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5章 上巳节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死了?”

    顾玖明显愣了一下。

    邓存礼躬身道,“已经确定死了。前少府铜丞温广仁被下诏狱的第一天,就妄图吞毒自尽。被人及时发现,救了回来。没想到最后还是死了。”

    顾玖紧蹙眉头,“怎么死的?”

    “据是伤势过重而死。”

    顾玖嘲讽一笑。

    “伤势过重而死,谁信?”

    邓存礼道:“王爷也不相信温广仁因伤势过重而死,这会正在大动肝火。好几个被裁掉的人因为吵闹打扰了王爷,被王爷下令打板子。”

    顾玖轻声道:“王爷的脾气真够大的,何必拿下人出气。温广仁死之前可有交代什么?”

    邓存礼摇头,“什么都没交代,一直自己是被冤枉的。”

    顾玖蹙眉,“难不成是赵王动的手?”

    邓存礼在诏狱没有关系,打听不到具体情况。

    他道:“王爷一番筹谋,算是白费了。赵王只是损失了一个温广仁,从今以后却会一直警惕王爷。”

    顾玖突然问道:“王爷辛苦筹谋,借着户部清理积欠的机会掀翻了温广仁,真的是为了针对赵王吗?”

    明明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将东宫太子拉下马。

    这个时候,宁王需要同赵王精诚合作,一起将太子拉下来。之后两兄弟再来斗一斗,分出一个胜负。

    为何太子还在位置上稳稳当当地坐着,宁王就急不可耐地同赵王撕破脸?

    不合理!

    以宁王的智谋,不会做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

    除非温广仁背后除了赵王,还有别的人。比如东宫太子。

    想到这里,顾玖倒吸一口凉气。

    难道宁王的目标,果然是剑指东宫吗?

    可惜,温广仁死了。

    难怪宁王大动肝火,拿下人出气。

    好不容易抓到一条大鱼,结果被人弄死了,谁甘心?

    顾玖道:“吩咐下去,这些天没事别往外跑。撞到王爷手上,神仙也救不了。”

    “老奴遵命。”

    顿了顿,他问道:“夫人打算何时动手整理厨房?”

    顾玖看着邓存礼,“怎么了?难不成有人找你情?”

    邓存礼笑了起来,“不光是老奴,方嬷嬷,青梅她们都有人找。都是托关系情的。”

    顾玖笑了起来,“把托人情的人全都登记下来,我有用。”

    “是!”

    之后,顾玖将方嬷嬷,翠,青竹叫到跟前。

    “接下来,我要开始整顿厨房,裁撤厨房人员。从今天开始,你们每天都去厨房给我盯着。无论事情大,全都记录下来,我会一一过目。若是遇到不明白的事情,你们就去找钱富。”

    “奴婢遵命。”

    “厨房采买,也要动吗?”方嬷嬷问道。

    顾玖点头,“都要动一动。既然王妃娘娘将厨房交给我负责,我自然要尽心做事。”

    方嬷嬷迟疑了一下,“启禀夫人,负责厨房采买的人,是王妃娘娘安排的。真要动了采买,王妃娘娘那边很可能不会同意。”

    顾玖笑了笑,“这事我知道。王妃那边,你们不用操心,先照着我的吩咐去做。”

    她要借此机会,试探一下王妃裴氏的底线。

    方嬷嬷她们领命而去。

    顾玖想着几日后的上巳节。

    王府今年要节俭,要做样子给宫里看。不能像往年那样,大张旗鼓全府出游。

    然而顾玖想借着大好春光,出门走动走动。

    她将青梅叫到跟前,“替我回一趟顾府,叫顾喻顾四哥想办法给我下一张帖子。上巳节,我们出门踏春,看年轻未婚男女春浴去。”

    青梅一听,顿时兴奋起来。

    京城的上巳节,传闻中极为热闹。

    只可惜,去年的上巳节错过了。还以为今年的上巳节也会错过,没想到夫人早就打算好了。

    她眉开眼笑地道:“奴婢这就回一趟顾府。”

    ……

    东宫,陋室。

    太子妃孙氏坐在方少监面前。

    她表情极冷,“温广仁死了。”

    方少监神情平静,“娘娘难道不舍得他死?”

    太子妃孙氏冷哼一声,“他死的太晚。当初你口口声声,下诏狱当天她必死无疑。结果却拖了这么多天。不定已经被人顺藤摸瓜摸到了东宫。”

    方少监笑了笑,“娘娘杞人忧天。这些天温广仁一直昏迷不醒,他能交代什么?”

    “那为何陛下突然取消上巳节春游?”

    方少监笑笑,“自然是因为没钱。”

    太子妃孙氏目光阴森森地盯着方少监,“你别忘了你的计划。陛下取消上巳节春游,那我们要等到时候?留给东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方少监平静地道:“娘娘稍安勿躁。陛下取消了上巳节春游,我估计等到五月,天气热起来,陛下肯定会去行宫避暑。届时娘娘和殿下伴随左右,自有机会动手。”

    太子妃孙氏呵呵一笑,“希望你到做到,不要让本宫失望。如若不然,本宫固然没有好下场,但是本宫死之前一定会先将你碎尸万段。”

    方少监微微颔首,“娘娘的威胁咱家收到了。就算不为了娘娘,为了殿下,咱家也会拼上这条性命。断不会让陛下有机会下旨废掉殿下。”

    “你最好到做到。”

    太子妃孙氏起身,甩袖离去。

    陋室内独独剩下方少监一人。

    他呵呵呵的笑,越笑越大声,越笑越疯狂。

    ……

    顾府给顾玖下了帖子,邀请顾玖在上巳节这一天,出门踏春游玩。

    趁着请安的时候,顾玖同王妃裴氏了声上巳节她要出门。

    裴氏蹙眉,“府里忙得不可开交,你还要出门?”

    顾玖道:“原本正月初二该回娘家,因为意外没能回去。这回上巳节,娘家下了帖子,姐妹们都会出门游玩一天。

    儿媳就想着也去凑个热闹,同娘家人亲近亲近。

    至于厨房的事情,母妃放心,儿媳已经有了眉目。过完上巳节,就会将整改章程交上来,请母妃过目。”

    裴氏问道,“照你这么,侯府的姑娘也会出门?”

    顾玖点头,“正是。”

    裴氏道:“既然你要回去,届时见了侯府老夫人,替本王妃问候一声。”

    顾玖欣然答应,“儿媳遵命。”

    还是老夫人的面子的好使。

    萧琴儿眼热,她也想出府。

    事先她怎么没想到让娘家下个帖子。

    这两个月,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她心情郁闷得很。春光大好,若不出门,岂不是辜负了大好春光。

    她试着问道:“母妃,儿媳也想在上巳节那天出门游玩。”

    裴氏甩了个眼神给她,“不要整天就顾着玩,差事做完了吗?上巳节,未婚男女春浴踏青,与你何干?”

    萧琴儿气苦,心里头又憋闷又难受。

    等回到房里,她就和刘议诉苦。

    “上巳节那天,大嫂可以出门游玩,为何我不能。到未婚,难道大嫂也是未婚吗?母妃太过偏心。”

    刘议哈哈一笑,“偏心这话,该大嫂才合适,你不合适。你自己想一想,自你进门后,母妃是不是一直都很照顾你?”

    萧琴儿板着脸,怒气冲冲地问道:“既然照顾我,为何上巳节却不让我出门?要不你去和母妃一声,上巳节那天我们两一起去渭水河畔戏水。”

    刘议一听,倒也心动。

    曲水流觞,未婚青年男女相处,多美好啊。

    他道:“我试着和母妃一声,争取上巳节我们一起出门玩耍。”

    萧琴儿顿时高兴起来。

    “那你快去。还有两日就是上巳节,趁早将此事定下来。”

    刘议被催促着出了门,来到春和堂请示裴氏。

    裴氏恨铁不成钢地盯着刘议。

    “整天被萧琴儿蛊惑着做这做那,你自己就没想法?”

    刘议笑了起来,“不瞒母妃,儿子也想出门游玩。”

    “没钱!”裴氏干脆利落地拒绝了刘议。

    刘议忙道:“我们自己出钱,不用公中出钱。”

    裴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这会倒不叫穷。”

    刘议尴尬一笑。

    裴氏道:“既然你们自己掏钱,那就去吧。”

    刘议心满意足地去了。

    裴氏想了想,叫来丫鬟荔枝,“吩咐下去,上巳节谁想出门,一律自己掏钱,公中不负责一文钱。”

    荔枝问道:“那吃食,马车,各类开销也都要独自承担吗?”

    裴氏点头,“正是!”

    荔枝领命,到各个院落传话。

    欧阳芙一听,只要自己掏钱就能出府,哪有不答应的。

    她有嫁妆。嫁入王府后,也攒了不少钱。

    出门游玩一趟,这开销她还是负担得起的。

    萧琴儿却不乐意。

    她同刘议抱怨,“出门一趟能花多少钱。这点钱母妃都不肯出,我就不信王府真的穷到这个份上。”

    刘议不耐烦,“你少两句。”

    萧琴儿凑到他身边,靠着他,“我还不是替我们家着想。你如今领了差事,每个月都要有额外的开销,这个不会也给你裁掉吧?”

    刘议摇头,“不用担心。差事上的开销,府中会足额给我。”

    萧琴儿抿唇一笑,“这还差不多。一下子减了我们院子三成的用度,将来你还想吃鸡舌,那可不行。”

    刘议喜欢吃鸡,但是他只吃鸡舌。

    每次吃一份蒸鸡舌,就得杀上百只鸡。

    过去王府是敞开了供应,反正庄子上养了足够多的鸡。

    如今裁剪了用度,刘议还想吃美味鸡舌,就只能自己掏荷包提前问厨房预定。

    在萧琴儿看来,那鸡舌有什么好吃的。

    又费工又费钱,味道也就那样。

    吃过一回后,她就不爱吃了。

    刘议却百吃不厌。

    刘议搂着萧琴儿,“下次我要吃,我自己拿钱出来。”

    “你有多少钱?莫非是瞒着我存了私房钱?”萧琴儿掐了把刘议的胳膊。

    春装薄,这一掐,刘议就皱起了眉头,“你总爱动手掐人,这个习惯得改改。”

    萧琴儿笑容娇俏,“掐痛你了啊?”

    “废话!”

    “我给你揉揉。”

    萧琴儿果然温柔体贴。

    刘议一把抱住她,压了下去。

    ……

    上巳节。

    渭水河畔。

    这一天,未婚的男男女女,来到河畔戏水,共浴。

    当然,不是想象中的男女共浴。

    年轻未婚男子,脱了上衣,光着膀子洗刷刷,展露出一身的腱子肉。

    大姑娘们则在不远处,洗一把脸,踩个水。胆子大一点的,直接放下头发在水中清洗。

    大姑娘们聚在一起,指着不远处的赤膊年轻男子,嘻嘻哈哈,品头论足。

    年轻男子们也都偷偷打量不远处的大姑娘,谁美谁丑,便一目了然。

    若是有谁看对了眼,使个眼神,便到不远处的树林里,找个安静的地方私下里交流。

    在这一天,这样的行为是得到支持的,无人会阻拦。

    上巳节这天,也是一年当中,唯一不用讲究男女大防的日子。

    年轻男女们,尽情的释放自己的青春热情。

    若是看对了眼,禀明双方父母,男方择吉日上门提亲。

    当然,前提也要是门当户对。

    当顾玖来到渭水河畔,看到热情的男男女女,感慨一声,“这分明就是古代版大型露天相亲现场。”

    古代男女也愁嫁娶。

    未婚男女很多,可不是每一个都适合自己。

    又要门当户对,又要郎情妾意,又要男才女貌。不现场相亲,哪里拿得准?

    顾玖又感慨了一句,“京城的风气竟然比西北还开放一些。”

    在西北过上巳节,根本没有这些名堂。

    来到京城,顾玖才听人上巳节如何如何。

    原本去年的上巳节,顾玖早就打算好了,要出门见识见识。

    结果她被指婚给刘诏,不属于未婚男女,又担心出意外,没让出门。

    好歹今年,她借着出门踏春理由,终于见识了古代单身男女狂欢日。

    皇室宗亲,达官显贵,占据了上游最好的河段。

    其他身份的人,只能在数十里外的河畔戏水。

    如此,也就有效的隔绝了家世不匹配的人出现在同一河段。

    “二姐姐,我们在这边。”

    顾珊兴奋地冲顾玖招手。

    顾玖笑了起来,多久没看见大家这么欢快了。

    她提着裙摆,也不管规矩不规矩,直接跑了过去。

    不远处,萧琴儿见到这一幕,十分鄙夷,“亏她天天规矩,最不守规矩的人就是她。”

    欧阳芙偷偷一笑,“我娘家人来了。四弟妹,你自己玩,我先告辞。”

    萧琴儿四处寻找萧家人,一直到见到娘家人,她才笑出来。

    顾珊,顾琳,顾珺,同侯府的姐妹一起戏水。

    大家嘻嘻哈哈的,指着远处光着膀子的年轻男子,“那些男人身上的肌肤,竟然比女人还白,那还算男人吗?”

    “那些都是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只会之乎者也。”

    “还是自家哥哥们更好看。”

    顾府的男儿,侯府的男儿,全体出动。势要在上巳节,寻觅到自己的姻缘。

    顾玖在那一群男人里,找到了顾珽的身影。

    顾珽在军营锻炼了一年多,今非昔比。

    浑身的腱子肉,十分打眼。

    甚至连顾琤这个读书人,身上也有肌肉。

    她还看见了苏政苏表哥。

    苏表哥没下水,就站在岸边。

    他似乎是感应到了顾玖的目光,转过头来,两人目光相遇。

    苏政迟疑了一下,走了过来。

    “来了,来了,有人来了。”

    大姑娘兴奋得不行。

    “别瞎,那是苏家少爷。”青梅急忙介绍。

    一听是苏家少爷,顿时大家又都失去了兴趣。

    顾玖哈哈一笑,等苏政走近了,便调侃道:“苏表哥也该下水表现表现,这样才能吸引更多人的关注。”

    苏政有点不好意思,“未取功名,不敢言婚事。没想到玖表妹也来了。”

    顾玖笑道:“我就是出来凑凑热闹。”

    “大好春光,的确不该被辜负。”

    顿了顿,苏政又关心地问道:“公子诏无事吧?”

    “累苏表哥操心,公子他还好,宗正寺的官员不敢为难他。”

    “那就好。最近户部清理积欠,京城上下都不得安宁。你们王府可要紧?”

    “第一关算是顺利度过。只是苦于没钱,还不清剩下的欠款。”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