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侯门医妃有点毒 第261章

时间:2018-09-28作者:我吃元宝

    “荒唐!”

    宁王呵斥湖阳郡主,“听风就是雨,就不知道动动脑子。别王府没有裁剪用度,就算真的裁剪,也不会少了你的那一份。”

    湖阳郡主一听,转忧为喜。

    “王兄的是真的吗?真的不会裁剪我的用度?”

    宁王面容严肃,“本王答应你,绝不裁剪你的用度。”

    湖阳喜笑颜开。

    裴氏咬碎了银牙。

    她早就打算好,一旦开始裁剪用度,第一个就拿湖阳开刀。

    她早就看湖阳不顺眼,不借机收拾收拾她,实在是不甘心。

    结果王爷竟然承诺,绝不裁剪湖阳的用度,真是岂有此理。

    这样一来,岂不是王府要养湖阳一辈子?

    凭什么?

    又不是未婚姑子。

    湖阳有府邸,有田产,有铺子,有爵禄。虽然被罚了三年爵禄,但是等三年过后,她一样能风光。

    湖阳自己有这么多收入,还不够,竟然还要王府掏钱养他们母子三人。

    这是何道理。

    “王爷,这妥当吗?”裴氏柔声问道。

    尽管裴氏心里头早已经怒火滔天,面上她还是很平和的,很有王妃的风范。

    宁王撒钱撒惯了,怎会在意那一点用度。

    在他看来,不就是养几个人,能花费多少钱。

    于是他道:“没什么不妥当的。”

    湖阳郡主趁机提出要求,“王兄,你能不能给我一点钱,我好给驸马做法事。驸马死不瞑目,夜夜入梦。不给他做一场法事,我心头实在是不得安宁。”

    宁王点头,“可以!”

    湖阳擦着眼泪,“多谢王兄,七八千两差不多够了。”

    裴氏闻言,冷冷一笑。

    湖阳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七八千两,从她嘴里出来,就像是七八两,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

    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底气。

    明明是个穷光蛋,欠着一屁股债,却整天摆阔。

    裴氏朝宁王看去。

    府中没钱了,她倒是要看看王爷怎么应对这七八千两的“钱”。

    宁王一脸严肃,“区区法事,哪里需要七八千两。是哪家庙宇的和尚,竟然敢虚报价格,将你当做冤大头。你出来,本王明儿就派人铲平那庙宇,将那些和尚统统抓进大牢,严加拷问。”

    裴氏低头一笑,心头乐呵。

    果然,王爷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湖阳郡主脸色一僵,心虚地道:“没,没什么庙宇和尚。我是打算多添点香油钱,好让和尚们更用心。”

    宁王冷哼一声,“甭管什么庙宇,五百两香油钱不能再多了。若是那些和尚敢不用心,你告诉本王,本王派人铲平寺庙上下。”

    嘤嘤嘤!

    湖阳郡主又快哭了。

    王兄不好忽悠啊!

    王兄到底吃错了什么药,为何总要斤斤计较。

    湖阳郡主又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驸马死之前,受了那么大的罪,我只是想让驸马风光的往生。还请王兄能够体谅一二。”

    宁王不为所动,“即便要风光往生,也花不了七八千两。本王给你两千两,足够办一场风光的法事。本王相信,驸马收到这些钱,定然能够瞑目。若是还不瞑目,本王亲自和他谈。”

    湖阳郡主被噎住,“王兄可别吓唬我,你要如何和他谈?”

    宁王嘲讽一笑,“儒释道,一样一样来,就不信那陈驸马还敢随意入梦。他若是再敢阴间作祟,本王派人铲平陈家一族坟茔。”

    湖阳郡主大惊失色,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已经对不起驸马,王兄还要铲平陈家坟茔,这是成心让我做陈家的罪人吗?”

    宁王板着脸,“放肆!堂堂郡主,金尊玉贵,陈家算什么东西,值得你这个样子。既然人已经死了,过个一年半载,你若愿意,本王再替你另外寻一门婚事。”

    湖阳郡主愣住,也不哭了,她呆呆地望着宁王,“这是母妃的意思吗?”

    宁王面无表情,“不管是谁的意思,总之不要再替陈驸马哭哭啼啼,难看。”

    湖阳郡主低头,擦拭眼泪,神情复杂。

    裴氏也是首次听闻此事,心道皇家果然都是薄情寡义之人。

    陈驸马死了还不到两个月,淑妃和王爷竟然打算给湖阳另外寻觅婚事。

    啧啧啧……

    就是不知道陈敏陈律两兄妹会作何感想。

    湖阳郡主擦拭了眼泪后,道:“我现在还没这心思,此事以后再。现在就想给驸马做场法事。”

    宁王当即给家令大人下令,“拨两千两银子给郡主。”

    家令大人领命。

    湖阳郡主咬咬牙,问道:“王兄,就不能多给一点吗?”

    宁王不悦道:“本王刚还了户部的积欠,哪里还有多的钱。没事就退下。”

    湖阳郡主跺跺脚,问道:“王兄是不是被嫂嫂服,真要裁剪府中的用度?”

    裴氏偷偷翻了个白眼。

    宁王板着脸,“要不要裁剪用度,本王和王妃自会商量。行了,别多管闲事。下次也不要听风就是雨。下人嘴碎,该狠狠严惩。”

    严惩二字,带着一股杀气,将湖阳郡主震了震。

    她左右看看,心知肚明,不管什么都没有用。

    “王兄你忙,我先告辞。”

    转身离开之时,湖阳郡主没忘记甩个眼神给裴氏。

    裴氏讥讽一笑,任你舌灿莲花,也休想扭转大势。

    什么是大势,王府没钱就是大势。

    而且此事已经引起了王爷的重视。

    湖阳郡主一走,偏厅就安静下来。

    裴氏望着宁王,“王爷,账房没钱,该如何解决?”

    宁王随意地翻阅账本,“你刚节流,怎么节流?”

    裴氏心头一喜,强做镇定道:“妾身想来想去,唯有两个办法,一是裁人,二是裁剪用度。还请王爷定夺。”

    宁王问道:“裁人,裁剪用度,一月下来能省下多少银钱?”

    这个……

    裴氏朝王府家令史大人看去。

    王府家令忙道:“这得看裁剪多少人,裁剪用度以什么为准绳。”

    宁王盯着裴氏,“你认为要裁剪多少人?”

    裴氏心翼翼地道:“裁剪一成?”

    她本想一次性裁剪个两成,又担心遭到宁王反对,就没那么。

    宁王点点头,裁剪一成人,差不多了。

    “王府是该裁剪一部分人,将那些浑水摸鱼,手脚不干净,嘴巴不严实,偷奸耍滑的都裁掉。”

    裴氏兴奋难耐,“妾身遵命。”

    宁王又问道:“裁剪用度,你打算如何做?”

    裴氏忙道:“妾身对比了各家府邸,王府的各项开支太过高昂。不如就先从下人的月例银子下手。”

    王府家令无动于衷,他拿的是朝廷定下来的俸禄。不管怎么裁剪,也不可能裁剪到他的头上。

    其他十几个账房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拿月例银子。这要裁剪,一个月的收入岂不是少了许多。

    只是人微言轻,不敢冒然开口话。

    宁王也没有具体想法,“你先拿出一个章程给本王过目。若是无问题,就可以裁剪用度。”

    裴氏心中大喜,应下,“王爷放心,妾身会尽快拿出一个章程。”

    宁王叫账本一扔,又道:“这是个得罪人的活,王妃可有想好要如何操作?”

    裴氏早已经想好了,“妾身带头,领着两位侧妃,还有三个儿媳,各自负责一块。王爷,您看这样行不行?”

    宁王问道:“你就不怕有人阳奉阴违,公报私仇?”

    “妾身会安排人督查,杜绝此类现象。”

    宁王想了想,“你还是先拿个章程出来吧。然后让账房算算,这一个月下来,能省下多少钱。”

    裴氏心中了然,章程没出来之前,宁王不会轻易松口。

    她应下,“妾身这就下去,叫人商量一个章程出来。”

    她起身离去。

    王府家令,数十位账房还留在偏厅里。

    宁王没让他们离开,他们就得一直候着。

    宁王问家令大人,“王妃的办法可行吗?”

    家令大人斟酌着道:“行是行,唯一担心的是王府上下鸡飞狗跳,闹得王爷不得安宁。”

    宁王叹了一声,“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么多年,王府的收入就没见到增长,真是奇了怪了。”

    家令大人道:“这几年生意难做,府中开销又大。王妃娘娘想要裁剪用度,也是为王府着想。”

    “本王知道。本王问你,照着王妃的打算,一个月能省下多少银子?”

    “若是王妃连春和堂的用度也裁减掉一部分,做个表率的话,下官估摸着一个月至少也能省下两三千两。”

    才两三千两?

    宁王嫌少。

    如果只能省下这点用度,又何必冒着闹得鸡飞狗跳的风险去裁剪用度。

    家令大人又道:“若是想一个月省下五六千两的用度,得看王妃娘娘的决心。”

    决心够大,怎么样都能省下来。

    决心不够大,半途而废,都有可能。

    “本王就担心王妃这会热情十足,等到困难重重的时候,又该叫苦了。麻烦,实在是麻烦。”

    宁王在偏厅里面走来走去,“还是得想个办法开源才行。”

    家令大人出主意,“要不再多开几家铺子。”

    宁王哼了一声,“开铺子能赚多少钱?一年两三千两,就算再开十家铺子也才两三万两。而且如今宗亲勋贵纷纷都在开铺子,生意比不上往年,不定钱没赚到,每年还要亏损。”

    家令大人深以为然。

    京城开铺子的实在是太多了。

    皇室宗亲,勋贵,官宦世家,豪门大族,谁家没几个铺子?

    想要靠开铺子赚取暴利,现在几乎不可能啦。

    只能走贸易线,往南,往北,往西,往东。

    一条线走下来,若是顺利的话,一趟下来,少能赚个好几万两。

    若是海贸顺利,一趟下来赚个一二十万两,都不成问题。这可比开铺子赚多了。

    唯一可虑的就是风险大,路上耽误的时间比较长。

    宁王盯着家令大人,“就没有别的办法?”

    家令大人摇摇头,“下官愚钝,想不出办法来。”

    哼!

    宁王摆摆手,“都下去,好好替本王想一想。”

    再这么下去,全家喝西北风。

    裴氏动作很快,两天时间就拿出了一个章程。

    与此同时,下人们私下里都在议论王妃要裁剪用度一事。以至于所有人都无心做事,个个忧心忡忡。

    不少人甚至想到,马上就要裁人了,不定就会裁到自己头上,何必还那么勤快的做事。

    消极,恐惧,抱怨,牢骚……

    全是各种负面情绪。

    顾玖在花园里,瞧着下人们都无心做事,摇摇头,不置可否。

    方嬷嬷悄声道:“看来这回裁剪用度是势在必行。”

    顾玖点头,王妃这回决心很大,不搞出点动静来岂不是她没魄力。

    既然裁剪用度已经传遍了全府,为了面子,王妃裴氏也会强行推行自己的计划。

    青梅感慨了一句,“没想到湖阳郡主也没能拦住王爷。”

    顾玖嗤笑一声,“也不知道是谁偷偷怂恿湖阳郡主当搅屎棍。可惜在金钱面前,别湖阳郡主,就是淑妃娘娘也不管用。”

    “奴婢听,湖阳郡主从账房领了两千两,要给陈驸马做法事。”

    顾玖问道:“什么时候做法事?”

    方嬷嬷道:“还在联系庙宇。听人,湖阳郡主想在相国寺做法事,陈驸马生前最喜欢相国寺的梅花。”

    顾玖道:“相国寺做法事可不便宜,两千两够用了吗?”

    “少添点香油钱足够用了。只是做完法事后,两千两也剩不下几文钱。”

    顾玖笑了起来,湖阳郡主一天到晚寻思着从王府弄钱,结果宁王还是没有松口。

    宁王这人自己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但是要让他慷慨无私的支援湖阳,却不可能。

    湖阳郡主估计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干脆改变了策略,三天两头要一回钱。虽然每次都不多,可是积少成多,也是一笔不的数目。

    也就难怪裴氏对湖阳郡主满心厌恶,各种看不顺眼。

    在花园里碰见了欧阳芙,萧琴儿。

    两人心情都不太好,都受到裁剪用度传闻的影响。

    “大嫂怎么有空出来?”

    “二弟妹,四弟妹,你们兴致倒好。”

    欧阳芙笑道:“我和四弟妹在议事堂忙了一上午,着实辛苦,所以出来闲逛,散散心。”

    萧琴儿讥讽道:“不像大嫂,每天无所事事,真是羡煞我等。”

    顾玖挑眉一笑,“四弟妹就喜欢口是心非。我整日无所事事,你心里头不知道有多高兴,怎好意思羡煞我?真让四弟妹同我换一换,你肯定是不乐意的。”

    萧琴儿呵呵一笑,“我是羡慕大嫂的清闲,不像我们每天都累得很。”

    “能者多劳,四弟妹可别想不开。”

    萧琴儿挑眉一笑,“大嫂放心,我绝对不会想不开。”

    欧阳芙忧心忡忡,“大嫂应该已经听了吧,很快府中就开始裁剪用度。我估摸着,今年的赏花宴都会取消。”

    萧琴儿皱眉,“王府年年办赏花宴,最最体面不过。真要取消了,岂不是会惹来全城笑话。”

    欧阳芙道:“府中银钱不足,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难道就不顾王府脸面吗?”萧琴儿咬着唇,她还想着在赏花宴上露个脸。

    这要是取消了,可如何是好。

    欧阳芙望着顾玖,“大嫂不点什么吗?”

    顾玖轻声一笑,对二人道:“王府真要取消了赏花宴,不仅不会惹来别人笑话,不定还会赢得宫里的赞赏。”

    “此话怎讲?”

    “你们难道都忘了,朝廷最近都在忙些什么吗?”

    “清理户部积欠。”

    顾玖点点头,“连户部的钱都还不起,还敢大摆宴席,铺张浪费,真不怕陛下怪罪?不怕金吾卫上门催缴欠款?

    取消赏花宴,裁剪用度,此时正是时候。虽大家要跟着过一段苦日子,但是却能为王爷赢得宫里的夸赞,令户部缓一缓催缴欠款,这便是好处。”

    “难得府里还有个明白人!”

    一串人从树丛后面走了出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侯门医妃有点毒》,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