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2章 名单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参见父王,母妃。”

    从树丛后面出来的人正是宁王,裴氏。

    很意外,他们竟然也在花园,还正好听见了顾玖三人的谈话。

    原来裴氏拿出了章程,终于服了宁王同意裁剪用度。

    只是裴氏担心事情不顺利,于是动宁王,请他前往春和堂。

    然后召集众人,由宁王宣布裁剪用度一事。

    有宁王坐镇,相信无人敢反对。

    宁王盯着顾玖,“难为你能从大局着想。别人听见裁剪用度,都是忧心忡忡。”

    顾玖趁机道:“儿媳也想替父王,母妃分忧。”

    宁王赞许地点点头,“你有心了。”

    顿了顿,他又道:“值此艰难时刻,王府上下严禁铺张浪费。你们二人都要向大郎媳妇学习,不要整天只惦记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光想着裁剪用度让自己损失多少。得多替王府想想。户部正在清理历年积欠,王府依旧铺张浪费,这像话吗?”

    欧阳芙同萧琴儿都是懦懦不敢言。

    宁王威严天成,他发了话,谁敢反驳?

    裴氏心头高兴,这一回王爷总算站在她这边。如此一来,裁剪用度一事势在必行,无人能阻挡。

    宁王又哼了一声,“都随本王前往春和堂议事。”

    “遵命。”

    宁王走在前面。

    裴氏跟上,还不忘提醒萧琴儿,“管好嘴巴,休要乱话。”

    萧琴儿委屈地点头,“儿媳听母妃的。”

    裴氏又朝顾玖看去,眼神复杂。

    没想到出身最低微的老大媳妇,竟然是三个儿媳妇里面最有见识的那一位。

    她想了想,还是对顾玖道:“你也跟上。”

    顾玖颔首领命。

    欧阳芙悄悄叹息一声,声道:“看来裁剪用度一事,已经是势在必行,无可挽回。”

    湖阳郡主也是成不了事的人。让她当当搅屎棍还成,让她左右王爷和王妃的想法,显然是不成的。

    顾玖道:“既然无可挽回,不如好好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

    欧阳芙轻声一笑,“还是大嫂有远见。我等只知抱怨,不如大嫂多矣。”

    这话萧琴儿不乐意听。

    “二嫂太过妄自菲薄。依着你的意思,我们都是蠢钝之人,唯有大嫂脑子灵醒吗?”

    欧阳芙一脸自责,“瞧我,又错了话。四弟妹千万别和我一般见识。”

    萧琴儿哼了一声,冲顾玖道:“大嫂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顾玖浅浅一笑,“四弟妹的没错,我的确是运气比常人好一点。不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萧琴儿脸色变了又变。

    顾玖不再理会她,带着人径直前往春和堂。

    全府的人都被通知,来到了春和堂。大厅里都坐满了。

    就连平时极少露面的三公子同三夫人,难得的,竟然也出来了。

    三夫人蔡氏,身体不好,一直在静养。

    她脸色苍白,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马上就要到三月,天气已经暖和起来,她还穿着厚厚的冬衣,嘴唇青紫,没有一点血色。

    再看三公子刘言,同样是一张苍白似鬼的面容,有种久不见阳光的病态。

    夫妻二人,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有种孩子坐大凳子,填不满的感觉。

    顾玖过去,同三公子三夫人几乎没有接触过。

    甚至在她进门第二天敬茶的时候,这两人都没露面。

    如今近距离瞧着,这两人的身体,有些不妙啊。

    “既然人都到齐了,本王就接下来的安排。”

    全屋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目光都朝宁王看去。

    宁王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一一扫过,一双深邃的双眸,似乎有看透人心的能力。

    不少人在宁王的目光扫视后,都下意识地低下头。

    宁王面无表情,不怒自威,“户部清理积欠,此事你们都知道了。在外,王府欠下户部巨款。在内,王府入不敷出。

    若再不想办法遏制,王府就会步上湖阳郡主府的后尘,寅吃卯粮。

    湖阳郡主府是个什么情况,不用本王,你们都清楚。

    本王也相信,没有人希望王府会沦落到郡主府那般地步。

    湖阳郡主落难,好歹还有本王做她依靠。要是本王落难,谁能做本王的依靠?

    届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故此,本王和王妃经过讨论决定,从即日起,王府裁剪用度。”

    来了!

    终于来了!

    只是没想到裴氏真的能服王爷,由王爷出面背书此事。

    没人话,可是每个人心头都不平静。

    不少人偷偷交换眼神,又微微摇头。

    王爷发话,谁敢不从?

    裴氏轻咳一声,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关于裁剪用度,从两方面着手。一是裁人,每个院落,最少要裁掉一成的人。”

    裁掉一成的人?

    众人议论纷纷。

    “会不会太多了点?”

    “真的要裁人吗?”

    “还请王妃娘娘收回成命。”

    “妾身院落人手本来就不够用,还要裁掉一成的人手,岂不是乱套了。”

    “都闭嘴!”裴氏怒目扫视,“此事由王爷决定,谁敢不服?”

    众人面面相觑。

    陈良媛朝宁王看去,“王爷,真要裁撤人手吗?妾身院落里也只有十来个人伺候,每人各司其职,并无偷奸耍滑之辈。这裁撤人手,实在是无从下手啊!”

    宁王哼哼两声,没有任何商量余地道:“按照王妃的吩咐做事。”

    陈良媛大惊失色。

    王爷最最宠她,每每都是有求必应。为何这一次,王爷却无视她的要求。

    裴氏内心畅快无比,这些贱人,真以为仗着王爷的宠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哼!

    在王府大利之前,统统都要夹起尾巴做人。

    见陈良媛丢了脸,原本准备话的几人也都打了退堂鼓。

    “除了裁撤人手,不知王妃娘娘还准备了哪些手段,妾洗耳恭听。”

    沈侧妃声音柔柔地问道。

    裴氏板着脸,道:“第二方面,则是裁剪府中所有人的月例,裁剪每个院落的用度三成。”

    一下子裁剪三成用度,这是要逼得大家喝西北风吗?

    就比如顾玖和刘诏所居的东院,每月定额开销两千两,裁撤三成,便是六百两。

    一个月一下子少了六百两,许多事情办起来就显得捉襟见肘。

    没钱寸步难行,这话用于王府也是一样的。

    没有钱,下人都不鸟你。

    “裁剪三成用度,这,这会不会太多了点?大家本来都不富裕,手里也没几个闲钱。猛地裁剪这么多,大家日子实在是艰难啊!”

    沈侧妃巴巴地望着宁王。

    宁王没有作声,显然是默许了裴氏的决定。

    沈侧妃微蹙眉头,裴氏到底给王爷灌了什么**汤,竟然让王爷彻底站在裴氏那边。

    她却不知,宁王也很无奈。

    没钱,英雄气短。

    在想到新的开源办法之前,宁王也不敢摆阔,一切照旧。只能顺着裴氏的话去办。

    好歹裴氏的出发点是好的,一年下来,少也能替王府节省个五六万两银子。

    故此,宁王没有道理不支持裴氏的决定。

    罗侧妃问道:“妾有个疑问,不知该不该讲。”

    宁王点头,“吧。今日大家畅所欲言,本王绝不追究。”

    罗侧妃微微躬身,“那妾就斗胆问一问,这裁剪人员,裁剪用度,可包含王爷,王妃,还有湖阳郡主?”

    对哦!

    别光顾着裁剪大家的用度,身为王爷王妃,是不是也该做个表率。

    罗侧妃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请王爷,王妃见谅。妾实在是好奇,所以有此一问。若是有不当的地方,权当妾什么都没过。”

    裴氏板着脸,“本王妃正要告诉你们,不光是春和堂,就连王爷的碧玺阁,也会按照要求裁撤人手,裁剪用度。谁还有意见?”

    罗侧妃心翼翼地问道:“湖阳郡主也和大家一样吗?”

    “咳咳……”

    宁王轻咳两声。

    他是悔不当初啊。

    竟然一不心入了湖阳的套。

    前两天亲口答应湖阳,绝不裁剪他们母子三人的用度,如今如何能够反悔。

    他朗声道:“湖阳是客,她不在此列中。”

    众人彼此交换了眼神,心中多有不服。

    裴氏同样不满,湖阳那个搅屎棍,白痴白喝,还整日给她制造麻烦。得想个办法,将湖阳赶回郡主府。

    又不是没住的地方,整日赖在王府,像话吗?

    宁王直接道:“此事就此决定,不容更改。所有人都要配合王妃,谁敢阳奉阴违,本王严惩不贷。”

    此话一出,纵然有再多的意见,也只能憋着。

    “那个……”

    突然有人发出微弱的声音。

    众人循声看去,竟然是没有什么存在感的三夫人。

    三夫人蔡氏连连咳嗽几声,一直捂着心口,嘴唇越发青紫。

    顾玖瞧着,三夫人莫不是有心疾?

    蔡氏咳嗽完毕,才柔声道:“启禀父王,母妃,儿媳同公子常年吃药,这笔钱也要裁撤吗?”

    裴氏微蹙眉头。

    宁王很干脆,“老三院子里,只裁撤人手,降月例,不用裁撤用度。医药一切照旧。”

    蔡氏如释重负,“多谢父王怜惜。”

    罗侧妃突然问道:“王爷,三个姑娘的用度也要裁撤吗?”

    宁王没有任何犹豫,“照着要求裁撤。”

    “可是……”

    “没有可是。老五和老六,也不能例外。”

    五公子和六公子都还没有成亲,也没有领差事。每月靠着月例过活。

    一旦裁剪三成用度,他们的日子的确比较难捱。

    过去可以大手大脚出门摆阔,以后就只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一时间,大厅里,人人都是愁云惨雾。

    世人都喜欢升职加薪,讨厌降职降薪。

    奈何,没有永久的富贵,总得未雨绸缪。

    事情办完,宁王就准备离开。

    他对裴氏道:“余下的事情,就辛苦王妃。”

    裴氏躬身道:“王爷放心,此事我一定办成。”

    “本王相信王妃的本事。”

    宁王起身离去,带走一串的人。

    众人心思不定,王府真的有穷到揭不开锅了吗?

    “咳咳……”

    裴氏大声咳嗽,提醒众人,也是彰显她的存在。

    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裴氏这才道:“三日内,每个人将各自院落要裁撤人员的名单交上来。届时,本王妃会安排人统一料理。”

    沈侧妃问道:“三日时间,会不会太短?”

    裴氏板着脸,“身边哪些人能留,哪些人需要裁撤掉,沈侧妃,难道你心头没数吗?若是你拿不定主意,本王妃替你做主。反正名单就在账房,按照名单直接圈人,如何?”

    沈侧妃尴尬一笑,“不敢劳烦娘娘操心,此事妾会按时办理。”

    裴氏点点头,“日此甚好。”

    温侧妃又问道:“请问王妃娘娘,厨房,针线等等地方,该如何裁撤人手?又该由何人负责?”

    萧琴儿和欧阳芙全都竖起了耳朵,这也正是她们关心的事情。

    裴氏的目光从每个人脸上扫过。

    只听她道:“此事本王妃已有打算。老四媳妇负责针线房,老二媳妇负责院落,沈侧妃,你负责门房洒扫,罗侧妃你负责库房。外院和中庭,自有家令大人负责。至于厨房……”

    厨房乃是重中之重,也是最难处理的地方。

    众人都很好奇,莫非王妃打算亲自处置厨房那些人?

    裴氏的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顾玖的脸上。

    “大郎媳妇,厨房交个你,你能办好吗?”

    顾玖颔首领命,“儿媳自当竭尽全力,不敢辜负母妃的期望。”

    裴氏点点头,“如此甚好,本王妃就将厨房交给你,由你负责厨房一应事情。另外,本王妃会派人各处检查,若是发现有人徇私舞弊,公报私仇,借机生事,一定严惩不贷。”

    “遵命!”

    众人躬身领命。

    裴氏摆摆手,“都退下去,三日后将各自院落的名单交上来。”

    众人纷纷起身离去。

    大家心情都不太好,无心话,出了春和堂,就急匆匆地走了。

    欧阳芙没急着走。

    她留下来等候顾玖。

    “大嫂可有为难的地方?”

    顾玖点头,“我家公子不在,单是裁撤人手,就有许多麻烦。更别厨房那边,我是半点不熟。二弟妹可有教我的地方?”

    欧阳芙面色为难,“我也想帮大嫂,奈何我对厨房也不熟悉。此事,大嫂应该请教母妃身边的秦嬷嬷,她是府中老人,府中没有她不清楚的地方。”

    顾玖含笑点头,“多谢二弟妹指点。”

    欧阳芙借口还有事情忙,急匆匆走了。

    青梅悄声问道:“夫人,真要请教秦嬷嬷吗?”

    “自然不用请教秦嬷嬷。”

    东院有现成的人不用,舍近求远去请教秦嬷嬷,顾玖可没那么糊涂。

    “二夫人建议夫人去请教秦嬷嬷,不知安的什么心。”

    方嬷嬷冷哼一声,对欧阳芙很是不满。

    顾玖摆手,“嬷嬷不必置气。今日时辰还早,准备准备,我们去宗正寺见公子。”

    要裁撤东院的人,顾玖先得和刘诏商量一下。

    有的人表面看起来无用,不定就是刘诏特意养着,准备将来留做大用。

    所以,她不能冒然裁撤掉东院的人,必须先和刘诏通气。

    回到东院。

    青梅她们忙着准备衣物,书籍,吃食,要带到宗正寺去。

    下人禀报,是孙大娘求见。

    孙大娘是刘诏的奶嬷嬷,顾玖少不得要给对方一点体面。

    她吩咐下人,“将孙大娘请进来。”

    片刻之后,孙大娘被请到了偏厅。

    顾玖笑眯眯,“大娘请坐。今儿怎么有空来本夫人这里?”

    孙大娘有些不安,“奴婢听闻府中要裁撤人手,此事定了吗?”

    顾玖微微点头,“已经定了下来。”

    孙大娘仿佛屁股下面长了钉子,左右晃动。她紧张兮兮地问道:“夫人可有想好裁撤谁?”

    顾玖摇头,“还没想好。大娘可有什么意见?”

    孙大娘身体前倾,“夫人若是信得过奴婢,奴婢这里倒是有一份名单。全都是平日里最爱调三窝四,偷奸耍滑,不守规矩的人。”

    “哦?大娘真是忠心耿耿,这么早就备好了名单。”

    顾玖始终笑眯眯的,让人看不透她的想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