈子。”

    顾玥含笑应声,“多谢六哥的提点,我晓得。真过不下去的时候,我就回娘家找母亲,父亲诉苦。叫他们替我做主。”

    顾琤嗯了一声,“届时记得派人到书院告诉我一声。无论如何,我们是亲兄妹,你的事情我不会袖手旁观。”

    “多谢六哥。”

    顾玥郑重拜谢顾琤。

    顾琤摆手,“无需如此。你和姐妹们一起玩吧。”

    “六哥慢走。”

    顾玥目送顾琤离开,一回头,就面对三双好奇的眸子。

    她浅浅一笑,“三位姐姐很好奇吗?”

    顾玖心中很是怀疑,顾玥竟然不想和离,还想和找二郎继续纠缠下去?

    她到底是爱找二郎爱得太过深沉,还是赵二郎真的改了?

    顾玖记得清清楚楚,她大婚的时候,顾玥都不想回海西伯府,找了各种借口留在顾府。

    那个时候,顾玥就喊出要和离。

    怎么短短几个月,就改了性子?

    她留意着顾玥的反应,没看出蹊跷之处。

    恰巧这时,赵二郎找了过来。

    赵二郎当初被打断腿,养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太灵便,走路的姿势不是那么好看。

    只见他阴沉着一张脸,站在十步之外,靠着厮的肩膀支撑身体,冲顾玥喊道:“你过来。”

    顾玥抿唇一笑,“夫君来叫我,三位姐姐,我先告辞。”

    “赵家妹夫来了,怎么不过来打个招呼?”顾珍似笑非笑地看着顾玥。

    顾玥轻声一笑,“他面生,害羞,就不过来了。三位姐姐自在玩吧,我就先走了。”

    完,顾玥起身,朝赵二郎走去。

    赵二郎非常粗鲁地拉扯顾玥的手臂,冲她低声吼了一句什么。

    顾玥全程一张笑脸,连眉眼都没动过一下。

    不仅如此,她还主动扶着赵二郎离开了此地。

    顾珍看到这一幕,啧啧称叹,“真没想到,三妹妹也有这么贤惠。”

    “着实令人意外。”顾玫点头赞同顾珍的话。

    顾玖心生怀疑,总感觉顾玥正憋着什么坏水。

    顾珍又道:“看来三妹妹之前的那些话是真心的,她真的不想同赵二郎和离。她对赵二郎还是有很深的感情。”

    当真有很深的感情吗?

    顾玖不太相信。

    顾玫问道:“玖妹妹,你在想什么?”

    顾玖摇头,“没什么。就是三妹妹的变化,让我唏嘘不已。”

    “三妹妹如此贤惠,这是好事。”顾珍道。

    顾玖笑了笑,“或许吧。”

    就是不知顾玥是真贤惠还是假贤惠。

    顾玥将赵二郎扶到马车上,伺候他坐下。

    赵二郎阴沉沉的,“你娘家人打断我的腿,你就得负责伺候我一辈子。”

    顾玥温柔一笑,“夫君不用一直强调,妾身也会伺候你一辈子。”

    赵二郎冷哼一声,“别试图耍花样。”

    顾玥试着靠近赵二郎的身体,“妾身从身到心都是夫君的,你还怕我耍花样吗?”

    赵二郎有些嫌恶地推开顾玥,似乎是在骂:别那么浪荡。

    顾玥低下头,讥讽一笑,转眼又恢复了平静。

    她替赵二郎按摩受伤的腿,力道适中。

    赵二郎闭着眼睛享受,一副舒服满足的模样。

    顾玥的目光渐渐冷了下来,隐含杀意。

    若是有一把匕首在身上,不定顾玥就要铤而走险,一刀刺入赵二郎的怀里。

    她耐心等待,示意丫鬟葡萄不许话。

    葡萄面色苍白,心里头惴惴不安,却不敢发出任何动静。

    “夫君,听庄子上的人,他们猎了许多野鸡野鸭野兔,肉质肥美。夫君不是最喜欢吃兔肉吗?今日春光明媚,要不要去庄子上走一趟,反正离着这里也不远。”

    赵二郎突然睁开眼睛,“你眼瞎吗?没看到我的腿不方便行动?”

    顾玥一脸怯生生的样子,“妾身考虑不周,请夫君见谅。那,就以后找机会去吧。”

    “不用了,就今儿去。”

    顾玥提到野鸡野兔,赵二郎突然就觉着嘴馋。心想反正庄子离着这里也不远,去一趟也无妨。

    顾玥怯生生问道:“夫君真要去吗?”

    “你耳朵聋了吗?还自读书识字,那你怎会如此蠢笨,连话都听不懂?”赵二郎对顾玥各种嫌弃,挑剔。

    顾玥一副低眉顺眼的样子,仿佛已经完全臣服在赵二郎的暴力驱使之下。

    赵二郎哼了一声,娘们就是欠揍。多打几顿就老实了。

    瞧瞧,顾玥如今比低贱的丫鬟还要老实顺从。

    顾玥惶恐地道:“夫君见谅,妾身愚钝,妾身这就去安排。”

    “去吧。尽早出发,也能早点回来。”

    “妾身遵命。”

    顾玥下了马车,吩咐厮做准备。

    然后,她又走出几步,避开所有人,对丫鬟葡萄道:“照计划行事。”

    “少奶奶,能行吗?”

    顾玥轻声一笑,“为什么不行?去,赶紧去通知谢实。”

    葡萄无可奈何,只能提着裙摆,去找谢实。

    然后,顾玥一人上了马车。

    此时,溪边,不知是谁突然大叫一声,“打起来了!顾家三郎同谢家大郎打起来了。”

    顾珽同谢实打起来了。

    两人都在京营当差,归属不同将领。

    今日休沐,倒是不违反军中严禁私斗的规定。

    两人都光着膀子,直接在溪水里打了起来。

    你一拳,我一掌。

    拳拳到肉,一副要治对方于死地的架势。

    有人上前拉架,不仅没拉开,反而自己挨了打。

    顾玖急急忙忙感到水边。

    见顾珽压着谢实打,她顿时松了一口气。

    哥哥到军营历练一年多,倒是长进了不少。能将谢实压着打,很好。

    却不料,顾玖没高兴到三秒钟,谢实翻身,又将顾珽压在下面打。

    一拳头接着一拳头,全都往脸上招呼。

    顾玖急的跺脚。

    笨蛋哥哥,连谢实都打不赢,当得什么兵。

    顾珽冤枉。

    谢实耍阴招,对着他最脆弱的部位狠狠踢了一脚,否则他怎么会打不赢谢实。

    顾玖急忙吩咐宋正,“赶紧将两人拉开。”

    宋正领命,叫上两个侍卫,跳下溪水,强行拉开谢实,又扶起顾珽。

    顾珽弯腰缩背,痛死他了。

    mmp,下次一定要找补回来,将谢实狠狠收拾一顿。

    谢实甩开宋正的手,指着顾珽,怒道:“别以为我们谢家败了,我就会怕你。风水轮流转,我们走着瞧。”

    谢实跳上河岸,怒气冲冲离开。没人阻拦他。

    就连顾琤,也是一言不发,沉默地看着谢实离开。

    顾玖急忙吩咐侍卫,将顾珽拉上来。

    “哥哥,你怎么样?”

    顾珽倒吸一口凉气,“谢实人,竟然敢玩阴的。下次老子以牙还牙,玩死他。”

    顾玖担心,探手诊脉,“不要紧,事。”

    顾珽龇牙,都快痛死了,还能是事。

    顾玖直接吩咐身边的黄门,“将三少爷扶下去休息。”

    之后,她将厮李串叫到身边,“怎么回事?哥哥怎么会和谢实打起来?”

    “一开始只是言语冲突,至于是谁先动手,的也没看清楚。可能是两个人一起动的手。”

    顾玖蹙眉,“哥哥有没有,他在军营里,可曾和谢实发生私斗?”

    李串连连摇头,“军营里严禁私斗。不过有一次大比武,少爷赢了谢实。或许谢实怀恨在心,想要一雪前耻。”

    看来还是得问当事人,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顾珽没回马车,直接往草坪上一趟,权当休息。

    顾玖找了过来,“哥哥好点了吗?”

    顾珽不甚在意,咧嘴一笑,“好多了,事。妹妹不用担心。”

    顾玖哼了一声,面容严肃,“哥哥怎么会和谢实打起来?”

    “那子讥笑我,我岂能和他客气。没打死他,已经是手下留情。”

    “你若是打死他,也要吃官司。”

    顾珽龇牙,“所以我下手很有分寸,保证他死不了。”

    顾玖叮嘱道:“下次别在意气用事。他现在是皇长孙亲兵,你打他,当心有人到御前告你一本,弹劾你藐视皇权。”

    顾珽脸色都变了,“不会吧。我和谢实是私人恩怨,绝对没有藐视皇权。”

    “这个我知道,但是架不住有人兴风作浪。所以哥哥以后行事切莫冲动,三思而后行。”

    顾珽摸着后脑勺,“真有这么严重?”

    顾玖点头,郑重滴:“此事是,大也大。全看上面的人是什么心思。比如父亲的政敌,会不会趁机参一本,弹劾父亲教子无方?亦或是直接弹劾你的顶头上司,逼着军方拿军法治你?”

    顾珽一听,脸色大变。他跳起来,怒气冲冲道;“真要用军法治我,谢实也休想免罪。我死,他也得给老子陪葬。”

    “哥哥莫慌。我只是最严重的情况,也有可能别人都当你们是孩子胡闹,不值一提。”

    顾珽顿时松了一口气,“妹妹,下次你可别这么吓唬我。我可经不住吓。”

    顾玖哼了一声,“不吓吓你,你会老实吗?浑身的力气,上阵杀敌不好吗?”

    顾珽嘿嘿嘿地笑起来,“等过两年换防,我申请去西北,到鲁侯麾下当差,杀敌,建功立业。等我立下军功,我给妹妹撑腰。”

    顾玖笑了起来,“那就定了。好好练好本事,将来上阵杀敌,立下军功。”

    顾珽开怀大笑。因谢实引起的不快,烟消云散。

    ……

    顾玥陪着赵二郎来到庄子。

    庄头迎了出来,十分热情。

    过去数年赵二郎每年都要来庄子住几天,打猎,散心。

    最近两年,因为事情多,就没来。

    今日到了庄子,赵二郎兴致很高昂。

    先看了看庄子猎户打的野鸡野兔。

    他十分嫌弃,“这都死了多久?一点都不新鲜。你们是在哄骗本少爷吗?”

    “少爷息怒。的这就安排人上山,打最新鲜的野味。”

    赵二郎冷哼一声,“本少爷同你们一起上山。”

    “山路崎岖,十分辛苦。少爷不如就在庄子里等候。”

    “废话少。莫非担心本少爷拖累你们?放心,本少爷就是去散散心,绝不耽误你们打猎。”

    “的遵命!”

    收拾了工具,赵二郎随庄头,猎户,在厮的搀扶下一起上山。

    顾玥站在门口相送,面上很是担忧。

    赵二郎冷哼一声,“少做出那副样子,本少爷的腿还没瘸。”

    顾玥喊道:“夫君早去早回。”

    赵二郎一脸嫌弃,叫顾玥赶紧回去,别出来丢人现眼。

    等走远了,顾玥才返身回到后院。

    一路上,她都低着头,一副受了委屈,心情酸楚的模样。

    却不知,她心里头一直在笑。

    笑赵二郎的蠢,笑他的自大。

    回到后院后,顾玥示意葡萄将房门关上,然后悄声问道:“通知谢实了吗?”

    葡萄点头,“奴婢第一时间通知了谢少爷。谢少爷紧接着就和三少爷打了一架,打得可厉害了。”

    顾玥嘲讽一笑,“顾珽就是欠教训。他要是有顾玖一半聪明,也不会被人称之为莽老三。”

    葡萄很紧张,紧张到手都在发抖,“少奶奶,能,能行吗?”

    顾玥笑了起来,轻描淡写地道:“这次不行,大不了下次再找机会。”

    “可是万一被人知道了,那如何是好?”

    “真要被人知道了,那就玉石俱焚。”

    顾玥神情轻松,半点不担心自己的计划会失败。

    葡萄没顾玥那么好的心理素质,整个人慌得不行。

    “镇定点。就算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我都没怕,你怕什么?”

    顾玥对葡萄十分嫌弃,轻声呵斥。

    葡萄都快哭了。

    这可是弑夫啊!

    少奶奶怎么这么镇定?一点都不慌?

    顾玥直接拿出针线活开始做起来。

    最近一段时间,她都是靠针线活打发时间。

    过去在娘家的时候,她的针线活真的拿不出手。

    这段时间,她的针线活突飞猛进。

    没当她心绪不宁的时候,她就做针线活。

    一边做,一边思考。

    她从疯狂的情绪中渐渐冷静下来。

    她决定先弄死赵二郎,报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