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6章 撒气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王府该让你管家。由你管家,多少欠款都能还清。”

    苏政这话的时候,特别认真。

    顾玖笑道:“苏表哥别夸我。这么大个烂摊子,我可不想接手。做好了,是应该的。做不好,就成了众矢之的。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苏政点点头,“的也是。王府可有人为难玖表妹?”

    “多谢苏表哥关心。你看我像是会受欺负的人吗?”

    苏政一声大笑,“是我杞人忧天。”

    顾玖道:“今日机会难得,苏表哥就真的没看上一个姑娘?”

    提起这个话题,苏政还显得不好意思。

    他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今日只当是出门散心。”

    顾玖抿唇一笑,知道苏政是抹不开脸面,不知道怎么和女孩子搭话。

    她道:“苏表哥别着急。晚些时候,几位侯府在高台上置办了宴席,苏表哥可随顾珽三哥,顾琤六哥一起参加。曲水流觞,绝对拦不住苏表哥。只要抓住机会,绝对能大放异彩。”

    苏政双目一亮,“没想到京城的上巳节有这么多节目。”

    顾玖好奇一问,“去年上巳节,苏表哥也没出门吗?”

    苏政坦然道:“囊中羞涩,岂敢随意出门。”

    顾玖笑道:“去年我也没机会出门。”

    苏政感慨道:“当初上京城,我以为京城是全天下规矩最森严的地方。来到京城快两年,我才发现,京城比许多地方都要开放,新鲜事物总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京城。”

    顾玖笑道:“京城的确是天下规矩最森严的地方。”

    着,她指着皇宫方向。

    然后又继续道:“同时又是全天下最不守规矩的地方。”

    这回,她同样指着皇宫方向,“京城始终是那个京城,苏表哥犯不着将京城神话,平常心看待这一切就好。”

    苏政心头一震,躬身一拜,“多谢玖表妹教我。枉我年长,却没有你看得通透。”

    顾玖急忙避开,故作严肃地道:“苏表哥这是做什么。大家闲聊几句,你动不动就躬身一拜,下次都不敢同你话。”

    苏政愣了下,尴尬一笑,“达者为先。玖表妹教我平常心看待,自然该拜。”

    顾玖连连摆手,“要努力读书,却不能尽信书。若是凡事都按照书中那一套行事,几人能受得了。苏表哥,你还是改改,别太书生气。”

    苏政若有所思,“玖表妹的对,我得去去我身上的书生气。只是该如何做,还请玖表妹教我。”

    顾玖指着不远处那群在河中洗浴的男子,“学着他们,你看顾琤都跳进了河里。”

    苏政迟疑了一下,“那样做就能去掉书生气吗?”

    “不能!但是能让你放下身上的担子。出门踏春游玩,就是要彻底放松。然而苏表哥却依旧紧绷着,这样不好。劳逸结合,方是上策。”

    苏政皱眉深思。

    顾玖冲他道:“苏表哥慢慢想,我去找姐妹们话。”

    顾珍和顾玫都到了。

    两人都挺着肚子,孕相十足。

    顾玫朝顾玖招手,“玖妹妹,过来坐。”

    丫鬟在草坪上布置了地毯,顾玫直接往地毯上一坐,浑身都舒服了。

    顾玖走过去,瞧着她的肚子,“玫姐姐快要生了吧。”

    顾玫摸摸自己的大肚子,“还有两个多月。我整日待在房里,哪里都不能去,实在是憋闷得很。听今天大家都要来踏春,我就求了婆母。这不,特意出门凑个热闹。玖妹妹,你替我看看,我的胎像可好?”

    顾玖蹲下来,伸手诊脉。

    她笑道:“脉象强劲,是个健康的孩子。还有两个多月就生了,玫姐姐注意少吃多走动,生的时候会容易些。”

    “谢谢你,玖妹妹。胡太医也是这般叮嘱我。我一直记着,不敢贪吃贪睡,就怕生的时候艰难。”

    她拉着顾玖的手,压低声音道:“我最近总想起大嫂,想到她为了生一个孩子,连命都搭进去。我心里头就怕得很。”

    顾玫口中的大嫂,指的是侯府大少爷顾瑞的妻子贾氏。

    贾氏从怀孕就开始保胎,最后还是没能保住。她自己也抑郁而终。

    起来,顾玫当初亲历此事,难怪会有阴影。

    顾玖安慰道:“玫姐姐千万别自己吓唬自己,多看看书,得空就做做《九章算术》,会让孩子变得更聪明。”

    “真的吗?”顾玫一脸惊喜地模样。

    顾玖笑道:“母亲的心情和思绪,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宝宝。玫姐姐自己也会有体会吧。”

    顾玫连连点头,“我心情平静地时候,孩子就特别乖,不踢我。我心情烦躁的时候,孩子就会在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闹腾。”

    “那是因为孩子能够敏锐的感受到母亲的情绪。”

    “那我回去后,得空就多看看书,按照你的,做做《九章算术》。别像他叔父似得,不通经济营生,整日只知道吟诗作对,不切实际的空想。”

    顾玖眨眨眼。

    顾玫解释道:“我那叔子,自就混在脂粉堆里,府里老太太又宠他,很是无法无天。

    年纪不大,却贪花好色,做事荒唐,只知夸夸其谈,却办不成一件事情。

    偏生大家都夸他聪慧,机敏。就因为他会做几句酸诗。

    我实在是看不起他,偏生我又不好开口什么。

    每次瞧他一双贼眼滴溜溜的乱转,就要生一回闷气。喏,那就是我家叔子。”

    顾玖顺着顾玫手指的方向,朝远处看去。

    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在人群中十分打眼。

    只因为那少年长得着实唇红齿白,很是好看。

    “那就是你家叔子?”

    顾玫点头,“就是他。倒是生了一副好皮相,今日不知道有多少大姑娘为了他害相思病。”

    顾玖闻言,噗嗤一声笑起来。

    “他长得不像韩家人。”

    顾玫嫁给了韩大郎。韩家靠军功发家,一家子都是武将。

    这位韩五郎,唇红齿白,同韩家一贯的军人形象大相径庭。

    顾玫道:“可不是。偏生老太太宠他,将他当做心肝宝贝。公爹和婆母要教训他,老太太都不让,只会一味的护着。”

    顾玖随口道:“太过宠溺也不好。”

    “没办法。老太太的心肝宝贝,没人敢动。不过家里也不指望他继承家业,随他去吧。能保他一世富贵就成。”

    顾玖点点头,“玫姐姐别和不相干的人置气。你这时候情绪波动比较大,尽量静养。”

    顾玫点头,“我听玖妹妹的。”

    顾珍在远处,顾玖同她招手,“大姐姐,到这边坐。”

    顾珍笑眯眯地走过来。

    她肚子还不算大,比顾玫了两个月份,这个时候还挺轻松的。

    不像顾玫,身形已经显得格外笨重。

    顾玖拉着顾珍的手,不动声色地诊脉,顺便问道:“大姐姐这些日子可好?许久不见,大姐姐圆润了些。”

    顾珍摸摸自己的脸,笑容很灿烂,一看就知道日子过得舒坦。

    “府里老太太还有婆母都很照顾我,每日叮嘱厨房给我做好吃的。二妹妹在王府可好?没人为难你吧。”

    顾玖笑道:“大姐姐不用担心,我很好。”

    顾珍的脉象很好,就是吃的稍微多了点。

    顾珍道:“我听公子诏被关进了宗正寺,一直替你担心。今儿见你一切如常,我就放心了。”

    顾玫也问道:“玖妹妹,公子诏不会有事吧。”

    “多谢两位姐姐关心,他没事。很快就会放出来的。”

    “那就好。公子诏早点放出来,你在府中也不会那么艰难。”

    顾玖抿唇一笑,“你们就别替我操心。先顾着肚子里的宝宝吧。”

    顾珍同顾玫齐声笑起来。

    “见你这样,我就放心了。玖妹妹,等公子诏放出来,你也要早点要个孩子。”顾玫真心道。

    顾玖笑道:“这事以后再。”

    她没打算这么年轻就要孩子。她想再等一两年,等身体养得更健康,再孩子的事情。

    顾珍问道:“二妹妹,你有看到三妹妹吗?”

    “你顾玥?我来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没看见她。”

    “我下马车的时候,看见了她。她好像是和海西伯府的女眷一起来的,得派人找一找。”顾玫道。

    顾珍挨着顾玖坐下来,“正月的时候,二妹妹你没回娘家,我和顾玥都回去了。”

    顾玖好奇问了一句,“她有什么吗?”

    顾珍悄声道:“顾玥去见太太,关起门来了半个时辰的话。听太太发了好大的脾气,母女两人当场翻了脸。”

    顾玖眨眨眼,这事她还真不知道。

    顾珍又道:“此事四妹妹应该最清楚。”

    顾珊正在和其他姐妹一起戏水,兴致正高昂。三人一致决定,不打扰她。

    曹操曹操到。

    顾玫指着不远处的山坡,“那个是顾玥妹妹吧?”

    还真是。

    顾玥也看到了她们三人,迟疑了一下,然后直接朝她们走来。

    “三位姐姐,怎么坐在这里?害得我好找?”

    顾珍笑问:“三妹妹果真在找我们吗?你怎么没和海西伯府的人在一起?”

    顾玥屈膝坐下来,“和她们在一起有什么好玩的。还是和诸位姐姐们在一起更自在。”

    顾玖仔细打量顾玥。

    顾玥明显变了。不仅是清瘦了些,更多的是气质上的改变。

    过去的顾玥,嚣张狂妄,一双眼睛仿佛长在头顶上。等闲人,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而今,她身上少了那股狂意,眼中却多了一股子狠意。让人心中一冷。

    是要经历多少磋磨,才会发生这样巨大的改变。

    顾玥眉眼一瞥,朝顾玖看去,“还没问候二姐姐。自过年以来,王府一直不太平,二姐姐还好吧?”

    顾玖含笑道:“多谢三妹妹关心,我还好。倒是三妹妹你,赵二郎还给你委屈受吗?”

    顾玥抬手,以袖遮面,笑道:“二姐姐真不会聊天,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今儿姐妹相聚,就别提他,可好?”

    三人面面相觑。

    顾玥的变化真大啊。

    换做过去,顾玥绝对不会出这番话。她定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赵二郎对她如何的好。

    顾玖点点头,“好,今日我们不提他。”

    顾玥垂下手臂,“春光大好,光是晒着太阳,就觉着很舒服。”

    “玥妹妹脸色略显苍白,是该多晒晒太阳。”顾玫好心地道。

    顾玥眼波流转,“玫姐姐,你怀着孩子,比我更需要晒太阳。”

    完,她咯咯咯地笑起来,“玫姐姐快生了吧。不知道是哥儿还是姑娘?我倒是盼着玫姐姐生个哥儿,多点喜气。可是万一生了个姑娘,玫姐姐要怎么办?玫姐姐不会因为是个姑娘,就嫌弃自己的孩子吧。”

    顾玫心头不高兴,道:“不管是哥儿,还是姐儿,都是我的孩子,也是韩家的子孙。玥妹妹多虑了。”

    顾玥抿唇一笑,“玫姐姐的对。不过我听人,若是第一个孩子是姑娘,很大几率第二个孩子也会是姑娘。万一玫姐姐连着生两个姑娘,那可怎么得了?韩家姐夫会不会嫌弃?会不会抬举姨娘?万一宠妾灭妻,如何是好?”

    顾玫脸色一沉,“会不会话?我与玥妹妹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为何要故意气我?”

    “玫姐姐,你消消气。”

    顾玖握住玫姐姐的手腕,时刻留意着脉象。

    顾玥咯咯咯地发笑,“聊天嘛,当然是畅所欲言。我的那些话,也是关心玫姐姐,提醒玫姐姐早做准备。并不是要故意气你。玫姐姐,你可不能误会我的一番好心。”

    顾玫怒极反笑,“好心?我看你是包藏祸心。就凭你这张嘴,海西伯府不肯善待你,也都是你咎由自取。”

    顾玥毫不在意,随口道:“我会稀罕海西伯府善待我吗?即便我做个乖顺的儿媳妇,嘴甜心善,海西伯府真会善待我?呵呵……三位姐姐,想看我的笑话就直,何必口是心非。”

    “三妹妹,管好你的嘴巴。”

    顾玖盯着顾玥,“大姐姐和玫姐姐都是孕妇,你若是将她们气出个好歹,你以为你能全身而退?韩家和许家非撕了你不可。

    还有,今日大家在这里平平常常着话,无人招惹你。

    结果你一来,冷嘲热讽,话带刺。你若是心中有怨气,有种,你就冲海西伯府,冲赵二郎发泄去。

    逮着自家姐妹撒气,算什么本事?还是你只敢窝里横?”

    顾玥既然是个狠人,那就拿出狠劲同海西伯府上下斗一斗。

    在自家姐妹面前逞凶斗狠,朝自家姐妹撒气,算什么本事?

    顾玥冲顾玖轻蔑一笑。

    “哎呀,好久没被二姐姐教训,真是想念。二姐姐,要不你再骂我两句?”

    顾玖眯起眼睛,顾玥今天发神经病吗?

    顾玥见到顾玖疑惑的模样,哈哈笑了起来。

    “随口,二姐姐莫非当真了。可惜没有酒,不然我就自罚三杯,给二姐姐赔罪。”

    顾玖猛地抓住顾玥的手腕。

    顾玥“啊”了一声,“二姐姐,你做什么?你要打人吗?我可不经打,被你打坏了,你可要负责的。”

    顾玖一把推开顾玥,“还以为你病得不轻,结果是我想多了。”

    顾玥一脸嘚瑟地笑起来,“我头次知道二姐姐还会请脉。”

    顾珍一脸不高兴的样子,“顾玥,你今天吃错药了吗?”

    “没有啊!我好得很。”

    顾珍又问道:“可是受了刺激?”

    “你才受了刺激。”

    顾玥没好气的骂了回去。

    顾珍捂着自己的腹部,“哼,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心头却想着,再这么下去,顾玥迟早会得失心疯。

    顾琤注意到顾玥,走了过来。

    “三妹妹,你没事吧?赵二郎可有陪你过来?”

    顾玥瞥了他一眼,“六哥干什么提赵二郎。”

    顾琤蹙眉,“你和他又闹翻了?”

    顾玥低头一笑,“我何时和他和睦过?”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